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二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二章抓与不抓是个问题

    作者;独孤一叶

    抓与不抓是个问题

    铁蛋的心事被人看穿,脸也羞臊的通红:「嘿嘿那曹老三在不是人,和

    他家里人也没啥关系不是,再让她们担惊受怕的再说了,也不保密不是。」

    叶南飞考虑了一下:「那就第三个方案,第二天跟踪,看他到底藏身何处,

    没准他们几个一窝端了。」

    当天发生的正如所预料的,曹立红放学,曹老三在校门口接的,看在曹老三

    礼物的情分上,曹立红态度还可以,家后又有带来的好吃,好穿的,有时候

    打动女性的也很简单,就是物质。

    晚上曹老三并没有离开,毕竟离家多日,无论是今天的处境,还是多年对家

    庭的亏欠,都让他在妻女面前多少有些愧疚,久别胜蜜月是难免的,马红丽正值

    虎狼之年,可嫁给流氓头子还有一个副作用,那就是和皇上的媳妇差不多,闲置

    时间太长,但又不敢红杏出墙,谁都知道她是曹老三媳妇,出轨的危险系数太么

    高了,饥渴程度可想而知。

    而曹老三逃难中,以前夜夜新郎的日子一去不返,在这种前提下,俩人干柴

    遇烈火,一直燃烧了半宿。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一个面色红润,既柔情又朝气,

    另一个眼圈发黑,印堂发暗,四肢无力。马红丽想让他在家多呆几日,最近也没

    见查的多严。

    曹老三可没被幸福冲昏头脑,他的经验是,没到年底,这股风是刮不完的。

    他还是坚持走。这面可苦了盯梢的猫肉和臭球,看了一宿。又困又乏,还蚊

    虫叮咬。第二天早起,人家曹老三是一夜快乐的眼圈发黑,四肢无力,他俩是一

    夜熬成那样的。曹老三出发的时候,几个人已经都到位了。

    曹老三简单的装扮了,打扮的像一农民大叔,不仔细看,很难想象,这是当

    初在巴虎区呼风唤雨的人物。他们四人换班交替,偶尔步行跟踪,偶尔换成摩托

    超前等候。但一直没找到适机会下手,但并没有着急,因为还希望跟踪到他的

    隐藏窝点,但跟到后来发现不对劲了,眼看着到了车站,一旦进入客运站,不但

    人多眼杂,人家万一上了车,你在想找人可就难了。

    曹老三并没有进到客运站里面买票上车,而是等在客运站附近的路上,眼看

    着他上了一辆开往榆树的客车,三人眼睛都焦急的看向叶南飞,真是计划没有变

    化快啊,这突发情况谁也没有预料到,但叶南飞是经过很多危机场面历练过的,

    当然不会像他们三那么慌乱,事情越是紧急,他反而越是镇定。他脑子快速的运

    转着,目的是抓他,可这公众场,怎么抓?如果硬来,引起慌乱,没等抓住曹

    老三,自己没准成了警察的抓捕对象。

    突然脑子里闪过警察,是啊,这光天化日之下,只有警察可以名正言顺的抓

    人,不能多想了,冒充警察抓人,想法一说,三人都兴奋的说好意。来不及多

    想,叶南飞和铁蛋上车抓人,臭球和猫肉在跟前的胡同停车接应。

    上车之后,叶南飞还好,铁蛋可是异常紧张,走到曹老三跟前:「三哥,找

    的我们好辛苦啊,跟我们走一趟吧。」叶南飞尽量模仿着警察的表情和口气。曹

    老三一惊,腿有点发软,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他并没有怀疑真假。叶南飞:

    「三哥也算个人物,给你个面子,我就不给你带铐子了,请吧。」

    下车之后走了没多远,曹老三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你们不是公安,你们

    是谁?」他突然站住,疑惑的看着他俩。叶南飞一急,他可不想在这地方动武:

    「三哥,不管是不是,你闺女就在前面胡同等着,你就不想见见?」一听姑娘在,

    他就不犹豫了,慌忙跑向叶南飞指向的胡同。

    可进了胡同,发现前面停着两辆摩托,站着俩小伙子,并没有看见自己闺女,

    马上意识到不好,等他一头的时候,叶南飞手刀砍向了他颈部。铁蛋前面骑车,

    中间坐着昏迷的曹老三,后面叶南飞扶着他。两辆摩托驶向了城外。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捆在树林里的一颗树上,眼前站着四个人,

    但是都蒙着面:「你们谁啊?想干啥?别特么装神弄鬼的,想干啥痛快地。」臭

    球昨晚上盯了多半宿,一肚子气正好没处发,上去就给了几拳:「妈的,捆上了

    还这么牛逼,欠削啊。」

    曹老三不怒反乐:「哈哈哈妈的,你特么毛长齐了么?没吃饭吧,打的跟

    特么挠痒痒似的,有啥招使出来,我特么吱一声都是特么婊子养的。」

    臭球还要上去接着打,被叶南飞拦了下来,对这种大流氓,你简单的殴打不

    但不解决问题,同时也让对方看轻你,不抓住他们的痛处,他是不可能让你如愿

    的。叶南飞走到他面前:「三哥,您在乌拉也算是成名人物了,我也不想为难你,

    咱们只是来一次简单作,完事,该咋地咋地,一起如常。」

    曹老三:「别整些没用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们到底想干啥。」

    叶南飞:「很简单,只要你说出你手下那几个家伙现在在那,就这么点事。」

    曹老三一愣,以为是仇家找上门了,没想到是奔着自己手下来的:「嘻嘻

    哈哈哈我艹,你么脑袋让门夹了吧?你把我绑这就是想知道耗子,高波他们在

    哪?嘿嘿,,,哈哈,么得啥事都能碰见,你特么从哪能看出我像出卖兄的?

