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九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九章 错乱的伦理4

    作者:独孤一叶

    错乱的伦理4

    这一段铁蛋比较难熬,先是母女和好,自己不能打扰,也不能添乱吧,别是

    刚建立起来的和谐局面被自己打破了。接着曹老三被枪毙,人家老公,老爸死了,

    这时候你不能去打扰吧,人家正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当然白天还是要去的,

    这时候家里家外的更是需要人帮着张罗,只是没了亲近的机会,而且马红丽也格

    外注意,怕引起闺女的不适应,所以故意冷淡铁蛋。

    这让铁蛋简直度日如年啊,温柔乡里呆过了,再出来就极不适应,这天终于

    熬到曹立红上学去了,忙火急火燎的来到马红丽家,马红丽对他既不冷,也不热:

    「铁蛋吃了饭没,赶紧过来吃点。」

    铁蛋也没客气,坐下来就吃,可吃些啥,可能自己都不知道,眼里,心里全

    是马红丽,这段有意无意的,胃口可钓的够大了,马红丽也被瞧的发毛了:「吃

    饭啊,老发什么傻。」

    铁蛋实在熬不住了,一下子抓住她的手,火辣辣的看着她道:「姐,我想你

    想得不行了。」马红丽吓的退到炕稍,但被顶靠道柜上,退无可退了。

    马红丽:「铁蛋,别,,别的,咱俩不能这样了,不合适。」

    铁蛋:「咋了?是立红不让么?」

    马红丽:「不是,是咱俩年纪差太多了,在一起不可能有结果的,把你就耽

    误了,听话啊」

    铁蛋:「我不管,反正我离不开你,就想和你在一起。」说着话,凑上去就

    要亲她。

    马红丽变躲边道:「以后你会后悔的,唔不」已经被铁蛋强迫的吻在

    一起,开始马红丽还扭动着,嘴闭着也不配合,可谁又知道,其实她比铁蛋忍的

    还辛苦,老话说的好,老房子着火,没救,她是从年轻以来一直被压抑着,这段

    终于被点燃,你说她还忍得住,那忍的能不辛苦么?是下了很大决心和毅力的,

    但在铁蛋火热的双唇,如蛇信般的舌头攻击下,一会就沦陷了。

    但心里还是有点纠结,在铁蛋烈火般激情燃烧下嘴里呢喃着:「铁蛋你就

    饶了我吧昂?饶了我吧」可说了还不如不说,明明让人听着,是女人嘴

    里说的不要不要啊。

    铁蛋抱起她,平放在炕上,三下五除二的脱去她的衣服,熊熊浴火容不得他

    温柔,一具保持很好的胴体展现在铁蛋面前,小腹还没有发福,胸部还没下垂。

    铁蛋迫不及待的低头含住了那如黑枣般的乳头,另一只手贪婪的揉搓着另一

    只软绵绵的乳房。

    马红丽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手搂住了他的头,摩挲着。铁蛋松开那黑枣,

    开始往下亲吻,双手则闲不住的揉着那双乳,他每亲到一个地方,马红丽都随之

    一紧,当他双唇嘬着那耻毛,她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她知道要欲仙欲死的时

    刻来临了。铁蛋伸出舌头,在哪肉缝间来回滑动,马红丽「啊」的叫出了声,

    接着身体弓成了桥型。

    铁蛋接着又把大花瓣含在嘴里吸允,又把小花瓣含在嘴里,接着松开,舌头

    在不挑动小花瓣,在把舌头伸进逍遥洞里一阵搅合,弄得马红丽娇声不断,舒服

    的一下团紧身体,一下又大放开,要不是手伸进嘴里堵着,叫声怕是大道上都听

    得见,马红丽反应越是强烈,铁蛋劲头越大,越卖力气。马红丽勾起头,向下看

    见铁蛋在自己双腿间,努力的吸吸溜溜的舔舐着每个地方,刺激的她,顿感一股

    股热流从胯间向上袭来,让她一阵阵晕厥。

    铁蛋也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而那香窑里涌出一股股半透明,略粘稠的液体,

    他舔了一下,有一点腥,没有别的怪味,这反而激得他更卖力的舔舐起来。过了

    一阵,马红丽早就被一阵阵快感刺激的没了力气,便双手捧着他的头向上拽他。

    铁蛋:「咋了?不想在爽爽了?嘿嘿」这时的他,嘴上,脸上还沾着亮晶晶

    的爱液。着不仅让马红丽很感动。

    马红丽:「在爽,就爽死了,你不嫌骚,还那么来劲。」说完心疼的吻着他,

    好像要把他脸上沾的爱液吻干净。

    铁蛋:「不骚,不骚,姐的是香的。」

    马红丽:「你让姐舒服,姐也让你舒服舒服。」说完坐起身,手伸向他的腰

