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八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八章 强人的诱惑

    作者;独孤一叶

    话说这滕涛最先关注的无疑是美奈子,但问题是,美奈子似乎是个绝缘体,

    对他的好意,友好的传递根本没啥反应,比如你给了房子住,给买了礼物,给了

    奖金,人家就礼貌性的感谢一下,目光中一点感激和热切也看不到,这让滕涛很

    是落寞,还好李氏姐妹反应很强烈,于是他也就犯了所有人应该犯的毛病,柿子

    先可软的捏,事挑好办的先办。

    四个女性中,第二关注的,肯定是李永霞了,李永红虽然长得甜美,可身材

    不够火辣,尹令仪虽然可爱,但不够热情,相比之下李永霞最有热情,而且大方

    得体,这段日子的训练和着装,让几个女孩简直像换了个人,人靠衣装马靠鞍么,

    有滕涛收留她们,人有了依靠和着落,心情和精神状态就格外的好,再加上服装

    和发型的变化。

    滕涛给他们配发了类似西装的职业装,美奈子和尹令仪还是长发,只是美奈

    子喜欢卷起来,或者盘起来,而尹令仪喜欢扎根马尾辫,而李氏姐妹都变成短发,

    李永红是鲍伯头,显着俏皮可爱,而李永霞半场头发烫了小卷,显着成熟性感,

    几个人身材里,李永霞是最性感的特别是穿上这职业装,前凸后翘,想不引起人

    注意都难。

    这样事情就简单了,一面是郎有情,一面是女有意,在没有正式捅破那层纸

    之前,其实眼神已经碰撞交流多次,互相都触动了那根心弦,各位看官也不要怪

    李永霞见异思迁,面对滕涛这样的软硬件,能不动心的女性怕是很少,除非这位

    女性所在的平台更高,比如省一级,甚至中央一级的上流社会圈,或者演艺圈,

    在这个层次上混的女人,估计对滕涛这种小人物不会那么在意。

    可在蒙江这个环境下,滕涛就是最上流的社会,特别对于李氏姐妹这刚从农

    村走出的女孩,怎么扛得住这诱惑,在此时滕涛在李氏姐妹心中的形象要比叶南

    飞还要高大,完美。至少在此时。在和叶南飞分开近两年的情况下,碰到一个这

    么完美的男人,然后你让她不动心,这是不现实的,就如叶南飞分开后碰到了红

    姐和宁思柔,然后你让他为李永霞守贞,必须忠心,不能背叛,这可能么?

