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八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八章 错乱的伦理3

    作者:独孤一叶

    错乱的伦理3

    铁蛋本来对叶南飞就盲从,这次更是急于解决,更不敢有异议,虽然心里不

    赞同叶南飞的说法。至于叶南飞,他心里也没底,也只能试试。师徒二人最后是

    在于丽丽家再次找到曹立红的,曹立红对叶南飞当然不熟悉,只是知道他是铁蛋

    的师父,铁蛋很尊敬的人,但现在,凡是和铁蛋有关的人,都会引起她的仇视:

    「你是来做她们说客的么?我看还是免了吧,她们能干出那样的事,还有什么好

    说的呢?」

    叶南飞:「你不想原谅你妈,可你连你爸的消息都不想知道么?而且连见一

    面都不想?」

    本来曹立红想打声招呼就走,一听这话,又转过身:「我爸他咋样了?啥时

    候能出来?」

    叶南飞:「别急,你爸的消息我肯定会告诉你,而且还可以安排你和你妈去

    见上一面,不过之前,能不能听我废话几句。」

    曹立红没出声,算是默认了。叶南飞:「你可能是接受不了铁蛋和你妈在一

    起了这个现实吧?」曹立红一听,立马对他怒目而视。

    叶南飞:「可我感觉,最应该理解的应该是你,当年你不过是处了个小男朋

    友,可你爸爸知道后,不但打了他,还逼的他家赔了两万多块钱,并且举家搬离

    乌拉,之后,你身边所有可能接触到你的男性都接到了你爸爸的威胁,所以你别

    说处男朋友了,男的见了你都远远的躲开,这个滋味不好受吧。」

    曹立红不仅回想起这几年不堪回首的经历,黯然的低下头。

    「你自己本身就有过这样的经历,可怎么对你妈的经历就视而不见呢?别忘

    了她比你经受的更多,时间更长,你都十七八岁了,你说她这些年怎么过来的?

    你爸爸又是怎么对待她的,她难道不想有男人呵护,陪伴么?她还不如你,最起

    码你还可以多看帅哥两眼,你妈她敢么?她只能靠打麻将,逛街来打发无聊,寂

    寞的时间。」

    曹立红:「就算是这样,那她也不能找铁蛋吧?铁蛋和我年纪差不多嘢,这

    算啥事啊?以后怎么见人啊?」

    叶南飞:「这事还得说是因你而起。」

    「因为我?」

    叶南飞:「对啊,当初铁蛋为了救你,受了伤,后来如果是你来照顾,就没

    这问题了,可你没有那么多耐心烦,于是都扔给了你妈。你说他俩孤男寡女的,

    单独相处这么长时间,一个干柴,一个烈火,那不出事才叫有问题。」

    曹立红:「在干柴烈火的,那也得忍着啊,你说都差一辈了,丢不丢人?」

    叶南飞:「那你当初和你那小朋友忍得住么?还有今天和那同学为啥忍不住?

