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零五章 小妹的赌约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小妹的赌约

    这一场突破禁忌,突破伦理,让人心惊胆战的四人行,叶南飞虽然纠结,但

    没像预想的那么严重,有些事,发生了也就发生了,反而更考验他对红姐的感情,

    他感觉没有变化,让他不解的是,为啥自己还有一种刺激的感觉?

    红姐感觉挺刺激,就是有点乱,适应不了,最激动的就是珠子,缠着要经常

    做,华姐无所谓,以前三人行过,只不过这次四人了,叶南飞是不同意经常做的,

    好好的生活,弄得很混乱,当华姐提出来的时候,叶南飞给的理由很简单,我们

    还想过过正常人的生活,顶多一个月聚一次,还得看心情。

    天气一天天转凉,生意也因为换季而异常忙乎。租门市经营还是正确的,衣

    服的档次上去了,价格也上去了,其实很多东西和外面摊子上的一样,但在屋里

    摆挂立马升值。

    谷玲姐家已经转向小电器,音像经营,有眼镜的技术优势,在乌拉也很冷门,

    利润很可观,和谷玲姐虽然没啥机会约会,但感情很好,叶南飞很尊重这个贤妻

    良母,谷玲也对他特别好,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怕是一辈子忘不了,而且说不

    上啥时候还有机会还可以感受。

    四哥和戴哥之间他也牵了线,但只做中间人,可不想参与他们的事情,舞厅

    那生意他可不喜欢,但太适四哥他们干了,他们就是为这种环境而生的,迷乱,

    疯狂,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叶南飞一去那种场就脑袋发胀。两下又在联系开

    游戏厅。

    这天四哥叫叶南飞去他家,他以为还是买卖上的事。进屋一看就四哥和嫂子,

    孩子在准备吃火锅:「呀,那哥几个呢?」

    四哥:「今天就咱几个,别人都远点扇子,天天在身边晃悠,眼晕。」叶南

    飞刚坐下调蘸料呢。

    四哥:「我说小飞,你和小妹打赌那是咋事?今天吧,是取成绩的日子,

    完事哭丧个脸来了,我以为又考砸了呗,那有啥呀,她从来就没考好过,我拿

    过成绩单一看,语文多分,数学九十多,物理,化学,外语也都多分,

    一看名次第九名,把我吓一跳,俺家人从来没有学习这么好地,我说这不考的挺

    好么?你哭丧个脸干啥?是不怪哥没给你奖励?你说你想要啥,哥给你买。咱家

    终于出个会读书的了。她说和你打赌打输了,然后就钻那屋不出来,你这打的啥

    赌啊,考的这么好都输了?」

    叶南飞也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丫头还真有毅力:「小妹还真当真了?那以前

    她都啥成绩啊?」

    四哥:「那还能啥成绩,能及格我都偷着乐啊,么这是好事啊,你去劝劝,

    就凭我妹子下这么大力,考的这么好,你就认输一能咋的。输了啥,我这面给

    你补上。」

    敲门,里面传来:「别管我,我不吃。」叶南飞:「小妹,是我,叶南飞。」

    一会听到门插打开的声音,推开门,看她趴在小炕上:「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么。」

    叶南飞:「哪能呢?我是来看你多牛的,呵呵你不觉得你一学期提升这么多,

    很牛么?我上学时候,可没这么拉风过。」

    小妹抬起头,眼睛哭的红红的,她竟然哭了,让叶南飞相当意外,小妹:

    「你不用安慰我,我还是输了。」

    叶南飞从墙上摘下手巾递给她:「喂,不会输了就哭鼻子吧,这是我认识的

    小妹么?不是安慰你,你做到已经超出我的预期,鉴于你这么努力,又取得这么

    好的成绩,没道理不收这么优秀的徒 .」

    小妹:「真的,你没骗我?」

    叶南飞:「当然。」

    小妹顿时阴转晴,兴奋的不得了:「那明天就开始,行不?」

    叶南飞:「行啊,你就这么想学?你一个姑娘家,.

    零.

    Ъ.ηê.

