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一十八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幕后黑手2

    抓住线,事情就好办了,至少有个努力方向。既然是工商局的,也好查,

    直接找宁思柔,她一听完也很气愤,公器私用,还真够无耻的,张浩她听说过,

    工商局副局长,四十多岁混到这位置,也算成功人士了,但他俩都在纳闷怎么就

    得罪了这位尊神了呢。应该没啥太大利益冲突啊。

    叶南飞越来越摸出经验,想要对付一个人,就要先了解他,这就是兵法中

    的知己知彼。让宁思柔帮着把档案调出来,一看家属一栏,立马明白了,老婆姓

    纪,老纪家亲戚。事

    情一下子明朗化了,这老纪家真是阴魂不散啊。但怎么破,

    是个问题,宁思柔让他别冲动,不行她找找人从中说和说和。叶南飞可不想宁思

    柔为了自己低三下四求人去,让她放心,他自有办法。

    其实他也没啥好办法,人家是副局长,你的那些流氓下三滥手段都用不上,

    你总不能把局长绑架了吧。办法没想出来之前,不能耽误了解对方,还是安排铁

    蛋跟踪,不过要更隐蔽,小心。他自己则不断收集老纪家和这位局长的资料。

    原来张局长的老婆和纪家姐妹是堂姐妹,局长家四口,儿子上初中,女孩在

    小学,他在单位的口碑也很好,长得也一表人才,看来看去,没有可以下手的地

    方。最容易,最好操作的,还是男女关系,但瞧着一脸正气的照片,感觉挺

    ?最?新3|

    渺茫。

    可你特么这么正气在身,怎么那么下作,公器私用来对付俺一介小民呢?

    正犯愁的时候,臭球带来房东老左家的消息,左家的大儿子也被抓了,家

    里乱成一锅粥,挖门盗洞的找人托关系呢。叶南飞一听,似乎感觉出是一个机会,

    但又不知如何抓住,有些心焦的在屋里来走动:「知道他

    最新?22?

    啥事被抓进去的么?」

    臭球:「也没啥事,好像是和这周围的小年轻的,没事打架斗殴啥地。」

    脑子里突然有点想法,不知道可行不,但要确定一下,于是着急忙慌的又找

    宁思柔去了。

    宁思柔:「我不是说了么,现在谁想捞人也不好使,老严了。」

    叶南飞:「你听我说啊,我用四个大混混,换这俩个小痞子,你看行不?比

    如曹老三,分量够不?」

    宁思柔:「你知道他们在哪?」

    叶南飞:「我不知道,但我能抓着。这样,我在加两个,六个人换这俩。」

    宁思柔

    找请?

    想了一下:「那我帮你问问,成不成的我可不敢保啊,现在领导的决

    心老大了。」

    叶南飞:「思柔姐,姓左那小子,是我房东的儿子,要是能弄出来,我房子

    问题就解决了。」

    宁思柔:「嗯,,,这样,,,就说这俩小子交代出曹老三等人,有立功行

    为,本身罪行不重,看看这样可行不。」

    赶忙又赶往房东家,见着房东:「大叔,你的房子我买,您看多钱能卖?」

    房东:「啊,那要买的话,肯定可你先来,可我说的是同样价钱的情况下啊,

    你知道我现在急用钱,有一家出到十万了,我正想问问你呢,如果你能给到十万,

    我先卖给你。」

    叶南飞一听十万也吓一跳,在那个时代,十万无异于天价,一个破砖瓦平房:

    「左叔,那要是我能把你儿子捞出来呢?」

    房东眼睛顿时一亮,这些日子都要把他愁白头发了,人没少找,都直晃头,

    不是钱的事了,现在是有钱也不知道送给谁,也不知道好不好使,况且也没人敢

    接这个钱啊:「你说真的假的?你要真能把我儿子捞出来,五万我就给你。」

    叶南飞:「一言为定。」

    家后,开始琢磨怎么才能抓着曹老三,心里话,曹老三你也别怪谁,你也

    没干过啥好事,这么干算是替天行道,也算给四哥扫清障碍,还能救出骡子。这

    家伙自从出事后,就销声匿迹了,叶南飞光忙着自己的事了也没关注,四哥也没

    把他当事,这老小子忙活什么呢?要说警察想抓他也不是抓不到,只是现在好

    抓的还没抓完呢,这种藏起来的,要往后放一放,如老牛吃草,要一茬茬的吃。

    正琢磨着呢,铁蛋来报告,发现张局长线,这货似乎也有相好的,叶南

    飞也没太上心,有相好的又如何?拿去要挟他?对于局长这个级别,在叶南飞来

    说还是挺恐怖的存在,那是很大的干部了。而且他心思正在曹老三身上。

    可第二天房东就来找他,有变化了:「小兄,不是我不讲信用啊,人那家

    说了,给我八万,还能把人捞出来,你看这,,,,,。」

    叶南飞:「叔,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家是老纪家吧?」

    房东一愣:「嘿嘿,关键不是小数目啊,是吧,这样,你要是八万,在把我

    儿子捞出来,还是可你先来。」

    叶南飞这个闹心,就这么一家人,啥事给你一顿胡搅,买卖干不成,房子也

    买不成,这病根得除。马上叫来臭球,让他和铁蛋一起盯着张局长,你家不就是

    仗着这么个亲戚么?把他搬倒,我看你还指着谁搅,本来叶南飞不想对这局长

    下手,可把人逼到这了。

    既然要在男女关系上下手,叶南飞做了个计划。很多看官可能会说,么又是

    贪官骚扰,胁迫女下属的老套路,没办法,这事就是这么普遍,很多时候,未必

    是官员胁迫骚扰,而是女下属动投怀送抱,并不是说女的都贱,这应该是她们

    的天性,崇拜强者,一旦遇到强者,成功者,首先就给他们按了光环了,心动,

    青睐也是难免的。

    第三天,果然有情况,臭球来说,俩人先后去白桦宾馆开房了。叶南飞赶

    紧带着准备好的东西,赶了过去,三人也在白桦开了一间房,同时暗暗的塞给登

    记的五十块钱,问了先后进去的那对,是哪个房间。还好距离不远,中间隔着两

    个房间。

    那时候的酒店,宾馆有一样好处,没有监控这玩应,干点坏事不用担心留下

    证据。这不,三人一进房间,就开始换衣服,化妆。换衣服是角色扮演,化妆是

    怕被人认出来。俩小子站在镜子前显摆,欣赏半天,穿上制服或者军装是小时候

    大多数男孩的梦想。

    来到打听好的35房间门前,叶南飞拿出他的专用开锁工具,没几下门开

    了,三人先后冲了进去,屋里灯光昏暗,但可以看见床上一上一下俩人正起劲的

    耸动着,女人嘴里发出淫靡的娇喘,男人喘着粗气,可能是太投入,太兴奋,也

    可能是铺着着地毯,三人进来的速度也太快,二人还没发觉,叶南飞抬起准备好

    的相机,啪啪的开始拍照。

    闪光灯刺眼的闪烁,才唤醒了沉迷在激情中的二人,男人惊恐的翻身,女人

    惊声尖叫,还好进屋时候关好了房门,否则整个楼层都能听见。而这几个镜头抓

    拍的很是时候,很香艳,很刺激,该露的都露了,该看的都拍下了。

    张局长惊慌失措的找着衣服穿: 你们干什么? 但看见三人的着装就有点

    蒙,明明是公安么,虽然三人穿的是地摊山寨,但分虎谁,在充满恐惧,心虚

    的人面前,还是能忽悠一阵。

    铁蛋:「还用问么?当然是警察查房啊,你俩什么情况?是夫妻么?结婚证

    拿出来瞧瞧。」三人都做了简单易容,鼻子眼睛多少有变化,而且不是戴着眼镜,

    就是画上胡子。显着成熟不少,铁蛋本来身结实硬朗,穿上警服还真有那么一

    点味道。叶南飞还在抓机会拍着。

    张局长此时穿上了衣服,女的也在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那俩小子算是过了