    你忍不住为啥别人就得忍住呢?你妈守着寂寞孤独这么多年,不容易,让她天天

    守着铁蛋,你说铁蛋算是好人吧?」

    曹立红低下头没出声,铁蛋豁出命来救她,你在怨恨他,也不能说他是坏人。

    叶南飞:「那你喜欢铁蛋么?」

    曹立红没太明白叶南飞啥意图:「他呀,没种,打架还行,和女人在一块,

    说句话都脸红,又不会哄人,不好玩。」

    叶南飞一笑:「这正证明,他是爱你的,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不了解男人,

    男人真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反而不是整天惦记和她上床,而是惦记如何哄她开

    心,他之所以不敢对你有别的意图,是因为很在乎你,很珍惜你们的关系,所以

    克制着自己。反而那些不在乎你的人,随时惦记着怎么骗你上床。」

    曹立红:「那还不是和我妈上床了。」

    叶南飞:「我说的是在你老妈之前他对你的感情,可在他有病这段,你妈对

    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似乎把他对你的爱转移到你妈身上去了。怎么样,这么说,

    你就算不原谅他们,最起码可以理解点了吧,而且我也跟他俩说了,不要阻止你

    处男朋友,都高中生了,处个男朋友天塌不下来,只是注意别怀孕,那样受伤害

    的是你们女孩,其实一旦允许你们处对象了,你会发现,也不过那么回事,生活

    不光只有谈恋爱,还有更重要的家人,还有其他很多好玩的事情。你感觉他们会

    让你没面子,可面子是给谁看得?有那么重要么?其实最在乎你的是自己的家人,

    是父母,其他人只会看你的笑话,拿你的悲剧当喜剧看,既然都是些根本不在乎

    你的人,你有何必在乎他们?反过来却伤害真正在乎自己的人呢?」

    曹立红被说的态度和缓了下来,也确实是这么个理,不就是老妈一不小心谈

    了个恋爱么,自己也不小心谈了个恋爱么,天塌不下来,相比之下,家人比那些

    狗屁面子重要的多:「那,现在可以说我爸的消息了吧。」

    叶南飞:「你得有点心理准备,现在看来可能结果不太好,这次是严打,要

    从重从快,你爸这个级别的,怕是判的轻不了。」叶南飞心里也挺不安的,曹老

    三进去,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不然他可以躲过这一劫的,现在又跑到人家家人面

    前假慈悲,很无耻的感觉。

    曹立红:「俺们知道,他要出事怕是小不了,他自己都说过,人在江湖漂,

    早晚要挨刀,不是被混混砍死就得被政府抓了枪毙。」

    叶南飞长出了一口气:「那我尽量安排你和你妈见他一面吧。」叶南飞感觉

    这也算是还债吧。

    这天,叶南飞安排好看守所这面,约了马红丽,曹立红和铁蛋过来,这几天

    曹立红也没回家,叶南飞没让铁蛋和马红丽追她,反正今天总要见的,心里原谅

    了,但还需要一个适当的借口,来顺利的打开这个结,这样比较自然。

    马红丽一脸憔悴的看着对面站着的曹立红,眼睛又红了,走近了说:「立红,

    你原谅妈吧,以后妈再也不那样了。」

    曹立红一看他妈这样,又说了这话,眼泪也跟着下来:「妈,,,,,俺不

    怪你,不怪你,都是我不好让你这么难过。」说完娘俩抱头痛哭。看得边上师徒

    二人眼睛也酸酸的。

    娘俩看守所里见着了神色黯然的曹老三,曹老三看见她娘俩,眼睛一下亮了

    起来,哽咽着竟说不出话了,看见娘俩眼睛都红红的以为见着自己激动的,马红

    丽这么些年对他感情上早就平淡了,但毕竟夫妻这么多年了,看着已成阶下囚的

    他,不在那么嚣张跋扈,意气风发,心里莫名的伤感涌上来。

    曹立红这几年一直和他冷战,感情也淡漠了许多,但毕竟血浓于水,看见老

    爸落魄成这样,心里能不难受么:「爸,你在里面好好的改造,俺们等你出来,

    出来以后,咱就别出去混了,咱三人好好过日子吧。」曹立红似乎感觉此时的曹

    老三更像自己老爸。

    马红丽哭着:「三哥,咱不求大富大贵的,就平平安安的就好,俺娘俩等着

    你出来。你在里面好好的。」

    曹老三这个硬汉,以前不知道哭为何物,可今天面对老婆孩子,他再也忍不

    住了,以前在外面风风光光的时候,从来不知道啥是最珍贵的,进了监狱才知道,

    他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老婆孩子么,以前上过的那些女人一个都想不起来了,每

    天闭上眼睛就是这娘俩。可当初在外面的时候,给这娘俩的是最少的,恨不得懒

    着回家。

    从来没哭过的曹老三今天泣不成声:「小丽,立红,我对不起你们啊,这么

    些年我没好好照顾你们,给你们的太少太少了,只知道在外面吃喝嫖赌,我不是