    嗯?」说着话,更露出凶恶之色,仿佛被侮辱了一般。

    叶南飞不急不忙:「呵呵,,俺知道曹三哥义薄云天,只不过呢,让你说出

    兄的下落,这等于让你没得选择,可如果我再给你一个选项,让你只能选其一,

    我思你会慎重考虑的。」

    曹老三:「有种尽管朝这来,皱一下眉咱都不算爷们。」

    叶南飞从兜里拽出一沓照片,抽出一张拿到他面前:「不知道三哥是否认识

    照片上着丫头是谁啊?」

    曹老三一看照片,眼睛越睁越大:「我艹尼玛,你们还是人么?江湖上讲究

    祸不及家人,你们敢碰我闺女我跟你们没完,妈了逼的,是爷们冲我来。」

    叶南飞不急不慌的一张一张的给曹老三看着照片:「三哥,您别急,您闺女

    我听说挺喜欢处对象的,只不过在你的警告下,没人敢跟她处,但我这些哥们可

    不怕你的警告,你看看这照片,和我兄玩的多开心,啊,,,还有带着她兜风

    的,嘿嘿和我兄还挺般配。」

    曹老三彻底愤怒失去理智了:「啊我艹你们妈的你妈了隔壁的,我特

    么饶不了你们,有种放开我单挑,啊」

    叶南飞:「嘶三哥,你这样就不对了,我们是来谈事情的,你发这么

    大火,对解决事情有啥帮助么?很简单,说出你兄的下落,你闺女别说我们不

    会碰,就是别人碰都不好使,您看呢?很简单,一个选择而已,给你一个小时,

    我想你会做出正确选择的,对了,我还听说你家嫂子也是大美人啊,嘿嘿,而且

    你看看我这几个兄,当然不止这几个了,都是年轻小伙子,您也从那时候过来

    的,他们见女人就跟狼见肉了似的,一帮小生牤子,嘿嘿,您好好考虑考虑。」

    曹老三听完,果然停止了谩骂,只不过还瞪着眼,喘着粗气。他们三走远点,

    给他留出点空间,不一会臭球买了些吃食,几人边吃边计。铁蛋:「师父,

    你说咱们这么干,是不是有点不太地道啊,拿人家闺女威胁,有点太损了吧。」

    叶南飞:「咋的?连老丈人都开始心疼了?唉,招是损了点,没办法啊,就

    这老流氓,滚刀肉一个,软硬不吃,唯一的命门就是他闺女,你就用他老婆威胁

    都未必好使,再说了这就是威胁,看他能不能承受,你以为咱还真把他闺女咋地?

    要是真那样,估计你第一个反对,不过铁蛋啊,我可给你提个醒啊,就他闺

    女,我看着可野着呢,你未必能降住,悠着点,别陷的太深,最后受伤找我们哭

    鼻子啊,呵呵。」

    一个小时后,叶南飞再次站在他面前:「咋样?三个选好了么?」

    曹老三恶狠狠的等着他:「你说话算数?不碰我闺女?」

    叶南飞:「您放心,咱保证说到做到,其实我们也不想这么干,没办法,这

    是唯一能让您说话的办法,我们也很佩服三哥义薄云天,其实用兄几个换您闺

    女,您不用内疚,我们和他们几个就是点私怨,讨个说法而已,也闹不出人命,

    而换来的却是您闺女的安全。」

    曹老三:「能告诉我,你们是谁么?我猜你们应该是庞四的人。」

    叶南飞:「三哥您不用费那心思了,您只有这两个选项,我还警告您一下,

    机会只有一次,您说的必须是真的,而且找到人为止,否则您闺女的安全还是保

    障不了,没准今晚上,就可以把她带到您跟前。」

    这时候曹老三还真不敢叫硬了,原来他那几个兄也是听了他的话藏起来了,

    有两个跟着他藏在榆树县的乡下,还有三个也都跑到农村亲戚家躲着呢。知道具

    体,抓捕并不复杂,通知了宁思柔,把曹老三一并交给她。如事先谈好的条

    件,确实放出了骡子还有房东的儿子。

    为了自己买房的事,硬是把曹老三一众卖给了警察,这事办的确实不太让人

    赞成,唯一心里舒服点的就是救出了骡子,同时算是为四哥除了后患,也是为自

    己除了后患,但他不知道的是,后来曹老三竟然被判了死刑,而其他几个也判的

    挺重,多年以后,这个后患还是给他带来不少麻烦。

    而眼下的麻烦却是立竿见影,还是那句话,事物永远在变化之中,骡子被放

    出来后,叶南飞赶忙让他躲起来,防止公安转身翻脸不认账。再进去,自己可真

    没招了。骡子是安全了,可房东没留这个心眼,没出来几天,被人举报了,果然

    被抓了去,叶南飞感觉这事出的诡异,肯定还是有人使手脚,好在,叶南飞早

    就趁热打铁把房子钱交完,同签完,对方的房证土地证已经拿到手,就差更名

    了。

    但房东不干了,找叶南飞闹,这事让他很头疼。而曹老三进去以后,同样给

    铁蛋带来不小的麻烦,因为曹老三是情况特殊,属于案情重大,其实就是名声太

    大,没几天大伙就都知道了消息,马红丽知道后,天天以泪洗面,而曹立红虽然

    也闹心了几天,不过很快发现,没有老爸的日子,其实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