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一十七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一十七章 幕后黑手

    好容易把小妹哄走了,没过几天,果然更大的抓捕行动展开了,一时风声鹤

    唳,草木皆兵,弄得人心惶惶,只有一样好处,世界立马清平了许多,平时耀武

    扬威的混混们如过街老鼠,个个如惊弓之鸟,那还有心思干坏事,不是被抓,就

    是在被抓的路上。

    这次严打果然空前绝后,不像以往,都是鱼叉式执法,插到谁算谁倒霉,这

    次是极细小的拉,大鱼小鱼一起捞,最可怕的是给基层警员下的定额任务,基

    层警员为了完成任务,当然无所不用其极,而最倒霉的就是一些老实巴交,但没

    准啥时候跟周围一帮孩子打过架,人家偷看女厕做他给望风,人家聊骚他看热闹,

    人家抢军帽他跟着打了便宜拳。

    在筹不够定额的情况下,这种苦逼孩子是小警察们最喜欢抓的,定个流氓罪

    是妥妥的,既完成了任务,还没啥后患。你抓大混混,那是有风险的。运动最疯

    狂的时候,派出所人满为患了都,看守所,监狱不够用,警员都紧张,一些地方

    不得不动用学生,协助看管。

    这种情况下,够罪的必杀,可杀可不杀的,杀,比如四哥,癞疤子这种级别

    的混混,要是按法律来判,怎么判也不够死刑,他们只是干了些欺男霸女,欺行

    霸市的事,顶多打打架,杀人越货,强奸妇女之类的真心没干过,他们这种大混

    混,多得是女的上赶子倒贴,谁没事强奸去啊。

    这种人可不可恨呢?可恨,但咋算,也罪不至死,但在这场风暴中,类似的

    混混们是必被枪毙的,大街上和广场经常出现的游街,审判大会,都是一景了,

    经常万人空巷的跟着看,还有在南大坝枪毙人。

    而上面说的那种苦逼青年,被判个十几年是常事。比较有标志性的事件是,

    朱德的孙子辈判死刑,当红小生迟志强因流氓罪被判四年,其实他不过是开私人

    爬梯,跳个贴面舞,至于到底有没有,跳高兴了一起群P啥地,不得而知,其实

    就算有,人家在私密环境里,自愿发生的事,该你别人毛事呢?

    为啥天朝突然掀起这么大的运动呢?看表面原因,很可能如咱前面介绍的,

    当时整个会的混乱情况,刚由那次浩劫运动中的死气沉沉中走出,就又走向了

    混乱,后来当权者曾经感叹那个时代是一抓就死,一放就乱,一个病态了太久的

    会,已经很难正常起来。这是大背景,但导火是啥呢?

    据说事情是这样的,当年中越战争,有位姓杨的将军正在前线率军征战,他

    的女儿和女婿一次在中原某个城市不知是办事还是旅游,期间逛街,就遇到了流

    氓挑事,调戏将军女儿,女婿也是个军人,估计当时没着装,否则流氓不会那么

    放肆。女婿当然不会逆来顺受,双方有冲突,流氓没占到啥便宜,去求救兵。

    此时已经不是调戏妇女的事了,而是延伸成面子与意气之争,流氓确实找来

    了援军,而且不是一般人,是此城公安领导儿子,而将军女婿俩口也太大意,根

    本不会想到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竟然有如此欺男霸女之事,俩人接着逛街,

    结果又被来的流氓们堵住。

    一个是红二代,一个是官二代,谁怕谁?打起来之后,女婿被人用刀捅死,

    不治身亡。这事要是平时也不算啥大事,赔钱,安抚一下,也就过去了,可当死

    者身份曝光之后,当地才知惹了天大的祸,那领导据说当场毙了自己儿子,之后

    到单位也拔枪自杀。但这样就算完了么?

    前线大将领兵打仗,后方家属被流氓捅死,这让人情何以堪啊?天庭震怒,

    天下竟乱到如此地步,如何有效治理?太宗发话;可以抓一批杀一批么,在此精

    神指导下,严打风暴席卷全国。(这事传说是真事,有兴趣的可以考证一下)

    四哥就这样躲过了一劫,但叶南飞并没有消停,徐晓娟,铁蛋,臭球都在眼

    地¨?

