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错乱的伦理2

    发生了什么状况呢?校门口没见着曹立红,只见于丽丽一人,一问才知道,

    这丫头下午最后两节课没上,提前走了,那干嘛去了呢?于丽丽吭吭哧哧的不说,

    但瞧着是知道情况。

    铁蛋急赤掰脸的吓唬道:「你倒是说啊?我可告诉你啊,于丽丽,要是出个

    啥事,你知道情况不说,那事可就大了,到时候你负的了责么?」

    于丽丽憋的脸通红:「她不让我说啊,要是让她知道是我说的,非削我不可。」

    铁蛋:「嘶,,,你说了不一定挨削,你要是不说,现在就挨削,你信不?」

    于丽丽本来就胆小,不然能让曹立红都快调教成性奴了么:「那你千万别说

    我说的啊?」

    铁蛋:「嘶,,,你这么多事呢?赶紧说。」

    于丽丽神经兮兮的:「她跟一个高三的男生走地。」

    「跟他干啥去了?去那嘎达了」

    于丽丽脸又红了吭哧吭哧的:「处对象了呗,,,,,,,去哪了?那我就

    不知道了。」

    铁蛋哪里知道曹立红的历史啊,这一个上学的学生,处哪门子对象啊,这是

    报复啊,赤裸裸的报复:「这男生,长得很精神么?」

    于丽丽摇了摇头:「我看就一般人。」

    铁蛋:「那是学习好?」

    「好啥呀,就是一个混子。」

    铁蛋这就很迷茫了,怎么现在女孩都喜欢颓废型的了?:「哎呦,,,那立

    红怎么会喜欢上他呢?」

    这么一问,这丫头就又犯病了,脸红脖子粗的不出声了。铁蛋:「哎,,,

    我去,,,于丽丽,怎么和你说话这么费劲呢?又咋的了?」

    于丽丽:「,,,,,,,,,,,,,,。」

    「说啊。」

    「都,,,,,都,,,说他,,,那儿大。?

