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九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起飞

    作者:独孤一叶

    一起嗨皮很爽,可凡事都有正反两面的作用,这个世界似乎是有某种守恒定

    律在起作用的。比如这滕涛感觉,把这个功夫小女弄上床,很有成就感,也确实

    挺刺激享受,同时也可以把关系拉近,成为自己人么,用起来岂不是更放心,可

    他没想到,这小女子并不是他以前接触的那些,以前身边的女人都知道他的背景

    和实力,没有人敢做啥过分的事,也不敢提过分的要求,很多女人在他面前可以

    说是战战兢兢。所以只要他想给点好处,那些女的得感恩,如果他不在亲近你了,

    你也只能暗叹自己命苦。

    可眼前这位小女可不一样,她很质朴,既然和你发生了超友谊关系,那么行

    为处事就应该超友谊,这时候她更不知矜持为何物了,照顾起他来,更自然,更

    无微不至了,也不管人前人后,这让滕涛很不适应,本来积攒下的好感顿时减分

    不少,对于这种身边绝对不缺女人的强势男人,女人做的应该是保持好距离,知

    道啥时候该靠近,啥时候给人家留下空间,你这以女主自居了,围前围后的,你

    是出于一片真心,可人家未必受得了。

    滕涛对于女人的耐心可没有多少,特别是已经上过了的女人,如果可心,倒

    是可以保持一段新鲜感,但如果粘人,不懂事,他可没耐心哄你,对于李永霞的

    过分表现,滕涛脸色可不好看了,没维持两天的新鲜感很快就消失了,李永霞虽

    然淳朴,可好赖脸还是会看的,这时候她才感觉,眼前这人并不是叶南飞的代替

    品,自己怕是有点一厢情愿,不过既然已经开始,她还不想那么快就放弃。

    于是她很快调整了策略,在外人面前保持上下级应有的距离和关系。滕涛立

    刻给予了鼓励赞赏的表情。李永霞在摸索中学习如何跟人相处,以前生活的环境

    太简单了,而眼前这个世界太复杂,恐怕不会再有叶南飞那样娇惯纵容自己的人

    了吧。

    南方订货会的过程滕涛是相当满意的,和以前不同的是,带着这三个女保镖,

    把所有接待自己的客户都震了,不但漂亮,精神,还英气逼人,都感叹滕涛捡到

    了宝,纷纷问起如何才能雇到这么像样的女保镖。中国人做生意呢,很多时候是

    先交朋友,在做生意,这是传统,也就是把生人变成熟人,熟人办起事来才放心。

    而这种做生意方式,滕涛最喜欢,变成熟人以后,就可以先发货,后付钱。

    一方面他拉关系,搞社交却是有一套,另一方面,有一个官方背景的五交化

    公司在后面,那么他省下来的货款干嘛呢?他还有自己的生意,主要是倒腾钢材

    和煤炭,这两年他是大发其财,官方渠道低价进货,然后在高价走向市场,那时

    候国家刚开始改革开放,一切都处于懵懂状态,弄了一个价格双轨制,这让滕涛

    这样的人钻了大空子。

    他们这种人在之后的几年中,有了自己独特的名称,官倒,倒爷。五交化进

    的电器在他眼里是小头,他主要吃点差价,回扣,大头是钢材和煤炭。这一系列

    的事,都表明着,自己是多么的英明,无意中收了几个女保镖,竟然作用这么大。

    高兴之余,和李永霞在宾馆里好好的嗨皮了一下。李永霞虽然感到滕涛并不如想

    象中完美,但还是多看优点来安慰自己,至少身边没有比他更好的了,而且女的

    也有需要啊,相比之下女人更需要人陪,需要人哄,需要爱爱来安慰。