    带,当裤子刚褪到屁股,那肉棒就跟装了弹簧样弹了出来,怒目金刚般的对着马

    红丽,逗的她不仅一笑,轻轻的弹了它一下,没想到它还跟着倔了一倔。顿让马

    红丽爱不释手,铁蛋的那话,包皮挺长,这么粗胀的状态,那头也就露出半个,

    马红丽用舌尖点了一下那露出的半个头,铁蛋立马一聚灵。

    此时的铁蛋估计有几天没洗澡了,那话挺骚,不过此时的这气味反而刺激的

    马红丽更有感觉,那是一股男人的气息,雄性的气息,轻轻的撸开那包皮,因为

    长期包裹中显着粉嫩,光亮的龟头暴露了出来,看着如水灵灵小水蜜桃,马红丽

    迫不及待的把它含在了嘴里,铁蛋立刻感觉被火热,润湿包裹了起来,舒爽的

    「啊,,,」了一声,在低头一看,自己的那话,在女神的嘴里进进出出,那心

    里的满足感,快感真是无以复加。

    在这么刺激的情况下,铁蛋并没有矜持多久就在自己的注目下,在女神的嘴

    里爆发了,积攒了多日的浴火终于得以宣泄,而积攒下的精华却都射在女神的嘴

    里,那又是一种无以名状的满足感和快感。这次马红丽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吐掉,

    而是咕噜一声咽了下去。这让铁蛋很意外,也很感动:「姐,你咋咽下去了?」

    马红丽:「你的不脏,十滴血一滴精,是大补呢,嘻嘻」感动的铁蛋

    一下子吻了上去。

    马红丽:「哎呀,嘴里都是你的那玩应,你还亲。」

    铁蛋:「你都不嫌,我还嫌?」说着俩人亲到了一起。这一上午,俩人就缠

    绵在了一起,把自己送上一次又一次的高峰。

    俩人都有点精疲力尽的躺在炕上,马红丽枕着铁蛋的胳膊,还没有走出那激

    情的余韵,面色潮红的盯着天花板:「铁蛋你觉得立红咋样?」

    铁蛋:「挺好的啊,继承你俩的优点了,漂亮,泼辣,到哪都不会吃亏的,

    只是最近才发现,她比同龄人成熟很多啊。」

    马红丽:「你是说她交男朋友的事吧?其实那是怪我和她爸,平时接触的人

    太杂,把这孩子带坏了。但她本性肯定不坏,你师父不也说了么,这么大了处个

    对象啥地也不算个事。以前你就是想追我们家立红了吧?呵呵,我就是觉乎着,

    你俩应该在一起,也般配。」

    铁蛋一下抬起身子看着马红丽:「姐,你说啥呢?以前我承认是奔着立红来

    的,可现在我喜欢的是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再说立红是你闺女,我在和她在一

    起,那成啥了?」

    马红丽看着铁蛋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心里很安慰,感动,也更坚定了自己的

    决心:「你咋这么死心眼呢?你说咱俩要是在一起,肯定得偷偷摸摸的,见不得

    光,要是真让人知道了,肯定被吐沫星子淹死,要是结婚更不可能,你家,我家,

    那都不带同意的,早晚得被他们拆散,那还不如你和立红名正言顺的在一起,没

    准,咱俩还有机会,到时候咱是一家人,谁还能说出啥来?」

    不管是马红丽的真实想法,还是对铁蛋的缓兵之计,都足以让铁蛋动心,试

    想一下,会有那个男的清高,单纯到自己女人主动介绍要二女共侍一夫,而他还

    拒绝的,除非他怀疑这是女人在考验他。

    铁蛋:「可这立红会同意么?就她那脾气?」

    马红丽:「这你就别管了,到时候你就听我的就行了。是不是美死你了,以

    后你要是还敢朝三暮四的,看我怎么收拾你,哼。」

    铁蛋:「嘿嘿,咋会呢?以后我的眼里只有你一个,其他女人在我眼里那都

    是粪土,要是敢做对不起你的事,那就天打五雷轰。」

    马红丽:「不许说这么绝的话,不光我,还要对立红,」话没说完,嘴已经

    被铁蛋吻住了。

    第二天晚上,铁蛋如约而来,马红丽在东屋等着他,铁蛋上来就要搂着她亲,

    马红丽:「哎呀你瞧你,一点稳当劲没有,说正事呢,别乱动。立红已经在

    西屋等着你了,快去吧。」

    可铁蛋心里突突啊,他可知道曹立红多霸道,别进去毛都没捞着,在被打出

    来,于是呢搂着马红丽没动弹。马红丽:「哎你倒是去啊?主动让你你都不

    会???」

    铁蛋:「不是我不是怕么还是咱俩吧,我觉着没底呢?要不姐,你陪我

    进去」

    马红丽:「瞧你这点出息,以前那股子猛劲哪去了?快去。」说完连推带搡

    的把他塞进了西屋。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但路灯和楼房的灯光,让屋内勉强可看出轮廓,曹立红

