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一十四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一十四章 宁思柔的警告

    面对这个充满活力的青春美少女,热吻没抵抗住,但极力克制自己没进一步

    行动,顶多摸了摸柔软极富弹性的小屁股。小妹,别看平时活泼开朗,但男女之

    事还是糟糟懂懂,不然不会不顾一切的爱上叶南飞,因为此时的她很单纯,纯洁,

    不会算计,衡量,更不明白性,只是喜欢和叶南飞在一起,就算没有拥抱接吻,

    只要在一起,就很好,考虑的很简单,要求的也很简单。

    好容易陪她吃完饭,再次拥抱,激情热吻之后,小妹才恋恋不舍家,她的

    感受是很美好了,初恋的感觉么,而且第一次接吻,要多甜蜜,有多甜蜜。可叶

    南飞的感觉不一定好,抱着青春玉体,吻着娇嫩甜唇,当然很美,可心里纠结啊,

    不踏实啊,最重要的还的控制着,正因为美好,控制的才辛苦啊。随时都在警告

    自己不能越界。

    到家后,红姐已经休息,小丽还在看电视。悄悄的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平静,

    被小妹勾出的浴火,在体内乱窜,而且有越演越烈之势。不宣泄出来,烧的人烦

    躁不安,更要命的是,边上还躺着漂亮老婆,同样只能看不能碰。大晚上的,总

    不能去找田秋兰,谷玲的吧。

    想自摸一下子吧,又怕弄醒红姐,再说,躺在美女身边自慰,不但诡异,还

    挺猥琐。没多久,听见谷玲屋睡觉了,又忍了一段时间,感觉应该入睡了,蔫

    悄的摸进了卫生间。终于松了口气,可以放心释放一下子了。脑子里想着和小

    妹的热吻,偶尔又出现了红姐,一会又变成了宁思柔,总之是兴致正浓时,突然

    厕所的灯亮了,当时叶南飞还在来套弄的欢,立马石化了。

    没等反应过来,门开了,叶南飞转头一看,是小丽,正瞪着眼看着他,叶安

    娜费赶忙慌慌张张的提裤头,接着:「唉呀妈呀,,,」转身跑了,这情景,尴

    尬的不能在尴尬了,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过。虽然没有被看见正面,但那姿势,

    那表情,说明了一切。

    第二天早上,叶南飞极难为情的在厨房看见了小丽,么有条地缝想钻进去的

    感觉。小丽到比他强点,毕竟干坏事的不是她,但脸也一红,还问了句:「起来

    了,姐夫?」接着转头出去,憋不住还是捂着嘴「哧哧」的笑出了声。

    相比小妹,宁思柔和荣宽的事也够叶南飞头疼,这不又到了宁思柔的生日,

    荣宽又来邀请叶南飞一起赴约,叶南飞很诧异:「今年咋事?你俩不是公开交

    往了么?还叫我这个灯泡干啥?」

    荣宽:「是正式交往了,可没啥进展啊,偶尔约个会,吃个饭,别的啥也干

    不了。说结婚吧,她家人比她都急,可她一听结婚,反而更躲着我了。你说这咋

    弄?」

    叶南飞:「宽哥,你看你这一表人才的,咋着一年硬是没啥进展?你俩忙活

    啥了都?」

    荣宽:

    2?

    「唉,工作也忙了点,偶尔约出来,你说我一见她就有点紧张,也没

    啥话题可聊,就聊工作,和单位上的事,然后就啥也没干。」叶南飞揉着脑袋,

    愁啊,自己经历过这么些女性,咋没像他这么费劲呢 .想了一阵,这都一年多了,

    荣宽硬是没碰宁思柔,真是真爱了吧,思柔姐又不是处女,俩人何必这么死守着

    呢?怕是二人都不敢捅破这层纸吧。不如一步到位得了,年纪也都不小了。

    叶南飞:「宽哥,这样,这次你一定要大胆点,男人该禽兽时候,你不禽兽,

    那是注定啥也捞不着的,还要被人骂禽兽不如。我给你创造个机会,敢不敢就看

    你了啊,在不行,我也没招了。」

    荣宽一听又有点紧张:「啊?要那啥?是不是太快了点,思柔可老厉害了,

    还不得打残我啊?」

    叶南飞:「嘶,,,,,你是不是爷们?要是这点勇气没有,你咋追思柔姐?

