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一十五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一十五章

    转眼间又过了一年了,一个叫春的季节又来到了,红姐越来越需要照顾,叶

    南飞每天在店里和家里之间跑来跑去,还要算计怎么给她娘俩增加营养,时常的

    还要陪她出来散散步,不但显怀,身体也胖了很多,不看那张脸啊,很难想象红

    姐以前的风采。得有小丽的帮忙,白天帮看店,晚上帮着侍候姐,不然叶南飞

    一点也走不开了。

    丈母娘也偶尔来一趟,俩人还是互相看不顺眼,但叶南飞不能和她一般见识,

    打声招呼,剩下的懒着理她。让他头疼的另一件事,就是小妹,这丫头自从那天

    初吻开始,对叶南飞越来越依恋,连称呼都变了,直接叫南飞,以前都是早上锻

    炼时候见面,现在时不时的下午放学就来店里。

    对于一个结了婚的男人,一个活力四射的美少女整天围着你转,你未必多舒

    服,问题在于你只能看,甚至能摸,就是不能办,那滋味有多难受,怕是只有过

    来人懂得。现在骡子他们自己开店

    |

    了,骡子早上来的次数少了,但铁蛋和臭球一

    如既往,其中一个缘故,就是这位美少女在,二人幻想着,通过努力表现,可以

    获得美少女的青睐。

    人有时候很难明智,这就是佛家所说的痴,痴是指不明事理,看不透事物。

    痴迷小妹这件事,本没有错,可就如同一个恐龙女,你在怎么表现,其他方面在

    如何优秀,男人对你都会无视的,他们眼里只有美女,不管渣男还是帅哥,他们

    眼里只有美女。

    同样在女人眼里,也只能装下出色的男人,这俩小

    ?

