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三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三章 新仇旧恨

    作者:独孤一叶

    新仇旧恨

    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师父都去世了,自己连悲伤都来不及,又想起尹令

    仪的点点滴滴,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出意外,这是师父最重要的人,否则有何面目

    面对师父。一辆125摩托,竟然开的吉普车撵不上,这让铁蛋很郁闷,而这种

    刺激更适合美奈子的口味,晚风从耳鬓急速擦过,足以让人体验速度带来的刺激

    与快感,眼里似乎闪烁着快慰的光。

    在美奈子的指引下,叶南飞率先来到张默和尹令仪租的小院,蒙江县,虽然

    离开有7,年了,但变化几乎没有,小城不大,多以平房为主,门虚开着,叶

    南飞略感不安,忙冲了进去,两间小房,里面没人,房前房后找了也没人,叶南

    飞最怕的情况出现了,滕涛应该早有准备,应该是被他绑过去了。

    此时张默和铁蛋开的吉普先后也到了,叶南飞:「在哪能找到滕涛?」

    李永霞:「如果他不回家,八成会在五交化公司,平时要是不出去玩,他最

    喜欢呆在那。」几个人不用说话,纷纷上车,奔着五交化去了。

    五交化公司,算是蒙江县很豪华的存在了,三层的办公楼,楼前还有一个大

    院,四周有铁栅栏围着,几个人停好车,叶南飞:「铁蛋,永红,你俩留外面接

    应,随时做好撤的准备。」

    李永红:「飞哥,我要跟着去。」

    叶南飞:「听话,你在外面准备好,大伙有了后路才心安。」

    铁大门敞开着,大门柱上有荧光灯,白冷的光让院里院外显着肃杀,一楼大

    厅的门也开着,叶南飞带头走了进去,院子里一人没有,这反而让大伙更疑虑重

    重,但走进大厅发现,这里不简单,大厅里站着两排人,穿着统一服装,类似军

    人训练服,不但穿着整齐,精神头也特足,一看就是训练有素,要么就是退伍军

    人。

    叶南飞:「我想见滕涛,不知道他在不在?」

    这时一排最头上的一位站出来,他的穿着不太一样,是一身黑色中山装,配

    着硬朗的面孔,小平头,显着异常精悍:「滕涛也是你叫的?想见的话也不难,

    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嘿嘿,唉,,,张默,李志国,还有胖子,亏涛哥对你

    们那么好,你们说翻脸就翻脸啊,还有点良心没有啊?还有李永霞,涛哥对你可

    一直不薄啊,怎么见着这小子,就把涛哥扔一边了,一点恩情不讲啊。」

    李永霞:「褚建华,你少废话,我们是来接令仪的,当初我和涛哥也说明白

    了,只要找到飞哥,我肯定要跟飞哥走的。」

    李永霞又小声跟叶南飞说:「他就是褚建华,滕涛的得力干将,侦察兵退役,

    身手很好,后面站着那位是单永和,身手也不差,剩下的人都是他们招的退伍兵,

    挺难对付。」

    叶南飞:「你的意思,是单挑还是不管咋地,闯过去就算啊?」

    褚建华:「随便,单个打,一起闯,都行,只要能过了我们到二楼,就绝不

    为难你们,过一个算一个,就看谁有本事。」

    叶南飞:「行,挺讲理,那就不客气了啊。」然后又小声的和李永霞他们说:

