【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章 一起飞2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一起飞2

    话说这李永红忐忑的回到床上,突然被一句话吓的坐了起来,谁说话了?当

    然是李永霞,她出去折腾这么久没回来,鬼都知道干啥去了:「感觉咋样?得劲

    不?」静静的夜里,虽然很轻的一句话,却重重的敲在了李永红的心上。

    李永红:「姐,,,,,那啥,我也不故意的,我听见有动静,出去看一下,

    谁知道涛哥那么霸道,,,,」

    李永霞:「行了,你不早就惦记了么,这下如愿了。」

    李永红:「哎呀,,,姐,,,」

    李永霞:「我看你俩早晚的事,他好色,你比他还好色,对了,你感觉他这

    人咋样?」

    李永红:「挺好的啊,有本事,你看着见着的人,谁不对他恭恭敬敬的,这

    么大的单位好像都听他的,真厉害啊。」

    李永霞:「那和南飞哥比咋样?」

    李永红:「你还总想着南飞哥呢啊?,,,嗯,,我觉乎着吧,比南飞哥还

    厉害,南飞哥吧,啥事都没那么多说道,老随和了,可涛哥吧,那说话办事,嘎

    巴溜丢脆的,很爷们。要不能干成这么大的事么。我觉着要是南飞哥在,也够呛

    能干得了涛哥的事。」

    李永霞:「是么?可,,,我觉的,总有那块不太对劲,我也说不出来,唉,,,,

    睡吧。」

    李永红:「姐,那你不生气了?」

    第二天,李永霞并没有捅破,她现在很无奈,恋爱中的女人本来就迷茫,这

    下更迷茫了,如果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此时不应该在继续了,应该及时退出,如

    果你想玩玩,拿滕涛当性伴侣,也算勉强,那就按性伴的规则处着,如果是想托

    付终身,应该是放弃努力了。可李永霞是当事者啊,当事者迷么,她当然还是抱

    着幻想,至于他和李永红的事,她并没有看得太严重,当年叶南飞不也她姐俩一

    起么。

    而滕涛有别的女人,她也是知道的,当然并不知道有多严重,她想象不出,

    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的私生活会有多糜烂,她感觉自己有能力把他拉回到自己身

    边的,人啊,很多时候都是过高的估计了自己。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她看到点希

    望,同时也更迷茫了。

    希望是,滕涛果然和她姐俩相处的时间增多,其实道理很简单,新鲜啊,和

    李永霞本来就没走出新鲜期,这又和李永红开始了,而他不知道李永霞已经知道

    这事了,他还有偷情的刺激感,在姐妹花之间互换,让他大感刺激。李永霞的迷

    茫是,开始几天,下班或者晚上睡觉,都是回她这里的,当然是俩人先嗨皮,等

    他感觉李永霞睡着了,就偷摸的跑去李永红的房间,俩人偷情,李永红也没捅破,

    滕涛玩的不亦乐乎。

    可滕涛虽然年轻,但毕竟身体常年透支,这连续的每夜陪两个女人,而且是

    欲望强烈的女人,没几天他就扛不住了,来的自然就不那么勤了,而且有时干脆

    把李永红带出去,完事在给送回来。这让李永霞很犯愁,一开始他和李永红偷情

    她就犯愁如何处理这个关系,捅破么?好像谁的脸上都不咋好看,不捅破?可眼

    看着事情怕是朝着失控的情况发展,而她想象的是如何把滕涛拉拢在身边。

    她绞尽脑汁,最后想,既然姐妹俩都跟了他,不如俩人联手,难道还拢不住

    他的心么?她不是个读过书的人,当然不明白什么大道理,目标朴实,想出的办

    法也直接,朴实,至于得失么,谁又知道呢。那么怎么联手呢?