    而滕涛虽然情人无数,可对于身边这个既能干,又热情,又性感的女保镖,

    他是愿意接近并更进一步的,为什么不呢?但一直没有进一步的进展,是因为没

    有一个适当的机会,说道机会,说来就来了,滕涛要去南方参加一个订货会,于

    是带着李氏姐妹,美奈子,胖子四人,还有助手褚建华和一个秘书,本打算四个

    女的都带着,可尹令仪很不愿意参加,在李永霞的说和下也就算了。

    七个人坐火车南下,事情无例外的在火车上发生了,看来火车是个多事发区,

    之所以在火车上发生了,很重要的一点是,火车上比较闲,而更容易发生生活上

    的接触。滕涛自己定了一个软包间,其他人四个女人一个间,两个男的一个间,

    一路上李永霞对滕涛的照顾很是无微不至,而他那个女秘书不太擅长这个,可能

    更善于上床。

    如果要是以前出差,怕是早就跟秘书滚在一个包间了,可这次他有意没那么

    安排,这让女秘书心里也不太舒服,似乎感受到了某种威胁,比如身边这三个美

    女,特别是李永霞对滕涛很自然的照顾,对于这种胸大没脑的女人,自然的反应

    是耍小性子,闹情绪,而不是如何补救自己的不足。

    李永霞是个内心淳朴,热情而简单的人,她此时可以说是有些喜欢上滕涛的,

    一旦她喜欢上谁,就不知含蓄和矜持,就如同当年对叶南飞一样,她就会对你掏

    心掏肺,所以在生活上她会想你所想,急你所急,一方面她认为滕涛对她们几个

    有恩,自己应该这样做,再说人家也是领导,还有自己莫名其妙的喜欢这么做,

    可你这么做,给男人发出的信号就太强烈了,这不,晚饭时间到了,她过去问滕

    涛晚饭怎么安排。

    要敲门的那一刻,心里不仅也紧张了那么一下下,用手理了理头发,又整了

    下衣服,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敲门。滕涛:「进来。」抬头一看是她,目光一下

    子温柔了许多,对于李永霞的表现他是越来越满意,也暗自得意没有把秘书安排

    进来的明智。

    滕涛:「永霞,过来坐,你正好来了,你看看这次咱们电器以哪个主打?」

    滕涛正在看一些资料。

    李永霞坐到对面床上,滕涛把资料递给她,李永霞看了看,都是家电,这个

    之前她还是留意了一下五交化的销售和各大百货的销售,电视绝对是独占鳌头的

    :「我感觉应该是电视吧,有没有钱的,好像家里要添电器,第一最需要的怕是

    电视。」

    滕涛有点意外的道:「这个你也懂?看来让你做保安屈才了。」说完,很自

    然也坐到李永霞这边的床上。

    李永霞:「哪有,咱单位不就是干这玩应的么,所以平时我就多注意了点。」

    滕涛不得不对这个能干热情的女保镖刮目相看了,人家还心怀公司,如果把

    她百分百变成自己人,那他心怀的就是自己,心里想着,眼睛就直直的看着她,

    李永霞被看得春心狂跳。

    有点难为情的:「涛哥……」

    滕涛:「哦……那啥,我感觉让你当我的秘书正好,还能帮我料理事,

    还能保护我安全。」说话的同时眼睛更热切的看着她。

    李永霞:「这样不好吧,你已经有秘书了。」

    滕涛:「所有的职位,都应该给最适合的人做。怕啥地。」俩人说话声越来

    越小,但是靠的却越来越近。

    李永霞:「可我没咋上过学啊……」

    滕涛:「那怕啥的,我教给你,很容易的……」

    李永霞:「唔……嗯……涛哥……」俩人深深的吻在了一起。

    李永霞一年多空虚的感情终于得到了慰藉,如久旱逢甘露,拼命的吸取那滋

    养,一时弄得滕涛倒是很无奈,没想到这丫头竟这么热烈,主动,以前他接触的

    女人很多,大多是被动享受型,基本是躺在那让你折腾,会叫床的算是满前卫的

    了,有不少还半推半就的,类似那种,不要啊,不要,不要,其实心里说的是,

    不要停。

    李永霞是真性情的人,哪里懂得那些女人的小心思和弯弯绕呢。喜欢就是喜

    欢么,有啥可装的,在滕涛解她衣服的同时,她也在解他的衣服。这让滕涛顿时

    有了新鲜感,激情也被重新唤起。二人一个是饥渴已久,一个是根本不注重前戏,

    所以直奔主题。当滕涛那不小的肉茎插入的那一刻,李永霞稍有不适,毕竟许久

