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一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一章 狐狸尾巴

    马红丽很犯愁,曹老三这死鬼有日子没见了,不知道跑到哪个骚货家厮混,

    当初图意他胆大敢干,没人敢惹,在这片说话也好使,打动了她的心扉,以为可

    以在人前展扬,不受欺负,可有得就有失,这种爷们,天生不会温柔浪漫,女人

    在他们眼里就是特么泄欲工具,来性了拽过来就想办,完事理都懒着理你。

    结婚越久越明显,开始还因她美色眷顾着她,等时间久了,也腻歪,没听说

    那句话么,每位女神后面都有一位干的要吐了的男人,别说男人都没良心,这是

    天性使然,感情可以越处越浓,性确是喜新厌旧,这和古老的繁殖基因有关,雄

    性需要尽可能大范围的播撒自己的种子,母性需要寻找更优秀的基因。

    随着时间的流逝,夫妻间的感觉早就左手摸右手,对于曹老三这种男人,家,

    更像一个客栈,偶尔回来休息一下,老婆可有可无,似乎有这么个人,但从来没

    感觉有啥用,唯有一爱女还牵挂着,可自从怀孕事件,让他痛心疾首,从来没曾

    想过,自己的女儿会成为和兄弟们唾弃,玩弄的骚货。别看曹老三这种人,自己

    行为很放荡,其实观念比普通人还保守。

    对于不在规定时间内,公认的空间内发生的性关系,他都会给定义为乱搞,

    参与乱搞的女人都被他视为骚货,淫贱。他当然经常乱搞,乱搞的时候也喜欢骚

    货,可不代表他尊重,赞成骚货。国人很多时候就是这么分裂,一方面喜欢和骚

    货做爱,但又极其看不起她们。他这种人,自己不检点从来认识不到,对别人那

    是明察秋毫,一句话,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事发以后他是非常痛苦的,内心的煎熬不是外人所能体会,和很多家长一样,

    遇到紧急情况,最应激的做法就是雷霆手段管控,对自己闺女虽然痛惜,但舍不

    得上手段,只能对她身边人下手,警告所有有可能接近自己闺女的男人,都警告

    了,效果是立杆见影的,但副作用也是很大的,那就是和自己闺女的矛盾难以弥

    合了。

    虽然那事情头上的时候,很愤怒的教训了她,她也害怕了,但接下来呢?当

    她知道父亲对自己做了什么以后,怨恨和叛逆开始了,父女间的博弈也进入进行

    时,别看表面很平静,但气氛,一个表情,一句话,说话时候的语气,都是博弈

    之中。别看父亲的霸权似乎很强大,但在长期的斗争中,失败确实必然的,因为

    父爱,不能承受这么久的冷战。

    在曹老三不断软化和讨好的态度中,在曹立红有点无所谓,不在乎而又不敢

    太过放肆的表现中,暂时达成了不太和谐的平衡。在和庞四的较量中败北,让曹

    老三有点意气阑珊,消沉了一阵,没想到来了一场席卷全国的严打,形势之严峻

    直逼建国初的镇反运动,曹老三的政治敏感度还是很高的,马上隐藏起来,只是

    偶尔出来看看闺女,虽然不着闺女待见。

    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愁坏了马红丽,现在闺女和她说话都充满了情绪,她

    是管不了,而且见着男的一反常态的主动接近曹立红,让她很紧张,不知如何面

    对,不管肯定不行,但是管姑娘,人家不搭理你,去管那小伙,又有点害怕,谁

    知道都是啥人啊,曹老三不在家,自己没底。

    出去打听了一圈,硬是没打听到,可愁坏了这个本就没啥主见的妇人。但是

    为了闺女,她还是豁出去了,母爱的伟大就在于此,不分贫富,贵贱。

    第二天,铁蛋果然早早的等在门口,送曹立红去上学,马红丽在屋里看见,

    不仅增添了几分担心。等到放学,果然没有按时回家,这更让马红丽坐卧不安,

    更坚定了要面对铁蛋的决心。那这俩人干啥去了?为啥没按时回家呢?

