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六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六章错乱的伦理

    接下来的日子可是一发而不可收拾,俩人纷纷坠入温柔乡里不能自拔,一个

    如从没吃过糖,没吃过肉的人,猛地吃上一口,从此才知世间竟有如此美味,感

    叹之前是浪费人生,刚刚尝到甜头难免暴饮暴食,另一个是吃过,但当年吃的质

    量较差,饥饿干渴多年,终有获得,不但重获,而且品质更优,这也让她不能自

    拔,不过为了长远考虑,马红丽还是尽量控制,总是劝他做多了伤身子。

    铁蛋却是抱着不惜精尽人亡的态度乐此不疲,恨不得整天把马红丽搂在怀里

    不撒手。铁蛋幸运的是,刚有性爱,就直接体验最上乘的感受,因为有个好老师

    带,短短的时间内,让他熟悉了异性的身体,学会了爱的技巧,马红丽教会了他

    如何取悦女人,当然她是马上获益,这是她多年独守空房摸索出来的经验,当然

    她也更会取悦男人。

    比如一个口交,就让铁蛋崩溃了,美人在他眼前,把那话含在了她嘴里,就

    这画面足以让他为之疯狂,在她的引导下,他也学会了品鲍,开始他是有心理障

    碍的,不过在不好意思拒绝的几次后,他开始喜欢上了,第一,他对马红丽着迷,

    爱屋及乌么,特别是那还是自己的逍遥洞,第二,她那小穴没异味,而且也不丑,

    不像有的人,毛重,有的人太黑,看着没有美感,而马红丽的虽算不上什么名器,

    但也类似凤眼穴,大小花瓣有层次,颜色粉红。

    第三,每次品鲍,马红丽的反应都很激烈,这让他很有成就感,看见爱人那

    么享受,满足,自己是相当欣慰,刺激的。虽然二人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可

    人之常情的,马红丽先担心上了,自己年纪比他大,他只是暂时冲动上了自己,

    等热乎劲上来,他会嫌自己老。

    马红丽:「铁蛋,你是不是那天一冲动才和我好的?」

    铁蛋:「我也不知道啊。」马红丽一听,心里马上一紧,果然是那样啊,心

    里想着,脸上可不好看了,嘴也撅上了:「我就知道你们男人只想着上床。」

    铁蛋:「不是的,姨,我不知道那天是不是因为冲动,不过,我就是觉得,

    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反正我见过的人都没有你漂亮,我师娘也不行。」

    马红丽一听马上转忧为喜:「啊,,,原来你也会哄人,你就骗我吧,再说,

    你咋还喊我姨,我听着不得劲。」

    铁蛋:「嘿嘿,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那叫姐行不,我没有骗你,以前吧,

    我先认识的立红,你是她妈,俺也不敢看不是,但后来吧,一看啊,越看越漂亮,

    真的。」

    马红丽:「那我比你大那么多呢,我得比你先老,到时候你就嫌我丑了。」

    铁蛋还真仔细的看了她的脸半天,保养的很好,一点也不像有那么大闺女的

    妈,不过毕竟35岁了,皮肤不如十八的姑娘那么富有光泽和弹性,而且鼻子脸

    蛋上多少星星点点的有效雀斑,但在铁蛋看来,这更显着真实,而且正在蜜月上

    升期,早就被突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看到的都是对方的优点。不过还的说句公

    道话,马红丽确实是个尤物,不然铁蛋咋会如此痴迷。

    铁蛋捧着她的脸蛋,很认真的说:「不会的,我魂都被你勾去了,我寻思,

    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说完吻了下去。马红丽没想到这愣小子会说出这么柔情

    的话,一时感动的不要不要的,那句话说的好啊,情话是女人最好的春药。

    马红丽:「你要真喜欢我,就得听我的。」

    铁蛋:「嘿嘿,,,没问题,啥都听你的,嘿嘿。」

    马红丽看着他傻笑,心理更泛起爱意,吻了他一下:「那就好好睡一会,我

    去给你做饭,做好了在叫你,那事不能老做,伤身子的,别到时候掏空了身子,

    你师父在找我算账,呵呵。」

    铁蛋没想到他说的听她的是这个意思,很感动,被人呵护,珍视的感觉真好:

