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二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二章 危机临近

    作者:独孤一叶

    危机临近

    在天朝,运动中,和运动后又天壤之别,明明结束前还风声鹤唳,一旦结束,

    前段还如过街老鼠,现在就可以大街上逛游了,警察都懒着搭理你。四哥他们回

    归并没有那么嚣张,还是要缓下心来,做点事情,说白了就是赚钱,这是去南方

    呆了一段的领悟,看人家发展的,看人家那观念,看人家那奋斗劲头,咱得学啊,

    跟打了鸡血似的。对叶南飞的影响不大,他一直的态度是懒着参合。感觉一门心

    思赚钱到比一门心思混社会强。

    倒是小妹给他造成的困扰更大一点,因为回来就又按部就班的起早和他练功

    了,相比小丽而言,小妹的威胁更大,话说白了,小丽的魅力确实不如小妹大。

    更重要的是,小丽的红线更明显,叶南飞更自觉的不去碰,但小妹总缠着叶南飞,

    是小丽最看不惯的,还警告了老姐一次,红姐到没太当回事,因为在结婚之前那

    丫头就那德行,他相信叶南飞不会乱来,她就不相信叶南飞,也相信四哥,叶南

    飞就看着四哥,也不敢做过分的事。

    日子还是那么忙碌充实的过着,春天来了,叶南飞又换了辆摩托,幸福25

    0太笨拙了,给了骡子和铁蛋他们骑,他换了辆125,相比250更轻便,而

    且发动机动力更强劲,是四冲程发动机,省油不说,还没有那么大的黑烟。

    东北的夏季一直显着非常短,小妹因为耽误了半年学业,不得不复读一年,

    这不刚开学,就送她去学校,四哥放心让小妹和叶南飞在一起,就是因为叶南飞

    让她学习,她就学,这不眼瞧着考大学都有希望。不过叶南飞这两天心里有点不

    安,总有种被跟踪被盯着的感觉,回头寻找,又没啥踪迹。

    这天,摩托车被老扁头借去玩了,没办法,这车现在是乌拉市里最新型,最

    拉风的摩托,相当于现在开着卡宴之类的感觉,这帮牲口们都想骑出去显摆显摆,

    你总不能不借吧,都快成公车了。没有摩托,就先打发小丽回家,自己在后面关

    了店,天已经擦黑。心里想着老婆不知道饭做好没,要不一会做点啥吃呢?

    当走过一段僻静些的街道时候,叶南飞的那个感觉又来了,他倒是艺高人胆

    大,没感觉紧张,难道还真有人想打劫自己?正琢磨着,街道前方出现俩人,瞧

    着意思,出路堵上了,一回头,果然来路也出现俩人,这条街道两边是街道小厂,

    所以也没按路灯,两头这么一堵,到也适合干这杀人越货的勾当,借着两头路灯

    昏暗的光线,勉强可以看出,来路是俩男的,去路是一身材不让土匪的壮汉和一

    女的。

    他们手里都拿着家伙,叶南飞感觉事情挺扎手,如果来的是职业杀手,自己

    就在能打,怕也对付不了,而且明明感觉最近不对劲,竟然没准备防身的家伙:

    「几位朋友,找哥们有啥事?有事尽管说,在这片,哥们还是能办点事的,缺钱

    也知声,哥们绝对不差事。」

    叶南飞想的简单,上门找事无非奔着钱,要么有恩怨,这都可以谈么,可让

    他吃惊的是,俩边的人根本不听,拎着家伙就冲了上来,而且路口还有人出现,

    叶南飞一阵心惊,今天怕是难善了,四人冲上来也不说话,砍的砍,刺的刺,只

    有那壮汉没家伙,不过就那拳头砸过来足够让你吃不消了,刺过来的家伙,叶南

    飞不陌生,是军刺。

    四人攻守很有章法,弄得叶南飞手忙脚乱,左挡右躲,极其狼狈,这些年叶

    南飞大战小战没少经历,可这次是感觉最凶险的一次,不怕人多,也不怕你功夫

    好,就怕被围攻的情况下,攻守有序,配合的好,你就在厉害也应付不来。这几

    人看样是多年合作了,很有默契。叶南飞是险境频出。虽然没伤着呢,可衣服上

    已经划了好几道口子。

    叶南飞已经穷于应付了,可对方似乎还很不满意,竟然又冲上来一个女的,

    身材相对娇小,不过军刺进攻的一点不弱,五个人同时进攻,这么凌厉的攻势真

    的很难抵抗,叶南飞心境修为再高,怕是也冷静不了了,不过慌乱间,他还是在

    找几人的薄弱处,这薄弱处就是刚加入的那女的,必须想办法夺过来一把刀,不

    然被放到是分分钟的事。

    在那大汉冲过来时,叶南飞一个四两拨千斤,外加顺手牵羊,顺着他的劲,

    带着他转了一百八十度,算是阻挡了暂时的攻势,就在这一缓的一刻,叶南飞瞄

    准了那娇小女性冲了过去,那女的慌忙挥刀来刺,单对单的面对叶南飞,这女的

    未免太嫩,叶南飞不退反进,身体略一躲,手已经抓住她手腕,以叶南飞的劲道,

    让他抓住手腕,这刀想不脱手也难。

    叶南飞是势在必得,这一进攻如不得手,今晚怕是难逃毒手了,手腕一拧,

    夺过了军刺,顺手把那女的退了出去,忽感身后有风声,怕是来势凶猛,就着推

    走那女人腾出的空场,就身一滚,等在站起来回身,发现又一女的站在那,手里

    拿着的不是军刺,而是武士刀,叶南飞心里话,不会吧?这么狠,武士刀都上来

    了,这是奔着要自己命来的啊。

    只见那女的身高比刚才那俩女的都高,扎着马尾辫,衣服紧身,显着身材很

    好,虽然看不清容貌,但飒爽英姿,霸气彻露,忽然那女的大喝一声,双手握刀

    冲了过来。叶南飞慌忙格挡,好在手里有把军刺了否则这回只有挨砍的份了。接

    了几招,他发现难怪这女的最后出招,这几个人里她的身手最好。出招刁钻,招

    招致命,再加上其他几个人协攻,叶南飞是越打越心惊,心里琢磨着如何逃命。

    但是心惊的同时,有种熟悉的感觉慢慢袭来,这是日本的劈刀术,找到感觉

    后,反而开始越打越顺手了,劈刀术咱熟啊,当年和美奈子没少对练,只是今天

    的家伙实在不顺手,否则太极剑法真是劈刀术的克星,忽然心里一惊,面前这位

    不会是美奈子吧?怎么越打感觉越像,这么瞧着身条和动作也越看越像,虽然面

    相一点看不清,他格开一刀,又避开一把刺来的军刺,嘴里不自觉的喊出:「美

    奈子?」

    这一声虽然不是很大,不过效果是相当的明显,忽然间对方都像被点了穴道,

    或者突然被按了暂停键,四周突然静了下来,没有风,偶尔有只蝙蝠从头顶划过,

    叶南飞又问了句:「是美奈子么?」这一句后,对方有了反应。

    被怀疑是美奈子的女人:「你是南飞,,南飞哥么?」

    叶南飞:「你真的是美奈子?我是叶南飞啊。」

    忽然听见一声嘶喊:「南飞哥?真的是你么,南飞哥?」说着话就扑了过来,

    叶南飞转头一看是刚才被他夺刀的女人,但略一想,虽然看不清,应该是李永红

    没错啊:「是永红么?」叶南飞紧张的声音有点发抖,一千个,一万个没想到,

    在这会和曾经的家人相遇,还是这么方式相遇,差点自相残杀。

    其他几人也翻过劲来,纷纷上来:「南飞哥……南飞哥的叫」一个说:「哥,

    我是治国啊。」

    另一个说:「我是张默啊,嘿嘿。」

    那个最高大威猛的憨憨的:「哥,我是胖子啊,嘿嘿」

    叶南飞直说几个字:「艹……我艹,你们身手咋这么好了?死胖子,你这坨

    咋长这么大了,上哪认识去?」李永红抱着他一直就没有撒手,其他人也只能站

    那打声招呼,想过来拥抱一下都没机会。

    叶南飞突然想到,几个人都在,怎么没听李永霞在:「永霞呢?她没来么?

