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五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五章无心插柳3

    作者:独孤一叶

    无心插柳3

    要说这事之前,马红丽和铁蛋啥状态呢?要说暧昧吧,还真没有,不过呢,

    马红丽绝对是一位美女,这毋庸置疑,不然一个流氓头子怎么会看中呢。标准的

    瓜子脸,杏眼,鼻子虽然不是悬胆鼻,鼻梁也不高,但也小巧精致,整个给人的

    印象就是柔美舒服,有这么位大美人在,你也不能说铁蛋总往这跑,一点没有这

    个原因,只是他自己也未必敢面对这个原因,或者自己没有意识到,是潜意识的。

    而马红丽,一个虎狼之年的少妇,和铁蛋这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比是大了点,

    35岁,因为7,就跟了曹老三,生孩子也比较早,而且家庭这么大变故,

    没了主心骨,又没安全感,铁蛋的出现无疑是填充了这个角色,只是马红丽也不

    敢承认不敢面对,其实潜意识里,已经依赖上了。俩人的共同点就是,谁也没敢

    面对,更不敢往哪方面想。

    可毕竟生活上接触越来越多,马红丽喜欢看着铁蛋房前屋后的忙活,自己在

    给他准备饭,准备温水让他洗漱,她很享受这个过程,偶尔的俩人目光或者肌肤

    接触上了,会马上分开,那个念头一闪而过,就马上被掐灭了,马红丽认为自己

    对小伙,特别是要追自己闺女的小伙有啥想法,简直乱伦,天理难容,而铁蛋有

    曹立红在,也是不敢想。但俩人不知道的是,潜意识里互相已经走入了对方内心。

    只是俩人都不知道,也不敢面对,更不敢承认。

    不过这次受伤,让事情有了质的变化,事情本身呢,彻底感动了马红丽,在

    接下来的照顾中,情愫在不断加浓,这个不是理智能控制得了的,本身男女之间

    就会吸引,特别多日的这么近距离接触,马红丽内心又有感动,又有依赖的。

    而铁蛋呢,完全体验到了和曹立红不同的感受,那种温柔,体贴,这还得说

    铁蛋的家庭,那时候的家庭养孩子基本和养狗差不多,别饿着,别冻着,就成了,

    大人都忙,就算不忙也没心思陪你小孩,在大一点,男孩子就可那疯去了,大人

    也懒着管,只要别惹祸捅娄子就成。要不,这么些天不回家,家里也没感觉咋地,

    习惯了。也就是说,从小也没有啥像样的母爱。

    而马红丽的照顾让他体验到了母爱的温情,也有女性的柔情,这让铁蛋欲罢

    不能,特别是最初住院那两天,马红丽是喂他吃饭,那仔细认真的喂着他每一口,

    看得他如痴如醉,越看越觉得好美啊。在他发呆的时候,马红丽也是感受到了的,

    心里有点激动兴奋,也有些害怕,脸红着:「发啥愣呢,还不吃。」

    铁蛋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也红了脸。俩人这些天,话是不敢说过头的话,身

    体也没有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可挡不住越来越多的交流,由开始的不敢互相看,

    到不好意思看,到忍不住互相看,这也是个试探的过程,而眼神中俩人互相越来

    越肯定。

    光眼神的交流已经让二人春心荡漾了,更难以抵挡的是,开始铁蛋去厕所,

    是要有人搀扶一下的,浑身被打的没一处好地方,第二天,第三天才是最感觉最

    疼的时候。这不得不做的身体接触,让二人沦陷了,马红丽那气息,体香,让铁

    蛋迷醉,没准不小心碰到那柔软处,更让他本不平静的心狂跳。而马红丽当然也

    不会不喜欢和这青春,充满男人气息的肉体接触。

    开始是不得已的接触,到后来,其实铁蛋已经不需要搀扶,可二人谁也不提,