    巴巴的看着他,盼着他把骡子捞出来,可叶南飞也没招了,宁思柔和荣宽都求了,

    可这会都疯了,好容易抓一个,要不你抓几个帮人家把任务完成了?老大不好当

    啊,兄们的事你不操心行么。只能安抚着他们,并让他俩接着跟踪那王队长。

    跟踪了几天,大体了解了他每天的行动的路线和地点,确实发现了情况,他

    和他单位一女的,关系密切,而且不是他爱人,因为他爱人是卫生局的。叶南飞

    画了地图,标明王队长经常出现的几个地点。

    叶南飞:「铁蛋,你俩明天歇一天,然后帮我打听我房东老左家的情况,任

    何情况消息都可以,能打听到的都要。」一人又给了一块钱,打发走了。

    心里还是没谱啊,也抓不到啥小辫子,怎么治他呢?看来和这女的有一腿,

    但口说无凭无凭啊,拍照?自己又不懂,洗照片也是个问题,去照相馆洗,那不

    暴露了么。心里乱,想起技术帝,眼镜。

    到了他商店,先看见的是谷玲,不过谷玲见着他表情挺怪,打声招呼就干别

    的去了,叶南飞这段就纳闷,她咋的了?见着眼镜把自己的事一说,眼镜除了精

    通自己那些收音机,半导体之外,对其他事,没啥概念,除非你杀人放火了,他

    马上知道你干坏事了,至于这种跟踪监听,他除了感觉挺好玩,挺刺激以外,没

    感觉这事不该干。

    他给出意,直接买个相机,洗照片好办,他有朋友干照相馆的,还鼓励说,

    好拍,你要拍专业的照片,有技术要求,要是只要求留下影像,那要求很低,调

    好焦距,按快门就是。就这样他俩去货大楼买了一台单反佳能相机,开始以为

    买个普通的平价机就可以了,但一研究,为了安全隐蔽,需要长焦,那非单反莫

    属了,很贵很贵的,而且他不知道,这只是败家的开始,真是单反毁一生,摄影

    穷三代,这玩应后续需要配套和提升的东西太多,太贵。

    带着单反和长镜头,开始他的偷拍跟踪生涯。听着挺拉风的,其实很苦逼枯

    燥,蹲守了二三天,只拍到了俩人先后进旅馆和一同出旅馆的照片。而且如果不

    明白俩人关系的话,光看照片似乎也说明不了啥问题。心里急啊,这事不赶快解

    决,陆续还的有问题。拿着照片和路线图,思了半宿,终于拿出一个自己都不

    满意的计划。

    这天,王队长喝完酒家,此时的很多权力部门已经开始有大量的权钱交易,

    被请吃饭喝酒已是常态,他哼着小曲,走进了自家门洞,忽觉脖子被重击了一下,

    就昏了过去,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被吊在一刻很高的大树上,四周黑漆漆,感觉

    是在树林里,偶尔传来夜猫子的咕咕叫声,很是瘆人,本想呼救,但嘴被塞着毛

    巾。

    正恐惧中,忽然有自由落体,心里大惊,这头朝下,肯定像摔西瓜似的,三

    魂七魄去了一半,但距离地面一米的地方突然停下。就听着不远处俩人似乎在争

    吵:「我说等一会的,估计还没醒呢,你着啥急啊?」

    「那是我着急啊,特么一下子没拽住么。要不在拽上去?」另一个说。

    「你个废货,该拽住时候拽不住,不该拽住的时候,麻痹的一下子停住了,

    咋不把你手擂折呢,你看看离地多高呢?」

    另一个:「行了,行了嘟逼起没完了,在拽上去,再放一次不就完了么?这

    次你拽啊,别么老埋怨我。」

    |?2

    王队长一听还要来一次?都要吓哭了,但话又说不出来,急的身体直拧巴。

    其中一个:「哎,,,他么的醒了哎。」

    王队长听见有人走近,抬眼一看,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剩下的魂魄也飞了,

    顿时晕了过去:「我擦,胆子这么小,一张面具吓昏了?还当个屁队长啊。」

    「哈哈,昏了?你别瞎鸡巴得瑟啊,万一吓死了,事就大了。」

    「大半夜的,你俩还贫,赶紧放下来吧。」

    王队长被又是泼水,又是掐人中的弄醒了,睁开眼一看,眼前蹲着三个人不

    人鬼不鬼的,三东西:「啊,,,,鬼啊,鬼啊。」

    没错这三东西就是叶南飞,铁蛋,臭球三人,只不过带着孩子玩的鬼面具而

    已。臭球上去就给了一嘴巴:「鬼你妈鬼啊,在特么叫,我把你打成鬼。」

    王队长慢慢终于缓过劲来,才明白自己被人绑架了,调整自己镇定下来:

    「你们想干啥?知道我是谁不?我可是国家干部。」

    铁蛋上去又扇了了两巴掌:「

    2?

