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二十章 英雄救了个美2

    作者;独孤一叶

    英雄救了个美2

    按理说她这只算是一个小坏习惯,没啥大不了的,女性中应该有一半有自慰

    史的,不能说这些姐妹都学坏了,懵懵懂懂的探索着自己的身体,摸索着性的奥

    秘。如果生活就这么过着,应该也没啥大的波澜,谁的青春年少不是充满着,懵

    懂,好奇,神秘和各种糟逼中度过的呢,可又发生一件事,加重了事态的发展,

    咋回事呢?还是夫妻俩生活不检点造成的。

    姑娘快上高中的时候,家里生活越来越好了,曹老三虽然不善经营,但也知

    道抓钱,也是从舞厅开始,他这种人来钱快,花的更快,没有急着改善居住环境,

    而是花在了吃喝玩乐上,录像机这东西他当然不能放过,在家就能看电影,那是

    多少人的梦想,特别还能看成人片,想想都激动。成人看一看成人片,不算毛病,

    就当学习先进经验了。还可以增进夫妻情趣,小黄怡情,大黄才伤身。

    你俩成人看到没啥,关键要藏好啊,家里还有孩子呢。曹老三白天晚上不在

    家时候多,马红丽是能不在家尽量不在家,要不是得侍候闺女,她可以不回家,

    在外面干啥呢?看牌,打麻将,和姐妹逛街,现在还多了很多娱乐项目,比如跳

    舞。而曹立红正是探索身体和性奥秘的急迫时期,一个周日,在家翻找各种有关

    身体和性的读物,可惜爸妈都是恨书多,见字烦的主,但在翻找的时候,发现了

    几盘不明录像带。

    心理纳闷,录像带放柜子里干毛?放出来一看,让曹立红的心脏差点没跳出

    来,里面全是光着身子的男女,缠绕在一起做着那不知所以的事。慌乱中,赶忙

    调低了声音,并出门把大门插好,里屋门在插上,窗帘拉上,把声音调到最小,

    这才如饥似渴的看了起来。通过这夸张的,变态的录像,曹立红了解了自己的身

    体,误解了性。

    有机会她便拿出来学习观摩一番,那些欧美白人,黑人的粗大家伙,让她充

    满向往,一次照葫芦画瓢,用一根香肠把自己破处了,可惜不但没感觉到快感,

    反而出了血让自己恐惧不已,很是恐慌了一阵,怕自己把自己玩坏了。同时导致

    她在看男人的眼神都充满了欲望,火辣辣的。

    班里有个班草,长得高大英俊,曹立红本就长得清新可人,再加上她那火辣

    辣的眼神,班草几个回合就投降了,班草还是个懵懂少年,相对来讲曹立红已经

    探索的差不多,属于先驱,一个礼拜天,曹立红带着她回家幽会,二人躲在自己

    小屋里,拥抱亲吻,都很激动,男孩还不得要领,光知道冲动莽撞,曹立红毕竟

    女生,在喜欢的人面前还是要矜持一些,总不能她教他如何做爱吧,再说教一个

    人也挺费心思的,不如观摩学习。

    当曹立红打开录像的时候,班草眼睛就直了,在看一会,嘴边流下亮晶晶的

    东西,曹立红掐了他一下,他才反过味来,在看她的眼神分明已经冒火了。男女

    之事往往可以无师自通的,何况还有录像教唆,当火急火燎的班草掏出那话儿的

    时候,多少让曹立红失望了一小下下,因为并没有录像里那么粗大,而是和根黄

    瓜差不多,白白嫩嫩的。可又一想,真要像录像里的,自己未必扛得住,一根香

    肠都弄出血了。

    俩人毛手毛脚的终于把那肉茎插入了那小穴,都是初尝人事,哪里降得了如

