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四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三章 风暴前夕

    作者:独孤一叶

    滕涛还是直直的看着叶南飞,不过眼睛却越来越亮,叶南飞有点感觉,这家

    伙八成是动心了,袁刚有点焦躁:「涛哥,别听他忽悠,今个就抓了他,还不是

    想咋收拾就咋收拾?放了他等于放虎归山啊。」

    叶南飞:「我见过耗子怕猫的,可没见过猫怕耗子的,猫捉老鼠,有趣的是

    过程,抓到以后吃不吃到不重要,特别像你们这种根本不缺食的猫,呵呵,袁刚,

    你这么点气魄,胆量,怎么跟涛哥混的,你们不觉得,你们生活的太顺心,成功

    的太容易了吗,这怎么能证明你们的能力呢,是不是靠着你们老爸,才有了你们

    的今天啊,我很怀疑这点,滕涛,你不觉得,这是个挑战么?不然生活多平淡乏

    味,咱们玩一次心跳,我觉得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呵呵。」

    袁刚还想说什么,滕涛一挥手:「叶南飞,你不用费尽心机了,今晚就放了

    你又能咋地?正如你说的,你马上死,我未必多开心,最让我开心的是让你生不

    如死,然后我就看着你,你有多难受我就有多开心,那咱们就说好了,不论什么

    办法,什么手段,只要把你干倒,你的一切就都是我的,嘿嘿,这也就是无规则

    比赛,嘿嘿嘿,我喜欢。」

    他说完话,倒是痛快,让褚建华到里面休息室把尹令仪带了出来,尹令仪被

    绑着,嘴也被塞住了。叶南飞哪敢久留:「涛哥,那咱们就这么定了,后会有期

    啊,我就不打扰了。」说完带着几人转身就走。

    滕涛在身后说着:「等你们走出这个大门,游戏就开始了,呵呵,我期待你

    别让我失望,别一个回合就挂了,太没意思。」

    出了大门,果然看暗处人影闪动,在蒙江,滕涛能动员啥力量都不稀奇,当

    务之急是赶紧返回乌拉。大伙纷纷上车,都要回家取一些必要带的东西,之后在

    出城处会和。当大家再次举起来的时候,大伙都看着叶南飞,李永红:「飞哥?

