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六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六章 蓦然回首2

    作者:独孤一叶

    蓦然回首2

    美奈子没经过世俗社会的洗礼,不知敬畏,不知和官方作对的可怕,其他几

    人可是知道其中厉害,别说这大城市的警察,就是咱屯的队长,咱都惹不起啊,

    赶紧拉着美奈子没命的逃,最后跑的迷了路,估计警察也撵不上。大伙算停下来

    喘口气,最后一致认为此处不可久留,这么大的城市,简直是太恐怖的存在了,

    人家的警察也厉害,一照面就知道咱有问题,还是回蒙江好混一点。

    而且这么大城市,怎么找人?还不如回蒙江蹲守希望大一点,按大伙的想法,

    只要叶南飞活着,他就不可能一次也不回家,只要回家,咱就能见着他。于是又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回到客运站,这回学乖了,干脆在远离车站的路上等车,

    简直如惊弓之鸟了。

    回到蒙江也是麻烦,住旅店是住不了,没有介绍信,一看就是一帮半大孩子,

    旅店的第一反应是报警,几人只能在造纸厂所在地小城子和城里之间,找一处涵

    管堆放地,蜗居了下来,这点和叶南飞相似,其实城郊比较适合避风躲雨的地方

    不多。接下来的难题是,连续几天的折腾,连吃在坐车的,兜里揣的钱花的差不

    多了。

    而叶南飞的消息却遥遥无期,面对窘境,大伙的心又动摇了,难怪啊,在村

    里那破家虽然破,但是毕竟温暖,饿不着,睡的踏实,这城里哪是咱们该来的地

    方啊?看人的眼神都不善,充满敌意和冷漠,住在这涵管里,冷风潮气的,还担

    惊受怕,现在钱又要没了,眼瞧着还要挨饿,你说这大伙图一啥呢?在这军心动

    摇的时候,消失不知几时的美奈子出现了,手里拎着两包东西,她打开,大伙一

    看,一包装的是吃的,一包装的是衣服。

    美奈子:「我已经吃过了,你们吃吧,天凉了,衣服大家分一分。缺啥就跟

    我说,我想办法。」这无疑是给灰心沮丧的气氛增加了点生气和希望。美奈子说

    完又酷酷的出去了,她自己单住一个涵洞。李永霞紧跟着出去。

    李永霞:「谢谢美奈子。」

    美奈子:「谢我啥?」

    李永霞:「谢谢你那些东西,你是咋弄来的?我也跟你去。」

    美奈子无奈的一笑:「不用了,小事,算不了啥,不过咱们总住在这不是办

    法,我这两天出去溜达,看前面有个光辉制药厂,里面房子很多,我看有不少房

    子是很久没人用过,不如咱们去那,不然这冬天咋过?」

    李永霞:「工厂啊?那都是大单位啊,咱进不去啊。」

    美奈子:「呵呵,谁会走大门啊,一会你跟我去看看吧。」

    美奈子带着李永霞进了制药厂,翻墙过院的对李永霞算不上难事,毕竟跟着

    叶南飞没少练攀爬,跳跃。只不过心里总是有根线,限制着自己有些地方是不能

    去的。这时已经是半夜,厂区是很大,似乎也不太景气,厂房,办公楼都很残破,

    俩人转了一圈,发现厂区的最深处有两趟仓库,人迹罕至,美奈子挑了一间看着

    还整洁点的,从容的开了锁。

    李永霞:「你咋会开锁?」

    美奈子不仅想起和叶南飞做雌雄大盗的那些日子,嘴上禁不住一笑:「叶南

    飞教的。」李永霞听完不仅一愣。仓库里堆着些杂物,确实像多年没人来过的样

    子,如果清理一下,住人是没问题,比涵洞强多了,而且把窗子封好,在里面生

    火取暖都没问题。

    第二天天黑后,开始集体搬家,住进这里以后大伙心情好多了,只是有个弊

    端,白天不敢出来活动。他们把窗子变成活的,为了保险起见,不能走门,只能

    用窗子代替,虽然原来窗子是同若干根铁筋封死的,不过难不住他们,只要跟美

    奈子提需要什么工具,第二天早上一准出现在屋里。这仓库虽然在工厂内部,不

    过真的挺安全,这应该是按厂子最大产能时候设计的配置,可现在不景气,距离

    黄埔差不多了,车间都在停工的情况下,谁还会注意厂子的角落里的仓库的情况。

