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零七章 婚事房事2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婚事,房事2

    这几个家伙铁了心的要跟叶南飞学功夫,叶南飞没太当事,

    认为是几个孩子的心血来潮,五分钟热血,当然不会答应什么拜师,叶南飞比他

    们也就大个三四岁的样子,说如果想学,每天早上五点在机械厂宅西边空地集。

    反正每天都得和小妹锻炼,一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放。

    叶南飞太低估了兴趣和梦想的力量。这几个家伙,在正常人眼里,就是混混,

    不学无术,好吃懒做,会渣滓,怎么可能认真学一样东西呢?肯定也吃不了苦

    的。但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好知者不如乐知者。男孩子天生就喜欢动舞把操,舞

    枪弄棒的,应该是人类原始基因里携带了。

    梦想是,学成以后可以做到很牛逼的事,这是梦想,比如像叶南飞揍他们那

    么拉风。这种激励力量是无穷的。这两个因素完全可以克服懒惰等很多坏习惯。

    第二天,几人果然到了,连徐晓娟都跟着来了,叶南飞认为他们坚持不了几

    天。先让他们劈叉,蹲马步。叶南飞没当事,小妹可老大不

    地2◢|

    愿意,很简单,每

    天早上都是她和叶南飞独处时间,一下子冒出这么多人,让她很反感。

    叶南飞没有那闲心观察他们的情绪如何,安排完,自己还得锻炼,单手做引

    体向上,彻底震惊了他们,在学校都玩过单杆,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小妹对侵犯到自己利益的事,不会忍耐或者逃避,必然要采取措施,当然是

    背着叶南飞,找到了那哥几个,很简单要求他们撤,别缠着叶南飞。骡子他们那

    也是混过的,看在叶南飞的面子上,没敢惹小妹,但也不意味着可以任你难捏啊,

    怎么这丫头比我们还霸道?

    小妹的脾气更是,能伸手绝对不吵吵,别看比他们小点,但在同年人中,做

    老大很多年,实力上,和叶南飞学了一年,她那么拼命,能没有收获么?结果不

    难预测,骡子他们不敢下死手,毕竟是师姐,而且是女性。小妹可从来不知忍让

    为何物,招招致命。结果就是

    ??|

    四个爷们被一小姑娘爆锤了一顿。

    结果很惨,但效果不佳,挨揍后,几人更坚定了学艺的决心,她妈的一个小

    姑娘跟着学了一年就这么牛逼,我们几个爷们要学几年,那得啥样啊?虽然这丫

    头挺倔,挺暴力,但只要有决心,攻克她绝对不成问题,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

    亮呢,何况他们四个外带一姑娘。

    具体实施很简单,溜须拍马加投其所好。这小妹本就是个顺毛驴,吃软不吃

    硬。几个家伙一上手段,立马舒服的不倔了,但是早上锻炼时候让他们少打扰她

    和叶南飞一起的时光。几个家伙不知不觉成了旁听生。总比被开除好吧。

    叶南飞并不知道这些事,只是发现他教小妹的时候,几个家伙都躲得远远的。

    他也懒着管这些事,也没有啥耐心教,对小妹认真是,因为这丫头真认学,肯下

    功夫,而且大多是小妹动问,练的过程中很多体会和疑问动和叶南飞交流。

    对于那几个家伙的训练,小妹到担起大部分,与其说她热心,不如说她权力

    欲望太强,这几人完全听她操控,让她爽的不行,叶南飞也乐见其成。

    白天只要得空,几个家伙就跑店里来,不是缠着叶南飞问这问那的,就是帮

    着干活,叫叶南飞师父,他是不愿听,让叫飞哥。但叫红姐师娘,红姐挺受用,

    特别徐晓娟,学功夫她当然不上心,只是陪骡子而已,但跟红姐围前围后的,很

    是勤快,嘴也甜。

    几个人本就是无业青年,在店里时间长了,反而收敛了痞气,越来越干净,

    利落。叶南飞有时候不得不对他们几个的前途闹心。

    五一临近,俩人要忙着操办婚礼,还得这几个小家伙在店里帮忙,不然有

    的忙了。对于他俩来说,没有太多惊喜,只有操办的忙碌,劳累。老爸,老妈从

    蒙江赶了过来,虽然对这门亲事不是很满意,红姐比他大五六岁,还是二婚。

    可没办法,俩人生米煮成熟饭,人家红姐还有救命之恩,俩老人只能默然接

    受。因为有四哥和众兄的参加,让场面很大,也很热闹。大伙都挺开心,唯有

    小妹沮丧个脸,之前她还特意问过叶南飞这个问题。

    说:「你是真喜欢红姐?还是因为她救过你,你报恩啊?」

    叶南飞:「都有吧,谁分得清啊,反正俩人在一块相处,很舒服,不就行了?