    一个装傻,一个充愣,默默的享受着那激动,兴奋的感觉。这天,铁蛋吃完马红

    丽端过来的早饭,心里美滋滋的回想着马红丽的那一颦一笑,其实铁蛋已经恢复

    的七七八八了,可不想放弃这美妙的生活,接着装呗。

    正美着呢,马红丽端着盆温水进来了:「得给你擦擦身子了,还是受伤那天

    简单的擦了,这多少天了,都馊了。」

    铁蛋紧张的:「这不好吧?」

    马红丽:「咋了?上次就是我给你擦的,还不好意思啊?别害羞,比我闺女

    大点不多,就当我干儿子,我给儿子擦擦身子没毛病,快点把睡衣脱了。」

    铁蛋:「啊?哦。」扭扭捏捏的脱着睡衣。

    身上的伤已经消肿,只是还有淤青,马红丽看着,手里擦的更温柔,仔细,

    铁蛋按理说应该激动兴奋,可此时确只剩下紧张了,紧张啥呢?紧张自己的分身

    有反应了,这真心不能怪铁蛋思想不健康,就这生牤子的年纪,没事时候都有反

    应,每天早上都擎天一柱是必须的,而现在一个大美女,在自己身前,晃来晃去,

    用手巾给自己擦来擦去,另一只柔软的小手按一下这,握一下那的,他要没反应

    才叫怪了。

    这本来是挺正常的反应,可把铁蛋急坏了,这段他到是时常的有反应,可有

    外衣,或者被子掩饰着,可这会脱的只剩下裤衩遮身了,那分身一反应,帐篷立

    马支了起来。铁蛋是羞的满脸通红,恨自己这么没出息,丢人和丢大发了,正想

    着如何躲避这尴尬时刻。

    马红丽也发现了,心里不免也紧张,也有点兴奋,那话何止是男根,同时也

    是让女人欲仙欲死的逍遥棒,她这个过来的女人何尝不知,不过这个时候有反应,

    难免尴尬,看铁蛋那么窘迫,心里又有些好笑,正在擦他的胸前,轻拍了他一下,

    柔声道:「瞎想啥呢,闭上眼睛,不许瞎想。」说着话,拽了被子一角盖住了那

    帐篷。

    铁蛋果然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帐篷被遮住,心里安了不少,既然被说破了,

    反而踏实了,任凭她处置吧。擦完了正面,轻拍了他一下:「翻过来吧。」可等

    他翻过来,马红丽差点没乐出声来,因为屁股撅撅着,下面支着落不下啊。

    擦完之后,马红丽端着盆出来,出了一口长气,自己也被那青春健硕的身体,

    还有那支着的帐篷弄得心慌意乱,想入非非。收拾好以后,回到走廊,心里不免

    犹豫,是回东屋呢,还是进西屋在看看他。理智告诉自己应该回东屋了,可脚不

    知不觉的走向了西屋,似乎心里有某种渴望。

    铁蛋此时在屋里也正心焦磨烂,虽然马红丽出去,让他松了口气,可体内像

    有团火,烧的自己心神不宁,正手足无措间,听得门响,马红丽又进来了:「擦

    完了,还不松快的睡一觉。」边说边走到炕边,把被子帮他盖好,四周的被子也

    都掖好,最后把被子往上拽了拽,盖住他脖子的时候,和一双火辣辣,烧着火一

    样的眼睛对视上了。

    马红丽何尝没有烧着火,四目相对可就移不开了,二人的喘气声越来越重,

    铁蛋从被子里伸出手,抓住了还停留在他脖子上的那只小手,他不知道接下来要

    干什么,不过手却在拉着她靠近。马红丽也不知不觉中靠了过去。铁蛋并不明白

    该干什么,虽然之前和伙伴们没少意淫歪歪,可这是实战,他这种雏,必定蒙圈

    了。

    他不懂,马红丽可懂,当吻住了铁蛋嘴唇的时候,他才明白,这事应该这么

    干,可他干起来,真的难如人意,那不是吻,简直就是啃,而且一用力就把她拽

    上了炕,这会他除了啃,手在马红丽身上乱摸以外,还是不知下一步该干啥。要

    不说,二十来岁的小伙和三十多岁的少妇,就生理上和性上,是最搭配,最佳状

    态时期。

    为啥呢?小伙这时候是身体最棒,欲望最强,而少妇这时候更成熟,又有性

    的经验和体验,体貌也没进入下降期,这俩人在一起,会直接体验到性爱的完美。

    如果小伙碰上一个处女,那么第一次的体验肯定不会好的。

