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四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四章无心插柳2

    作者:独孤一叶

    无心插柳2

    铁蛋拎着凳子一顿乱舞,那俩人慌忙躲避,他趁机,拽起曹立红就跑,那俩

    小子愣了一下,才回过味来:「我艹,拦住内小子,就是他抢的妞,削他啊。」

    舞厅里还是一片混乱,但有听见呼叫的,看见铁蛋拽着刚才跳舞的姑娘,才

    想起来今天要打的是这小子,又都纷纷围拢过来,铁蛋一手挥舞着凳子,一手拉

    着曹立红往前冲,围过来的人,空手的是不敢挡,但也有手里拎着椅子凳子的,

    还有手握汽水瓶,啤酒瓶的。

    铁蛋拼红了眼,要是不冲出去,就得被拍死在这,他不得不双手握住凳子开

    路,喊了一声:「跟紧我。」熟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铁蛋此时拿出了不要命的劲头,但抵挡一面的时候,另一面有可能被椅子砸中,

    就在要冲到门口的时候,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只瓶子,又砸在了铁蛋头上,是一个

    汽水瓶,短小精悍,并没有碎,而他头上的血立马流了下来。

    铁蛋砸的有点晕,不过他知道这时候坚决不能倒下,曹立红看着他头上留下

    血,吓得惊叫着哭出了声,就在被砸的愣着那一刻,前面有冲过来一小子,轮着

    椅子扫了过来,铁蛋忙举起凳子挡,可刚被砸的有点晕,一时没缓过劲,手里劲

    头不够,自己手里的凳子被打的砸在了自己胸口,他之感觉胸口一闷,一下子坐

    在了地上,曹立红又一声惊叫,忙去扶他。

    在站起那一刻,他感觉胸口剧痛,血流的糊住了眼睛,他用手摸了一下,发

    现周围人都不在冲过来,而是愣愣的看着他,他不知道,此时他满脸是血,看着

    格外恐怖,打架么,谁也没想要谁的命,看见这哥们这么生猛,这样了还能坚持

    战斗,不得不让这帮家伙胆寒。

    铁蛋坚持着领着曹立红出了舞厅,骑上摩托,带着她往家赶,曹立红哭着:

    「铁蛋哥,咱们得去医院啊,你还流血呢。」

    铁蛋有点晕,胸口也特别疼,不过这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得把曹立红带

    回家。到了家门口,下了车,铁蛋已经扶不住车,幸福摩托本来就重,一下子连

    车带人倒在了地上,曹立红赶忙去扶他,可铁蛋感觉一点劲也没有,神智有点模

    糊,心理有点害怕,第一个想到能帮到自己的是师父:「去飞鸿服装店找我师父。」

    说完就晕了。

    曹立红哪里搬得动铁蛋,一看晕了更害怕,慌乱的叫着她妈。马红丽正在家

    里焦急的等着,出门一看这场景也吓的有点蒙,赶忙抬进屋,好在马红丽跟曹老

    三时间久了,经常遇到他们打架,受伤更是家常便饭,家里也常备一些药和绷带,

    不过看铁蛋浑身是血,不知从何下手。曹立红:「妈,铁蛋哥刚才说让找他师父,

    说是飞鸿服装店。」

    马红丽:「哎呀那你赶紧去啊。」

    曹立红:「可我不知道在哪啊,再说这么晚了,商店早关门了吧。」

    马红丽:「打听啊,那店的老板叫叶南飞,老板娘是刘红雁,如果没在店里

    就打听他家。快去,我得给他包伤口,这还流血呢。」看来叶南飞的小店知名度

    还挺高。那时候私人商店绝对凤毛菱角。

    马红丽由开始的慌乱镇定下来了,毕竟见过类似的事,估计也没少干过缝合

    包扎之类的,再说虽然还没来得及问咋回事,但明显的是因为铁蛋找曹立红才出

    的事,马红丽心里既感激,又担心。寻找伤口,发现就头上这个严重,还在出血,

    务必先缝合了,先清洗了一下伤口,然后缝合,之后才剪去头发,包扎。

    再说曹立红找叶南飞这面,这么晚了,商店当然关门了,她费了好大的劲,

    问了一圈才找到叶南飞家。那叶南飞干嘛呢?孩子已经出生了,是个男孩,他在

    家侍候月子呢,不过还是憋一肚子气。问题是侍候月子的不光他一个,还有老丈

    母娘。

    其他的,叶南飞还能忍受,关键是丈母娘这规矩,事太多,说是女人坐月子,

    不能见风,不能碰水,不然就落下病了,哎呦,弄得卧室里都没啥好味了,不让

    开窗通风,大夏天的,孩子在屋里又拉又尿的,红姐的刷牙,洗脸都被禁止了。

    叶南飞剩下的权力,就是做饭,鲫鱼汤,鲶鱼汤,猪蹄,小米粥,鸡蛋不断,饭

    菜不能放盐。

    自达怀孕这一通下来,叶南飞深深感觉到做母亲的不易,就这生完了,还在

    接着遭罪,饭菜没盐,哪有滋味,那得多难吃,可没办法,为了下奶么,还有被

    关在屋子里,丈母娘的意思,最好别下床。这点让叶南飞实在受不了了,这老太

    太以为和住平房一样呢?这楼房,卧室走到客厅就见风了?

