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一十六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一十六章 那些纷纷扰扰的事

    叶南飞送宁思柔家,分手分的很艰难,并不是二人矫情,而是他俩都清楚,

    下次负距离接触遥遥无期,这让二人格外的难分难舍,而且二人是真心喜欢对方,

    而不是只追求肉欲的释放。而二人又都是那种想守本分,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和

    伤害的人,注定不会做些动,疯狂,出格的事。

    本来宁思柔都要走进小了,但头一看,叶南飞还在,二人就那么互相看

    着对方,宁思柔

    ??

    禁不住又跑了来,搂着他又亲吻起来,临走再一次警告,少接

    触四哥他们,包括庞小妹。叶南飞很好奇,庞小妹一个学生,怎么还引起警方的

    注意了?

    宁思柔:「就那个小梅?在一中很嚣张的,还弄了个什么南飞帮,我以为你

    是你搞的呢,一查,原来是庞小梅,虽然没干啥恶劣的事,但在校园内外影响很

    恶劣,这次严打风暴来势挺凶的,你这段消停的,我已经签你是我的线人,不然

    就你那些劣迹,肯定也是严打对象。」说完吻了他一下,走了。

    叶南飞心里挺感动,宁思柔一直惦记着自己。但对这场运动的严酷性,还是

    没有给与重视,关注的反而是怎么劝小妹收敛一点,怎么就整出南飞帮来了,明

    显里面有他的元素,这丫头就是让人头疼,但接下来他就没心思关注小妹了,因

    为房租又到期了,而房东给出的消息是,房子要卖,如果叶南飞买的话,可他先

    来,否则就得搬家,这让人闹心不?好好的生意,房东不是涨价,就是要卖房子,

    你想有点长远打算都不敢。

    正在闹心房子的事,又不敢和红姐商量,怕她着急上火,再说眼看预产期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天正在家给红姐准备午饭,小丽火烧火燎的跑来说商店来

    人查了,赶紧过

    地???

    去看看。

    到了店里一看,是工商的,随着做生意,买卖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当局的态

    度也越来越开明,变堵为疏,允许你出摊,但组织了工商,税务,收你的管理费

    和税,这样既不用整天和小贩们打游击,又有了收入,何乐而不为呢。

    工商的已经来过几次,今天又来,叶南飞并没有意外,刚组建的单位,工作

    热情都很高。以前叶南飞都是一个托字,拖着不办,但今天是所长带队,态度强

    硬,不但要求去办证,而且因为这么久没办,罚款,罚2元之多。叶南飞不

    是那种弄不弄就耍横的人。而且人家都义正言辞的,代表国家,代表政府的,叶

    南飞这些年就是躲着政府走么。没办法,惹不起,先交了罚款再说。

    叶南飞并没有在意,认为就是正常工作,可第二天又出事了,这次来的是税

    务,来了以后大谈特谈纳税的意义和重要性,对于叶南飞这种光说不练的抗税分

    子提出了批评,要求尽快办理税务证,并交纳罚款。这下叶南飞有点警惕了,妈

    的工商税务这两衙门一起开会了?好容易打发走了他们,心理开始画魂,弄不清

    状况啊,感觉有点不对劲,但不知道哪里出了毛病。

    但第三天又出事,让叶南飞坐不住了,在没啥行动,这生意怕是干不了了。

    这次来的是技术监督局,这帮家伙更狠,直接鉴定为贩卖假冒伪劣,以次充好,

    东西要没收,结果强制把鞋都拉走了,这就是赤裸裸的找事了,平时他们大多以

    罚代管,要是奔着钱来,给点钱打发了就消停了,可今天把货全没收,那就是

    有人想找麻烦。

    鞋全部没收,损失大了,还耽误买卖。这可把叶南飞愁坏了,肯定有人算计

    自己,谁呢?这么有力度,这么有能量?要想知道谁是幕后黑手,来这三拨人马

    肯定知道,但都是公家人,咱惹不起啊,今天技术监督局的真是气着叶南飞了,

    真嚣张跋扈啊,那稽查队队长牛逼的,叶南飞上去奴颜卑膝的上烟说好话,人家

    理都不理,还上纲上线的一顿狠批。妈的不拿咱小商小贩当人啊。

    在他们面前,别说尊严了,根本没把你当人。越想越气,要说工商税务,还

    给人留条活路,这监督局是往死里逼,妈的,明里惹不起,不代表暗地里不敢收

    拾你。于是一个报复计划,慢慢在脑子里成型了。你这队长不是很牛逼么?就从

    你下手。

    先安排臭球和铁蛋盯梢,把这队长的全部行踪摸清。第三天,又来一拨人,

    是土地局的,说是商业用地要交商业使用费,尼玛的是个衙门就能管着咱,好算

    土地局有认识的周浩宇,从中说了话,算是没难为他,晚上,请周浩宇还有白天

    来收费那哥三吃饭,这种场,酒必须得喝好,话必须聊嗨,事就好办。

    最后开始称兄道,好像是失散多年的兄般亲热,叶南飞感觉差不多了,

    说出了心理的疑惑,为啥各个部门都去我店里查呢?其中一哥们酒后吐真言:

    「你肯定是得罪人了,我们这次下去查,是有人打了招呼,你小心点。」至于谁

    打的招呼,这帮老油条可没说。

    又一天来了,叶南飞盯在店里,就怕哪个有关部门在杀过来,但有关部门没

    等到,铁蛋和臭球火燎腚似的跑来了,叶南飞还以为盯梢有结果:「咋急成这样

    呢?别急慢点说。」

    铁蛋:「师父,完蛋了,骡子被派出所抓了。 叶南飞猛的有点蒙:「骡子

    一直忙活修理铺了,也没惹事啊,抓他干啥?」

    铁蛋:「不知道啊,今早上俺俩往店里去,离老远就看见警车了,俺俩赶紧

    猫起来,然后就看见骡子哥被带走了,师父咋整啊?你得救救他,要没他,修理

    部俺俩也撑不下去啊。」

    叶南飞:「行了,你俩也别店了,一会我去把门锁好,这几天你俩就帮我

    盯着那队长,小心点,见着警察躲着点。我找人问问咋事。」

    不用说还的找宁思柔,上次分开,又好一段没见了。她以为是专门来找她的,

    还挺高兴,但是在单位,又不敢流露啥,拽着他走到僻静点地方:「我这上班时

    间呢,找我干啥?」

    叶南飞:「我这急啊,骡子被抓起来了,咋事啊?他这一年多了,没干啥

    坏事啊。」

    宁思柔:「我不是跟你说了么,离这些人远点,现在是严打,都是从重从快,

    平时没多大的事,这次都严办,这事你别管了,我也管不了,现在都下指标和定

    额了,完不成的别说挨批了,工作能不能保住都是事,人家好容易抓一个,我

    能给放了?我就能保住你,别人我管不了。」

    叶南飞:「不是姐啊,那骡子跟了我以后,学好了,现在开个修理部,老有

    正事了。」

    宁思柔:「嘶,,,,早就跟你说了么,这是严打风暴,风暴知道不?我只

    能帮你问问,捞人你就别想了,现在为了完成任务,都疯了。

    真是不顺心的事一个挨着一个,人要走背字,喝凉水都塞牙。但马上意识到,

    四哥他们不是更危险?赶忙向四哥家赶,这个点应该在家,都是晚上过夜生活,

    早上睡到自然醒。这个点,起没起床都不好说。

    四哥听叶南飞一问也感觉不对劲了:「是啊,妈的最近警察跟抽了风似的,

    屁大点事都抓人拘留。听说江南的觉也被抓了,但不知道因为啥事。这怎么个

    情况?」

    叶南飞在屋地来走着,他想起以前经历的和听说过的运动,立马不寒而栗,

    这个国家是靠各种运动运作的,一旦掀起一个运动,那是很可怕的,能够动员的

    力量,波及的广度和深度都难以预料,一旦卷入,那是相当可怕的,这时他才重

    视起宁思柔的提醒。

    叶南飞:「四哥,你相信我不?」

    四哥:「那还用说么?有啥就说,前几次要不是你,你四哥我能那么风光么,

    呵呵。」

    最新?

    叶南飞:「要是听我的,赶紧收拾东西,走,我看就通知土匪,大牙,老黄,

    老扁,猴子,国哥,别人管不了了,还有小妹也得带走。」

    四哥听得有点发毛:「不是,小飞啊,至于这么严重么?他们还敢来抓我咋

    的?有啥证据么?我犯啥事了?」

    叶南飞:「四哥,你听我的,一旦进去,没道理可讲,要想定你罪,有都是

    招,没事倒是好了,那万一有事呢?你就当出去散心旅游了,直接去广州,找戴

    大哥他们,估计他们那也得严打,你们一起想办法躲吧。」

    四哥:「那带着小妹干啥?她一个学生还犯法了咋的?」

    叶南飞:「哎呀,你不知道,小妹在学校组织了一个什么帮,如果叫号,定

    你个流氓团伙也不是不可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被抓进去,谁也捞不出来,

    咱赌不起,到时候把小妹毁了么。」

    四哥:「成,听你的。」

    叶南飞:「就通知这几个人吧,别人咱保不了了,动静太大的话,谁也跑不

    了了。」

    下午学校一放学,小妹就跑店里找他来了:「南飞?为啥让我也跟着走啊?

    我还上学呢?我不走。」叶南飞一看这丫头又耍脾气了,小丽,徐晓娟都在店里

    呢,叶南飞也不敢说啥,让她跟着出去。骑上摩托带着她到了江边僻静地方。

    叶南飞:「小妹,你相信我不?」小妹看着他点了点头。:「那就跟你哥走,

    出去躲一阵,再来。」

    小妹:「为啥呀,难道连学生都抓啊?我又没犯啥法。」

    叶南飞:「你个死丫头,还说没犯法,你在学校弄的那叫啥帮?平时我就让

    你少折腾那玩应,少惹麻烦,你可倒好,

    找?请?

    在学校当上老大了。今天骡子被抓了,

    你也看到他天天干啥了,你说他犯啥法了?我今天去找人捞他,不好使,这是一

    场运动,平时不大的事,这次都往严重了整。」

    小妹:「我弄南飞帮,还不是为了你,我帮你建好了,你直接当老大就行了。」

    叶南飞看着她一脸天真的,舍不得太深的说她:「嗯,老大没当上呢,警察

    先来抓了。你以为好玩呢?」

    小妹:「那你也去不?」

    叶南飞:「我没法去,家里一摊子事呢,再说你红姐眼看要生了啊。」

    小妹搂着他腰,靠在他怀里:「那我舍不得离开你,天天的见不着你,我怕

    我受不了。」说的如此情真意切,叶南飞能一点不动情么。

    这次是叶南飞动吻的小妹,小妹早已不那么生涩笨拙,尽情的享受那温情,

    每次拥抱接吻,都让叶南飞激情与恐惧并存。

    叶南飞:「听话,去玩一段时间,让玫瑰姐带你好好转转,开开眼界,等

    来,好好考个大学,别弄那个帮派了,你的脑子这么灵,不考学,浪费了。」这

    丫头唯有爱情的吻能让她平复安静下来。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