    接下来咋办?你有办法对付他们了么?」

    叶南飞:「哪有啥办法?今天能一个不差的跑出来就算赢了,明天该咋办,

    我也不知道,不过先藏起来让他找不到,应该错不了,然后在慢慢想办法。」

    在刚才和滕涛对峙的时候,看他信心满满的,还一个劲的激滕涛,大伙以为

    他早就成竹在胸了,没想到,他也没谱。

    李永霞:「飞哥,你没想好就和他约好决战,这,,,他的势力很大的。」

    叶南飞:「我刚才不用这个诱惑他,你以为咱们走的出来么?警察真进来,

    咱们还真拒捕?现在别想别的,赶紧回乌拉安排,时间不多了,我感觉滕涛早就

    迫不及待了。」

    回到乌拉的时候已经后半夜,这次回乌拉,有点狼狈,根本就是逃窜回来的。

    叶南飞正如他自己说的,怎么和滕涛开战,他心里一点谱都没有,因为实力相差

    太悬殊,没法对抗,滕涛黑白两道,到底能动员出多大力量,不得而知,最起码

    把李永霞他们几个弄个通缉是不成问题的,通缉以后,所有警察,甚至治安积极

    分子都是你的敌人,你就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这股力量他没道理不用啊。

    政府其他权力部门,他能调用多少,也未可知,查查你的假冒伪劣,查查你

    的偷税漏税,你的商店就都等着关门吧,这次来的力度估计不是老纪家能比得了

    的,他上来就得往死了整你。整你整的还合理合法,光明正大,你想反抗那就是

    和国家机器作对,所以你没法反抗,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坚壁清野,能藏起

    来的都藏起来,能收起来的都收起来。你要开战,却让你找不到对手。

    首先安排铁蛋,通知骡子等人,分别出去传消息,江北田秋兰那,商店从明

    天开始关门,值钱的能转移都转移,在没有得到叶南飞通知前,不能开门营业。

    骡子的修理铺也同样,通知四哥他们,能躲就躲,能藏就藏,最近别让警察抓着。

    安排李永霞组织剩下的人,筹备野外生存需要的物资,先统计出来都需要啥

    东西,然后分派给个人出去想办法,暂时以叶南飞的商店为据点。叶南飞则需要

    回家安排,小丽和红姐带着孩子回娘家,然后,最好所有娘家人都离开乌拉,去

    亲戚家,朋友家都行,钱,明天要分头都取出来,如果银行一冻结,你啥也没有

    了。和红姐也没时间解释,只能说,是仇人来报仇了,必须躲出去,红姐从没见

    过叶南飞如此不淡定,想必是遇到大麻烦了,也联想到当初为啥有家不回,差点

    流浪街头。也就不敢多问。

    一切都紧张的安排,进行着,当叶南飞把钱都从银行取出来,隐藏好,再把

    红姐等人送走,一上午都快过去,等他到店里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准备就绪,就

    差他一人。骡子,铁蛋,臭球,猫肉,小妹几人也都在,叶南飞安排骡子赶紧躲

    起来,骡子:「师父,这出啥事了,怎么不带我啊?」

    叶南飞:「带你干啥?你被通缉了没?」

    骡子:「啊?那没有啊。」

    叶南飞:「没有你跟着瞎起什么哄?看见这几个人没?那都是没招了,被通

    缉,我得带着他们先你躲起来,你以为好玩呢?赶紧的躲起来,有事我在找你,

    我没通知之前,店先别开了,咋样手头紧不?用我给你拿点钱不?」

    小妹:「叶南飞?咋的了?他们都是谁啊?出啥事了啊?」

    叶南飞这时候哪有空答对她呀,不过她就缠着你:「哎呦,我的小姑奶奶,

    这回事出大事了,你就别添乱了,赶紧消停的上学去,这段一定别惹事,等完事

    了我在给你讲到底咋回事,现在我们要赶紧走,要不来不及了,铁蛋你回家安排

    好,你和臭球,猫肉也别公开露面,不过也不起眼,臭球先跟我们走,你三个做

    好准备当联络员。」

    一切准备就绪,五辆摩托,带着九个人,一路奔向了位于蒙江和乌拉之间的

    大平岭一代,这地方是两个行政区交界处,当年太祖闹革命的时候,不就是躲在

    三省交界的地方么,优势就在于,三不管地区天高皇帝远,山高林密,地广人稀。

    这种地方虽然交通和生活各方面都不方便,但贵在安全,除非派大规模部队搜山,

    否则这里面没个抓人。

    这地方是在多次来回蒙江与乌拉之间时候发现的,而且和老丈人打猎来过,

    山高林密,又在两个城市之间,出了林子就可以上公路,进可攻,退可守。五辆

    摩托,就叶南飞的是125,其他都是幸福250,马力强劲,下了公路,顺着