    没有被探入过了,对异物的进入有点陌生。不过那种心理被填满的快感掩盖了那

    点不适。

    对于第一次的做爱,滕涛有点粗暴了些,第一是习惯性的,第二是李永霞的

    主动刺激了他的野性,他想更粗暴点征服眼前这个强势女人。在性爱方面,李永

    霞确实挺强势,没一会她就进入状态,适应了他的这种大力抽插和冲撞,她幻想

    中,滕涛这个强人就应该是这样的生猛。滕涛对自己今晚的表现很满意,好久没

    这么生猛了,不知从何时起,对性爱精有点意气阑珊,不知是酒色过度,还是男

    性功能退化了。

    滕涛:「咋…样?永霞…舒服么。」

    李永霞:「啊……涛哥,你好厉害,真有劲。啊……」整个包间弥漫着身体

    碰撞的啪啪声,还有肉茎在小穴里抽插的「叽叽」声,有淡淡的骚气。

    李永霞的肉穴里分泌了大量的爱液,让那小穴,不但紧实,还滑润,刺激的

    那肉茎膨胀到最大状态,在火车的车厢里,干着一个武力值爆表的性感打女,这

    让滕涛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当那久违的爆射来临时,让二人都陷入了无比满足中。

    李永霞感觉到本来就很坚挺的肉茎突然变的更粗大,并使劲的试图插入的更

    深,接着就是有力的汩汩浓精喷射在她的宫颈上,那肉茎每下深插,似乎都要插

    进宫颈似的,那粗大肉茎的冲撞和那汩汩热精烫的她阵阵颤抖,股股快感也不断

    袭来,让那小穴不断的收缩。

    滕涛感觉,那每插入时,伴随着肉穴的紧缩,让肉茎更有握紧感,这是对方

    知道如何配合你,以达到完美的境界。他有种被吸允,挤压的感觉,这是要吸干

    的节奏么?当最后一股浓精射出,确实有种被掏空的感觉。

    对于李永霞来说,饥渴这么久,一次肯定吃不饱的,而且这次来的凶猛去的

    也匆忙,并没来得及好好品尝,在休息加绵绵情话后,李永霞感觉自己又开始浑

    身燥热,下面才被刺激出的骚痒又蠢蠢欲动,手不禁又伸向了滕涛的两腿间,滕

    涛刚喘匀了气,对于他这种常年浸泡在酒色中的人来说,这么快进入第二次,是

    有困难的,不过李永霞有办法。

    当年和叶南飞一起练的口活不是白练的,回忆中没少回忆叶南飞的那话,很

    是怀念含在口里的那种感觉,别以为女人都是被迫才含那玩应,对于她喜欢的人,

    她做什么都愿意,都是值得回味的,今天当然不会放弃这品尝的机会,滕涛对于

    李永霞又开始打自己的主意,是有畏难情绪的,可当她俯下身,靠近自己那话的

    时候,我情绪有被调动起来了,接着肉茎被温热湿润包裹起来,那感觉不比小穴

    的紧握差,而且视觉刺激太强烈,昏暗的灯光下,美人在胯间品自己的肉茎,那

    种心理满足还是很强烈的。

    肉茎的味道虽然腥臊,可在此时情绪高涨时刻,反而是一种催情的味道。李

    永霞终于品到了那久违的感觉,把能回忆到的,和想象到的招法都使了出来,什

    么深喉,舌颤,边来回抽动,边舌舔,很刺激,难度很高的,滕涛虽然阅女无数,

    可口活这么好的还是头一次,有碰到口活好的,不是朋友间公认的贱货,就是出

    来卖的,和李永霞这种良家女孩不是一个感觉,以前也接触过良家女孩和妇女,

    可都不太擅长此道,有时被强逼着做了,可不是不会,就是不卖力。

    在那肉茎足够坚挺的时候,她起身,对着那话坐了下去,滕涛突然有种被上

    了的感觉,以前都是感觉自己在干女人,而这次明显感觉自己被干了。不管谁干

    谁,很激情倒是真的。她时而大开大合的上下大幅度的坐着,时而又让肉茎插到

    最深,要么前后扭动摩擦,要么屁股摇来摇去,滕涛感觉自己的那话,时而被节

    奏性的夹紧,时而有被吸允的感觉,似乎自己插的很深,有种插进了她子宫的感

    觉,虽然是自己被干,可同样让自己欲罢不能。

    最后那爆射,虽然没有第一次那么有力,量大,可那有节律的膨胀还是让李

    永霞为之颤抖,这第二次的时间够长。勉强算吃好,吃没吃饱不好说。二人的关

    系就这么被打破了,可接下来如何处理这关系呢?会加深二人的关系,还是会影

    响二人的关系发展呢?咱们下回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