    眼瘾,别怪张局长按捺不住,确实是个尤物,有少妇的风韵,又没有赘肉,面容

    又是那么纯净,端庄,如果不是在这个环境见到,很难想象,这么一位端庄的女

    人会和自己上司偷情,张局长有些镇定下来:「你们哪个派出所的,我应该认识

    你们领导。」

    铁蛋:「那您是?」

    张局长一看有门:「啊,我是工商局的张浩。」

    铁蛋:「哎呀,,,,您不会是张局长吧?哎呀,你看这事闹的,这大水冲

    了龙王庙么,嘿嘿,那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呵呵,我们去别的

    房间看看,您好好休息。」

    此时臭球早就拎着东西先走了,这次任务就是为了照片,任务完成就撤,俩

    人道着歉,出了房间,跟着快速的脱了山寨警服,边脱边走。

    张局长从一开始被警察冲进来,就处于恐惧之中,接着让他欣慰的是,提起

    自己身份后,事情有缓机,但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人家啥也没作为,就这么走了,

    半天他还没翻过劲来,还在庆幸自己躲过一劫啊。这要是被抓进局子,自己前途

    就完了。可细一想,又有些不对,他们拍照了,那照片没给啊,越想越恐怖,赶

    忙追了出来,可哪里还有人影。

    来一点没敢耽误,马上交给眼镜,连夜洗出来,第二天就送到了张局长夫

    人手里。铁蛋和臭球都奇怪,为啥不写检举信,直接搬到他,叶南飞含笑道:

    「那多没意思,如果交给他的上级或者竞争对手,结果未必知道,但很可能让他

    们家庭内部更团结对外了,但交给他老婆,那么家庭内部就分裂了,就算他不倒,

    也没空针对咱们了,给老纪家撑腰也没那么热心了吧。如果还不管用,在检举他

    不迟。

    ||2」

    又等了一天,他消停的去见房东:「左叔,我可以答应你,五万块,在把你

    儿子捞出来,如果做不到,我认可出十万,他家虽然答应你八万,还能捞人,咱

    以十天为期,你看看他家敢不敢打包票。」

    开始老纪家还是很叫硬的,没问题,肯定帮你办出来,等去了张局长家一看,

    傻眼了,原以为一个大局长,保出来个把人还算个事么?也没犯大错,打架斗殴

    而已,可谁想到,张局长两口子打翻天了,这谁还张得开嘴求人啊。张局长既窝

    火又闹心,又搞不清咋事,昨天那三人也忒损了,嘴上说没事,转头就把照片

    给自己老婆了。

    那夫人有老纪家的血统,岂是好惹的。总之是一地鸡毛啊。等房东再次去

    问,他家人就不敢咬准了,含含糊糊,房东一看明白了,掉链子了,赶忙头找

    叶南飞,折腾这么长时间,终于掌握点动权了,和房东签了字据,华姐当了中

    间人。

    解决了两个头疼问题,但第三个问题不解决,还是个病,那就是如何抓到曹

    老三,这不但可以帮自己轻松些拿下房子,同时也是为了救骡子。曹老三的资料

    已经收集不少,这人快四十了,老婆一直跟着他混的太妹,后来就嫁给了他,有

    个女儿在上中学,别看曹老三不是物,对女儿那真是疼爱有加,顶头上怕摔了,

    含嘴里怕化了。

    手下同样有几员干将,小义子,高波,老鼠,老鱼,花卷。咨询了宁思柔,

    这几人无一落,没想到曹老三一伙失去地盘,却救了自己一命。看着这些人的

    资料,看着他们身边的人,最有可能突破的地方,叶南飞的眼睛落在了曹老三女

    儿身上。其他人,第一不太可能知道下落,多是父母,兄姐妹,这些人本来就

    是很少家,在家也不招人待见的,所以知道的可能性很低。

    就曹老三有老婆,但混混们的老婆,特别是大哥级的老婆,多是摆设,他们

    才不会在意,地位可以说是身边人中最低的,你说曹老三去哪,会告诉她?就算

    她知道,问起来也会很麻烦,没准还得绑架,而他女儿就不一样,第一很可能知

    道点消息,第二,曹老三没准还能偷偷看她,第三,不用绑架那么危险,可以靠

    哄和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