    林间小路奔向了密林深处,等没有路的时候,只要不是上山,摩托还是可以在林

    间穿行,叶南飞选了一块地方,扎营。

    大伙虽然都挺疲惫,但也很兴奋,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林子里的时光,阳光

    灿烂,无忧无虑,具体事根本不用叶南飞操心,虽然大伙多年没干过了,但做起

    来不陌生,再说还有李永霞操持,叶南飞还是去采药,做防御圈,警戒圈。等他

    干完回来,帐篷已经搭好,尹令仪和李永红正忙着做饭。

    中间一个大帐,还是老规矩鄂伦春人的那种帐篷,他们九个人围坐在里面一

    点不感觉拥挤,周围还搭了五顶小帐篷,形状和材质各异,叶南飞的那背包永远

    不变,随时处于战备状态,这不这次出逃,背上就走,搭建帐篷的时候,李永霞

    又掏出那些记忆犹新的物件,心里感慨万分,拿出每样东西,脑子里都能回想起

    当年的画面。她满怀温情的把这帐篷搭起来,瞧这感觉这可不是为叶南飞一人搭

    建的。

    吃完饭,叶南飞打发臭球回家,嘱咐他万事小心,随时观察乌拉的情况,有

    啥状况赶紧来通知。臭球一溜烟的走了,这一宿带一天的折腾,让大伙疲惫不堪,

    不过都围在大帐里围着不愿离去,中间点着篝火,大家在四周的软草上侧歪着,

    李永红这么多年还是没改那个毛病,只是大了,不在往怀里钻,而是靠在叶南飞

    身上,李永霞挨着她坐在另一边,美奈子从小练就的日式跪坐法,这么疲劳的情

    况下依然不改,半眯着眼睛,似乎总是和身边的人格格不入。

    当然此时叶南飞最关心的是,师父怎么去世的,他们又是怎么到了蒙江县,

    而又如何遇到了滕涛,这些年又都是咋过的,这真是说来话长了,而看见尹令仪

    有点显怀,张默小心的守在一边,叶南飞不仅先问起师父。

    尹令仪:「你走的第二年,爷爷是突然间不行的,我看是累的,因为他看你

    走了,就急着要把他的一些东西记下来,我看他天天的写啊写的,我劝他也不听,

    总是说,时间不够了,来不及了,要是南飞在就好喽。」

    叶南飞听到这里黯然神伤,他当然明白师父的用意,他是要把自己的所思所

    学都记录下来,这也都是因为自己当初不那么努力,没学到师父的万一:「师父

    走的时候没遭罪吧?留下啥话了么?」

    尹令仪:「走的时候一点罪都没遭,头天晚上还在写,我也熬不过他,就先

    睡了,可第二天早上起来,看他趴在桌子上,我以为睡着了,可过去一碰他,才

    知道,早就走了。」此时诉说当时的场景,尹令仪还禁不住悲从心起,眼泪又流

    了下来。

    接着又说:「不过在这之前他早就交代过,把他的剑必须交给你,还有他写

    的那些书都得交给你。他说他这辈子的东西,就都在那些他写的书里了。」说着

    话,让张默从背包里拿出一件东西,有点像腰带,不过一头有剑柄,大伙的眼睛

    都被吸引过来,感觉奇怪,这是剑么?怎么这么软啊?可以像腰带那么弯曲,难

    道是传说中的腰带剑?

    尹令仪:「这把剑是爷爷最心爱的东西,你都拜师那么久了,他都没给你看

    过,我听爷爷说,是他年轻时候闹义和团,抢一个外国人的,当时抢的是一根柺

    棍,后来发现里面可以抽出一把剑,老有韧性了,怎么弯它都能恢复原样,后来

    爷爷就用鹿皮做了个皮鞘,剑柄也改了下,可以扎在腰里,当腰带用。那些书,

    我也带不出来,就藏在老屋里了。等有空回去取吧。」

    叶南飞郑重的接过那把剑,并朝向东方放好,跪下来磕了三个头:「师父,

    我一定替您保存好。您留下的书,我一定好好学,然后一代一代传下去。」做完

    这些,他才小心的抽出剑,大家眼睛也跟着为之一亮,在不识货的也看出是好东

    西,因为剑身发着蓝森森的光,剑身不宽,剑柄根处最宽也就两指,剑尖处只有

    一指宽,中间略厚,两边薄,并不是十分锋利,用手弯了一下,果然韧性极好,

    一松手,就弹了回去,发出嗡嗡的声音。

    剑柄明显经过改造,原来护手和柄尾都是圆形,都被师父改成扁型,有利于

    扎在腰间不碍事。剑柄和剑身融为一体,应该是和剑身一种材质,这样拿在手里

    的感觉是手柄重,剑身轻的感觉,虽然对杀伤力有损失,不过用起来很顺手,随

    意,就势在手里耍了几个剑花,劲力加上剑的韧性,达到了一种剑身合一的感觉,

    顿让叶南飞喜爱的不行。难怪师父如此珍爱,果然是个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