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三十章那些风风雨雨的事

    作者:独孤一叶

    那些风风雨雨的事

    铁蛋彻底陷入了幸福的温柔乡里不能自拔,咱先放下不表,只要他不出事情,

    叶南飞是懒着理他到底忙活啥呢,倒是他没耽误修理部的生意,骡子不敢出头露

    面,面上就全靠铁蛋支应,当然他也比以前更有钱上的需求,不但有俩个女人要

    养,还有一个家要支撑,突然之间由一个光棍小子,变成有家,而且两个女人,

    性福的同时,压力也大大啊。还好马红丽没有像以前一样只等被养在家里,一旦

    她发自内心喜欢一个人,就会为对方着想,就会分担你的责任。这不让铁蛋帮着

    她找份活干。

    找到叶南飞,叶南飞感觉江北的田秋兰正需要人手,租金也租了个门市,铺

    面和规模都大了,又没有知根知底的人帮衬,正好马红丽也乖巧,去帮忙也合适。

    这么久光聊铁蛋和马红丽他们的事了,叶南飞都在忙些什么呢?也正是因为

    他这面比较平静,所以才腾出笔来大聊特聊铁蛋。相比铁蛋的经历,叶南飞这段

    的经历更像流水账,不过几个人的近况还是要简单交代一下子.红姐虽然走出了

    月子,但还没走出孩子的哺育期,都说生完孩子傻三年,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她

    所有的注意力,精力都聚焦在孩子身上,别的事情在她,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包括叶南飞,特别是她这个年纪得子,更是让她格外珍惜。

    可能很多看客会纳闷,怎么华姐这么张扬的人,最近很少听到她的消息呢?

    这不符合她的性格啊,她怎么不来找叶南飞了?这不科学啊,俗话说,事不寻常

    必有妖孽,经过叶南飞的观察,分析,华姐这么消停,是有人了。那么是谁呢?

    不是别人,是眼镜,谷峰,这俩人如何鼓捣一起的,不得而知,对于华姐这

    条件呢,虽然减肥了,也化妆了,但条件还是不算优越,可对于眼镜来说已经是

    很完美的存在了,因为,以他的颜值,性格,是很难交到女朋友的。

    华姐的出现,无疑是拯救了这位整天陷入孤单寂寞冷中的单身狗的生活。得

    回他有强大的兴趣爱好支撑他的生活,否则,按叶南飞看来,这家伙极有可能得

    抑郁症。他长的咱以前说过,个子不高,头大,还带着个度数极高的眼镜,那个

    年代,别说他,多数男的也不会捯饬自己,所以难免邋遢一点,见着女的就脸红,

    说句完整的话都费劲,而又2多岁了,生理需求最是强烈的时候,平时只能看

    看录像带,解决只能自己动手。

    所以说华姐的出现彻底挽救了他苦逼的生活,让他换发了青春。而华姐同样

    属于慧眼识珠,她发现在他那有点邋遢,木讷,甚至有点丑的外表下,有一颗彪

    悍的灵魂,而到了华姐这个年纪和境界,早知道外表那些玩应都是不靠谱的,比

    如十几岁的女孩主要看男孩外貌,帅不帅,二十多的女孩,开始谈婚论嫁,主要

    看家庭条件,你的单位,你的收入,你的地位,等三十岁以后,特么的那些都是

    浮云,这个岁数女性关注的是活好,活好,活好。

    也确实让华姐挖到了一块宝,这眼镜的活,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猛,用两

    个字形容,那就是生猛,侍候的华姐那是服服帖帖,连叶南飞都不想了,二人真

    是如鱼得水,你是风儿我是沙,你的世界只有我,我的世界里只有你。二人正缠

    缠绵绵,可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说华姐没事就往谷玲店里钻和眼镜眉来眼去的,

    谷玲就是再老实也感觉出来了,心里难免急火,有你这样的死党么?连我弟弟你

    都祸祸?人家还小伙呢?