    于是生活用品不断的增加中,比如床了,开始大伙就都各自找地方,在这仓

    库里随意的住着,敞开式的,后来慢慢的男女间隔开,后来越间隔越小,逐渐有

    了各自的私人空间,生活用具也越来越多,因为美奈子会不断的带回这些东西。

    最后天冷了,屋里竟然搭建了一个小炉子,不但能取暖,还能做饭。只是白

    天尽量别弄出太大的烟引起注意。

    随着吃住都解决了,大伙又开始不安分起来,因为总是待着,会很无聊么,

    另外吃的用的全靠美奈子去弄,开始大伙也纳闷她咋弄来的,时间长了也就都明

    白了,这是偷来的,不然没法解释这些源源不断的好吃的好用的,哪里来的?虽

    然美奈子对这事乐此不疲,但大伙心里会不舒服。于是研究大伙应该干点啥,张

    默出主意,去城里看看,有没有啥买卖可做的,毕竟偷不是长久之计么。大伙深

    以为然。

    于是,事情就发生了,是这样的,几个人上街溜达,也算考察。可这又回到

    咱以前说过的那个时代,遍地是流氓的时代,那时候不说全民流氓,那太夸张,

    但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要么做流氓,要么学着做流氓,要么仰慕着流氓。流

    氓的其中一个特征就是,惹事,欺负弱小,而这几个人穿的土了吧唧,说垢面提

    不上,但是最起码蓬头,因为条件不方便,多日没洗澡,没洗衣服,这些也就算

    了,最致命的是。

    几个人那木木的,痴痴呆呆的表情,这倒不是说他们傻,而是没见过世面那

    种,见着啥都吃惊,都好奇,少见多怪的表情,不知道的人呢,感觉上就觉得你

    傻了吧唧的。这两点还不够,关键还有四个女孩,虽然造的乱乱糟糟的,可那张

    脸还是洗了的,是可以看出漂亮的,特别是美奈子,再怎么也挡不住她那诱人的

    美貌。

    三点加一块,这就等于在他们脸上写上了几个字,来啊,欺负我啊,来啊,

    调戏我啊,来啊,揍我啊。对于当时的混混们,遇到这种人,不去欺负调戏一下,

    那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侮辱和失职,遇到一个也就罢了,还是七个这样的奇葩。

    蒙江县的商业中心就集中在大十字街和小十字街两个地方,城市小么。在逛

    小十字街的时候,那里有个电影院,一般电影院附近也算是个小文化中心,会有

    电影院,舞厅,广场上还有租书和租小人书,新华书店。几个人好奇的看着这一

    切,这里也是闲散混混们喜欢来的地方,于是几个人很自然的被一帮混混盯上了。

    对于这种遭遇,几个人挺紧张,毕竟在陌生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可以前

    赶大集的时候,他们遭遇过,也并不意外,混混们主要是对几个姑娘下手,聊骚,

    什么姑娘从哪来的啊?哥带你去跳舞啊,周围人看几个人傻傻呆呆的,有跟着占

    便宜起哄的,有围观看热闹的,其中美奈子无疑是其中的焦点。天使面孔,魔鬼

    身材,虽然衣服乱遭的,可要不是衣服乱遭的,还不敢调戏呢。

    这帮家伙等于不知死活的摸老虎的屁股,美奈子根本没有普通人的一些伦理

    认识,她衡量不了谁能惹,谁不能惹,她感觉,只要敢侵犯我,我就反抗,从小

    就在基地里被压抑着,那是个野兽,丛林般的社会。出来以后她再也不想忍受那

    种生活,所以,逆反心理很重。

    这不刚有个家伙开始对她动手动脚,被她一下抓住中指。反向一用力,只听

    咔的一声,明显是断了,那小子一时竟没反过味来,美奈子接着一膝盖顶在了他

    的裆部,对于这种想占便宜的色狼,是她最痛恨的,因为基地里的时候,整天身

    边都是这种充满野兽目光的人。她下手可从来不考虑后果。那家伙瞪着眼看着变

    形的手指,接着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捂着裆部,因为已经传来了剧痛,「啊

    啊」的惨叫起来。

    其他人一看这边动手了,也都连锁反应,跟着下了手,这帮混混,万万没想