    此舒爽,如此新嫩的肉茎和小穴是异常敏感的。在笨拙的抽插几下后,班草就喷

    射了,但不用担心,根本不存在软下来,不应期,这一说,接着进行下一轮驰骋。

    又一次高峰后,俩人躺在炕上喘着气,曹立红很满足,终于知道男女之间咋

    回事了,知道真实的感受了,很刺激,舒服,很爽,人生快慰不过此事。班草则

    感觉经历了一次奇妙之旅,幻想过男女之间很美妙,但没想到会如此美妙,喘息

    片刻,又互相吻在了一起,如胶似漆,录像里的淫靡之声提醒着二人,他俩抬眼

    接着看,那画面刺激的二人激情又起。

    就这样一下午,不知疲倦,不知饥饱,一遍又一遍的品味着。傍晚怕家里回

    来人,不得不分开,第二天俩人才知道厉害,走路都费劲。就这样,俩人开始了

    几个月的性福生活,学校后面的小树林留下了他们的缠绵,河边留下了相偎相伴

    的身影。一到周末,抓着机会,就开始观摩学习,学会了录像里的各种姿势招法,

    什么品箫,戏穴,老树盘根,观音坐莲,老虎撅尾。

    这些都未必算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年不钟情?可怕

    的是,俩人并不明白这毫无节制的,没有安全措施的欢愉,会带来怎样的可怕后

    果。那就是几个月后,曹立红有妊娠反应了,吃着吃着饭,恶心呕吐,曹老三俩

    口子发现这一刻,都呆立当场,连咀嚼都忘了,这特么不是怀孕了么?可自己闺

    女这么小和怀孕扯上什么关系了?

    他俩心目中女儿永远是那个,简单,纯洁,漂亮可人的小姑娘。当她再次坐

    到饭桌前的时候,发现气氛不对了,爸妈以前所未有的严肃态度面对着她,一时

    把她吓着了,感觉自己的秘密怕是要曝光了,但哪里出了披露了呢?接下来确实

    如她预感的,狂风暴雨般的审问,从来没见过老爸对自己这么凶过,自己最宝贵

    的东西被人玷污,能不暴怒么?

    曹老三也是第一次打了自己闺女,马红丽看曹老三动了真怒,忙护住曹立红:

    「你想打死她啊,不是你亲闺女啊?」

    曹老三:「到底是谁?你赶紧说,我特么非整死他不可。」说完在屋地愤怒

    的来回走着,并大口大口的吸着烟。

    这次曹立红是真的怕了,没见过父母对自己如此暴怒过,在他们的淫威下,

    曹立红屈服了,供出了班草,但并没敢说出自己看录像的事,怕遭到更可怕的批

    斗,当然也不敢承担和班草之间的责任,可怜了那班草,先是被堵住狠揍了一顿,

    接着带去见了家长,清空所有,赔了两万块算是完事,这还没完全清除曹老三的

    怒气,按他的想法,不弄死那小子,也得废了他,让他后半生没性福。

    但见到那孩子以后,并不是想象中那种坏孩子,长得还挺帅气,白白净净的,

    打了一顿后,带去见家长,都是工人家庭,听过后也知道理亏,尽量满足了他要

    求,你说杀人不过头点地,还能把人家咋样呢?从此,曹立红在没见过班草,可

    能是转学了,或者去外地亲戚家。

    曹老三之后,采取了雷霆之势,恐怖管制,恨不得全校男学生都被警告过,

    不准接触曹立红,否则后果自负。曹立红从一开始的恐惧,到后来慢慢转为怨恨,

    她从父母眼里看见了怨恨,嫌弃,只因为她和一个男生好过,可你们大人不是每

    天都在好么?怎么我们好就是大逆不道了?