    这天实在看不下去了,拽出华姐理论:「你干啥玩应啊,那是我弟,还小伙

    呢,你就祸祸,你还有点良心么你?」

    谷玲这么一说,华姐还不愿意了:「哎我说老古,你这话说的,啥叫

    祸祸?我这是在拯救一个正在受苦受难的青年好么?你知道你弟都多大了?有女

    朋友么?这么血气方刚的时候,天天的想不想那事啊?想的话咋解决?你这当姐

    的知道么?」

    谷玲:「哎这事我当姐的咋了解?」

    华姐:「你不了解,我了解啊,每天靠看着毛片,自己撸管,伤不伤身?万

    一哪天看走火入魔了,在惦记谁家姑娘,熬不住了把人强奸了咋整?」

    谷玲:「你弟才强奸呢。」

    华姐:「嘿嘿,我这不就是打一比方么?现在有我,一切都解决了,既帮你

    弟解决了饥渴,还安全。」

    谷玲:「哎呦合着我还得谢谢你呗」

    华姐:「哎呀咱都是铁姐妹,客套就别的了。」

    谷玲:「可我弟还没结婚呢,你这以后传出去,让他咋结婚?」

    华姐:「非得传出去么?嘿嘿我又不耽误他结婚,他一结婚,我立马

    和他断,咋样?」

    叶南飞知道这事以后,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因为这华姐给人的压抑感实

    在太强,总感觉,这辈子怕是摆脱不了她了,可人家真有新欢了吧,心里也多少

    有点小失落,看来不是谁离不开谁。那珠子知不知道这事呢?不得而知,或者知

    道也装着不知道吧,反正俩人各玩各的,谁也不干涉谁。反而家庭弄得挺和谐。

    相比华姐的欢喜人生,谷玲姐的遭遇就比较悲催了,一辈子只不过和叶南飞

    偷了那么几次情,还被老公发现了,因为这事,还挨了几次打,挨打也就算了,

    谁让咱有错在先了,但从此大鹏在家里就横踢马槽,没了好脸色,张嘴就骂,伸

    手就打,这让谷玲每天都生活在恐惧的阴霾中。

    叶南飞早就看着不对劲,但是谷玲总是躲着他,也就一直捞不着细问,但他

    可开始关注谷玲家的事了,谷玲虽然没和他偷过几次情,长得再他经历过的女人

    里也算不上好看,漂亮,但她绝对是最有女人味的,很温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就是很随和你的心思,做爱的时候,又骨子里透着真诚和火热,这女人和你在一

    起就让你打心往外的要心疼她。

    这挺长时间了,看着她面色很差,时而还带着伤,见着他就躲躲闪闪的,这

    让叶南飞无论如何不能坐视不理了,叶南飞还是有点直男性格的,和自己有过肌

    肤之亲的,往往感觉就没那么简单了,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么,就有了那么特

    殊的一种感觉,拔吊无情的事他是做不到的。于是叶南飞就安排臭球跟踪了大鹏

    几天,自己又跟踪观察了几天,情况摸的差不多了,这天他就想和大鹏唠唠,这

    夫妻过成这样,好么?