    在炕上的被窝里躺着,铁蛋有点紧张,不知下一步该咋做,站在门口有点手足无

    措。还是曹立红显出的声:「咋的?还像以前那么没种?屋都进了,啥也不敢干?」

    曹立红一直固执的认为铁蛋对她不敢有所行动是没种,没胆的表现。

    有那个男人被这么激,还没反应的,铁蛋心里话,妈的谁怕谁啊?反正你娘

    俩都愿意了,我怕啥。心里想着,大步走到炕前,一下子低下头,吻住了曹立红

    的嘴唇。预想的反抗和拒绝并没有出现,迎来的反而是更主动的索吻,俩人的舌。

    如蛇信般相互缠绕,亲的是啧啧有声。铁蛋感觉,曹立红比她妈更主动开放。

    二人谁也不说话,但手里谁也没闲着,铁蛋在上下其手,抚摸着她的青春肉

    体,年轻就是年轻,皮肤的紧实和弹力却是马红丽不能比的,虽然马红丽的是另

    一番风韵。那对馒头更是弹力十足,铁蛋摸的是大呼过瘾,而曹立红则在解着铁

    蛋的衣裤,她到想看看,老妈吹嘘的本钱有没有那么足。当她摸到那火热,粗大

    而有脉动着的家什时,心里不禁一阵欣喜。

    俩人都是年轻人。少了和马红丽时候的从容,都不太会控制节奏,而是都急

    着提枪开战,当铁蛋那肉茎插入那肉缝时,二人都长出了一口气,那是期待已久

    终于达成所愿的感觉,铁蛋想象着,刚见到曹立红时,顿时惊为天人,没敢想,

    会有一天和她合二为一,负距离接触,兴奋的肉茎也比平时大了那么一圈,嘴上

    更是如饥似渴的亲着她。

    曹立红也异常享受,这是唯一一次不是偷偷摸摸情况下做爱,是老妈支持的,

    眼前这个人也是自己喜欢的,本钱又这么足,可以说各方面因素都符合心意,做

    的也尽兴。而马红丽在外面既有点欣慰,也有点失落,她是真心撮合女儿和铁蛋,

    而先前哄铁蛋说他俩还有机会,但实际上她是准备撤出的,再怎么说也不能母女

    共侍一夫吧,这还不得让人笑话死啊,可心里又有那么点期待,期待会有变化,

    反正他俩在一起以后,就都能留在自己身边,这是她最想看到的。

    她心里寻思着,没听到那屋有啥动静,悄悄的贴到西屋门上一听,里面有粗

    重的喘息偶尔有姑娘的娇吟。还有啪啪声,心里想,俩家伙够快的,没见说话,

    怎么就直接做上了,正听的心境动摇的,忽然想起,哎呀,没给他俩准备安全套

    啊,姑娘又没吃药,这事弄得,这要是怀孕就麻烦了,于是赶紧回东屋拿了套套,

    回来的时候又犹豫了,着怎么进去啊,人俩人正做着呢,可不进去,估计马上就

    要射了。

    于是不得不轻轻的咳了一声,然后敲门,俩人虽然正做的情浓时,可也是感

    觉器官都敏感时,听到了咳声,动作就慢下来,曹立红:「妈是你么?干啥?

    门没插,你进来吧。」

