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一十二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流氓大乱斗2

    四哥也要了一套家伙只是没戴安全帽,用短棍敲了敲胶的盾牌:「兄

    们,跟我上,让他们见识见识,省机械出来的没孬蛋。」

    not;最Delta;新not;◢brvbar;sup3;

    攻队共三个大队,面前这支是其中一支,土匪是队长,叶南飞安排一个小

    队保护四哥的安全。这时候小妹拿着家伙也要上,一下子被叶南飞揪了来:

    「这不是玩,这是真打,你跟着捣什么乱。」

    小妹:「切,有啥呀?都是些柴胡,我怕他们?」

    叶南飞有点急了,瞪着眼:「是不是以后不想让我见你啊?今天你给我消停

    的。万一有点事,我和四哥是照顾你还是顾着打架?」

    小妹看叶南飞确实急了,瞪着眼看了他半天,一看没得缓,撅着嘴:「拿你

    让我干啥?不能就这么看着吧?」

    叶南飞拽出一把弹弓子:「把咱们弹弓队叫上来,要任务,万一攻队扛

    不住,撤来,弹弓对负责掩护,务必阻挡住追击的人,你负责指挥吧,闲着时

    候可以把对面车玻璃都敲碎了,不过不能耽误要任务啊。去吧。」

    小妹一听,立马喜笑颜看:「啊,原来你弄弹弓子让他们练是干这个的啊,

    行了,保证完成任务。」说完还眉眼电了他一下,让叶南飞心跟着一动,这死丫

    头,上高中之后,魅惑力更强了。

    这时四哥已经带着第一队三十来人有序的向前挺进。对面曹老三他们也看着

    纳闷,这老四搞的什么玩应?弄这一出跟建筑工人似的,哪有这么打架的?但毕

    竟人少也没当事,也都操起了家伙,五花八门的,钢管,链子锁,锹把,棒子,

    片刀。没有指挥,带队,看对方来了,那就迎上去干呗。

    曹老三摇着脑袋和癞疤子说:「你说这老四都多大岁数了,还打打杀杀的,

    干不了大事。」

    癞疤子:「嘿嘿,一会直接被打残了,咱们不是更省事了,你干脆安排俩硬

    手,趁乱,专门干老四。」

    双方越来越近,眼看要接火,各有优势,四哥带的?游椋槌尚》蕉樱行?br />

    的前进,像一堆零件组成的机器,而对方,呼呼啦啦的一片,但人数众多。

    双方已经打在一起,按以往打架的经验,实力相差如此悬殊,四哥这面早应

    该四处奔逃了,泡的慢都怕挨削啊,可今天,就这三十多人,面对3人,竟

    然毫无惧色,哪里不对劲啊。只看人家虽然人少,应对非常得法,一点没落下风,

    对方虽然人多,后面的人根本伸不上手,可前面的人又打的一点章法没有。

    比如片刀这武器,在这种情况下一点威力都没有,砍过来,轻松被盾牌挡掉,

    可人家的棍子也跟着削了过来,防了右边,没准左边又捅过来一棍子。最有威力

    的是锹把,长度重量都够,可打架么,又不是战争,非得把人打死,更多的是威

    慑,没谁虎糙的十足力气往下砸。

    可这面的短棍可没这顾虑,十足力气下去顶多打个骨折,而且被训练这十来

    天,就专门琢磨打哪里最解决问题,咱们挑薄弱地方下手。双方斗的不可开交的

