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司命归元】(匹夫夺志)第一百一十九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元】(匹夫夺志)第一百一十九章 英雄救了个美

    确定要以曹老三的闺女下手,但不能绑架吧,而且还是绑架少女,别说法律

    不允许,就自己都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那怎么能得到想要的信息呢?叶南飞不

    禁想起一个古老的桥段,自古美人爱英雄,想接近美女,就得成为她心目中的英

    雄,最直接最有效果。不用说了,英雄救美是必须的了。

    英雄救美这事,不是天天都有,就算有,你未必敢救,那不光是胆子大就行

    的,还需要实力和能力,要求这么苛刻,时间又这么紧迫,只能自己制造一出了。

    最近一直跟着自己忙活的就那哥三,铁蛋,臭球,猫肉,三人往哪一站,叶南飞

    琢磨着给谁安排啥角色。最先考虑的必须是主角,内个英雄。

    就眼前这三人,条件都不够优厚,别说英雄了,演地痞都不够霸气,猫肉,

    身高还行,一米七十多,可长得太单细,而且性格软弱,平时都唯唯诺诺的,真

    让办点事,还不办砸了,你听这外号,猫肉,这人就是肉筋筋的性子。

    臭球,真名牟贵,不知道他爸妈咋取得名字,大伙叫他臭球,因为这小子从

    小皮实,臭屁,咋闹,咋磋磨不急眼,性格脾气演个英雄还凑合,但外貌相差甚

    远,按现在的话说,颜值太低,虎头虎脑的,鼻子短平,眼睛鼓鼓着,个头顶多

    一米六五,就这外貌条件,咋看咋是配角,甚至反派。

    在看铁蛋,他真名牛良山,相比前两位,看着顺眼多了,最起码五官端正,

    个头够高,和叶南飞差不多,唯一缺点是太黑了,估计去非洲都容易被认成同胞,

    铁蛋这外号的由来,也是因为他抗造,皮实,打架惹事从不落后,长得又黑,故

    名铁蛋,瞅来瞅去,还就他还勉强胜任。

    接下来是给三人上装扮,就这三货,本色演出肯定不行,必须捯饬捯饬,平

    时他们都蓝灰中山装,修车的活在埋汰点,一天天的造的跟灰驴子似的。首先是

    剃头,然后选衣服。等一切弄利索,在站在那一看,立马改观,都说人靠衣服马

    靠鞍,一点不假,都是小平头,夹克衫,筒裤,回力鞋。

    特别是铁蛋,这小平头一剃,显着干净利落,黑黑的皮肤此时到更显着阳光,

    健康,到真有几分英气。三人穿上新衣服,又剃了头,各种不太适应,在那站着

    也扭扭捏捏,还带不好意思的,站在边上的徐晓娟看着这个乐。

    台词剧本是几个人集体完成的,并排练了几次。终于到了上演这天。路线早

    就摸清楚了,选择了一段胡同,相对僻静一些,各方人员已经到位,就等女主角

    登场。等待的这段时间,大伙都挺紧张,以前跟着骡子,在路边聊骚小姑娘的事

    也没少干,但故意让你演一段,反而紧张了。

    放哨的徐晓娟在胡同入口挥手,女主出现。叶南飞通知臭球和猫肉准备好,

    远远的看见两个女孩相伴从路口走了过来,还兴高采烈的谈论着什么,臭球和猫

    肉打了打精神,迎着赶了过去,虽然胡同里偶尔有行人经过,但可忽略不计,遇

    到这种事,见义勇为的很少,大多躲着走。

    臭球俩人对着她们迎上去,俩女孩本想躲到另一边,让过去,可发现面前这

    俩人又迎过来,这明明是故意的,其中一个个子高的,应该是曹老三的闺女,曹

    立红,并没有显出多少惊慌,另一个矮一点的女孩似乎预感到麻烦,躲到了曹立

    红的身后。

    曹立红用挑衅的眼神和语气:「你们俩个想干嘛?瞎了你们的狗眼,知道我

    是谁么?」本来这丫头长着娃娃脸梳着齐耳短发,看着很卡哇伊,也挺清纯,但

    一说话立马打破那形象,反而比臭球俩人痞气更浓。

    猫肉基本算是凑数撑场面用的,表演全指臭球了:「哎呦,妹妹,说话挺横

    啊,没别的意思,哥哥带你歌厅玩去咋样?」这俩货本来颜值就低,为了掩饰,

    叶南飞还给装扮的更恶一点,更成熟一点,这就更难获得女生好感了。

    曹立红差点气乐了,就这一高一矮,一胖一瘦,这么俩奇葩,还想泡妞:

    「可以啊,就怕你没那个胆子啊,不知道我爸爸要是知道了你俩还能不能站着说

    话了。」说完也不想和这俩货浪费时间,拽着另一个女孩就走。

    臭球赶紧拦住:「哎别走啊,咋的啊?看不起哥哥?不给面子是吧?」

    他尽量模仿的变态一点,感觉自己明显罩不住眼前这丫头,气势比自己足多了,

    按理说,不应该吓的哆哆嗦嗦不知所措才对么?和预想的剧情不符啊,

    心里只盼着铁蛋赶紧登场。

    曹立红:「特么,臭流氓,知道我爸谁么?曹老三,你特么怎么出来混的,

    趁我还有点耐心,赶紧滚。要不,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不愧是老大的闺女,

    说话都这么霸气十足。

    臭球:「曹老三怎么了?曹老三闺女不是女的啊?不能有男朋友啊?今天我

    还就让你陪定了。」臭球心里叫苦啊,快撑不下去了,在说话,这丫头容易发飙,

    真把自己一顿挠,你是还手,还是不还啊?正在两边瞪着眼较劲的时候,突突突,

    的摩托声传来。戏有人接手了。

    在看铁蛋,穿着夹克,带着墨镜,在他们身边停住了车,坐在摩托上,竟然

    很潇洒,英俊:「怎么回事,人家这是俩学生吧,我说矬子,你认识人家么?怎

    么么拦着人家不让走啊?」这出戏果然有效果,曹立红和那小丫头看铁蛋的眼神

    都冒星星了。

    而且不失时机的:「是他调戏我们,他们是流氓。」铁蛋一听,故意很正式

    的把车熄了火,下了车,走向臭球他俩:「哎呀胆子不小啊,知道现在是

    啥时候不?还敢耍流氓,活腻歪了吧?」

    臭球不敢示弱的:「咋的?不干你事啊,少管闲事。」

    铁蛋上去就是一拳打在了他脸上:「我就管了怎么地?」臭球有点急了,妈

    的是演戏,他还真打,冲上来就像还手。铁蛋又一拳搥在他肚子上,并同时贴在

    他耳旁:「赶紧么走啊。」

    臭球:「你特么还真打啊。」说完也不敢停留,边转身跑边说:「有种你在

    这等着,别走啊,等着,我特么能死你。」后面曹立红和那丫头:「打他,打呀。」

    铁蛋有点牙疼,这曹丫头明显不好对付。

    要说这曹老三的闺女,还真是不简单,要不说,两大因素影响人的生长,一

    个是基因,一个是后天环境,曹立红的基因是相当不错的,长相完全继承了父母

    的优点,虽然曹老三并不英俊,但人闺女会遗传啊,只继承了团脸和大眼睛,其

    他地方随她妈。曹老三的老婆,马红丽,标准的大美人,过去有句话,好汉无好

    妻,赖汉搂娇妻,癞蛤蟆吃天鹅肉,这些话基本在陈述曹老三俩口子的实际情况。

    当初马红丽看上的就是曹老三牛,在他们这片好使。曹立红的智商和性格像

    曹老三的居多,曹老三也特别宠她,疼她,在外面天不怕地不怕的,唯独怕自己

    闺女,只要是闺女要求的事,无条件执行。虽然俩口子把闺女都当宝似的,可俗

    话说得好,身教重于言教,就他俩口子的这言行举止,周围交往的朋友,孩子耳

    闻目染的,好得了么。

    一些坏习惯肯定学了不少,但影响最大的,还是这帮人荤嗑,黄段子,嘴巴

    不干净,让小丫头过早的接触了变态而畸形的性知识,不管大人还是孩子,对性

    的东西都是敏感而好学的,本来接触的就比同年龄的要多,几次经历,更改变了

    这孩子的生长轨迹。

    一次半夜起夜到厨房上厕所,本来睡的迷糊的,忽然被一阵阵心惊肉跳的呻

    吟声吵醒。她家住的是平房,东西各一个屋,中间是走廊,西屋北面是间隔出来

    的厨房,晚上小便通常在厨房的脏水桶里方便。声音肯定是从父母房间传来的,

    「啊唔用力啊三哥,使劲。」

    曹立红悄悄的贴近东屋门,里面传来母亲的呻吟声,老爸粗重的喘气声,还

    有啪啪啪声。以她的经历很难还原那画面,只是声音听得自己面红心跳。最后听

    见老爸「哦,,哦。」似乎从喉咙深处发出的,而老妈的声音更是销魂,果然是

    混社会的,做爱都这么豪放。

    听见俩人窸窸窣窣要下炕的声音,连忙躲进了自己小屋,钻进自己被窝,心

    情异常兴奋,体内一股邪火乱窜,但又不知如何宣泄,摸着还没发育完全的小兔

    子揉搓着,慢慢把手伸进两腿之间,一阵阵快感袭来,但越是摸邪火越烈,她模

    糊的知道男女不同,通过大人们的谈话,但具体怎么不同,男女之间有时如何完

    成那些荤段子里的事,让她很难形成画面。

    随着邪火的越来越热烈,她也加重了对两腿间那朵百合的刺激,不小心碰到

    花朵上端的一个部位,更是让她浑身一抖,不禁舒服的「哦」了一声,把自己吓

    了一跳,难道老妈就是这么舒服的叫出声?不知爸爸是咋弄得老妈那么舒服的。

    手里不断刺激这花的各个部位,快感越来越强烈,但她并不知道,花朵深处

    还有个逍遥洞,只是摸着花瓣,便让自己进入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体验,那是一

    股强烈的快感从两腿之间扩散到全身,那是从未有过的刺激,让她欲罢不能,而

    又迷茫。就这样她学会了自慰。

    从此她开始注意身边的男女的那些敏感部位,特别是夏天的时候,曹老三怕

    热,时常穿着大裤头屋里屋外的晃荡,双腿间那话,悠荡悠荡的很是引人注意,

    也让曹立红特好奇,她只是看过小孩的,长得都跟小螺丝疙瘩似的,并不见出奇,

    怎么老爸的那地方会那么大?知道男女不同,但还不得其要义,男女是咋做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