    伙不是不好,但和叶南飞

    在一起,立马就会被小妹忽视,人生就是这么残酷,就是这么无奈。现在还不是

    忽不忽视的问题,他俩碍事了。让小妹没机会和叶南飞近距离接触,没办法,她

    只能增加对练,要么就是教叶南飞跳舞来实现亲密接触。叶南飞则内心渴望接近,

    但理性又要求他躲避,患得患失。

    对于叶南飞的苦闷,小妹是没法感受和理解的,她只要被他多看那么一眼,

    被呵护一下,心理就甜蜜半天。在教他跳舞时,小妹那充满活力,动感的舞姿,

    让这三男人瞪着眼睛半张着嘴,不停的咽着口水。而教他跳交谊舞的时候,这么

    近距离的贴着,小妹的眼神又火辣辣毫不顾忌。时不时的弄得叶南飞邪火乱窜。

    而叶南飞现在所处的环境相当恶劣,没有机会宣泄释放,谷玲吧,这段时间

    似乎很怕见自己,不知啥原因,而华姐虽然一盆火似的,但没机会,她来店里几

    次,小丽都在,华姐还没大胆到在小丽面前和叶南飞如何亲密,更别说做爱了,

    叶南飞家里,晚上小丽也在,红姐到不一定在意特殊情况下华姐为叶南飞泻火,

    关键她也拦不住。

    华姐家更不用惦记,珠子明显很不愿意了,似乎俩口子也闹的不太愉快,仗

    着华姐强势硬压着,但你管不了人家心里不满不是。只能偶尔找机会,去江北找

    田秋兰,还要俩人都有空的时候,约在那小仓库嗨皮一把。在这种情况下,一天

    宁思柔来找他了。

    啥事呢?户口她帮着办好了,花了七千多,落在红姐户口上。宁思柔:「咋

    样,是不是该请我一顿啊?」要说办户口,在那个时代可是大事,很难办的,宁

    思柔可是下了大力气,没少求人托关系的。

    叶南飞:「那肯定的,吃一顿是不够,以后你只要想吃,我随时请,嘿嘿。」

    宁思柔白了他一眼:「这还差不多,下班单位接我。」

    下午,叶南飞安排好店里,家告诉红姐一声,骑车去接宁思柔。今天宁思

    柔穿了便装,黑色西服小套装,里面白衬衫,配着米色羊绒衫,半根皮鞋,过耳

    短发,好靓丽啊,叶南飞不禁看得有点呆了。宁思柔很满意这个效果,走近了打

    了他一下:「傻了啊?呵呵。」说完跨上后座:「走吧。」

    叶南飞:「宽哥呢?等他一块呗?」

    宁思柔:「今天他值班,去不了,请我一个就行,便宜你了。」

    菜要的也不刻意,爆肚,葱爆羊肉,凉菜,锅包肉,甩袖汤。宁思柔还抱怨

    又是羊肉,又是肚的,不喜欢。

    叶南飞:「你得相信我的选择啊,别忘了我那时候做的东西你都愿意吃的,

    我选的能差了么。」宁思柔听提到那段,脸一红,瞥了他一眼。

    菜上来以后,叶南飞赶紧夹了让他尝尝,美女对于下水之类的,大多避而远

    之,而羊肉多有膻味。但爆炒的羊肉膻味很小,但肉细嫩的特点被突出 .她硬着

    头皮吃了几口,顿时放不下了,肚的口感是很好的,而且入味,羊肉又鲜嫩,最

    后反而剩下了锅包肉。

    吃完了饭:「吃完了,下面干啥去?」

    叶南飞一时有点蒙,吃完饭还有节目?干啥去?

    宁思柔:「哎呀!以为请吃顿饭就完事了?一点没诚意,你知道我办事费多

    大劲么?」

    叶南飞赶忙:「哪能,哪能呢,,,有,还有,咱跳舞去行不?嘿嘿,我又

    学了点。」一听跳舞,宁思柔眼睛一亮:「这还差不多。」

    以前咱不是说过么,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小野兽,而舞厅这个环境,给了人

    释放小野兽的机会,诱惑力还是相当大啊,特别对于叶南飞和宁思柔这种平时压

    抑久了的人,这里充满刺激,诱惑,也有令人害怕的,恐惧的东西,但越是这样

    越吸引人。

    开始宁思柔也不敢下场,毕竟不会跳啊,特别是迪斯高,叶南飞硬拽着他,

    这段时间在小妹的精心培养下,节奏感是有了,只是动作还略显生硬,叶南飞拽

    着她的手,带着她跳:「思柔姐,跳迪斯科,要先放开,大胆的跳,然后就会

    了。」

    一曲下来,果然好多了,俩人蹦很兴奋,掌握

    2地◢

    了一些窍门,这时的舞厅也卖

    啤酒了,只是很贵,俩人歇了一气,喝了点啤酒,下一曲是交谊舞曲,这种舞,

    更适他俩,不过宁思柔还要熟悉一段,叶南飞的脚是没少被踩,但俩人跳的很

    开心。

    接着又一曲迪斯高,俩人已经能跟上节奏,其实迪斯高并没有规范的动作,

    只要节奏对,你可以任意扭动的。这一曲二人跳的才尽兴,不用再为会不会跳,

    跳的对不对纠结。这种音乐,这种氛围下,人可以全部放松,让野性全部释放出

    来,野起来恐怕自己都有点害怕,宁思柔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这么疯狂的音乐下

    疯扭狂跳的,不敢想自己疯起来这么吓人。但很过瘾,很畅快。

    叶南飞:「下一曲还跳不跳了?」俩人已经跳的一身是汗,坐在凳子上喝着

    啤酒。

    宁思柔头次这么放纵自己,有点意犹未尽:「在跳一曲,嘻嘻嘻,从来没这

    么畅快过,谢谢你,南飞。」

    又一曲响起,二人携手进入舞池,此时不再在意是否会踩到脚,舞步对不对,

    而更像二人慵懒的散步,前三曲疯的也确实累了。

    叶南飞:「你俩现在咋样?那傻小子有进步没?」

    宁思柔听他这么一说,一下想起叶南飞撮那晚,又想起最近俩人的相处,

    不禁脸一红,难为情的掐了他一下:「还说呢,还不是你一肚子坏水,荣宽都让

    你教坏了。」虽然嘴上怪着他,但身体却更贴近了点,似乎能掩盖自己的窘迫。

    叶南飞:「要不是我冒坏水,你俩现在还得玩柏拉图呢,现在不会嫌他是木

    头了吧,嘿嘿。」

    宁思柔更羞了:「还说呢,现在不是木头了,到成了牲口了,就横冲直撞

    的,一点不懂温柔。」说完头靠在他肩膀上不敢抬起了,这也是舞厅这暧昧氛围,

    再加上喝了点酒,俩人才有勇气谈这个。平时不可能的。

    叶南飞:「啊?不会吧?这小子,咋就没点灵.