    「那儿,,,大啊?」

    把于丽丽急的直跺脚,脸臊的更红了:「就是,,,,哎呀,你们男的那,,,,,

    么。」

    铁蛋看着于丽丽憋的急火的表情,还示意的扫了他裤裆部位一眼,铁蛋顿时

    明白了:「哎,,我去,这特么。」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这时的感受了,这

    特么太毁三观了,小女学生竟然开放到这个程度了么?就自己这帮子混混,也得

    是知心朋友才聊这么隐私劲爆的话题啊,不是,曹立红这什么情况?找那话儿大

    的?他晃了晃脑袋,又拍了拍。

    在他的印象里,曹立红虽然脾气差点,社会气重点,但怎么也得算是清纯女

    孩啊,这一下跨度太大了:「咋才能找着他俩?」

    「那,,我也不知道啊,,,,啊,对了,他们有几个男生总在一起,问他

    们差不多能知道。」

    「在哪?带我去找他们。」

    原来这帮小子就在新华影院附近混,就是没事聚一块扯淡吹牛,打屁,铁蛋

    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于丽丽提供了一个男生的名字和长相。铁蛋过去:「你们

    谁是李伟?」他问的也不是很客气,心急啊。这帮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都转向

    他,虎视眈眈的瞪着。

    不过呢,毕竟还是学生,再凶也凶不出多少深度,在真混子铁蛋面前还是太

    肤浅,铁蛋再不济也是参加过江边两大流氓团伙火拼的,在舞厅单挑群狼的,那

    骨子里透出的霸气,这几个雏鼓不起勇气去挑战。其中有一位面露惊恐,眼光闪

    烁,八成就是要找的主了。铁蛋:「小兄弟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找李伟,问点

    事,一会就回来。」

    说是简单问点事,找到僻静地方,就没那么简单了,这时的铁蛋可没那么多

    耐性:「说吧,知道你们内个叫什么赵强的哥们都带泡的妞去哪么?」那李伟一

    听,马上警惕起来,铁蛋根本没给他算计衡量的机会,对着他肚子就是一拳,那

    小子捂着肚子半天直不起腰,没等缓过劲,第二拳又搥了过去:「小子,你别动

    啥歪心思,我有都是办法让你说真话,到时候就怕你嫌自己说的少,连你尿过几

    次炕都得交代清楚喽。」

    一个高中生,哪见过这场面,早就陷入极度恐惧中:「大哥,大哥,,,我

    说,咳,,,,,咳,,,别,,,打了。」

    这个叫赵强的小子,看来泡妞很专业,这事没少干,原来是在几个外地高中

    生合租的一户平房,因为都是同学,既方便又安全,就成了这家伙的临时炮房,

    打发走了李伟,不自觉的走到窗前静听里面动静。

    屋里果然隐约的传出声音,对于铁蛋这个过来人,并不陌生,而于丽丽还在

    努力的辨听着:「嘿嘿,咋,,样,,厉害,,不,,干死你,,,呼,,,,

    呼。」

    「啊,,,,,,啊,,唔,,,,唔,,」铁蛋知道这是女性很享受的声

    音,不过此时听见,一点美感没有,只能激起他的怒火,妒火。于丽丽也听明白

    俩人在里面干着啥,毕竟曹立红和她一起干过,虽然是女女。她脸一红,低下了

    头。

    铁蛋还在纠结着,很难相信自己原来心目中的女神,碰都舍不得碰,总是仰

    视,原来竟放荡至此,这是在故意玩弄嘲笑自己么?妒火中烧的他就要冲进去,

    忽然想起自己和马红丽被猛然间闯断,差点吓得自己马上风,这会都不知道做没

    做下毛病,别是给吓的不举就完蛋了。又听得里面:「啊,,,,快,,快来了,

    张嘴,射你嘴里,,,尝尝男人熊,啥味。」

    这时候,铁蛋再也忍不住了,尼玛的,今天不吓得你不举,也打得你不举。

    心里想着,一脚也踹了出去,门虽然在里面插着,可哪里扛得住铁蛋这一脚,人

    跟着冲了进去,原来是外屋,算是厨房,又冲向里屋门,又是一脚,刚才外屋门

    被踹,让里屋俩人已经警觉,但铁蛋的速度够快,当他站到里屋的时候,眼前一

    幅诡异画面。

    曹立红光着身子半坐在炕上的被子上,惊恐的看着门口的他,脸上,头发上

    沾着些粘稠物,而那男的叉着,半屈着腿,身上全光着,胯下那阳物正对着曹立

    红的脸,而最后一股阳精,在铁蛋的怒视下,射在了曹立红的脸上,而那小子脸

    上的表情极其丰富。估计内心留下阴影是难免的了。

    铁蛋窜上炕,照着那小子就开打,这小子怕是遭遇了世界上最奇特的人生经

    历,从最性福,最兴奋的巅峰,一下子跌入最恐怖,最痛苦的深渊。铁蛋边打边

    骂着:「尼玛的,你特么很爽是吧,我特么让你爽个够。」击打皮肉的嘭嘭声和

    那小子的惨叫声交杂着。而曹立红此时才反过劲来,也参加了战团。

    「别打了,别打了。」曹立红边叫着,边打着铁蛋,但那里阻止得了愤怒中

    的铁蛋,最后不得不挡在那小子身前:「你疯了?有本事连我一起打,你特么谁

    啊?又啥资格管我?是不是想连我一块干啊?来啊?别像以前那么没种,来啊?」

    铁蛋喘着粗气,怒视着眼前这个有点歇斯底里的女孩,感情很复杂,丰满,

    富有弹性的匀称身体,漂亮,貌似清纯的面孔,但上面还粘连着另一个男人的恶

    心之物,这既然铁蛋不忍,略有惊艳,又有点厌恶,愤怒。俩人互相怒视着。

    最后铁蛋不得不服软,因为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他都强硬不起来,面对这

    个强势的丫头,他真的没好办法,只能冲着那小子:「小子,你要是再敢碰她一

    下,我特么让你后半生没有性福,你要是不信,你就试试。」说完,跳下炕扬长

    而去。于丽丽惊慌的站在门外看着铁蛋远去,想跟着吧,感觉干嘛跟着?进屋?