    说起来还真不怪铁蛋,是曹立红主动要求铁蛋带她出去兜风。铁蛋那忍心拒

    绝啊,反而求之不得。曹立红故意打发走了于丽丽,不过让她有点失望的是,这

    铁蛋长得挺阳刚,但在她面前却很腼腆,都不敢直视她,说句话恨不得脸都红,

    失望的同时,也感觉这人挺好玩。俩人兜完风,就在江边散步,铁蛋熟悉点以后,

    开始放开了点,聊起社会上的这些事,说不上多丰富多彩,但也挺符合曹立红的

    口味。

    直到天暗下来,铁蛋怕耽误正经事,别把人家姑娘带出来,家长不愿意,影

    响下面的交往就得不偿失了,劝着她回家了。送到门口,转过车,往回骑,还没

    开始加油,发现路边一女人招手,铁蛋前后左右看了一下,没有人啊,是找自己

    的?

    铁蛋慢慢降速,疑惑的看着前面这位未到半老,风韵都在的美女:「您找我?

    有事?」

    马红丽:「我是曹立红的妈妈。」铁蛋一惊,没想到曹立红的妈这么漂亮,

    更没想到,第二天就找上自己了。

    铁蛋:「哦,婶子,我已经把她送到家了,嘿嘿,您别担心。」铁蛋有点紧

    张,赶忙下车。不过他这句婶子叫的马红丽肯定不舒服。开始她比铁蛋还紧张呢,

    不过近了一看,这小伙子挺憨厚的,笑起来一口白牙,还挺腼腆,一下放松了不

    少。

    「我知道,我就是想跟你唠唠,我们家立红还小,不想让她处对象,特别是

    她爸爸,贼反感,前两年,她有个同学和她来往挺密的,结果让她爸,打了一顿,

    他家还赔了钱,小伙子,我看你也挺老实的,我也是为你好,离我们家立红远点,

    要是让她爸知道就晚了。」

    铁蛋心里话,就是怕她爸不知道呢:「婶子,您放心吧,我没别的意思,就

    是看见她上下学真不安全,前天,那不是俩小流氓截着她俩了么,我绝对没有别

    的意思。您看,你家人也不去接送她,多危险哪。」铁蛋说这些话,到不一定是

    装的,开始可能是有目的的接触曹立红,可接触上以后,可就有了变化了。

    铁蛋从小可不是什么受女孩子喜欢的类型,漂亮的更是视他为无物,可没想

    到一接触曹立红,她竟然对自己这么热情,青睐有加,顿时让他信心大增,而且

    从来没有过的满足感,那种被人特别是美女欣赏,依赖,让他顿时感觉这世界真

    美好,空气都清新了,世界的色彩更浓重而鲜亮了。

    马红丽当然不会那么容易相信他这些鬼话,不过铁蛋发自内心,真诚的说出,

    自己保证不会伤害曹立红,并准时接送她回家后,在他如此真诚的态度下,马红

    丽也不好在说啥,抬手不打笑面人么。虽然不放口,但态度明显不那么坚决了。

    铁蛋又很会来事,忙着把马红丽送回了家,并说有啥事,有啥活,就招呼他。

    回来跟叶南飞一汇报情况,叶南飞的指导思想是,能多接触,比少接触强,

    安排臭球和猫肉盯梢,看看马红丽一天天的都干啥,有没有机会更进一步接触。

    观察了两天,还真有点收获,城市住平房的,夏天必须脱煤坯,不然冬天取

    暖是个问题,而曹老三在家的时候,很多小弟过来一两天就干完了,可这几个月,

    很少抓住他人影,严打又弄得人风声鹤唳,谁还惦记帮你脱煤坯啊,马红丽买回

    来煤面子,但是犯愁上哪去弄黄泥还有咋脱煤坯。煤气罐用的人很少,不过她家

    早就用上了,挺长时间,没气了,但自己又扛不动。

    第三天,铁蛋送曹立红回家,看见门口堆的煤面子,故意进屋问了马红丽,