    Ъ.ηê

    性呢,我还的教教他。」

    宁思柔一听更难为情了,连咋做爱都让人教?羞死人那:「你咋这么坏?坏

    死了。」边说边掐他后背的肉。

    叶南飞:「哎呀,,,我不是怕他亏待了你么,怕他不知道珍惜。」俩人这

    个姿势,状态,谈这么暧昧的话题,俩人也就跟着越来越暧昧。

    宁思柔:「那你就知道珍惜?」

    叶南飞:「那肯定的,如果我是他,我一定不让你受一点委屈,让你每天都

    开心,快乐。」这有点像情侣间的表白,氛围对,时机也对,话说的也到位,情

    绪也难免到位了。正说着,灯突然黑了,但音乐还在。这是舞厅最近的新玩法

    点点'

    ,

    就是给跳舞的俩人上下求的机会。

    俩人都没经历过,但黑夜给了人释放野兽的勇气,本来俩人贴的就够近了,

    黑暗下交谊舞的姿势变成了互相拥抱的姿。宁思柔:「说的好听,那么久,都没

    见你找过我一次。」

    在这种氛围下,这种哀怨的话,更像是变向鼓励,而且周围,粗气声,亲吻

    声,此起彼伏。他俩本来就接近贴面,略一错,双唇就吻到了一起,自从那一夜

    以后,二人又一次吻在一起,很饥渴,很投入,很忘情。久久的分不开,仿佛要

    和对方融化在一起。

    可灯有不失时机的亮了,大伙「哦,,,,,」了一声表示对时间太短的不

    满。他俩也不得不分开,互相含情脉脉的看着,然后心有灵犀的一起携手走出了

    舞厅,迫不及待的钻进一胡同,又吻在了一起,互相都能感觉出对方感情的热烈。

    宁思柔:「小飞,你喜欢我么?」

    叶南飞:「喜欢,思柔姐,我一直都喜欢你。」

    宁思柔:「那你是喜欢,不是爱,不然这么长时间,你都不找我。」

    叶南飞:「我爱你,可我怕连累你,怕害了你,耽误你。」

    宁思柔似乎只要听见叶南飞说出爱自己,就莫大满足了似的,用热唇报这

    个爱自己的男人。叶南飞确实没说瞎话,相比现在的这几个女人,华姐,谷玲,

    田秋兰,顶多能算喜欢,更多时候是被迫的,而红姐肯定是喜欢,但更复杂一些,

    而宁思柔更符他学校时候对女神的想象,如果和红姐同时出现,如果没有别的

    条件限制,只论感情,他会爱上宁思柔。

    俩人激情的吻着,欲望已经燃烧,互相在给对方脱着裤子,已经急得来不及

    找旅馆,只想马上结在一起,不想耽误哪怕一秒。条件限制,也不允许有太多

    温纯和前戏,太久的思念让二人更渴望直接,裤子是都褪下来,但面对面的姿势

    很难进入,试了几次没成功,如果夏天穿裙子,这姿势还差不多。

    叶南飞一急,抱起她,宁思柔配的把腿盘在他腰上,这姿势,粗大的肉茎

    终于可以从容的进入香窑,宁思柔下面早已泛滥。充分结的那一刻,莫大的满

    足感传袭全身。叶南飞用力的挺动着,时而还可以吻住她双唇,可有一样,这姿

    势太消耗体力。

    抽查了几十下,不得不放下她,让她转过身,用后入式,这姿势一时宁思柔

    不习惯,可没几下,就尝到了好处,这姿势的优点是,可以更用力,更深入。对

    于他俩思念太久的人很适,微弱的月光下,叶南飞看着心中女神雪白的屁股在

    自己抽插,冲撞中,波动,相当的性感,刺激。

    令人激动的对象,高涨的情绪,刺激的环境,都让叶南飞的爆发格外的有力,

    还有多天被小妹勾起的邪火,足足射了十多下才平息,每一下都像要射进子宫内,

    烫的宁思柔颤抖不已。

    搂着软软的思柔姐,时不时的低头贪婪的吻着:「姐,是不是有点对不起宽

    哥啊。」

    宁思柔使劲掐了他一下,没好气的:「你才想起来啊?要不我告诉他我贞操

    就是你夺走的。」

    叶南飞:「别介,咱俩还是装作好人吧,虽然内疚,对不起宽哥,可我就是

    控制不住了。」说着又吻住了她。

    宁思柔:「我是不是很坏,很贪啊,同时对俩个男人?」

    叶南飞:「不许这么说,你知道你多美么?有多少人为你着迷么,你是多少

    人的女神,你才收了两个,已经很克制了,嘿嘿。」

    宁思柔哧哧的笑着,又用手掐着他:「就你会说。」说完吻住了他的嘴。

    有很多地方不能随便进,有很多东西不能随便碰,有很多东西不能乱吃,有

    很多话不能乱说,否则就如同他俩,内心的小野兽,小魔鬼都被释放出来了。3

    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