    在外出差多日,很多生意伙伴看着这三个保镖眼馋,有表示可不可以提供点

    特殊服务,滕涛还真的挣扎了一番,如果真的可以让她们陪一下的话,生意上绝

    对可以更顺利,获得更多的好处,可转过来一想,别人不说,就美奈子那一出,

    真要提出这要求,她会有啥反应?心里不免一颤,他是见过美奈子出手的,相当

    冷酷,可是没有什么不忍啊,怜悯啊,恐惧,害怕之类的,下手相当利索。而且,

    好容易淘到几个货,留着给自己办事呢,谁舍得给你享用啊,但拒绝对方也不好。

    滕涛:「我这三位保镖么?您们还得慎重,你要是对我那秘书有兴趣,我倒

    是可以满足,这三人,你别以为我是当花瓶用呢,真功夫,三五个男的到不了跟

    前,就算我答应你了,到了你俩时候,一言不合,她能干出啥事我一点底都没有。」

    提出要求的人一听,更是向往的不得了,但对于他的秘书,却兴趣乏乏,男

    人还真的是够贱。

    等回到蒙江以后,李永霞就更有些失落了,因为人家滕涛的事很多,女人更

    多,玩的更更多了,那么能陪李永霞的机会是少之又少,偶尔在办公室还可以亲

    密一下子。弄得李永霞很是惆怅,不小心处了这么个男人,这算咋回事啊?不温

    不火的,也没个说法。没办法只能暂时接受这个现实,心里安慰自己这是个值得

    喜欢的男人,有本事的男人,怎么会守在你一人身边,说句不好听的,自己欺骗

    自己呗。

    其实就现在滕涛的态度,还得是看在李永霞能力的份上,不敢得罪她,毕竟

    有本事,很多事用得上呢,他还是尽量维持着一个度,太近的话,给对方信号不

    好,容易黏上,太远又怕伤了感情,李永霞有怨言,于是就这么不冷不热的处着,

    这要是换个女人,他早就忘了是谁了。

    这天她们三又跟着出席应酬场合,酒桌她们是不上的,毕竟还有保护的职责,

    最后滕涛醉的一塌糊涂,袁刚他们把他交给李永霞就不管了,自己落个省心,李

    永霞还真不知道该送他去哪。三人把他扶上车,在后座上他已经对李永霞上下其

    手了,李永霞反感的推开满身酒气的他,他就又冲坐在另一面的李永红动手动脚。

    美奈子:「给他送哪去?」李永霞倒是知道他的几个住处,但都没进去过,

    单位的办公室也可以住的,可也没个人照顾,也不放心。正犹豫着。

    美奈子有点坏坏的:「那就直接带回你家得了,也方便你照顾,呵呵。」李

    永霞脸一红,她和滕涛那点事又怎么瞒得住美奈子呢,没之声算是默认了。

    到家以后,果然不是要水喝,就是吐的一塌糊涂,好容易把他弄上床睡了,

    看着醉的一滩烂泥的滕涛,李永霞心里有点邪火,今晚怕是要虚度了,看着闹心,

    不如去李永红的房间睡。可睡到半夜的时候,滕涛又被渴醒了,迷迷糊糊的起来,

    分不清自己这时住在哪。摸索着出了房间,回想了半天才模糊的记得,好像是李

    永霞的家,开了灯,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忽然闻到自己身上很浓重的酒味和汗臭

    味,对于他这种养尊处优的少爷,卫生不好是他难以忍受的,于是又钻进卫生间,

    洗澡。

    他这么一折腾,把李永红折腾起来了,相对于李永霞,李永红更轻松一些,

    事都有李永霞在操心忙活,所以李永霞晚上睡的也比较沉,李永红听见外面有动

    静,就起身看看,看见滕涛进了卫生间,也没敢打扰,就在客厅里等着。怕他没

    醒酒呢,在出点意外。

    李永红:「涛哥,咋醒了啊?」

    滕涛冲了个澡,全身轻松多了,看见李永红在厅里,一愣:「呀,把你吵醒