    国你妈个干部啊,干部不是人啊?你们多个几

    把啊?我么看你们还不赶流氓讲究呢。」

    臭球:「我擦,让我打两下过过瘾。」

    叶南飞走过来:「今天找你来呢,就是听说你干过不少损人不利己的事,闲

    着没事,听听解解闷,顺便对证一下子,听闻的是真事不。」

    王队长有点蒙,这事啥意思?报复?肯定是报复,正在衡量算计咋应对。

    叶南飞:「你可以选择不说或者瞎说,但有代价,少说一件事,敲碎一根手

    指,故意瞎说,敲碎一个手指,手指头敲完,还有脚趾头,实在不行胳膊腿敲成

    一截截的。去把咱的锤子拿来,在找块石头垫着,一下就粉碎性的。」

    王队长还在沉吟,叶南飞:「王队长这是在怀疑我们的决心啊,先把他小指

    头敲碎,不然不上心。」铁蛋和臭球拽着他手就往石头上按,但他撰着拳头就是

    不张开,臭球努力的向外扣着他手指头。

    铁蛋:「麻痹的不伸出来是吧,连手一块砸了。」边说边比划着要落锤子。

    王队长扛不住了,毕竟一个普通人,而且是骄横惯了的,哪里受过这个:

    「别砸,别砸,我说,你们想知道啥呀?」

    叶南飞当然是想听是谁指使他们搞自己店的,但不能直接问啊:「你把这一

    年干的亏心事都说一遍,我听听是不是那么事。不过你别想应付了事啊。」把

    照片往他身前一扔,臭球马上用电筒照着,然后叶南飞又简单说了他们处理的两

    个案例。

    王队长开始冒汗了,妈的早被人盯上了,连开房都被人拍了。于是开始交代

    他这一年干的事。叶南飞故意从中挑毛病,问前因后果,怕到自己那事时候被怀

    疑。听他说了半天,他们更像黑会收

    ^点b^点^

    保护费,就想着怎么多罚点钱,手段无外

    乎,恐吓,威胁,实在不行就收东西,反正算是名正言顺的执法,听着是挺恶心,

    但也算不上怎么罪大恶极。

    其中有两家,他威逼利诱的把人家媳妇上了,三人一听来劲了赶紧让细说说。

    他说,拉倒吧,上了以后反而粘糊上了,时不时的动来找我,我特么还不敢推

    了,万一惹急了,宣扬出去完蛋了。臭球:「我擦,把你狂的,有娘们上赶子让

    你干,你还装上了。」

    王队长:「不是啊兄,开始还有点新鲜感,老么干谁不烦啊,么的有一天

    俩人撞车了,差点把我干吐了。」

    最后终于到了他的店,叶南飞装作不

    ??¨?¨?

    经意的:「这店你们咋处罚的那么重?」

    王队长:「这事吧,肯定是得罪人了,具体得罪谁我也不知道,不过跟我打招呼

    的是工商局的张浩。废了这么多劲,就是为了这句话。

    叶南飞:「你的照片,还有刚才你说的话,都录音了,今晚的事,就当没发

    生,但是你敢报警,我就不敢保证这些东西去哪了,而且袁莉她老公应该挺喜欢

    这些照片的,你们领导,同事啥地,也应该感兴趣吧,特别是对你队长位子感兴

    趣的。」

    王队长吓的一身冷汗,妈的今天彻底栽了,把柄全让人抓住了:「放心吧大

    哥,我今晚上就在家睡觉了,啥事没发生。」

    叶南飞:「把他绳子割了,王队,我们就不陪你了,一会你自己下山,山下

    就是道,顺着走就行了。」

    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