    到了他家门外,还真是巧,正听见屋里大鹏在骂骂咧咧,人就是一种很奇怪

    的动物,一旦欺负住一个人,就不断的加码升级的欺负,似乎在有意的试探对方

    的底线似的,很少有人懂得适可而止,而对于谷玲这种逆来顺受的性格,更是骄

    纵了大鹏的跋扈:「这箱子放特么这干啥?挡不挡害,一天天都还能干点啥?傻

    逼似的,赶紧做饭去啊?几点了?」

    叶南飞开门进屋的时候,大鹏抬眼看到了,反而一愣,一时竟不知该如何面

    对,而谷玲一见叶南飞进屋,紧张的手里端的碗掉到了地上「啪」的一声碎了,

    大鹏更有了发飙的借口,也好像是对叶南飞到来的示威:「你个死老娘们,碗都

    拿不住,还特么能干啥?」说着上去就要伸手打,谷玲吓的赶紧捂脑袋。

    叶南飞:「哎大鹏哥,你这是干啥?」

    大鹏又抬头恶狠狠的看向叶南飞:「怎么地,我教训老婆也得你同意啊?怎

    么,干我老婆干舒服了?在我这受委屈,心疼了?」

    叶南飞没想到大鹏会直接撕破脸,把这话当面说出来,看来预料的对,一定

    是和谷玲的事暴露了才让他家闹腾成这样,这当面撕破脸,让叶南飞也一时不知

    如何是好:「不是,大鹏哥,你这说啥呢?」

    大鹏:「我艹,说啥?说啥你不清楚么?这贱货啥都承认了,你个爷们还不

    敢认?你来干啥来了?看我笑话来了?看我绿帽子绿不绿?王八当得的舒服舒服?」

    叶南飞:「不是,你误会了大鹏哥。」

    大鹏:「误会啥?误会你俩没那事?你麻痹的,我特么怂,不敢找你报复去,

    只能在家打老婆撒气,咋的?来看我笑话来了是不?看我不像个爷们。」大鹏越

    说越气愤,眼里怒火越盛,越来越靠近叶南飞,要动手的架势:「艹尼玛的,这

    事黑瞎子敲门,熊到家了。艹,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爷们」嘴里骂着,伸手就打了

    过来,叶南飞手快,一下子抓到他手腕,大鹏虽然工人出身,但和整天练功的叶

    南飞比还是嫩了点,被叶南飞撰的动不了。

    叶南飞:「既然话都说开了,咱俩就好好谈谈,孩子和谷玲姐都在跟前,咱

    俩这么打起来好么?咱爷们的事,还是咱爷们间消停的解决。你说呢大鹏哥?」

    大鹏被叶南飞撰的一点动弹不得,也早就知道叶南飞不好惹,当年一人单挑

    土匪,四哥他们一帮,这也是他憋一肚子窝火气不敢找叶南飞报复的主要原因,

    但心里还窝囊,只能打老婆出气,他当然也不想在自己老婆和孩子面前出糗,丢

    面子。

    叶南飞:「谷玲姐,你带孩子去花姐家呆一会,我和大鹏哥说会话。」谷玲

    知道自己说啥也白说,赶紧带着孩子走了。

    叶南飞:「大鹏哥,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在先,如果因为这事,你咋打我都行,

    我不带还手的,可你把自己家折腾成这样,不该啊。」

    大鹏:「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可我就当啥也没发生?那个贱货给我带绿帽子,

    我就当不知道?知道也也不管不问?你没带过绿帽子你当然不知道啥滋味。」

    叶南飞:「大鹏哥,你生气我理解,你恨我,我也理解,可你有两个不该,

    第一个不该是不能这么恨谷玲姐,她是出过轨,但是她心里爱的还是你,还是这

    个家,不然就你这么对她,你以为她离开你活不了么?她现在那商店的收入,你

    不会不知道吧,你几年的收入能赶上她一年的?她既然没选择离开,证明心里还

    有你,不过你一直这样下去,我不知道她还能坚持多久,恐怕早晚要心寒的吧?」

    大鹏听完这段,怒气减弱了很多,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地方,其实谷玲要是一

    狠心真要和他离婚,是他最害怕的。

    叶南飞:「第二不该,谷玲姐虽然不对,可大鹏哥,你就全对么?你和你单

    位的郑大姐偷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吧?而且还和厂子里其他人找鸡,这事也没少

    干吧。我就不太理解,如果大鹏哥你自己洁身自好,然后谷玲姐有了对不起你的

    地方,你可以愤怒成这样,可你自己做的这么过分,对谷玲姐犯点错,却这么不

    能容忍,这是光兴你放火,谷玲姐点个灯都不行啊?我不知道谷玲姐要是知道你

    在外面干的那些事,还会不会容忍你那么对她?」

    听到这里,大鹏已经一点脾气都没有了,而且开始头冒冷汗。这事叶南飞开

    始口气一转:「谷玲姐的事,应该是珠子哥跟你说的吧?」大鹏听完一愣,尴尬

    的笑了笑。

    叶南飞:「大鹏哥?家里没有酒么?咱哥俩好久没喝一杯了,今天正好,咱

    俩边喝边聊,既然珠子哥说了,那我就在跟你说的详细点,不然你会误会的。」

    于是俩人一起动手,弄了俩菜,拿出玉米烧,边喝,叶南飞把事情的原委说

    了「所以啊,大鹏哥,当时谷玲姐属于被我们拉上贼船的,不能怪她,如果当时

    她不参与吧,属于不合群,会被孤立,她也是尝尝鲜,她说除了你,别的男人从

    没碰过,就跟咱老爷们出去找鸡一个道理,你说还能因为要个鸡,还不要家,不

    要老婆孩子了?」

    大鹏:「不是我说南飞?真是她三一起和你?」说完一脸期待和艳羡,叶南

    飞没想到他关注点不在谷玲这了而是在四P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