    你个小丫头,问这个干啥?」

    小妹:「我才不小呢,你才比我大六岁,红姐还比你大六岁呢?你俩都能结

    婚了。我听别人说,你就喜欢老娘们?真的,假的?」

    叶南飞:「嘶,,,特么这谁啊?谁说的?就因为我喜欢红姐?那红姐算老

    娘们么?要有一年轻姑娘站我跟前,你看我喜欢不?」

    小妹:「我都站你跟前一年多了,你看见了?我看你就是喜欢老娘们,才多

    大就急着结婚,没出息,先立业后成家,懂不?」说完气哼哼的走了。

    叶南飞还纳闷,是啊,站我跟前一年多了,不过她算姑娘不?小屁孩呢还。

    还一位不太感冒的就是宁思柔了。虽然事先也都有心理预期和准备,但事到

    临头,很难开心起来,荣宽当然也跟着来参加。

    宁思柔:「本来我想把你户口办过来,算是结婚礼物。但没办成,只能以后

    找机会,祝贺你,终于得偿心愿,娶到你心爱的红姐了。」眼睛里的哀怨,恐怕

    只有俩人能懂。

    叶南飞:「你俩还要等到啥时候?应该咱俩家一起办。嘿嘿。」

    婚礼中间,少不了这样那样的节目,什么新娘点烟,俩人啃苹果,灌酒。叶

    南飞被折磨的受不了,也有点尿急的意思,跑到楼上包好的房间,上厕所,大厅

    的公厕,太脏乱。刚系上腰带,洗手,卫生间门被推开了,叶南飞以为,红姐也

    上来躲会。

    :「你也扛不住了?就华姐最能闹腾。」头一看,竟然是宁思柔,慢慢的

    靠过来。

    叶南飞又惊又怕:「思柔姐,你咋找过来的?」

    宁思柔:「你忘了我是干啥的?怎么吓成这样?你那天的勇气都去哪了?这

    么久了,你就没想过去找我么?」

    叶南飞:「我可不想影响你,害了你。」

    宁思柔:「我看你是胆小鬼,如果没有红姐,你会爱上我不?」

    叶南飞没犹豫:「会。」心里话,现在也爱,只不过现实不允许而已。

    宁思柔:「这还差不多。」说完深深的吻住了叶南飞。俩人正吻到激情处,

    走廊有声音,俩人都紧张起来,结婚现场,和非新娘躲厕所热吻,和谁也不好解

    释吧。还好不是进这屋的,走了过去。俩人同时松了口气,紧张和刺激往往是同

    步的,宁思柔又吻了他一下:「饶了你。」说完,先推门出去了。

    别怪宁思柔太冲动,太感情用事,其实是长久以来的情感积累,叶南飞一直

    躲避她的态度,让她很失落,如果叶南飞动联系她,她没准因为红姐的存在,

    反而退缩。但叶南飞的态度刺激她更动,更有想法了。今天这算是总爆发。

    他也问过爸妈,师父那边的情况,刚出事那会,二叔没敢进林子,后来消停

    点,进去一趟,师父他们还好,再后来就没在进去,至于李永霞姐妹,叶南飞没

    敢问,老爸老妈也没说,其实倒是他最关心的,心想,李永霞的年纪,在屯子里,

    应该结婚了。

    好容易送走这帮能折腾的家伙,临走华姐还不忘骚扰他一下:「小飞,晚上

    就剩你俩是不是太寂寞,不如俺们去陪你,人多热闹,最好就珠子俺俩去。」

    叶南飞:「华姐,你饶了俺们吧,洞房花烛夜,就是俩人的事。」

    到家,本来院子小,屋小的,也没人来听窗根,闹洞房。屋里被红姐布置

    的挺温馨。炕上拉着红色的床幔,墙上贴着喜字,暖暖的昏暗的灯光,让人感觉

    温馨。虽然俩人早已过了激情期,但举行过仪式后仍感觉略有不同,对这个家,

    更有归属感,对红姐有了拥有感。

    俩人略有疲惫的躺在炕上:「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名正言顺的老婆了,看谁

    还敢说三道四。」说完搂过红姐吻了上去。

    红姐:「以后你就是我的了,不许再花心,不许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只许

    对我一个人好。」

    叶南飞:「那华姐来了咋办?咱门前按上警报吧,她来了,我跳窗就跑,嘿

    嘿。」

    红姐:「就在我面前装吧,我看你每次都挺大劲头的,你们男的就想多吃多

    占,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叶南飞:「姐,天地良心啊,你说我不是被华姐逼的啊?哪次你没在场啊?」