    马红丽:「这孩子,我能进去么,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曹立红贴着铁蛋的耳朵:「把妈也拽进来,要不她一人多孤单。」铁蛋一听

    这话,那话立马在曹立红体内蹦了几蹦,曹立红:「美死你啊,咱俩一起过去,

    把妈拽进来啊。」

    曹立红开门:「干啥呀妈?」

    马红丽:「哎呀,忘了给你避孕了,你说这要射在里面不就完了么,快给你

    安全套。」

    曹立红一下拽住她的手:「妈,你也进来。」还没等马红丽有反应,铁蛋一

    下从门后窜出来,一下抱起她,曹立红一下关上门,三人重新回到炕上,马红丽

    还在挣扎,可嘴已经被铁蛋吻住,曹立红则在给她脱衣服。

    不一会就给扒光了,马红丽有点气急败坏的:「你俩疯了?拽我进来干啥?

    咱娘三个轱辘一炕磕碜不磕碜啊。」

    曹立红:「妈,我可不想我享受呢,你孤孤单单的一人在边上难受,啥磕碜

    不磕碜的,反正你是我妈,我是你姑娘,都不是外人,再说了,你不是怕我怀孕

    么,等铁蛋射的时候,就射你里面,嘻嘻嘻。」

    马红丽:「你个死丫头,亏你想得出啊。」正说着话呢,曹立红早就拽着铁

    蛋的那物件,示意他插她老母了。马红丽还想分辨的时候,铁蛋的肉棒已经破门

    而入。马红丽「啊,,」的一声,啥也说不出来了。

    娘三个滚在了一铺炕上,虽然很羞人,但冲破禁忌的感觉却也很刺激,要讲

    经验,铁蛋在这娘俩面前,那绝对是雏,只能认她俩摆布,在干马红丽的时候,

    曹立红边抚摸着马红丽,时而吻一吻那对白兔子,三人也越来越放得开,一会曹

    立红又把他拽到自己身上,马红丽则抚摸着铁蛋并时而贴在他耳边:「别射在里

    面,要射就射我。」

    最凶猛的姿势是,让铁蛋躺着,一个跨坐在下面一个跨坐在头上,一个是肉

    茎服务,一个是嘴服务,最后铁蛋的舌头都有点僵硬了,后来干脆伸出舌头不动,

    而不管谁骑在上面,自己动,娘俩配合很默契,换班上,铁蛋的感觉是,曹立红

    的花瓣更厚实,逍遥洞更紧实,马红丽的虽然相比之下松了些,但技巧高,都说

    上下两张嘴,她这确实做到了,确实如小嘴般灵活,里面会蠕动,会吸允,让人

    欲罢不能。

    这样歇歇停停,做做,不知做了几次,做了多久,最后铁蛋的感觉是,俩老

    婆这事,想起来很美好,做起来未必啊,不过当第二天早起来,他还躺在被窝里,

    因为真心起不来了,而俩位如画般的美女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感觉,就是死也

    值了,俩人换班吻了他一下,一个要去上学,一个去给他准备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