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一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一章 王师归来

    作者:独孤一叶

    王师归来

    叶南飞没想到大鹏的关注点反而转移到四匹上了,不仅有点尴尬,本来这话

    题就有点尴尬,再说这里面不是有你老婆么:「额,,,,,嘿嘿,玲姐绝对是

    很无奈,被迫的,不是我替玲姐说好话,就这样的好女人,大鹏哥,你娶着了就

    偷摸乐吧,我经历过的女人也不是一个两个,玲姐的性格绝对是这个。」说着竖

    起大拇指。

    大鹏:「哎,,,那你当时和她们三个的,你老婆也愿意?」

    叶南飞:「额,,,这个,,,当时我和红姐不是还没结婚么,再说了,华

    姐你也不是不是不知道,她上来那个劲,红姐和玲姐谁管得了啊?」大鹏已不见

    一点愤怒,反而是满脸艳羡,估计是想象着同时三飞会是啥感觉。

    大鹏:「哎呀真是艳福啊,嘿嘿,不是我听说,你俩口子和华姐俩口子还一

    起那啥过?」叶南飞感觉隐瞒也没啥必要,反正珠子估计也说得差不多了,说出

    来反而能拉近和大鹏的距离,有利于缓和这一系列矛盾,没说么,要想变成兄弟,

    就一起干点坏事,比如一起嫖个娼,这互相把自己最隐秘的事说给对方也算。

    叶南飞:「额,,,,是,,,这不是让华姐他俩口子逼的么。」于是他把

    这事的前因后果跟大鹏说了,大鹏立马心里平衡多了,原来这三家里,自己老婆

    还是最消停的,而且人家老公也都知道。人就是这样,痛苦与快乐大多是攀比出

    来的,当发现自己比身边人的遭遇都差的时候,就很悲催,其实也没差那里去,

    可本来挺苦逼的,但发现身边比自己还苦逼,幸福感顿时焕发出来了,此时的大

    鹏就是这个状态。

    叶南飞:「大鹏哥,我也不怕丢人,这事也都跟你说了,她们姐三个是死党,

    不是外人,这事那说那了,别传出去,珠子哥,可能对后来和他俩口子断了,心

    里有怨气,得空你帮着劝劝,毕竟咱三家处到这个程度不容易。」

    这时,谷玲不放心,回家来看看,竟然看见刚才还和仇人似的俩人,竟然把

    酒言欢了,大鹏:「玲子,快点在弄两菜,俺俩就弄两剩菜对付呢,我和小飞多

    整两盅。」

    谷玲心里这个高兴啊:「哎,,,哎,,马上好,你俩慢点喝。」叶南飞本

    来觉得事办完,该走了,可大鹏聊的开心,都是掏心掏肺的话,自己家庭的结也

    算解开了,说啥不让他走,俩人喝到半夜才散了。

    帮谷玲摆脱了困境,也算给自己了结了一件心事,心里对这个极其温柔的女

    人未免有点不舍,可不舍也得舍啊,在惹出乱子,可没那么容易摆平喽,等在去

    谷玲的店里,谷玲已一改往日的憔悴与阴云,容光焕发了,看见叶南飞也不躲了,

    眼里满满的都是感激,也有那只有二人才懂的温情 .叶南飞:「玲姐,以后有啥

    事你就跟我说,咱一起想办法呗,别一人老那么受着,你看这不没事了?」

    谷玲含情脉脉的看了他一眼:「嗯,,,知道了。」这一眼看得叶南飞小心

    脏砰砰的乱跳,赶忙跑眼镜那边搭讪去了。

    宁思柔俩口子干啥呢?忙,就是忙啊,严打没完事呢,能不忙么,别说和宁

    思柔偷情了,见面机会都少,不过两家相处的更像亲人,不是朋友那么简单的走

    过场,而是啥事都惦记着,来啥好鞋,好衣服,他都惦记着给宁思柔留一双,一

    件,随便给荣宽一双,算是捎带,也算内疚吧。

    一次给宁思柔送鞋:「哎呀行了,我家里都快开鞋店了,我穿的过来么。」

    叶南飞:「你们女的鞋就得多,不同的衣服搭配不同的鞋,再说了你要出勤,

    一定要穿平底的运动鞋,车里。办公室都放两双,遇到情况随时换。」