    一天,滕涛来到她家,好多天没陪她了,当然要先交公粮,正做到酥软处,

    李永霞兴奋的提出来自己的想法:「涛哥,你是不也想干永红。」她突然这么一

    说,自己也不免跟着兴奋起来。

    滕涛吓了一跳,难道被她发现了?不能啊,做的挺隐蔽的,而且她一直没表

    示过,要是早知道,早就爆发了吧:「哪有?我就喜欢你一个,再说她是你妹啊。」

    他嘴上这么说,但下面的兄弟早就出卖了他,早在那香窑里跳了几跳。

    爱爱时候,女人也喜欢语言和性幻想的刺激:「涛哥,你想不想俺俩让你一

    起干?」

    滕涛一听,脑子不免轰了一声,这是啥节奏?难道是梦寐以求的双飞?还是

    姐妹双飞?小面的兄弟被刺激的不仅是跳了几跳,而是一下子粗了一圈:「这样

    对你不好吧?再说永红能同意么?」嘴上委婉的说着,可喘气重了几分,下面的

    抽插更有力了。

    李永霞被刺激的更放开了:「永红更白,下面比我的还紧,干起来更得劲,

    你干不干?」她感觉出他的生理反应很强烈,那肉茎不仅一跳一跳的变得更粗大,

    冲撞起来也更有力,更有激情。错误的以为,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滕涛被刺激的:「啊,,,,永霞,我就想干你,你真好,啊,,,,」嘴