    「俺听姐的。」马红丽出屋以后,他心里喜滋滋的想着,难怪都娶媳妇啊,有媳

    妇真特么的好。

    俩人陶醉在温柔乡不恩能够自拔,别人不知道,曹立红可慢慢发现了些马脚,

    最近时而回家住,发现气氛有些不对,而且铁蛋对自己不再是那么关注和上心了,

    以前见着她那都是嘘寒问暖,她走到哪,他的眼睛都跟到哪,现在呢?只是客套

    的问候,其余时间,基本无视,反而发现看自己老妈的眼光很热切。

    这种被忽视,在这个家中,可有可无的感觉,不仅来自铁蛋,还有自己老妈,

    以前铁蛋有病,她呵护有加也就算了,现在都病好了,怎么还那么呵护他啊,而

    且另一个疑问上来了,这家伙的病都好了,为啥还住在这不走呢?她还特意问了

    老妈,老妈的回答是,他外伤虽然好了,内伤还得养。

    被忽视的感觉本来就让人不爽,这酒更引起她的重视,回家住的时候越来越

    多,他俩人虽然很克制,但一些细微的暧昧和眼神,还是没逃过曹立红的眼睛,

    她虽然小,不定性,但对男女之间的那种超越普通关系的感觉额额,她不陌生,

    这不禁让她疑心大起,这俩人不会趁我不在家,发展成超友谊关系了吧?她一下

    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住了。

    她是很难接受了,么铁蛋和自己大不多少,然后和自己老妈那啥?哎呀呀,

    这要传出去可是大笑话了,还有脸见人么。为了确认这件事,她想了个捉奸的办

    法。这些天,她回家住,虽然感觉到似有似无的暧昧,但没发现有过激的行为,

    她和老妈住大屋,铁蛋一人住小屋,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但曹立红怀疑这些都

    是假象,是装给她看的。

    于是这天早上,她假装上学去,但出大门的时候,是在里面推开,然后又关

    上,人并没有出去,而是蔫悄的跑到了窗根底下,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听到啥,反

    正很紧张,既想听到点啥,因为他隐约的知道自己的感觉怕是对的,又怕真听到

    些啥,因为不知该如何面对。

    正纠结中,果然听见铁蛋的西屋门响,曹立红的心一下子提溜起来,只听见:

    「立红走了么?」应该是老妈的声音。

    「走了,听见大门声了,没事的,嘿嘿,,,丽姐,想死我了,一晚上没睡

    好。」

    马红丽:「就嘴会说,还不去把大门插好。」

    铁蛋:「哎呀,一大早上的,谁会来啊,先亲一口。」接着听见俩人嬉笑的

    声音。

    马红丽:「牙都没刷,臭死了,插门刷牙去。」

    曹立红忙躲到房山头,一会听见急急的脚步声,出来又跑了回去,她的心里

    也从惊愕开始转向愤怒。估计谁发现自己老妈出现这事,也不会平静。等她在回

    到窗根下,里面应该酣战在即,只听嘴亲的是「啧啧」有声,「呀,你猴急个啥。」

    「姐你想死我了。」「啊,,,,你轻点,,,啊,嗯,,,,」

    曹立红很难想象,平时对自己要求严的老妈这时候竟会这么恶心,肉麻,一

    股无名火起,心里骂着这对狗男女,老爸不在家几天,就干出这事来,干就干吧,

    竟然是自己的追求者,脑袋充血后,哪里还会考虑那么多。冲进西屋,门被她一

    脚踹开,怒火中烧的瞪着炕上那一对。

    炕上俩人正进入关键时刻,铁蛋果然生猛,多日的酣战,并没消减多少他的

    热情,上来还没有多少预热,就想正式进入战斗,进没进去不知道,但姿势已经

    摆好,可此时二人都一脸惊恐的看向曹立红。

    曹立红越看这个姿势越来气,喘着粗气:「你,,,,,你们,,,还要不

    要脸?恶不恶心。」说完一甩手冲出门而去。

    这时俩人才清醒过来,马红丽明显是吓懵了:「这,,,,,,咋办,,,

    咋办啊,呜,,,完了完了,呜,,,我就知道会有这天,,,,铁蛋咋办啊,,,

    呜,,。」

    铁蛋也发蒙啊,这怎么就被这丫头抓现行了呢?他到没像马红丽似的天塌下

    来的感觉,但毕竟让人发现这事很别扭,而且还是曹立红发现的,最重要的是,

    他看见把马红丽吓成这样,心里也跟着担心:「姐你别怕,我去找她,只要说开

    了就没事,你放心吧啊,我保证没事。」

    铁蛋安抚马红丽在家等着,等他冲出大门,哪里还找的见人影,去学校,一

    如所想,人不在只能把于丽丽叫出来,也只能告诉她曹立红跟她妈吵架了,人找

    不见,她妈招急啊。果然还是闺蜜加相好的了解她,在江边绿堤,看见她正对着

    平缓的江面发呆。

    曹立红听见后面有动静,略回头,用余光就知道是铁蛋和于丽丽:「你们就

    不能够让我安静一会么?你还有脸来见我?」

    铁蛋一看曹立红要发飙,忙打发于丽丽去另一边等着:「立红,事,,,并

    不像你看见的那么简单。」

    曹立红:「你是说我眼睛瞎了么?你有胆做,没胆承认是吧?你给我滚,我

    永远也不想看见你。」

    铁蛋:「我们,,,,,,也不是,,,故意的,,,是一不小心,,,那

    啥,你咋误会我都行,别误会你妈,都是我的错。,,你看。曹立红:「滚,

    你们我谁也不想见,滚。」

    铁蛋一看她情绪这么激动,应该让她独自冷静冷静,走到于丽丽跟前:「她

    现在挺激动,在你家住两天吧,过两天我在找她,这两天,你跟着点,多劝劝她。」

    等他回到家,马红丽正心焦磨烂的等着,眼睛哭的通红,说完见面的结果,

    二人相对无言两眼泪啊。最开始马红丽的担心是怕铁蛋嫌她年纪大,后来开始恐

    惧事情暴露的话,世俗难以容纳,特别是自己女儿没法面对,还有在监狱里那个

    会如何爆发更是恐惧,心里隐隐的这些担心,总是被熊熊的浴火和侥幸心里替代,

    万万没想到,事情这么快露陷了,一旦事发才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马红丽是越

    想越怕。

    铁蛋也一筹莫展,但又担心马红丽,只能强作镇定,担保他能解决问题。第

    二天,他去学校远远的看着曹立红和于丽丽一起去了于丽丽家,放心了一点,可

    是对于怎么解决这事还是一点思路没有。第三天,突然事情有了变化,铁蛋在去

    接她们的时候,发现有状况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