    时候。叶南飞命小妹的弹弓队,面准敌人后队开打。同时四哥阵营竖起一面红旗。

    红旗一立,没一会,从曹老三阵营后面杀出一支?游椋嗳耍谎淖?br />

    备,不急不慌,快速挺进,遇到抵抗瞬间放到,一点不影响行进。

    曹老三和癞疤子有点蒙,这是打群架么?瞠目结舌的看着一个方队冲过自己

    的后方,留下放到的兄和砸坏的摩托车,奔着自己兄们的后队冲过去了,和

    他们一样吃惊的是,正在对战的曹老三部有人发现被前后夹击了。这是兵家大忌。

    虽然前后两队人数都不多,但是给对方造成的心理压力是相当大的。曹老三的队

    伍有些慌乱了,更要的是,没有领队的安抚众人,并有效组织反抗。

    操后路这队是大牙带领,两队夹击,虽然没对对方造成多大优势,但只要接

    触到方队的,马上被放到,不是被捅了,就是被砸了。一改刚接战时候的焦灼。

    叶南飞这时候一点也不轻松,随时还收到有人传来的纸条,他还要传纸条出去。

    看着时机差不多。

    叶南飞:「小妹,瞄准他们的车,打。铁蛋,举黄旗。」

    曹老三和癞疤子正看着战场着急,自己一方虽然人多,可乱哄哄的,瞎打瞎

    撞,都是挨打的货,照这个速度下去,被打败只是时间问题,可只能干着急,命

    令也传不出去,就算传出去,他也不知道该咋打,这超出了他俩的认知范围,没

    见过这么打架的。正闹心愣神呢,无数的小石子,玻璃球,带着响,从天而降。

    吓得他俩赶紧钻进吉普车里,周围自己找来观战的也都四处躲藏,只听不断

    有嘭,呯,嘭,哗啦的动静传来,车玻璃和大灯,镜子免不了被敲碎,砸在车皮

    上虽然敲不坏,但敲掉漆,砸个坑也是难免的。

    就在他们四处躲藏的时候,滩外的岸上民居里又窜出一支?游椋甲耪匠?br />

    右翼杀过来了,这架势,就是三面包围,兵法言,围三缺一,不能让对方成为困

    兽,要给他们一点希望。第三队的加入,让对方彻底失去反抗的意志了,导致的

    后果是,溃败,兵败如山倒,说的就是东方的部队,当一支部队,没有组织和纪

    律化,又没啥战斗意愿的话,溃败是必然的。就是一盘散沙。

    此时,曹老三部,开始向没被围的方向溃散,但三个方队,并不急着追,而

    是稳扎稳打的推进,对方有些聪明的早就闪了,他们溃散,可没人惦记着到自

    己阵营那边,虽然摩托啥的都在那,但谁还在乎呢,被抓着一顿胖揍,或者被曹

    老三看见一顿臭骂,何必呢,反正大伙都在跑。

    曹老三和癞疤子听见没有动静了,才敢抬头看,一看自己这面的人被人围着

    追打,大势已去了,赶紧跑吧,打火开车,可没开出两米就停下了,下车一看,

    不知哪个缺德的,把钉子放车轱辘前面。看四下自己兄们都在奔逃,也赶紧

    趁乱跑吧。

    曹老三和癞疤子带着两个兄,钻进了胡同,专门找冷清僻静的小胡同走,

    正以为得计,胡同亲阿芳听见摩托的动静,接着五六个骑着黑老娃子的家伙停在

    了胡同口,下了车拎着棒子堵在那,也没往里追他们,他们转头往走,可来路

    的胡同口已经走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老黄。

    老黄:「三哥,疤子哥,怎么就这么要走啊?我们四哥还等着你们呢,咋样?