    怕是要挨收拾,还是溜吧,离开这是非之地。

    铁蛋出来之后,不仅一筹莫展,眼前的事是越弄越糟,一团乱麻,都失控的

    感觉,曹立红离家出走,还和不三不四的男同学发生这样不堪的事,而且明显要

    和她妈决裂,并没有和好的迹象和可能,如果母女俩不能和好,马红丽就难心情

    好,而且他和马红丽的秘密怕是眼看掩藏不住,周围的压力无疑是悬在他和马红

    丽头上的利剑。

    当人处于绝处找不到出路的时候,会很自然的想想周围人,谁能帮得上自己,

    铁蛋也不列外,第一想到能让自己走出绝境的非师傅莫属。在他心目中,似乎没

    有啥事能难得住师父,没办法,人总是给自己的偶像按上很多可能不属于他的光

    环。

    铁蛋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叶南飞一说,他顿时轻松的吐了一口气,他是轻松

    了,因为困扰扔给了师父,然后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师父身上了。而闹心的就是叶

    南飞了,他开始牙疼,怎么一段时间没见着这家伙,就整出这么多烂事,竟然和

    一老娘们搅合一起了,这让人情何以堪啊,而且还一系列的家庭矛盾。俗话说清

    官难断家务事啊:「你说你怎么就和马红丽扯一块了呢?她都快赶上你妈大了,

    她闺女和你差不多大。这要让你爸妈知道还不打折你腿啊?」

    铁蛋有点胆怯的看着叶南飞:「那,,,也不是故意的,开始本来是喜欢曹

    立红了,可谁知道那有病时候,都是马红丽照顾我,那就越看越顺眼了,那一下

    没控制住啊,,,。再说了,,那师娘不也比你大不少么,,。」

    叶南飞:「哎,,,,你个臭小子,,,唉,这得回是曹老三进去了,要不

    啊,我看你就该跑路了,我想保你都保不住啊,那你啥意思啊?难道还要和她结

    婚咋的?那别说人家姑娘不同意,这周围人没人会同意。」

    铁蛋:「结婚我到没想,现在最急的是,曹立红不原谅我们,离家出走啊,

    怎么想办法让她和她妈和好啊,再说她现在不知道发啥神经还是被俺们刺激的,

    竟然和学校里的小混混胡搞啊,我这不刚堵着她俩,把那小子揍了一顿,可人家

    曹立红根本不在乎。这丫头被刺激疯了咋的?」

    叶南飞听完笑笑:「这曹立红啊,本来就是这样的,你以为她是啥清纯小女

    学生?要对付曹老三,他家的事我可没少了解,这小丫头先前就处过一个对象,

    而且还怀孕了,然后被曹老三严管起来,你看到她没接触啥男的,那是周围男得

    没人敢接触她,曹老三进去了,没人管得了她,她自然会接触别的男人,没啥奇

    怪的。」

    铁蛋一脸诧异:「我擦,,,,真是看不出啊,那不能这么由着她乱搞啊?

    这要是让马红丽知道,还不得愁死啊?」

    叶南飞:「嘶,,,要想矛盾解决,我看啊,首先你们得接受她乱来这个事

    实,我到没觉得她这事有啥了不得的,不就是处了个男朋友么,天又没塌下来,

    都十七八岁了,不让处男朋友才不正常。如果一味的阻挠,事反有可能越来越糟。」

    这时也难飞不仅想起李永红,李永霞,美奈子。都是年纪不大的时候就和异性发

    生了关系,怎么了?变坏了么?发生关系之后该干嘛还干嘛,该善良,还善良,

    怎么了就?在现实社会里,发生个男女关系就学坏,变坏了?没啥逻辑啊。

    铁蛋没想到师父是这个观点和说法,很颠覆的感觉,反驳又无从反驳,听着

    挺有道理,不过还是觉得难接受。叶南飞:「你和马红丽要是能接受这个现实,

    这矛盾处理没算是有个好的开端,就有希望。」那么叶南飞会如何处理这段家庭

    矛盾呢,咱下回分解。3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