    宁思柔心里甜蜜,表情却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啊,知道了。你都快赶上我

    妈了。」

    叶南飞:「工作那玩应还有头么?别挣命,该休息得休息,对了啥时候和宽

    哥结婚啊?」

    宁思柔:「嘶,你咋总盼着我赶紧嫁人啊?那又结婚,结婚又要生孩子的,

    我怕我受不了。」

    叶南飞:「不是我盼啊,现在左右和宽哥同居呢?那老同居不结婚,不白让

    他占便宜了?再说了,结婚生孩子早晚的事,一狠心,一跺脚,就结了。」

    宁思柔打了他一下:「结了婚就没那么自由了,我还是感觉现在挺好」俩人

    的一颦一眸蜜意浓浓,到似真情侣一般。

    田秋兰呢?忙,和叶南飞一样的忙,忙着赚钱,江北的商店刚扩大经营,杂

    事很多,很多事没捋出头绪,叶南飞两头跑,还要给家里那对母子做可口的饭菜,

    中午随便给小丽和徐晓娟带一份。销售的很火爆,初步算一下,牛马行的店一年

    差不多十万的利润,江北的店虽然刚开始,但看情况年底分个一万两万的不成问

    题,这两笔钱叶南飞打算分开放。

    可以说自从出了林子,这段时间是叶南飞最踏实的一段,房子的事落铁了,

    老纪家也忌讳他手里的东西不敢再弄啥幺蛾子,商店是自己家的,收入又稳定,

    孩子出生,老婆没啥说道,虽然老婆的关注点都在孩子身上,忽视了他的存在,

    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不在担心华姐有事没事的过来缠着自己,和谷玲,田秋兰,

    宁思柔也没了啥偷情的机会,但心里踏实了,躺在老婆身边心安理得。

    不过呢还是有个小小的插曲,那就是小姨子小丽,这小丽早在叶南飞第一次

    去她家的时候她就有好感,但后来成了自己姐夫,本来死心了,可这二年帮着看

    店,和姐夫朝夕相处的,难免的又触动了那根心弦,越看姐夫越是顺眼,越是心

    动。特别是每天关店,姐夫骑摩托带着她回家,她是一天比一天搂的紧,那强壮

    的身板,男人的气息,让她彻底迷醉。

    她虽然不敢做的太出格,但叶南飞岂能感受不到,那含情脉脉的眼神,搂着

    自己时候的那感觉,但叶南飞可不敢接招,这要是招惹上,麻烦大了去了,红姐

    那交代不了不说,就那丈母娘还不作死自己啊。再说了,人家小丽还是大姑娘呢,

    等着嫁个好人家,这要是让自己祸祸了,也太不道德了。

    可这天,电视台放,叶南飞特意提前做好饭菜,桌子放在客厅里,

    边吃边看,那时候放电视剧,隔一天放两集,弄得人心痒的不得了,所以一到放

    这一天,心情都格外的好,叶南飞就要喝一杯,小丽一看也要赔他边喝边看,红

    姐是熬不过他俩,早早的抱着孩子去卧室了,剩下俩人,边喝边看,时而讨论一

    下剧情,倒是惬意。

    等看完两集,两人不知不觉的一人喝了一大杯,足有三两酒,叶南飞到没啥,

    可小丽有点扛不住,那玉米烧可是50度啊,快赶上酒精了,坐着喝的时候还没

    感觉咋地,就是有点晕,头脑还清醒,可要站起来时候,根本站不稳了,差点摔

    倒,叶南飞赶紧扶住,小丽也就势挽住他胳膊不撒手。叶南飞忙把她扶回她那卧

    室,把她放床上,被子盖好:「我,,渴,姐夫。」

    叶南飞忙去给倒水,等回来发现被子被掀到一边,她的衬衫扣子解开了好几

    颗,胸部那对馒头,白晃晃的似露非露的,很是诱人。看得叶南飞不仅一抖,忙

    放下杯子,在拽杯子想给她盖上,可盖到胸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甚至有股冲动,要上去摸一下。不但这么想了,那手竟然不听大脑号令,伸了过