    劳烦走一趟吧。」原来大战前夕,叶南飞还是把猴子和老黄安排信息和消息

    这块,整个东大滩附近都被摸透,并安插了人,远一点的地方还控制了公用电话,

    几时传递消息,曹老三可以说一直被盯着,根本就跑不出去。

    等他们带着两位老大赶东大滩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也没有俘虏一说,

    打败了就打败了,很多还都认识,大伙都在异常兴奋的谈着打的如何痛快,过瘾。

    此一战,四哥集团怕是扬名江城了,以一人完胜三人,谁听了不振奋,而且

    己方只有十多人受了轻伤,要是刚开战时候混战时候受的伤。

    叶南飞看着第一队受伤的人,有的被包扎着,有的被按摩,还呲牙咧嘴的叫

    着轻点:「我看这一战首功应该第一队,土匪他们得,开战第一局太关键。」

    老扁:「飞哥你就是偏心,咋不安排我带第一队呢?保证比土匪强,还让这

    么多兄受伤了。」

    土匪:「老扁你就装啊,打完了你来劲了,就特么三多人奔你冲过来,就

    得把你吓尿。」

    四哥:「你俩给我少锵锵,今天要论首功,必须小飞的,谁也别想抢啊。」

    大伙纷纷:「对,就是,飞哥牛逼。」

    nab;Delta;sup2;trade;

    不管咋说,叶南飞已经把乌拉的流氓斗殴,带入了新境界,带上了新台阶。

    在今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这场火拼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也成为江湖不

    朽的传说,参加过的无论是打败的还是大胜的,都非常骄傲,经常拿出来显摆一

    把,就连看热闹的都成了炫耀的资本:「哎,哎,那天你去没,哎我去,老牛逼

    了,那场面,,,,

    曹老三和癞疤子被带到四哥跟前,并没有多少垂头丧气,毕竟是大哥,倒驴

    不倒架。

    四哥:「癞疤子,咱俩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今天你和老三联手和我斗,这

    事你干的不地道啊,不过算了,我也不跟你计较,但以后你别再参巴虎和船营

    的事,你走吧,今天要是老三的帐。」

    癞疤子的脸色,这时候不太好看,不过没办法,谁让自己载人手里了呢:

    「行,多谢四哥,算我欠你个情,那我就先走了,三哥,不是我不厚道,这事我

    管不起,对不住了,先走一步

    not;sup3;◢。」

    四哥:「三哥,咋样?巴虎都给我吧

    sup3;

    ,我看你也罩不住了。小飞你觉得呢?」

    曹老三很意外,没想到四哥要吞掉自己,有抬眼看了一眼叶南飞,这就是传

    说中的叶南飞?长得跟学生似的,没想到啊。

    叶南飞招呼四哥和国哥,单独去一旁商量,叶南飞:「四哥,一下子把巴虎

    都并过来,不妥吧,太急了,不稳啊,不如多划过来两条街实惠。国哥你觉得

    呢?」

    国哥笑一笑,没吱声,四哥:「小飞,你那样我都服你,就是胆子小了点,

    老三被咱削成这样,不趁势把他拿下,以后就没机会了,这小子一直野心不小,

    想并了我,可惊愕却让我并了,再说,这两年i型哦你工地门都想混个摸样出来,

    不扩大地盘,怎么安置这些兄。」

    bull;地mip;cedil;micr;macr;

    把老黄,大牙他们叫来,也都和四哥一个想法,这么大便宜不占,对不起自

    己啊。叶南飞也很无奈,反正自己也算个局外人,没人注意,国哥看叶南飞的眼

    神有点怪怪的。

    剩下的事就不需要他张罗了,和四哥请了个假,要家照看怀孕的老婆去,

    晚上庆功宴直接去饭店。刚骑上摩托,一个人就蹦到后座上了,叶南飞翻了一下

    眼睛:「我家啊,你要跟着啊?」

    小妹:「嘻嘻嘻,咋的啊?带我一段不行啊,今天真是太牛了,是这么些年

    来过的最的一天,要不陪我庆祝一下去呗?」

    叶南飞:「晚上不是有庆功会么,再说我得家看看你嫂子去。」

    小妹打了他后背一下:「你这人咋这么没情调?就知道围着老婆和摊子转,

    今天这么,你才是角,到了最耀眼的时候,你却走了,你这人咋这样?

    叶南飞:「我就是帮帮忙,什么角配角的,不是,你个死丫头,你知道啥

    叫情调,你到底不家,我可要走了啊。」

    小妹:「。」说着搂紧了叶南飞的腰。

    叶南飞:「嘶,,,,你个死丫头,贴那么紧,你哥看着么不削我么。」

    小妹:「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