    红姐:「还叫姐?你说你不想,还硬的起来?你看珠子,不想就不硬,嘻嘻,,,,。」

    说完自己还不好意思的趴他怀里笑上了。

    叶南飞:「以后就叫老婆了,嘿嘿,那以后咱别他俩口子四个人了,反正一

    直觉得怪怪的,便宜死哪死珠子了,老婆你是不是也不喜欢?以后我老婆只有我

    能干。」边说边给红姐脱衣服。

    红姐:「你干人家老婆时候咋不说?嗯,感觉挺乱的,完了,我还总害怕。」

    叶南飞:「华姐俺俩到底谁占谁便宜啊?害怕?害怕啥?」

    红姐:「怕被别人碰了,你嫌我,以后就咱俩好不好,哎呀都给人家脱了,

    今天累一天了,你还行不行啊?」

    叶南飞:「别瞎说,无论啥时候,啥事情都不会嫌你,以后不许你瞎思,

    你都不知道你有多迷人,多漂亮。」说着话,手已经伸到双腿之间那神秘地带。

    叶南飞:「在你面前永远都行,姐,我想啯你的妹妹。」

    红姐一听这句话,就犯晕:「啊,,,,不要,今天忙一天了一身汗,下面

    脏。」情话是最好的催情剂。

    叶南飞:「咱今年买个楼吧,也尝尝住楼房啥滋味,带洗澡间的,到时候咱

    俩洗鸳鸯浴。姐,到时候在洗澡间干好不好?」

    红姐:「嗯,买楼房,就你花花心思多,买楼房就为干那事。」

    叶南飞:「你就说想不想吧?」红姐:「嘻嘻,,,想。」叶南飞:「想不

    想我现在干你?」

    红姐:「你坏,,,,唔,,,啊,,想。 叶南飞:」那你求我。」

    红姐难为情的:「小飞,干我。」

    叶南飞有趴在红姐耳朵上:「姐,你说艹我。」红姐:「哎呀,你咋啥话都

    说,,,,,我说不出口啊,多磕碜。」

    叶南飞:「你趴我耳朵说,就咱俩你怕啥的,还不是天天做,嘿嘿。」他那

    胀的发紫的男根,早在红姐的花瓣间磨来蹭去的蓄势待进了。

    红姐掐了一下他:「小飞,,,,,,你,,,,,艹,,,我,,,啊,,,。」

    那一刻,那话迫不及待的长驱直入。

    红姐:「小飞,好热,好胀啊,啊,,,。」

    叶南飞又趴她耳边:「姐,我艹你那里?」

    红姐:「啊,,,,是小穴里……」

    叶南飞:「你说,艹进我逼里。」粗口分啥时候说,平时说,那就太难听,

    任何女的听了都反感,但做爱时候说,就是情趣,格外的刺激,做爱时候,您可

    别惦记做绅士。

    红姐被大鸡鸡抽插和粗口刺激的,除了刺激,就是兴奋,完全忽略了耻感:

    「啊,,,,小飞,,,艹我,,,,啊逼里啊,,,,,。」

    叶南飞也被刺激的不但抽插的有力,而且快,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处:「姐,

    我要操你。啊,,,,。」

    红姐:「艹我吧,小飞,我要给你生孩子,,,,啊,,唔,,,,。」

    当一股股浓精射入红姐最深处的时候,她颤栗的同时,叶南飞感觉到分身被

    喷出的液体烫到了,叶南飞知道红姐吹潮了,虽然当时还不知道,还是以为尿了,

    但同样感觉到满足和刺激:「姐,喷出来吧,都喷出来吧。」

    红姐绵软的躺在叶南飞怀里,有点害羞的:「褥子又湿了。」叶南飞:「湿

    吧,天天湿都不怕,我洗。对了,姐,你说咱俩这么久了,为啥没怀孕呢?」

    红姐:「大夫说我子宫后移,不容易怀孕。」

    叶南飞:「那咋办?」

    红姐:「那就深点射,嘻嘻,,,,。」说完不好意思的钻进他怀里。

    叶南飞:「保证射到最深处,嘿嘿。」

    红姐:「你坏死了。」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