    去,忙用另一只手抓住,拽了回来。忙把被子盖好,出了房间,站在门口拍拍胸

    口,心里感叹好险,好险啊,差点犯错误。

    而屋里的小丽,缓慢的睁开了眼睛,里面充满了失望,虽然喝的晕,但脑子

    还是明白的,心里不仅暗骂,胆小鬼,这样了还不敢下手。本来体内就有邪火,

    在喝点酒,酒能乱性么,更是烧的自己心焦磨烂,难以入眠。

    而叶南飞被小丽聊骚的也心绪不宁,躺在床上刚要迷糊,感觉有点口渴,悄

    声来到客厅喝水,暖壶就在小丽卧室边上的桌子上,他刚端起暖壶,就听小丽房

    间内有异动和声响,叶南飞屏住呼吸,靠近门仔细一听,里面是床轻微的晃动声,

    还有粗重的喘息,偶尔传来呻吟,叶南飞立马精神了,他当然知道这事啥声音,

    做爱的声音,可屋里只有小丽一人,那么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她在自慰,听或者

    看一个女人自慰,都会给一个男人莫大的刺激,叶南飞也不例外。

    他甚至有种冲动,干脆自己进去帮她解决一下得了,何必自摸那么辛苦,看

    来刚才那还是故意亮给自己看啊,叶南飞纠结啊,最后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心里

    话;小丽啊,别怪姐夫无情,么这事做不得,等姐夫给你找个好男人。叶南飞带

    着兴奋,不甘,麻溜的回到自己屋,上床就开始对红姐上下其手,弄得红姐很不

    耐烦:「干啥呀,人家睡觉呢。你抽啥风啊?」

    叶南飞:「姐,不行,忍不住了。」

    红姐:「又看黄片了吧,没事老看那玩应,这大半夜的。」

    叶南飞:「比黄片还受不了。」

    红姐让他弄得也快清醒了:「啥玩应啊?」

    叶南飞趴在她耳朵边小声说:「我听见小丽在自摸呢。」

    红姐一下子精神了:「啥玩应?你要死啊?你去听小丽房门?你是不是没按

    好心啊你?我告诉你啊,那是我妹妹。」

    叶南飞:「哎呀,你急啥呀,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去倒水,路过她门口不小

    心听到的,我就说啊,你和你妈应该抓紧给小丽介绍对象了,你看一人熬的多辛

    苦?」

    红姐:「这事有当姐夫的操心的么?看你反应这么大,肯定没想好事,是不

    是打小丽的主意了?」

    叶南飞:「说的也是呢,都说小姨子有姐夫的半拉屁股么,嘿嘿,你快点侍

    候好我,不然我真惦记了啊。」

    红姐:「哎呀,你还真敢惦记啊?小心我阉了你,哎呀,,,你轻点,小点

    声,孩子睡觉呢。」

    转眼过年了,这个年,叶南飞的爸妈是来市里过的,正好老妈可以去姥姥家,

    等过了年初五,叶南飞送爸妈回蒙江,在大街上走的时候,叶南飞突然感觉一个

    熟悉的身影一晃而过,等他扭头在寻找,似乎又找不见,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在

    这不可能碰到她啊?

    过了年没多久,四哥率领大部队杀了回来,叶南飞去车站接的,小妹出了站

    一下子扑了过来,叶南飞赶忙搬住她身子,不然她非扑倒怀里不可,不过小妹的

    样子已然大变,变了发型,衣服也洋气多了,短发留的快赶上小子了,不过配上

    她的五官,显得格外精神,不知道是穿着打扮的原因,还是女大十八变的结果,

    大眼睛,通直的翘鼻子,鸭蛋脸,任何男人看了都要多看几眼。叶南飞当然看得

    也有点发呆。

    小妹很满意这个效果:「嘿嘿,咋样?漂亮不?」

    叶南飞由衷的:「漂亮,漂亮,今天要不是来接你,走大街上我还不敢认了,

    玫瑰姐帮你捯饬的?」

    四哥走了过来:「这怎么见着小妹,就谁也不理了?我警告你啊,别打我妹

    的主意。」小妹冲着她哥「哼」了一声。

    叶南飞:「那我哪敢,不过小妹是越来越漂亮了,嘿嘿。呀,,,土匪,嘿

    嘿,老黄,都回来了,骡子,赶紧的,骑摩托的骑摩托,开车的开车,直接去饭

    店,接风洗尘。」大家,欢天喜地的,在广州呆了半年,这面貌果然都大有改观,

    在大街上这么一走,明显的和江城的风格有点格格不入,显出江城人,物,未免

    土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