    他俩这才算是真正的干柴遇烈火,马红丽虽然被啃的和生硬的乱摸弄得不是

    很舒服,但胜在够激情,她这干的不能在干的干柴,如何能扛得住激情之火的燃

    烧。铁蛋只穿了裤衩,她很容易伸进去握住了那粗大的肉茎,那肉茎好热好有弹

    性,铁蛋一被握到,舒服的「啊」的叫出了声。

    马红丽温柔的抚摸,来回滑动,下面传来的那巨大快感,让铁蛋忘了上面的

    啃咬,而这下轮到马红丽掌握主动亲吻着他,同时他也感受到,真正亲吻的魅力。

    这要是一个成熟男人,早就把她衣服除的一干二净了,可这时,还的自己亲

    自动手,边亲吻他,边脱掉了衣服。此时内心哪怕再有百般纠结,也阻挡不住这

    冲动和欲望,马红丽不知道激情后会有如何的结果,她只知道此时不激情,自己

    会被激情燃烧致死。

    当一丝不挂的马红丽出现在他面前时,激动的铁蛋有些浑身发抖,那纯是激

    动的,她轻轻躺下,并拽着他趴到了自己身上,这点铁蛋还是知道的,男人这时

    候应该趴在女人上面。岔开双腿,扶着他的肉茎,对准那蓬门,另一只手按了一

    下他的屁股,示意他向前用力。她那香窑早已春水泛滥,松紧适宜的等着那如意

    棒的进入。当肉茎缓缓进入那一刻,二人都被巨大的快感刺激的叫出了声。

    铁蛋感觉分身慢慢被一团温热,滑润包裹起来,那巨大的快感是从未体验过

    的,而马红丽多年的饥渴,终于迎来甘露,多年来,基本处于闲置寂寞状态,曹

    老三偶尔回来,也是应付了事,不是举而不坚就是快枪侠,就临走这晚表现还算

    可圈可点。但和铁蛋比起来,一个年老过气,纵欲过度,一个生龙活虎,充满朝

    气,就那根肉棒,就不可比,一个疲软是常态,一个坚挺的你都怀疑身体能被它

    刺穿。

    火热带着跳动的肉茎进入了体内,让马红丽性福的有点晕,不过呢,等了半

    天,那肉茎停在里面,虽然很胀,但不动了,马红丽不禁又气又乐,忙轻轻推了

    一下他的胯部,当肉茎抽出一些后,在按了下臀部,一抽一插间,铁蛋领悟了性

    爱的美妙。马上生疏的动了起来,可惜因为太过刺激,没几下,积攒了十几年的

    精华喷薄而出,那有力的喷射,每一下都让马红丽颤抖。

    这比刚才还强烈N倍的快感,顿时让他手足无措,马红丽是发现了,这是个

    真真的处男。铁蛋舒服的趴在她身上,分身并没有软下来,还是坚挺的插在里面,

    稍作喘息,在亲吻中,肉茎又开始了有力的抽动,香窑里灌满了刚才射的精液,

    因为肉茎抽动,发着叽叽的声音。铁蛋的快感虽然下降了,但做起来比刚才从容

    多了。

    马红丽尽情的享受在那激情快感中,享受那身体带来的有力冲撞,多少年了,

    还是刚认识曹老三的时候才有过着感觉,多少年了,都忘了啥滋味。今天再次感

    受,能不让她迷醉。她喜欢那种有力的感觉,仿佛要把自己揉碎,榨干。而铁蛋

    没想到女人会如此柔情,而又激情,原来她们也喜欢做这事,以前都是以为,女

    的就是让男人干的,享受的应该是男人,至于女人享不享受,没寻思过,想象中,

    女人应该闭着眼躺在那面无表情就对了。

    可马红丽不但享受,还主动配合着他,弹力的小屁股不断的挺动着,那呻吟

    和叫声,让他酥髓入骨,在一波波的浪叫中,铁蛋再一次喷射,而马红丽已经不

    知道自己高潮了几次,只是被射的那一萨那,叫声也跟着颤抖了。

    终于慢慢平复下来,铁蛋才略感疲惫,这第二次怕是做了2多分钟要多。

    马红丽拿起裤头擦着下身:「哎呀,好多啊。」说完用裤头捂着下面,跑去

    厨房了。当再次回来的时候,二人已经可以坦诚面对了,男女之间很奇怪,没发

    生关系之前,各种难为情,揣测,试探,担忧,可一旦负距离接触过以后,一切

    都敢面对了。身体赤裸相见了,心灵也可以赤裸相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