    到,一帮傻子一样的乡巴佬,下手这么狠,这么利索。转眼之间已经放倒好几个,

    周边的人不少都是附近的混混,同伙,平时只有自己欺负人,哪里吃过这亏啊,

    纷纷过来参战,于是一场不小的群殴在小广场上上演了。一方身手好,一人可以

    打好几个,另一方优势在于是坐地炮,有主场优势,而且人数众多,平时本来不

    算一伙的,但这种情况下,还是一致对外的。

    说来事情也真是巧了,这场不大不小的群架,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谁呢?

    滕涛,没错,就是他,因为五交化公司,就坐落在电影院的斜对面,他是中

    午吃完饭回来,现在的五交化他还没有全部控制,但已经做到很重要的位置,他

    是采购部的经理。他本来就是好勇斗狠的人,这种打架的事,当然不会放弃看热

    闹的机会。

    开始他就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可看了一会感觉有点吃惊,那几个被围攻的,

    不但没处于挨打,反而是越打越勇,如果不是混混们不断有人加入怕是早就逆转

    了,这几个人,不但身手好,而且打了半天,一点没慌乱,我靠,这什么人啊?

    他正在惊讶中,袁刚上来:「涛哥,一帮孩子打架而已,看的那上心,呵呵」

    滕涛:「哎老二,你看那几个孩子还真不简单,这么些人围着打,还

    没落下风,还有啊,你看,一点不乱。难得,难得。你看咱手底下那几个小兄弟

    能有这水平不?」

    袁刚:「啊我艹是啊,挺能打啊,咱这地面,还真没见过身手

    这么好的,这几个家伙哪来的啊?哎还几个丫头呢。」

    滕涛:「走把他们几个救出来再说。」

    他俩来到小广场看见一个混混在边上站着:「这谁跟谁啊?」那混混一看是

    滕涛,这是蒙江地面的混混界的偶像人物,当然认识:「啊,涛哥,那几个外来

    的,不知道哪的,是祥子他们聊骚一下,就是逗着玩,没想到碰上茬子了,这不

    打起来了么。」

    滕涛:「那祥子呢?」

    混混:「那不在台阶那坐着呢么,估计也吃亏了。」

    袁刚:「去把祥子叫来,就说涛哥找他。」

    那混混,忙不迭的:「哎,,,」

    滕涛:「祥子?咋打起来了?这几个小家伙是袁刚他们老乡。」

    那家伙一听,吓够呛:「哎呦,是么,不知道啊,哎呀那赶紧别打了。

    喂哎,哥们们,别打了,别打了,是刚哥老乡啊,妈的,别打了。」

    叫了半天,才陆续停下手,李永霞他们虽然没落下风,但也累的气喘吁吁,

    美奈子似乎还不解气,还要追着一个人打,被李永霞一下拽住。

    袁刚过来一看,似乎李永霞显着成熟一点于是跟她说了涛哥想见他们,最好

    还是先离开这再说,再能打,那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不是。就这样,他们被滕涛

    救了出来,当时是怎么个情况呢?虽然李永霞他们不落下风,但心里是没底的,

    他们可不想惹上当地的这些混混,谁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多大势力,惹完以后没

    完没了的,这地方还能呆了么,之所以打,完全是出于无奈的自卫。

    当被袁刚带到滕涛面前的时候,他们是心存感激的,而且一下子被滕涛的光

    辉形象折服了,大有当年初见叶南飞的感觉,而且眼前这人高大威猛,穿着干净

    得体,气场明显要比叶南飞足多了,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物,特别是给几位女性的

    第一印象非常好,首先你干净利索,形象好,这就是第一加分项,其实一看那些

    混混都对他倍加恭敬,这算是强者,男人爱看美女,女人钟情强者,几个女性不

    由自主的有点自惭形秽,纷纷拽拽衣服,拢拢头发。相对淡定点的还是美奈子。

    她不太容易被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