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五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五章 蓦然回首

    作者:独孤一叶

    蓦然回首

    大家边说着话,上眼皮和下眼皮可就打上架了,叶南飞让大伙先睡一觉,起

    来再说,像胖子不用嘱咐,人家早就进入梦乡了。等叶南飞再次睁开眼睛,李永

    霞已经在篝火上炖着晚饭了。大伙陆续的起来,精神头足多了,也就开始问着分

    开后的情形。

    原来,当天叶南飞走后,尹令仪和师父的心情都不好,第二天,美奈子起早

    去林子边等李永霞她们,可李永霞没等到,发现很多民兵挎着枪陆续的进了林子,

    美奈子明白,这八成是奔着田秋兰和叶南飞来的。等到快中午了,李永霞她们几

    个才鬼鬼祟祟的出现。美奈子忙拦住她们,并说了昨天发生的事。

    其他人还好,顶多难过,惊讶,可李永霞受不了,叶南飞就是她生活的全部,

    是她生活的希望和支柱,听完消息,站在原地杀了半天,最后坐在地上就哭,说

    啥也不相信叶南飞扔下她走了。大伙连劝在安慰的,又一起偷摸赶到小木屋,发

    现院子里聚集了不少人,在翻找之余,这帮家伙干脆把房子一把火烧了。几个人

    眼巴巴的看着小屋被烧毁。

    这小木屋是他们和叶南飞一起亲手建起来的,而且大多快乐的时光都是在这

    里度过的,可以说这里比家更像个家,而眼看着家被毁了,家主也远走他乡,内

    心的难过可想而知,看见木屋被毁,李永霞反而好过了一点,她感觉出事情恐怕

    不简单,而叶南飞的出走,怕是真的很无奈,如果晚走一天,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她难过的同时也庆幸叶南飞逃过了一劫。

    大家都很伤心难过,但生活还得继续,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可以医治好病患,

    特别是心病。尹令仪因为早就和叶南飞闹了矛盾,也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美奈

    子很失落,主要是生活变得无趣了,但还可以忍受,影响最小的是张默了,他的

    关注点在尹令仪身上,叶南飞的不在反而威胁少了,遗憾的是,生意没法继续,

    几个人没了核心,凝聚力差了很多。

    李永红伤心也就一段,毕竟岁数小,玩心大,没多久就又开始疯玩疯闹,只

    是偶尔回想起叶南飞带着大伙一起打猎,游玩,内心会落寞一阵。走不出阴影,

    心病一直不好的就是李永霞了。自从那天以后,李永霞如同丢了魂,干啥都提不

    起精神,干着啥活的时候,干着干着,就坐那发呆,大家都不记得上次她笑是啥

    时候的事了。都为她担心,但又无能为力。有时又望着村口发呆,怕是幻想着叶

    南飞会出现,而自己不想错过那一刻。大伙很担心,这么下去她能不能变成望夫

    石。

    那他们是怎么决定跑出来的么?这可不是一个两个人,涉及到几个家庭,事

    情还真是积累到一定程度,并赶到差不多一个时间点爆发了的。事情是这样的,

    首先是第二年秋天,爷爷的去世,本来美奈子已经在林子里呆的够够的了,爷爷

    的去世让她更没有在呆下去的理由,原来跟着叶南飞出来,目的也是要走到外面

    的世界。在这一年里,她和尹令仪相处的还可以,恶人都是内向,话不多的人,

    但又都心里有事,眼里有活,但如果美奈子走了,尹令仪如何自己在林子里生活?

    难道让张默过来一起生活?可尹令仪还没下决心接受张默,跟着张默去他家,

    那她更不认可,而且外面的世界对于她也是一直以来不可抗拒的诱惑。俩人研究

    着,就想一起出去找叶南飞,况且爷爷也交代过一定把他的遗物交给叶南飞。这

    打算被张默知道后,急坏了,这如何是好呢?追了这么久,眼看到手的媳妇要远

    走高飞了。心里越想越没缝,于是找到兄弟姐妹门吐槽。

    没想到李永霞一听,一改以前的委顿,立马来了精神:「啥?美奈子和尹令

    仪要去找南飞哥?呀,,,,太好了,我也要去,治国,跟我进林子找她俩去。」

    李永霞为啥这么急切的想跟着去呢?第一是思念叶南飞,还有就是家里快被媒人

    把门槛子踩平了,年龄到了么,家里也在积极选择,这更愁坏了她,你想想她心

    里早就装了叶南飞,又怎么会瞧得上屯里这些脏兮兮的毛头小子呢?正犯愁没招

    呢,就听见尹令仪和美奈子的消息了,正愁没有招,天上掉下粘豆包。

    尹令仪二人当然不会拒绝,因为俩人都是常年生活在林子里的,对外面的世

    界两眼一抹黑,虽然出去过两次,可根本不算了解啊,有了李永霞,心里多少有

    了点依靠,有了点底。而李永红呢,说白了是被李永霞忽悠出来的,姐妹俩情同

    手足,几乎没分开过,而叶南飞走后,李永红更成了李永霞的精神依靠,这次决

    心跟尹令仪她们出走,心里也发慌,她也没出过远门,更没去过城里,所以就忽

    悠李永红跟着一起走。并吓唬她说:「你看见我家里没?你明年也这样,肯定拼

    命给你介绍对象把你嫁出去,可你看看咱屯里的这些小年轻的,那有个人样啊?