    「老规矩,三三阵型,永霞,美奈子,我们三一块打前锋,你们三断后,往二楼

    冲,别伤人命。」在林子里打猎时候常用的阵型,很熟悉了。

    这次叶南飞早有准备,手里多了两根短棍,美奈子还是武士刀,胖子拎着一

    根棒子,其他人都是军刺,拿的家伙都挺凶险。看着眼前这帮家伙,叶南飞也不

    敢小视。他和李永霞,美奈子组成三角阵型往前冲,可那两排保安也不是吃素的,

    分列一站,分别从背后拽出一根一人高的木棍。果然是有准备,面对这样的武器,

    军刺很吃亏的,一寸长,一寸强么,军刺会处处受制。

    褚建华准备的确实很充分,而且很占优势,他也很自信,按他的想法,如果

    加上他和单永和,人数将近对方的三倍,三个人打一个人,还是长棍,就算打不

    赢,也拦得住啊,可他有点托大了,没想到他们会用什么阵型,按常理,应该混

    战才对啊,他还很拽的答应了冲到二楼就算赢。

    这阵型确实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如果各自为战的话,很难有打胜的把握。第

    一梯队,叶南飞的双棍,上下翻飞,已经练的炉火存青,相当于自己双手的延伸,

    对付攻过来的棍子,不在话下,而美奈子的武士刀更是不畏那什么长棍,俩人配

    合下,完全弥补了李永霞军刺的短板,虽然不能把对方如何,可边防守,边向楼

    梯口移动是没问题的。

    第二梯队,虽然有两把军刺的劣势,可胖子一米八十多的身高,那体格子,

    如一面墙般,棒子轮起来,碰着飞,沾上倒,一时也让他们无可奈何,他们也紧

    跟着边打边向楼梯口移动。褚建华一看要坏菜,这么十六七个人拦不住六个人,

    这不成笑话了么,急着和单永和也加入了战团。可哪里还来得及。叶南飞的双棍,

    上下翻飞,碰上不是被掀翻就是被砸倒,美奈子更是不敢靠近,那武士刀泛着阴

    深深的寒光,挨上怕是好不了。

    这帮保安虽然训练有素,可猛地面对这个局面有些素手无策,档又挡不住,

    攻又不得法,等犹豫着的时候,人家已经接近楼梯口了。第二梯队困难了点,李

    志国和张默已经挨了好几下子,全仗着胖子的及时救援。可他顾了这头顾不了那

    头啊,正在危机时刻,叶南飞杀了回来,他已经把美奈子和李永霞送上楼梯,楼

    梯口不是很宽,美奈子守着,再加上叶南飞向外一冲,压力也没那么大。

    叶南飞接应着,边打边退,瞬间进入了楼梯口,这下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美奈子已经带着李永霞冲到二楼,胖子断后也边打边撤。此时,保安们的人多优