    是不是要脱煤坯啊,马红丽正犯愁,马上充满希望的看着铁蛋:「是啊,是啊,

    我这也不会整啊。」

    铁蛋:「您别管了,我找俩人就给您干了。」

    隔天早上送走曹立红,就找了几个哥们,拉来黄土,按比例和煤面子和在一

    起,再用模子脱成煤砖,闲着的空,他有把煤气灌上,前院,后园子的一顿收拾。

    马红丽看在眼里,印象又好了几分,和曹老三结婚,从来就没感受过一个顾家的

    男人是啥感受。

    中午,弄了几个菜招待他们,几个哥们吃完就跑门口抽烟打屁去了,铁蛋留

    下帮着收拾桌子,顺便问了曹立红爸爸为啥总不在家。马红丽怪异的看着铁蛋,

    原来这小家伙不知道这是曹老三的家,难怪胆气这么壮:「呵呵,怪不得,你不

    知道这是曹老三的家么?」

    铁蛋演技还不错:「啊??????????????不会吧?艾玛,曹三

    哥可是俺的偶像啊,哎呀难怪呢。」

    马红丽:「那你还敢不敢接送立红,来我家了?」

    铁蛋:「呃,,,,,,,敢啊,我对立红又没有歪心,怕啥地,嘿嘿,不

    过我真想见见俺的偶像,三哥总不回来的么?

    马红丽感觉铁蛋傻得有点可爱:「我劝你啊,还是别着他面的好,他平时啥

    时候见着真不知道,不过后天是立红的生日,他肯定回来,不过他可没那么好脾

    气,你还是别见了,以后离立红远点,这都是为你好。」

    马红丽说别的,他都没在听进去了,心里一阵狂跳,是一种完成任务,达成

    目标的欣喜,接下来就无所谓了,马红丽说什么,他都安心接受。

    他之前也试问过曹立红,不过效果不好,曹立红一听她老爸,就犯病:「别

    跟我提他,最好永远见不着。」

    消息传回来,大伙除了欣喜,马上又紧张起来,既然曹老三要冒头了,下面

    就是怎么抓人,大伙从来没干过这活,毕竟不是执法部门,怎么才能顺利的,不

    惹麻烦的把人抓住呢?

    叶南飞这几天并没闲着,已经相处了几套方案,但计划没有变化快,先安排

    铁蛋早上继续送曹立红,别引起别的麻烦,但晚上找借口别接了,不然碰上曹老

    三,很可能引起意外。而安排臭球和猫肉,化装成卖瓜子和修鞋的,在曹老三家

    附近盯梢。

    至于抓人,叶南飞第一个方案,在校门口附近埋伏抓,但引起铁蛋的极力反

    对,说是校门口,那会正放学,人多眼杂,不好下手。叶南飞感觉也是。第二方

    案,晚上肯定在家给闺女过生日,另外,俩口子这都不是小别了,是大别,小别

    胜新婚,那大别就胜蜜月。不如趁晚上,夜深人静,月黑风高,直接入室把人截

    了。

    在看铁蛋,又是满脸难色。叶南飞:「怎么着?铁蛋?你这是不敢干?我也

    不想干啊,可骡子等着咱们救呢,再说了,这曹老三也不算啥好鸟,咱这也算替

    天行道了。」铁蛋吭哧瘪肚的,半天没整出动静,骡子不在,这铁蛋算是可以商

    量事的人了,可今天怎么就磨磨唧唧的了呢。

    叶南飞:「有话就说啊,咋跟个娘们似的了?」

    铁蛋:「不是,那啥,,,,,你看曹立红和她妈也不容易,你说这好容易

    过个生日,,,,一家好容易团聚一回,你说咱就这么给祸祸了,是不是有点那

    啥,,,,嘿嘿。」

    叶南飞这才明白:「呦呵,你个臭小子,让你打入敌人内部,你小子开始假

    戏真做了吧,不会真喜欢上那曹立红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