    你在等一年还是碰不到,你亲上没呢?」

    荣宽吭哧瘪肚的:「没,有。」叶南飞一捂脑袋,服了,这恋爱谈的,真尼

    玛纯洁啊,这俩人玩柏拉图呢。

    叶南飞:「这样,下班后,咱们先去看电影,看的时候,你假装去厕所,消

    失那么十多分,二十分的,我从侧面劝劝,敲打,敲打,然后出来吃饭,在去舞

    厅钓钓情绪,最后开房,之后我就帮不了你了,靠你自己了。」

    下午下班见面的时候,宁思柔并没有啥异议,平时他们之间也很少见,今天

    过生日么,聚一聚还是很开心的,电影开演没一会,荣宽借口去卫生间了,叶南

    飞一直琢磨如何开口,哪里注意电影演啥了。

    叶南飞:「思柔姐,我咋感觉你俩处这么久了,不冷不热的没啥进展啊。」

    宁思柔:「咋的?是不他跟你说啥了?那也不能怪我啊,他一天天跟木头似

    的,我一个女的,我咋动。」

    宁思柔这么一说,叶南飞心里有点谱了:「你也别说人家是木头,就你这一

    天天横眉冷对的,他敢动么,下班以后,你就不能放下工作,享受一下生活啊,

    那坏人是一下子就能抓完的啊?」

    宁思柔也挺委屈:「那咋办,我也不会,我就会工作。」

    叶南飞:「这样,今天给你俩创造个机会,有了开始,以后你俩就会了,一

    会吧,先吃饭,给你庆生日,然后去舞厅,玩一会,然后你俩今晚就都别家了。」

    宁思柔一听不家,马上又反应过来,并打了他两下:「你要死啊?不家,

    我咋跟我爸妈说,嘶,,,,你和他联手对付我,是不?那么容易便宜那小子。

    他答应你啥好处了?」

    叶南飞:「姐,你这就误会我了,记着,你俩之

    地???