    叶南飞:「妈,您这得让红姐下地活动活动,不然没病也躺出病了。」

    丈母娘:「你们老爷们知道个啥?那坐月子坐月子,那就是得坐得住,要不

    得,以后坐下病就晚了。」

    曹立红找来的时候,叶南飞正在憋气,一听铁蛋出事了赶忙跟着过来。马红

    丽已经把伤口处理好,并在给他擦身子,边擦边流泪,因为浑身几乎没一处好地

    方,不知道他是如何挺过来的。叶南飞检查了一下,可以肯定的是失血过多,应

    该输血,脑部,内脏受多大伤,不知道,不过看外伤,内伤轻不了。无论如何必

    须得送医院。此时铁蛋还处于昏迷中。

    在邻居家借了辆平板车,三人推向了医院。而让人担心的不光是伤病,这明

    显是打架斗殴造成的伤害,医院是要通知派出所的,这时候正严打呢,就打成这

    样,足够抓起来的了。就平时,派出所也不会放过。如果没人,进入就是个事。

    所以他还得厚着脸皮去找宁思柔。

    医院安排好,她娘俩守着,一步步检查,治疗。叶南飞奔了荣宽家,叶南飞

    估计俩人应该是同居呢。敲开门,俩口子并没有睡,不知道是不是打扰了人家的

    甜蜜时刻,俩人到挺欢迎叶南飞的来访,只是意外这么晚来。

    宁思柔故意虎着脸:「说吧,又啥事。」荣宽嘿嘿笑着看着他,自从上次和

    宁思柔偷情后,叶南飞就很怕见荣宽,见了心虚啊,特别一看到荣宽那豪爽,真

    诚的笑容,叶南飞就更无地自容的感觉。在送铁蛋去医院后,叶南飞听了大体的

    情况,这时候跟宁思柔两口子说了。

    他俩一听,感觉这铁蛋还挺有意思,没想到竟然去主动照顾曹老三的孤儿寡

    母去了。宁思柔:「你这小徒弟不是惦记人家曹老三女闺女了吧。」

    叶南飞:「你看,思柔姐,你咋这么看人呢,天地良心,当初我安排他去卧

    底啊,这事后,他可背负挺大的压力,总感觉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家庭悲剧,就是

    想弥补一下,再说就那娘俩也确实可怜,而且那姑娘也挺野,曹老三不在,她妈

    也管不住,要不能出这事么。」

    宁思柔:「那明天早上俺俩过去打声招呼吧,这么晚了,派出所还不至于那

    么敬业。」

    铁蛋的伤看着挺吓人,不过检查下来,只有头部一个口子挺重,流血过多,

    有轻微脑震荡,肋骨有三根骨折,其他地方有多处软组织挫伤,剩下的都是青一

    块紫一块的,问题不大。照顾的责任主要由马红丽负责了,她有时间,而且也是

    因为她闺女受的伤,曹立红还要上学,叶南飞还有商店和家里需要照顾。

    第二天醒来后,让叶南飞训了一顿:「你咋这么虎呢?不是还有这帮兄弟哥

    们们呢么?这事可以有很多办法解决的,至于拼了命么?以后再有事先和大伙商

    量一下子。」

    铁蛋被说的眼泪汪汪的:「师父,可别告诉俺家啊,我妈非削我不可。」

    叶南飞:「行了,我跟他们说一声,就说你有事先不回家住了,一会我让臭

    球他们来陪陪你。」说完掏出几百块钱递给马红丽:「这点钱先拿着,这段就多

    麻烦嫂子照顾照顾他了。」

    马红丽:「照顾他应该的,多亏了铁蛋了,要不立红还不被糟蹋了,再说这

    段家里外头的都靠他帮着了。」话说了,钱却不敢接:「我这有,不用你拿钱,

    哪里用的了这么多啊。」有点求助的看了眼铁蛋。

    铁蛋:「师傅让拿就拿着吧,嘿嘿。」

    最感动的是马红丽,她看着遍体鳞伤的铁蛋不止流了一回眼泪,要说能打动

    一个女人的,可以有很多因素,比如看了很帅的会心动,男人肯为自己花很多钱,

    会感动。但更高境界的打动,是一个男人可以为你奋不顾身,全身奉献,相当于

    可以为你付出一切,虽然这事实际上做不到,但态度在那了,他肯这么去做,虽

    然这次是为了救自己闺女,但马红丽更想他是为了自己,因为走的时候,告诉她

    一定带回曹立红,这更像是对自己的承诺。

    虽然没敢往男女之间考虑,不过至少是为了她娘俩这个家吧,所以心里已经

    开始完全接纳了他,只是在这个家的位置还没敢考虑,和自己女儿吧,还太小,

    和自己吧,自己还太老。位置虽然悬着,照顾的时候可是走了心的,可以说无微

    不至。

    这天,曹立红放学,带着于丽丽来看铁蛋,进屋的时候,正好碰到臭球他们

    出去,恍惚的有点认识,但又不确定在哪认识的,进屋一问,吓的铁蛋以为她认

    出来了:「啊,,,,,内个,,,,是刚认识没多久的朋友,哎呀于丽丽来了,

    你也不够意思啊,哪天咋先扔下立红跑了啊。」

    于丽丽:「不是啊,一乱起来以后,大伙都往出跑,我就跟着出去了,虽知

    道找不到立红了,可我也进不来了啊,再说我也害怕不敢在进舞厅啊,等后来你

    俩出来,我叫了你们,你们根本没搭理我啊,我看你浑身是血,我也吓坏了。」

    住了几天,差不多,只是需要静养了,也不用在医院,那也就顺理成章的住

    进了曹家,虽然曹立红不太情愿的腾出了小屋。住下来之后,事情可就发生了一

    些微妙的变化,这曹立红呢,毕竟岁数小,不定性,开始还放学能多陪陪铁蛋,

    可时间久了,陪护这事也确实太无聊,她就又惦记玩去了,特别是不愿和她妈住

    一个屋,时而就跑于丽丽家住去了。

    而马红丽却很心甘情愿的担起照顾的责任,似乎还挺乐此不疲,这就让铁蛋

    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以前他是一直对曹立红关注了,可面对的都是,要么很火

    热,要么很冷淡,时而还要耍脾气,各种幼稚不成熟,特别是后来,简直让铁蛋

    有些心凉,可马红丽就不同了,一直都很温良的感觉,有时候显露出的无助反而

    让人有种上去呵护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