    了吧?你姐呢?」李永红不确定滕涛是否清醒,走过来想扶他,滕涛对这个小丫

    头不反感,这时候穿着睡衣,睡意朦胧的,很萌。

    李永红:「我姐睡了,她太累了,我扶你进屋吧。」对于小美女主动过来扶

    着自己,就算没这个需求也不会拒绝,俩人一个穿着睡衣,一个穿着浴袍,滕涛

    扶着她肩膀,她拦着他的腰,大半夜的,还真够暧昧。

    滕涛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情况下,搂着一位小美女,然后你让他纯洁,

    心不乱,让他想一想事业或者更崇高的事来转移一下注意力,别干傻事,可能么?

    李永霞已经得手了,早就惦记在对谁下手呢,这机会不就来了吗,而且虽然洗澡

    了,还有些微醺,各种条件因素表明,必须得发生点啥。

    俩人一进屋,李永红一面扶着他,一面摸索着去开灯,可她发现,自己已经

    不是扶着他了,已经被他搂在了怀里,李永红对于滕涛,同样也是倾慕已久,她

    和李永霞又不分彼此,李永霞早就和她分享了和滕涛的点点滴滴,更让李永红羡

    慕不已,本想祝福一下,姐姐又找到了可心的人,不想在参合进来,没想到,发

    生了这一幕。一下子让她慌了手脚。

    男人面对美女是没啥抵抗力的,女人面对心仪的男人同样没啥抵抗力,这不,

    滕涛搂过她,嘴也跟着吻了上去,刚刚洗完澡的那种湿湿的,香香的味道让她更

    迷乱:「涛哥,不要,我姐就在那屋呢。」

    滕涛:「永红,你好漂亮,我早就被你迷住了,可又怕伤着你,不敢跟你说,

    今天实在忍不住了,给我吧。」

    李永红:「别,,,,涛哥,我姐都跟你了,我不能对不起她。」

    滕涛:「没事,咱俩不说,谁知道。」

    李永红:「啊,,,,,,恩,,,,,,」李永红早就被吻的浑身酥软。

    李永红几乎没什么抵抗就被抱上了床,原因是她本来就钟情他,其次她也知道,

    虽然李永霞知道后,可能会不大开心,不过不会影响她们的关系,不是一直如此

    么。

    滕涛对于女人还算是有风度,最起码不会强迫,但爱爱上可不够绅士,是更

    自我一点,也就是说,比较少考虑女性的感受或者想着为女性服务一下,跟李永

    红也一样,直接就提枪开战,好在她并不是个雏,虽然年纪不大,经历和阅历是

    相当丰富的,在李永霞消沉这两年,她可没闲着,有胖子,李志国,偶尔还有张

    默陪,几个人的家什各有春秋,但都已经不在那么清秀了,对于滕涛的突然入侵,

    逍遥洞内也就是干了点,紧了点。

    紧实的摩擦反而让滕涛刺激不已,相比李永霞的丰满性感,李永红娇小的身

    体,让滕涛体验到另种感觉,搂着时候,会让人生出怜爱,想搂在怀里疼爱,可

    真的做爱的时候那娇小的身体在自己身下娇喘,让你更有了雄性征服的成就感。

    滕涛不仅感叹,都说女人不就都那样,闭了灯,没区别,此言差矣,绝对的不同,

    千人千面,别说外貌,身材,皮肤的不同,就是那逍遥洞也各有千秋,有直上直

    下的,有口松内紧,有百曲千回的。而他俩此时的画面就如一个小萝莉,被一强

    悍野兽蹂躏。

    酒可壮胆,同样,可以延长爱爱的时间,在李永红被送上第二次高峰的时候,

    滕涛终于喷发,。俩人缠绵了一会,李永红还是坚持回到自己卧室,虽然跟亲姐

    妹无疑,但抢了姐姐的东西,内疚还是会有的,当她带着没平复的兴奋和内疚躺

    下的时候,一句话让她惊的一下子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