    间我只可能站在你这边,我

    肯定是为了你好,你说心里话,荣宽是值得托付的人不?」因为是电影院里,电

    影的声音很大,他俩说话又怕别人听见,所以贴的很近。

    宁思柔:「人还行,就是太木讷了,一点不浪漫。」

    叶南飞:「哎呦,你还说人家呢,你俩半斤八两了,再说,以后过日子,哪

    有那么多浪漫,都是平平淡淡的琐事,你找个口吐莲花的,整天的你放心啊?我

    要看着傻小子是真心喜欢你,一年多了,人家硬是没碰过你,但还痴心不改,

    这就是真爱啊。」

    宁思柔:「嘻嘻嘻,哈哈,让你说的,他有那么好么?」

    叶南飞:「既然人家这么诚心,值得你付出你最珍贵的,也值得你今晚不

    家。」

    宁思柔使劲掐住他胳膊上的肉不撒手:「让你胡说,你俩密谋好的是不。」

    叶南飞:「哎,,,呀,哎呀别掐,哎呀肉都掐下来了,不是你听我说,你

    说他会有处女情结不?」

    宁思柔越听这小子越没好话,一拳打在他肚子上:「他敢,他要有,就让他

    滚远点。」她这一拳可没吝啬,用足了力气,打的叶南飞脸憋通红,还没敢吱声,

    毕竟公共场所。

    接着右一拳,贴着他耳朵说:「还不是你。」

    叶南飞捂着肚子咳了半天:「咳,,,,,姐,你真打啊,我没有别的意思,

    不管他有没有那情结,有机会稀里糊涂的做了,省着过后费心解释,麻烦啊。」

    宁思柔又掐住他胳膊的肉:「你还说?」

    叶南飞:「哎,,,,,呀,,,姐,我这可都是为你们考虑啊,你说你俩

    谁也不动,那傻小子还是个木头,你俩就都这么压着,啥时候是个头?再说,

    姐,记得那时候也没这么排斥吧,呀,,,,,,别掐,反正今天我给你俩铺好

    路了啊,成不成的可全在你俩自己了,到时候你就装傻,跟着就行了,呀,,,,

    还掐。」

    宁思柔还拧着他:「就你一肚子坏水。」

    叶南飞:「我感觉你俩就是在浪费青春,年轻时候才几年?」

    吃饭的时候,宁思柔去卫生间,叶南飞发现她用了饭店的电话,心理思有

    谱了。荣宽有点紧张的问:「咋样,南飞?」

    叶南飞:「我说宽哥,为了你俩我容易么?就你走那会,为了劝她,被打惨

    了,我跟你说,你这人情欠定了。你说我这是图啥呢?」

    荣宽:「要我说吧,肯定不行,思柔老厉害了,能容你提着要求?要我提,

    她敢废了我。」

    叶南飞:「嘶,,,,你咋知道不行?人家姑娘能给你明确答复咋的?一会

    你还是按我说的办,肯定没错,去舞厅以后,我出来一趟,帮你俩把旅馆定好,

    你别不好意思,脸皮厚点,胆子大点,事就成了。」

    吃饭的时候,这俩人心里都有鬼,难免有些紧张,忐忑,饭吃的挺尴尬,叶

    南飞尽量说些轻松的话题。宁思柔忽然想起来:「小飞,你以后离老四他们这些

    人远点啊,就他们这么嚣张,早晚得收拾他们。」

    叶南飞:「我平时都是看店,侍候红姐,哪有空和他们混。」

    宁思柔:「你可拉倒吧,前段东大滩群殴械斗,你是要人物之一吧?」

    荣宽:「嘿嘿,兄,你在江湖上名声挺响啊,听说你是东大滩械斗的要

    策划者,以少胜多,还没有重伤,更没死人,挺牛,呵呵。」

    宁思柔:「嘶,,,,,什么好事啊,还说出来显摆,以后少和他们来往啊,

    小事我还能罩住你,大了我也罩不住。」

    三人到了舞厅,就这俩人,不可能进舞池蹦迪的,但音乐和氛围可以让他俩

    放松,多少也能带起点情绪,期间叶南飞这个生手带着宁思柔烈烈歪歪的跳了一

    段交谊舞,跳的虽然不咋地,但挺开心。

    出了舞厅,叶南飞把旅馆的钥匙交给荣宽,同时塞给他一盒避孕套,在拍拍

    他肩膀,二人算是郑重告别,眼里很复杂,宁思柔也走过来,冷着脸,叶南飞感

    觉事不好,被一拳又搥到肚子上,看的荣宽直咧嘴。

    俩人心理都明白,尴尬的来到旅馆房间,宁思柔心理很乱,有小激动,小期

    盼,毕竟和叶南飞感受过那美妙,多少夜晚,何尝不想重新体验,同时也感觉不

    甘心,怎么就这么简单的把自己交给对方了?但叶南飞的劝说又响在耳边,这个

    人是值得托付的,何必压抑着自己,浪费青春呢?

    她进屋后先进卫生间,洗漱一下,同时也算整理一下心情。更紧张的是荣宽,

    紧张,激动,兴奋,有点不敢相信这个梦寐以求的时刻就要到来了。心理想着,

    一会咋面对呢?对着镜子训练演习着:「思柔,我,,,我爱你。」紧张的他连

    ?地2??

    宁思柔进屋了都没发现。

    宁思柔:「我在这呢,你对着镜子说有啥用。」这一刻,确实觉得这傻小子

    挺可爱的。

    荣宽:「哦,,,,,,嘿嘿,思柔,我,,,,,喜欢你。」爱这个字,

    对于中国人来说,说出口还挺难的。

    宁思柔:「有多喜欢?喜欢我哪?」

    荣宽:「喜欢你漂亮,能干,心眼好,,,,,嘿嘿。」宁思柔难得露出笑

    容,荣宽一时看的呆了,宁思柔情绪也上来,二人终于吻到了一起,虽然那小子

    吻的生硬,有点乱啃的意味。这让宁思柔很失望,哪有这么接吻的,哪有叶南飞

    的温柔娴熟,不过胜在激情够,那股子激情感染了宁思柔。

    关了灯,荣宽猴急的脱了衣服,但宁思柔等了半天没后续,他在床边吭哧吭

    哧的不知道鼓秋啥呢,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了?」

    荣宽:「这小子给我避孕套,可没教我咋用啊,么套不上啊。」这都啥时候

    了能不急么?宁思柔是又

    23地

    好气又好笑。

    宁思柔:「不用了,现在安全期。」其实是她事先吃了药,女性毕竟心细一

    点 .荣宽:「啊?啥意思?」

    宁思柔:「哎呀,,,就是不用那玩应也行。」

    上来后,哆哆嗦嗦的找不对地方,最后在她的引导下终于破门而入,但没尝

    过这鲜,一时鲜的手足无措,具体表现就是,猛吃猛造,跟头尥蹶子的活驴似的,

    在宁思柔身上折腾,得他不是处女,不然得让他折腾个好歹的。由于太过刺激,

    没一会就缴枪了,积攒了二十多年的精华全部奉献出来了。

    刚进入那一刻,宁思柔还一阵欣喜,因为发现这小子的家伙不比叶南飞的逊

    色,但做起来这猛冲猛打的劲挺要命,好在时间不长完事了,但她看错了,没一

    会就又恢复了,马上进行了第二轮,第三轮,这一宿,几乎没消停,后半夜,宁

    思柔实在受不了,如果还想要,就撵他出去。啥叫一夜七次郎,今天让宁思柔碰

    见了,本来是好事,但也太生猛了,这哪是做爱啊,简直像在做体育运动。这简

    直就是一牲口。

    好在这牲口冲完之后,也知道哄人,疼人了,正如叶南飞所说,一旦冲破身

    体的界线就更容易贴近和交流那种被呵护,被照顾,被疼爱的感觉还是相当不错

    的,心里不仅又想起叶南飞,还多亏了这小子搭桥牵线,不然不知啥时候他俩才

    有勇气突破这关,下次见着还的打他两拳,谁让他才牵线了。4277

    地?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