    势一点显不出来了。等他们全部站在二楼,褚建华傻了眼。叶南飞:「承让,承

    让了啊呵呵。」

    李永霞带着大伙直奔三楼,滕涛的办公室应该在三楼。到了三楼发现,装修

    的更奢华,精致,看来滕涛发展到的程度已经很惊人,他们并不是畅通无阻的上

    来的,保安们一路对峙着跟上来,可楼道和走廊并不宽敞,小胖一人在后面断后,

    足可以让他们无计可施。在最东面的一个办公室门前,李永霞敲了一下门,里面

    传出声音:「都进来吧。」声音沉稳而带有磁性。依稀能听出当年的声音。

    叶南飞把短棒交给李志国,和李永霞推门进了屋,美奈子也紧跟着进来,屋

    外,小胖他三还紧张的和保安们对峙着,这时褚建华走出来:「都放下家伙吧,

    人都进去了,还特么跟斗鸡似的好看啊?」所有保安都收起棍子分列在走廊两旁,

    褚建华也推门进了办公室。

    褚建华一进门看见南双方正对着,自己有点难为情的:「涛哥,,,,,,」

    所说的涛哥,在办公桌后面无所谓的摇了摇手:「呵呵呵,这么多年不见,南飞

    兄还是如此勇猛,我手下这么多兄弟都挡不住啊。怎么?上次打瞎我一只眼睛,

    这次想怎么着啊?」

    这个办公室很宽敞,差不多有五十平,一个大办公桌后面一张老板椅,上面

    坐着的正是多年不见的滕涛,原本他长的就高大魁梧,现在再加上成熟的气质和

    精心的打扮修饰,除了原有的霸气更多了豪气,威严之气,整个给人的感觉不得

    不说是个人物,相貌堂堂,不怒自威,那只眼睛不知做了咋样的处理,竟然看不

    出异样,仔细看才发现毕竟是无神的,应该是装了假眼。

    靠窗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正是当年的袁刚么,也是一身成功人士的装扮,

    用指甲刀修整着指甲,偶尔抬头不屑的看看屋中间站着的叶南飞几人,褚建华也

    走过去站在他们边上盯着这边。

    叶南飞:「嘿嘿,滕涛,袁刚,多年不见了。你俩还是混的风生水起,兄弟

    我还是默默无闻,拼命生存,看来强者永远是强者,挣是挣不来啊,今天还是麻

    烦俩位,这几年我的几个兄弟姐妹一直跟着涛哥混,今天少了一位,想必还在涛

    哥这,不如让我带走,咱们这么多年井水不犯河水了,不是挺好?」

    滕涛一言不发的看着叶南飞,袁刚却早沉不住气了:「我艹,叶南飞,你特

    么出现一次就找我们要人,出现一次就找我们要人,你有病啊?上次让你跑了,

    这次怕是没那么容易了吧?什么特么井水不犯河水?是特么你跑的找不到你,这

    些年找的我们很辛苦啊,难得你主动送上门来了,嘿嘿,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

    也该有个了结了。」

    滕涛:「嘿嘿,叶南飞?咱们有缘啊?怎么你看上的女人,好像都得跑我这

    来,然后让我睡了,你身边还有女的没让我睡过没?都送过来呗?哈哈哈,,,,,

    嘿嘿,哎呀,真尼玛的,我也不是故意的啊,你别特么怪啊,当初和孔维佳那晚

    让你搅合了,不过后来我也抓不着你,只能让她还了,嘿嘿,你不知道啊,那丫

    头长得是一般,不过妙在纯情,哎呦,那个羞答答的劲,上了床还矜持,不要啊,,,

    涛哥,不要啊,,,哈哈哈,哎呦,喊的我骨头都酥了,不过第一天上她她还是

    个处女,我艹,看来你特么连碰都没碰过啊,不好意思让我先睡了哈哈哈。」

    叶南飞听的牙根直痒痒,气的闭上了眼睛,心里暗念,要冷静,冷静,这家

    伙就是故意激怒自己:「涛哥,我真是不太了解,欺负一个弱女人,有什么值得

    你这么兴奋和炫耀的,我感觉挺变态,很无耻。」叶南飞已经很克制了。

    滕涛:「是么?我也不知道啊,我咋就那么爽呢?后来我想明白了,我特么

    干你的女人就是爽啊,还有你身边这位,李永霞,哈哈哈,哎呀,这个可比孔维

    佳骚多了,那在床上能折腾出花来,我身边还真没有这么骚的娘们,为了侍候好

    她,我可没少卖力气啊,嘿嘿嘿,,,你得感谢我,,,哈哈哈,还有啊,哎?

    那个李永红咋没来啊,这姐俩可以玩双飞的,哎我去,真尼玛爽啊,爽翻天了,,,,,

    哈哈哈。」

    李永霞气的拔出军刺就要往上冲:「滕涛,,,,你特么不是人,我杀了你,,」

    叶南飞一下拦住她。

    叶南飞:「涛哥,,我还真的得感谢你,这几年我的兄弟姐妹门多亏你照顾

    了,就永霞和永红她俩这么多个夜晚一定很孤单寂寞,还多亏了你陪着,不然多

    难熬,我是得感谢你。」

    滕涛听完一愣,没想到换来叶南飞这个态度,这小子这样都不能激怒,还真

    不能小看了:「是啊,理解就好,陪娘们睡觉可以是个体力活,要不我说,你身

    边还几个娘们,都送过来,我也勉为其难,哈哈多挨点累,哈哈哈。」

    叶南飞:「呵呵呵,涛哥啥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光图嘴上舒服,我兄弟张

    默的老婆还在你手上吧,张默也是你兄弟,你不会连兄弟的老婆都不放过吧?不

    如让我们接走,这几个兄弟姐妹这几年也没少给你出力,你也没必要为难他们吧?