    治国你姐呢?」几个人都回头看向后面,也都自然的散开一条道,后面站着一人,

    正是最开始一起进攻自己的那个女人,身材丰满,留着半长发,烫了小弯,筒裤,

    夹克衫,显着利索干练。而此时正捂着嘴站在那看着他。李永红也松开了他,叶

    南飞忙走过去:「是永霞么?」

    李永霞也走过来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禁不住一口咬住

    了他肩膀,手里还狠狠的打了他两下,叶南飞只能紧紧的抱住她:「见面了,见

    面了,终于见面了。」叶南飞何尝不难受,多少个难眠的夜晚都是想着怀里这个

    女人,以为今生在无缘相见,可阴差阳错的,却在这种情况下,这种方式见。

    叶南飞:「这下好了,永霞,咱们这不又在一起了么?别难受了。都怪我不

    好,都怪我,对不起,对不起啊,永霞。」李永霞是个懂事开朗的人,如果不是

    这种特殊的情况,她不会这么激动,哭了一会,马上意识到还有很多话要说。

    叶南飞:「你们怎么会在这?谁派你们来的啊?」

    李永霞:「是我们的老板,蒙江县的滕涛,他说来乌拉帮他对付一个人,这

    活完事以后,就帮我们办户口,在给我们一笔钱,我们就可以单干了。可没想到

    要对付的人是你啊,这是咋回事?你和我们老板有仇啊?」

    叶南飞倒吸一口冷气:「嘶……妈的,竟然是他,我艹,没这么巧合吧?仇

    ……何止是仇啊,还记得当年我跟你们说我为啥逃进林子么?他的一只眼睛是不

    是瞎的?那就是我干的。」

    大家都吃惊的互相看着,叶南飞:「嘶……是不是有人带你们来的?他们人

    呢?」

    李永霞:「是啊,是褚建华和单永和带我们来的,哎,,,他们刚才还在。」

    大伙回身一找,哪里还有人影。

    叶南飞:「你们还有啥东西在他们手里?」

    张默焦急的道:「令仪还在蒙江呢。」

    叶南飞:「师姐也和你们在一起了?那师父呢?他也在么?怎么没跟你们一

    块啊?」

    李永红嘴快:「师父已经去世了,你走了第二年他就走了,尹令仪怀孕了,

    所以没有跟来。」

    这一句话的信息量太大,叶南飞一时还消化不了,愣在了当场,师父去世了?

    师姐还结婚了?和谁啊?看了一眼张默,看他急的那样,八成是他了。

    李永霞不放心的摇了一下他胳膊:「南飞哥?现在咋办?」

    叶南飞才反应过来:「不管咋说,先把令仪带回来再说,只要咱们都在一块,

    管他是谁呢。先回蒙江接人回来。跟我走,先弄车去。」

    叶南飞带着大家先来到骡子的修理铺,骡子现在还是晚上才出来干活,被抓

    怕了,一看师父来了:「咋的了师父?出啥事了?」

    叶南飞:「先去找老扁,把我车取回来,就说我急用,在想办法弄两辆摩托,

    最好弄辆吉普,去吧。」

    骡子办事麻利,没多久,修理铺的门前就停满了车,各式的摩托,最后四哥

    开着一辆吉普过来了,叶南飞赶紧迎过去:「四哥,这么晚了,你咋来了?」

    庞四:「不是老扁他们说你有急事么?要用车,我直接去厂子里把车借来,

    咋的?出啥事了?把兄弟们都叫来。」

    叶南飞:「不用,这几个都是我以前在蒙江那边的兄弟,身手好着呢,就是

    连夜回蒙江接个人回来,没啥大事。哥几个,过来见见四哥,这是我大哥,也就

    是你们大哥。」

    几个人精神的一站,齐声叫了声:「四哥。」叫的庞四一愣,看着几人透着

    股煞气,都不是好惹的主,打扮的干净利索,怕不是混混那么简单。

    这时候土匪也来了:「小飞,啥事啊?不能少了我啊,跟你说,我必须去。」

    叶南飞:「土匪哥,你还算了吧,摩托托不了你,车没地拉你,这次道远,

    也没有架打,你去干啥。」

    土匪正想发点牢骚,可一抬头看见一个和自己身板差不多啊,而且明显比自

    己结实,于是来了兴趣,围着胖子转了一圈:「这位是?」

    胖子这几年估计见了世面了,不在那么扭捏:「我是胖子,叶南飞是我哥,

    我是他兄弟嘿嘿。」

    土匪:「哎呦。我也是小飞的兄弟啊,那咱们也是兄弟呗,嘿嘿。」

    叶南飞:「你俩之间没我,一看也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大伙一听,都哈哈

    哈的大笑起来。

    骡子:「师父,那别人不让去,我得去啊,要不谁开车啊?」

    叶南飞:「你看家吧,明天我这面店和江北的店,你都照看一眼,一会你还

    得去我家,告诉红姐一声,今晚有事回蒙江,让她别担心,铁蛋给我开车就行,

    张默会骑摩托吧?啊,你骑一辆带着治国,我骑一辆,其他人做吉普。四哥我们

    先走,家里你帮看着点。」

    四哥:「成了,要是缺人打个电话回来通知一声,这面人就都过去。」

    这时,李永霞和美奈子都要坐叶南飞的摩托,僵持不下,叶南飞:「永霞,

    车上好几个人呢,你得照顾他们,铁蛋对蒙江也不熟,美奈子身手好,如果先到,

    俺俩直接先把人接了。」李永霞不太情愿,但也识大体的进了吉普,四哥看着摇

    了摇头:「我这兄弟啊,命里犯桃花。

    两辆摩托,后面跟着一辆吉普飞驰着向蒙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