    里边说着,身体也跟着大力抽送着。

    李永霞:「涛哥,别射,别射,我带你找永红去,你射她,啊,,,,,涛

    哥,你真厉害。」

    滕涛果然慢下来,这会被刺激的兴奋的无以复加,就算李永霞让他舔脚丫,

    舔屁股他都不犹豫。俩人相拥着下了床,向西屋摸了过去。

    李永红当然也没睡呢,她还在等着滕涛完事了在来她的房,听见门响以为他

    来了,可一看,进来的还有大姐:「啊?姐,,,,,你,,,你俩干啥?」屋

    里虽然没开灯,但有外面路灯映着,并不暗。

    李永霞走过去,边搂着她脱衣服,边贴着她耳朵:「反正你俩也偷摸的,不

    如咱一起干。」

    滕涛跟在后面,挺着那肉茎,迫不及待的等在哪里,那肉茎比平时更狰狞,

    泛着暗紫色的光,前后粗细均匀,只是那头如鸡蛋,整体如香蕉般弯着。转眼间,

    李永红被脱的溜光,李永霞伸手摸着那话,引向那桃花源。

    李永红早就幻想着今晚如何嗨皮,下面早已春水泛滥,滕涛也不陌生,对着

    那蓬门长驱直入,俩人同时舒爽的叫出了声。虽然已经不知第几次在一起爱爱了,

    但今夜不同,今夜是三人同时在一起,格外的刺激。三人的主导是李永霞,虽然

    三人的经历都很丰富,但其他俩人没有精神准备,只有李永霞早就想象了多次这

    场景。

    开始是李永红躺在床边,滕涛站在地上,奋力的干着,而李永霞手伸进俩人

    的胯间,可以同时摸着俩人的性器,另一只手还可以抚摸他的屁股,让滕涛舒服

    的常吸着气。接着,李永霞跨在李永红头上,那牝户正对着李永红的头,而上身

    和滕涛相对,下面李永红吸吸溜溜的为她吸舔着牝户,上面和滕涛吻在一起,下

    面干着一个,上面吻着另一个。

    滕涛:「永霞,,,,,,你真好,,,,爱死你了,让我艹你一会,,,,,」

    李永霞翻过身,趴在了李永红身上,姐俩的下身一上一下,蓬门为君开,滕

    涛被这画面刺激的血往上冲,从李永红的小穴里拔了出来,又插进上面李永霞的

    逍遥洞,插进去的那一刻,李永霞本来和李永红吻在一起,到哪舒服的抬头「啊,,,」

    的叫了出来。

    最爽的莫过于滕涛了,上面插几下,在插下面的几下,人生的快慰莫过于此

    了,这感觉太刺激,俩人的小穴各有不同,李永霞的仙洞,口紧,里面松软,而

    李永红的相反,蓬门松软,但越插越紧。这画面也太刺激,俩位美女摞在一起,

    让自己换着干,他哪里扛得住啊,没一会就感觉浑身发紧,怕是要来了。

    「啊,,,,,,要来了,谁要,,,,啊,,,,」

    俩人同时喊着「我要,,,,我要,,,,」这一喊不要紧,直接把他喊射

    了,此时正插在李永霞的小穴里,李永霞苏爽的闭眼享受着那被爆射的感觉,李

    永红:「涛哥,,,,给我留点。」可哪里刹得住车啊,在爆射的过程中,他不

    得不拔了出来等插进李永红小穴的时候,最后一股已经射完。

    滕涛躺在床中间,姐妹俩各躺在两边。他搂着姐妹俩,心里真心喜欢的不得

    了,要说就凭他的条件和实力,难道就没玩过双飞啥地?玩是肯定玩过,不过呢,

    感觉不同,别说双飞,多少飞他都能玩,关键是肯玩这个的,多是花钱才办到的,

    这就没意思了。各位看官可以想象一下,你找俩个失足妇女玩双飞,和你老婆帮

    你找个闺蜜一起和你玩双飞,那感觉能一样么?

    他左亲一下,右吻一下:「以后永霞就做我大老婆,永红就做我二老婆,嘿

    嘿,,,好不好?」

    李永霞心里暗自一喜,果然成功了,看来自己这么干就对了:「想的美啊,

    一下子就想娶我们姐俩啊?」

    滕涛:「那咋的啊?咱都一起干了,把老婆的事都办了,还有啥不愿意的,

    哈哈,我在买个大房子,咱三以后就住一块。」

    李永红:「那我住大房间。」

    滕涛:「咱三不住一个房间的么?嘿嘿……」

    姐俩越听越兴奋,用物质和希望来贿赂女性,很少能扛得住的,李永霞俯下

    身,又把那肉茎含在了嘴里。

    滕涛舒服的:「啊,,,,,,,」可嘴马上就被李永红吻住了。一会,李

    永红也俯下身,俩人换班吸允他那肉茎,没一会,就雄风再起了,李永霞跨坐上

    去,而李永红则跨坐在滕涛头上,可滕涛是不喜欢给女人口的,他这方面很受传

    统影响,认为,女人那里是不洁的,可又解释不了为啥喜欢奋战在哪里,乐此不

    疲。

    她俩发现他并不喜欢这么玩,于是变成姐俩互玩,比如他干着一个的时候,

    一个给另一个口,要么俩人并躺着,他换班干,而姐俩互相亲吻抚摸,他最喜欢

    姐俩摞在一起换班干,最刺激,后来突发奇想,让李永霞躺着,他在下面干,李

    永红趴在她身上,只不过这次是颠倒过来,头朝向屁股,这样李永红的牝户被李

    永霞品着,但上面,滕涛插一会李永霞的小穴,在拔出来让李永红啯一会,然后

    在插进去,如此反复。

    最后,滕涛竟然爆射在李永红的嘴里,这让滕涛大感精尽而亡也值,三人如

    此折腾到半夜,直到滕涛的兄弟,无论她姐俩如何刺激都没反应了才算罢了。三

    人如此放纵,后果是,第二天都起不来了,姐妹俩还好,滕涛中午起来的时候还

    感觉头重脚轻。李永霞早就给炖好了鸡汤,煮了鸡蛋,给补补。

    那么李永霞的着策略管用不?真的能拴住滕涛的心么?暂时看确实很管用,

    他也确实打心往外的喜欢这姐俩,也换了大房子,三人如约的住了进去,滕涛也

    确实着了迷,感觉今生守着这姐俩足够了,一个热辣,性感,一个娇小可爱,满

    足了大多男性的幻想,最关键的是,人姐俩可以双飞,放眼周围,可是听都没听

    说过,这姐俩还放得开,咋玩都行,也确实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他陪着姐俩的时

    间最多。不过呢,还是以前那句话,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事情都是在发展变化

    中的,不是所有事情都一层不变的,那么事情会按着李永霞的意图发展么,请听

    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