    等她见不到了班草,而全校男生都不敢靠近她,像躲瘟疫似的躲着她之后,

    她深深的恨起了她爸妈,也越来越叛逆,虽然还不敢公开反抗,但非暴力不合作,

    你们说你们的,我干我的,要不是周围男人都躲着她,她还会找个人恋爱。那事

    没几天,老妈带着她做了人流,她才知道,那事除了欢愉还有如此苦痛。

    让她更难接受的是周围人的态度,知道她事的人,眼里和态度上无不是透着

    惋惜,嫌弃,似乎自己是个坏了的物件,舍不得扔,但看着又可惜,看着坏处又

    有些嫌弃,去做人流时候,医生那嘴脸更令人发指,似乎自己对他们做了什么不

    可饶恕的事。

    经历了暴风骤雨,但只要荷尔蒙,多巴胺正常分泌,心中那团火就不会熄灭,

    既然男人碰不到,女同学你们不会不让我接触吧,于是同桌于丽丽成了替代品。

    同样是周末,被带到家里,观摩欣赏了那动作片,于丽丽一个纯洁无知的孩子,

    就这样被带进了一个只有欲望但还不知情为何物的世界。

    毫无疑问的,于丽丽在曹立红的引导下,学会了用接吻,互相爱抚,互相自

    慰来发泄欲望,虽然不如男女来的真实痛快,贵在有胜于无,安全。每当于丽丽

    趴在她身上,下面用香肠捅着她,她都回想着和班草在一起的那些日日夜夜,仿

    佛他又回到了自己身边,嘴里轻轻呼唤着他的名字,眼泪禁不住从眼角留下来。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挺好的孩子也变得叛逆,戾气很重,爸妈越是希望咋样,

    她越是不让你如意,你说好好学习,我偏不学,你说乖一点,我偏不配合,曹老

    三俩口子由原来的主动彻底变为被动,人家孩子一点不搭理你,你说重了还跟你

    耍脾气,说轻了不在乎。他俩对这孩子已经无可奈何。

    曹立红虽然渴望有个男朋友,那个男朋友不能怕她爸爸,不管是谁,只要能

    不怕她爸爸,他就敢跟,虽然这样,但臭球和猫肉以这种方式,这种形象出现,

    任何女人还是不会接受,反而是铁球的出现,是她期待已久的画面。那一刻,她

    觉得自己盼望已久的白马王子就是他了,哦,应该叫黑马王子。

    铁蛋:「小妹妹,路上危险,我带你回家吧?敢不敢坐啊?」曹立红就期待

    着这一刻呢:「好啊。」突然又感觉自己太主动了,一点不矜持,装作小女孩状,

    低头捻着衣角。等铁蛋骑上摩托,回头:「上车啊。」

    曹立红有点害羞的抬头含情脉脉的看了他一眼:「哦」拽着于丽丽坐在了后

    座上。飞驰的摩托,暖风拂过,很舒服,坐在铁蛋身后,一阵阵久违的男人气息

    让她迷醉,多想搂紧他,贴在他背上,最好是他搂着自己,正在她发花痴的时候,

    到地了。

    当摩托车出现在曹老三家门口,马红丽隔着窗户就看见了,马上紧张起来,

    这又早恋了?铁蛋主要为了接触曹立红,可不想出别的差头:「我先走了,我每

    天都路过你们学校,正好接你,这帮小混混很烦人的。」说完,骑着摩托赶忙离

    开了,曹立红有点恋恋不舍的看着摩托远去,于丽丽:「咋的?看上了?」多少

    个日子是俩人搂在一起,幻想着一个心目中的王子出现啊。

    曹立红:「去你的,嘶,,,,你说他真的会接咱们放学?」

    于丽丽撅着嘴:「是接你吧,我看他只看着你,就当我没存在似的。」俩人

    边说边进了屋。

    马红丽:「红红,刚才那是谁啊?你同学啊?」

    曹立红顿起反感:「谁也不是,刚才要不是他,俺俩就被俩小流氓欺负了,

    是他把那俩小流氓打跑,送俺们回来的,别让我爸在把人家一顿打啊。」说完也

    不理她妈,拽着于丽丽进了小屋。马红丽一听又毛了,可曹老三这几个月都见不

    到人影,说是风紧出去躲躲,得想法通知他啊,姑娘又出状况,她也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