    狗头搔挠的,埋了吧汰的,你认可找这样的啊?」

    李永红不用她多说啥,心里早就惦记跟着她一起走了,她也很难想象自己离

    开李永霞,那日子该咋过。这没两天,四个女的竟然决定集体离家出走,最郁闷

    的莫过于张默了,本想找李氏姐妹想想办法,怎么才能留住尹令仪,最好想办法

    娶回家,这可倒好,没留住不说,又拐跑俩。李志国跟着出来的理由是,离不开

    老姐,从小跟着她屁股后长大的,对她太依赖,农村么,大人没空,也没精力带

    孩子,都是大的带小的,李永霞其实起的作用相当于母亲,李志国对她依恋也就

    难免了。

    胖子跟着来的原因,第一是离不开这个团队,其二更主要的是离不开李永红,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感觉喜欢李永红,并离不开她,虽然感觉李永红对他

    并不那么在意。最后张默在劝阻完全无效的情况下,一拍大腿,豁出去了,也跟

    着走,他实在放不下尹令仪。

    几个人约定好以后,暗暗的做好了准备。这天,他们跟家里都打了声招呼,

    并暗暗的留了一封信,说明他们一起出去找活,已经联系好了,家里不要担心,

    等站住脚,就给家里来信。于是几人一路这么来到大队所在地,但具体去哪,发

    生了分歧,美奈子的意思是,叶南飞送田秋兰去的是乌拉,所以应该去乌拉找,

    而张默主张,叶南飞的家在蒙江,而且至今爸妈还都在蒙江,去蒙江找最靠谱,

    最关键的是,张默去过蒙江。

    最后大家一致同意,先去蒙江看看,最起码张默还去过,剩下这些人对出门

    都是两眼一抹黑,不知该咋办。几人好不容易坐着客车来到蒙江县,哎呦,那真

    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了,好多的人,好高的楼啊,这么多人,这么大的地方到哪

    去找叶南飞啊?大家都看着张默,张默也迷糊了,他跟老爸来过不假,不过都是

    老爸领着,让他自己走的话,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

    最后还是美奈子比较镇定:「有没有地图啊?有地图按地图找不就行了么?

    我记得叶南飞说过,他爸爸在造纸厂上班。」还好在候车室买到一张蒙江的地图,

    研究了半天,还是学历最高的美奈子,标准出造纸厂的位置,并且表明了方向,

    其实蒙江并不大,几万人口的小城,但造纸厂在郊区,与城区还隔着挺远,他们

    也不知道该坐什么车,那一趟车去,后来干脆沿着公里,十一路走过去。

    摸索着,三个小时之后终于找到造纸厂,连打听在问的,找到了叶南飞的家,

    可找到之后,谁也不肯进去,都有点打怵见叶南飞的老妈,那犀利审视的目光,

    看谁都让人不舒服。最后争来争去,让来让去的,还是把能说会道的张默推到了

    前面。让他别说是,来找叶南飞的,就说是和家里人来蒙江办事,随便来看看叶

    南飞。

    于是张默被毫不讲究的众人,扔在了家属区,而其他人怀着忐忑的心情跑人

    迹罕至的野地里等着去了。等到快天黑了,才见叶南飞的老爸下班回来赶紧上去

    打听,老爸一听说来找叶南飞的,一脸黯然:「我们也是一年多没消息了,不知

    道他是死是活呢。」

    张默一听心也凉半截:「大爷,飞哥要是回来您就说张默来找过他,他就知

    道咋找着我了。那我先走了啊。」老爸要留他吃饭,他哪里肯,只是推说老爸在

    城里等着,慌忙的逃了出来。大伙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都沉默了很久,不过,都

    坚信凭叶南飞的本事,应该没事,只是不知道躲在哪里。

    接下来研究下一步咋办,男性选择回家,女性李永红是中间派,其他三人是

    坚决不回派,而且决心去乌拉找人。这女人要是认定的事,可比男人有毅力的多,

    而且百折不挠,不轻言放弃。第二天几个人又坐车去了乌拉,等到了乌拉才知道,

    蒙江是多么的地广人稀,城市狭小。七个人更是两眼一抹黑,虽然也买了张地图,

    可完全无头绪。

    没等他们想出如何找人,就被治安积极分子,那些大妈们盯上了,因为眼瞧

    着这几个人就不正常,不但鬼鬼祟祟,眼神慌张,还时而聚在一起似乎在密谋着

    什么,那个年代,出现这样的人,绝对是危险信号,于是大妈们报了警,派出所

    来了两个警察,协同大妈们,开始要对他们几个询问,以及进一步行动,这种情

    况最低收容遣送是难免的了。

    当警察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就更紧张了,警察的常识是,见着

    他们紧张的肯定不是好人,你没干坏事,你见着警察紧张啥?于是没等询问,气

    氛先紧张起来,匆忙间,警察决定直接抓捕,他们这一抓捕,触断了几人最后的

    警戒神经,第一反应,跑,警察一见几人有异样,马上扑上来抓人,可这几人虽

    然岁数不大,但也都是经历过打猎的危险场面的,特别是美奈子,她心里可没有

    普通人对警察那种天生的畏惧感,她不管那些,敢威胁她的,她会毫不犹豫的反

    击,对着刚扑上来的一个警察就是一脚,第一脚阻止了他前进,接着一记摆腿,

    一脚踢在他脑袋上,毫无悬念的一脚被踢到,另一个家伙也冲到跟前,美奈子的

    武士刀用麻布包着,对着那家伙的肚子怼了过去。

    那家伙一捂肚子的时候,美奈子一拳又打在他头上,接着又是一脚,等这家

    伙翻过劲来,美奈子已经跑远了,那些大妈们早就看得目瞪口呆,这正是危险分

    子,危险分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