    人,我是畜生,这回进来啊,怕是出不去了,小丽,你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别再

    找道上混的,然后好好的把咱闺女养大,咱闺女找婆家,一定找个本分,根本人

    家,不求多大富贵,对咱闺女好就成,别让咱闺女受气。」

    越是生死离别,时间过的越快,眼看着会见时间到了,原来人,都是拥有时

    候都感觉不到珍贵,不知道珍惜,直到失去,才知道,可悔之晚矣。当曹老三被

    带进去那一刻,那恋恋不舍的最后一瞥,她们可能都不知道,那是最后一面,最

    后一眼。

    回家后,铁蛋为了避嫌,只能回家了,娘俩终于和好,而且比以前更像母女,

    因为经历了事情,人才会成熟,才会长大,她俩也深切的感觉出啥才是最珍贵的,

    这样理解起对方来也就容易了。没过一个月,市里组织大游行,很多重大罪犯被

    压在解放车上游街示众,然后拉倒南大坝枪毙,这其中就有曹老三,娘俩只能在

    人群中默默地含泪看着,不敢打招呼,毕竟是流氓罪犯的家属,也不是啥荣光的

    事。曹老三就这么走了,扔下了孤儿寡母。这反而让娘俩更亲密,更依赖对方。

    铁蛋一直没在来住了,但娘俩没有分屋睡,晚上,互相说着悄悄话,心里话,

    好像从小到大,娘俩都没说过这么多的话。这天,曹立红:「妈,要不把铁蛋叫

    回来吧,反正你俩已经在一起了,铁蛋哥人不错的,就是你俩年纪差的多了点,

    可人家铁蛋都不嫌,咱怕啥地,是不妈?」

    猛地又提到这个尴尬问题,让马红丽听难为情:「别瞎说,那时候妈是一时

    糊涂,以后不会了。」

    曹立红:「我看未必是糊涂吧,我看你应该很喜欢铁蛋哥,铁蛋哥也应该很

    喜欢你,还是铁蛋师父说的对,您都辛苦这么多年了,也该过点自己想过的生活

    了,您恋爱就恋爱吧,我支持你,嘿嘿。」

    马红丽:「越说越没正经的了,拿你妈寻开心,其实妈真的后悔,铁蛋和你

    是般配的,结果我一时糊涂,,,,」说着她又难过的要哭了出来。

    「妈,您看您这是咋了,我说的是真心话,不是开玩笑。反正爸也不在了,

    你这么年轻,不能一直单着吧。」

    马红丽:「妈也没开玩笑,妈觉得,铁蛋这孩子心眼好,你跟了他绝对不会

    受气,而且还能干,你看看这家里外头的,让他收拾的多利索。你要是不嫌他和

    妈有过那一段,妈给你做主,咋样?」

    曹立红:「妈,何必呢?天下男人都死绝了?咱俩非抓住一个男的不放?你

    跟铁蛋处呗,我没意见,我在找别人。」

    马红丽:「立红你不知道啊,你说俺俩相差那么大,能结婚么?但你俩可以

    啊。」然后又笑声的贴着她耳朵说:「还有啊,你别笑话妈,你也是过来人了,

    说了也没事,铁蛋那活可好了,我我跟你说」

    曹立红没想到老妈会说这么敏感的话:「妈,你这说啥呢,嘻嘻,,,咋啥

    都说呢?咋好了?还不都一样的玩应。」

    马红丽:「你不知道啊,咱女的命苦,都说那事对于女的不重要,可重不重

    要的只有自己知道,你爸这些年在外面胡天黑地的瞎搞,都说他夜夜做新郎,可

    我这些年咋过的,我可不想你像我这么过。直到遇到铁蛋,我才知道做女人啥滋

    味,我就寻思,谁要是做了他女人,那可有福享了。」

    娘俩一聊开了反而不那么尴尬了,越聊越兴奋,曹立红:「有那么邪乎么?

    怎么厉害了?」

    俩人越聊越亲密,哪有娘俩的样子,反而像闺蜜,姐妹,干脆钻进了一个被

    窝。马红丽小声道:「你知道他那物件多大不?这么粗」说着话,还有手比量着,

    「这么长,黑红黑红的,跟小钢炮似的,那做起来,跟活驴似的,才带劲,哪像

    你爸,鼻涕虫似的,没几下就缴枪了。」

    曹立红听着早忍不住钻到被窝里,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嘻嘻嘻,哈哈,,,

    真的假的啊。」她不仅想起自己经历过的那俩男人,要说本钱,前一个那物件跟

    线黄瓜差不多,优势在于白白净净的干净,第二个这个本钱是不小,可总像在做

    运动竞赛,还总问你表现的好不好。她这么和老妈一说,听得马红丽也笑了。

    「铁蛋可不那样,可知道心疼,体贴人了,立红,要不你试试就知道了。」

    曹立红:「妈,哪有你这样当妈的啊,主动让闺女和人家那啥,很怕人家不

    占你闺女便宜啊,嘻嘻,,,」

    马红丽:「哎呀,反正你也不是大闺女了,人家铁蛋在我之前,可还是处男

    呢,再说了,我不介绍铁蛋给你,你自己不也得找别人,还不如找铁蛋,我还放

    心呢。」娘俩你一句,我一句的,在被窝里嬉闹着,曹立红有点动心了,第一是

    老妈主动提出来的,在一个也挺向往铁蛋那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