    至于咱俩的仇怨,咱俩单算,跟他们没关系,我随时恭候。」

    滕涛:「艹,,,没关系?艹,和特么你有关的都和我有关系,你以为我养

    他们这么多年是为了啥?嘿嘿嘿,,,,我就想看着你的兄弟姐妹们亲手杀了你,

    然后在知道真相以后的德行哈哈哈哈,哎我去,真尼玛爽啊,可惜,差一点就成

    事了。不过也还行,你的女人陪了我好几年,也算值了。你说对了,他们几个没

    少给我干事,而且都不是啥好事,证据我手里可没少撰,通知警察一声,他们妥

    妥的进去出不来,呵呵呵。」

    叶南飞心里也越来越焦躁,这明显的是人家早有准备啊,今天进的来,怕是

    难出去:「那你想怎么样呢?」

    袁刚:「想怎么样?嘿嘿嘿,找你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上门了,怎么好意

    思让你走呢?」说完把对讲机往桌上一放:「警察就在楼下,我对讲机一招呼就

    都上来了,你们不是很能打么?和警察打吧啊,,哈哈哈。」

    叶南飞也抓瞎了,人家把警察调来了,而他是最害怕和官方打交道,而且自

    己和这帮兄弟姐妹们,谁都不干净,想治你,都不用现找借口。可越是紧要关头,

    也是需要冷静,叶南飞脑袋急速的思索着办法和出路,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滕涛

    这家伙怕是一直以来志得意满,如果自己这么就被他收拾了,怕是没啥成就感吧,

    于是想着不如死马当活马医,冒一下险。

    叶南飞:「涛哥果然一切尽在掌握啊呵呵,不过呢,就这么把我收拾了,你

    不觉得太没意思了么?这些年虽然不如涛哥混的好,可也结婚成家,开了商店,

    有了自己的事业,你就这么简单的报复一下,还是利用警察,太没技术含量,以

    你现在的能量和实力,把我生意弄黄摊子,弄得我妻离子散,最后还像以前那样

    亡命天涯,生不如死,这样才舒服吧,否则就弄几个警察一抓,有个啥意思?呵

    呵呵。」

    滕涛突然眼睛也一亮,直直的看着叶南飞,袁刚:「涛哥,跟他费什么话啊?

    叫江队他们上来把他们一遭抓了就完了。」

    叶南飞:「袁刚?难怪你一直当不了大哥,还是这么没脑子,下面可能是真

    的有警察,不过你想没想过,在警察冲上来之前,我来个鱼死网破,当年你们三

    个没拦住我一个,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确定还拦得住我?左右我得进去,不如拽

    两个垫背的,嘿嘿。」说着从美奈子手里拿过武士刀,在空中耍了几个刀花,最后一刀隔空劈向滕涛,虽然隔的挺远,可那股子杀气却是扑面而来,刀在他的劲

    力下震的嗡嗡作响。

    对面三人一听也为之一禀,叶南飞接着道:「滕涛?咱们不如玩把大的,玩

    的就是身家性命,咱们可以动用一切自己可以动员的力量,无论什么办法,什么

    手段,只要能致对方生意倒,家庭破,最后无还手之力,任凭对方处置,就算胜

    利,失败者的一切都将归胜利者所有,这可比咱们今天就鱼死网破好玩的多啊?

    按你今天的实力和能量,不至于害怕我这个草民,没背景,没人脉的小混混吧?

    呵呵呵,咋样?敢不敢玩?不会玩不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