    学这打打杀杀的干么?再

    说,学这玩应很辛苦的。你受得了不啊?」

    小妹:「要不在打赌?」

    叶南飞:「算了,你有自虐的倾向,我可管不了。」

    小妹打了他一下:「说啥呢?谁有自虐倾向?」

    从此以后,除了特殊情况,小妹都是比叶南飞起得早,并到他家去叫他,一

    起去锻炼。在这之前叶南飞是有晨练的习惯,不过也有很多特殊的日子,比如昨

    天和哥们们宿醉了,头天晚上和红姐嗨皮了,也没准四人行了,第二天难免要懒

    下被窝。

    可这之后,只要没下刀子,她都风雨无阻,叶南飞都纳了闷了,是什么导致

    这丫头对自己都这么狠?一年如一日的这么坚持,让人感觉到可怕。被这丫头精

    神的感召下,叶南飞教的很尽心,不用说她天资如何,就冲对自己这股子狠劲,

    也差不了哪去。

    只是叶南飞感觉,并没有因为教她功夫了,她对自己态度上就有啥改变,还

    是一如既往的不尊重,随便,有时候甚至很恶劣。叶南飞也没太当事,小孩子

    么,被大伙娇惯坏了。

    一次,小妹放学直接到他店里写作业,叶南飞心里喜欢,谁不喜欢认学上进

    的孩子呢?于是:「唉,赶明我要有孩子,能像你这么省心就好了。」小妹抬头

    狠狠的挖了一眼。

    这时红姐在擦柜台:「小飞,你在哪晃悠啥呢?赶紧把那些皮鞋擦一擦,落

    一下子灰,天天的就得让人指使,不扒拉不动弹。」他俩虽算不上老夫老妻,毕

    竟在一起时间也不短,现实生活中,没有整天,随时随刻的甜言蜜语,更多的可

    能是碎语唠叨。

    叶南飞听了并没感觉有啥不适,抓着抹布就要去干活,但小妹不知为何很生

    气,啪的,把书摔在桌子上,笔也扔下,斜着眼睛看着叶南飞,看的他有点发毛。

    小妹:「你能有点出息不?一天天的就知道围着破商店转,围着,,那啥转,

    看见你我就来气。」说着装吧装吧书包,拧身气哼哼的走了。

    叶南飞莫名其妙的站在那,看看她刚出去的门口,又看看红姐:「你说这臭

    丫头的脾气咋越来越大,谁又惹着她了。」

    红姐也气不打一处来的:「你瞅瞅你,教出这徒,除了跟你耍脾气,

    最?新2

    就是

    跟我摔脸子。么气死我了,要不看在老四面子,早么让这丫头片子满脸开花。」

    红姐霸道,泼辣的一面显露无疑。

    小妹带来的小骚扰,并不算啥,她生她的气,别理她,第二天她还的颠颠的

    来。但另一件事,就不容易让人淡定了,一天,荣宽来找他喝酒,不用说,肯定

    有事。

    酒桌上:「宽哥,有事赶紧说吧,别拐弯抹角的,都挺累的。」荣宽:「你

    看,让你这么一说,我都不好意思来找你了,好像我没情没意,只有事,呵呵。」

    叶南飞:「宽哥,咱别那么矫情了,肯定是思柔姐的事吧,说吧,你俩倒啥

    程度了。需要我帮啥忙?」

    荣宽:「哎呦,小飞,几天不见,本事见长啊,能掐会算了?」

    叶南飞:「拉倒吧,掐什么掐,你说其他事有我帮的上的么?咱俩能扯到一

    块的,也就思柔姐的事。咋样了?又遇到啥过不去的坎了?」

    荣宽:「唉,别提了,啥进展没有啊,你说她是不是冷感呢?你说对我没感

    觉吧,也没说横眉冷对,要说对我有点意思吧,还一点阳光看不见,不温不火,

    不冷不热的,难受啊,还不如给个痛快的舒坦呢。」

    叶南飞:「一次也没约出来啊?她平时都忙啥啊?」

    荣宽:「约出来过一次,么比我上学时候和女同学看电影还正规呢。她平时

    干啥?工作狂呗,干起来玩命,要不俺们领导能那么得意她。」

    叶南飞:「那你想我怎么帮你啊?」

    荣宽:「过两天,她生日,咱俩一起给她过,借着这名义请她出来,一起玩

    一天。」

    叶南飞:「哎呦,我说哥哥,你这啥意思?你俩谈恋爱,把我叫去陪着,我

    多大的灯泡啊我?再说,你也不怕受影响?我在边上,你还有机会进一步么?」

    荣宽:「我这不也没办法了么,和她在一块,都不知道聊啥话题,她啥都不

    感兴趣,除

    ?地??

    了工作,在不就是聊你,她精神头来了,所以我觉着你来,可能能打

    开新局面,让场面浑和一点,在这么冷下去,我一点信心没有了。」

    叶南飞这个牙疼:「你瞧你这点出息,你确定我去当电灯泡能行?」

    荣宽:「行不行我不知道,但你要不去,我肯定不行。你帮不帮吧?」

    就这样,叶南飞无奈参加了一次,奇异的约会之旅。大冬天的,骑自行车也

    不方便,只能挤公交车。这是一个周日的早上,他们约好先去江南公园玩。

    距离很远他就看见他俩了,无论是身高还是相貌,都很引人注目,又都是警

    察出身,透着一股英气,只不过一个白脸,一个黑脸。宁思柔穿了件米色的呢子

    大衣,齐脖短发,平直的鼻子,明媚皓齿。荣宽穿了件军绿呢子大衣,身姿挺拔,

    俩人真是般配,宁思柔远远的也看见了叶南飞,好像故意似的挽住荣宽的胳膊。

    叶南飞心理嘀咕;么还说没进展。荣宽冲他挤了挤眼睛,心理暗乐,把这小

    子找来算对了。

    宁思柔:「南飞,今个委屈你了,大冷天的陪我们溜达。」

    叶南飞:「嘿嘿,思柔姐,给你过生日,应该的,今天你是人,俺俩是你

    的仆人,随你指使,你高兴就成。」

    宁思柔:「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许耍赖。」

    冬天的公园,难免萧一些,不过还有温室花房,有动物可看,有冰雕,宁

    思柔玩的很开心,让荣宽很满意的是,宁思柔今天对他格外热情。在花房里,宁

    思柔说想吃糖葫芦,荣宽赶忙颠颠的去买。他俩正好坐在一棵大型观叶植物下面

    的椅子上休息。

    宁思柔:「是他约你一起出来的?」

    叶南飞:「思柔姐,你不觉得宽哥人不错么?」

    宁思柔:「你就那么想我找男朋友?」边说边横了他一眼。

    叶南飞:「我只是希望你好,我觉得你俩很般配,无论是个人条件,还是门

    当户对。」

    宁思柔:「切,和我爸妈一个论调,他人还行,就是太木讷了,和他在一起

    一点感觉都没有。」

    叶南飞:「姐,你们知识女性,竟想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男的太油滑了,你

    放心啊?我跟你说,越是这种不善于表达的人,越是有内秀。」

    宁思柔:「他给你多少好处,你这么为他说话?」

    叶南飞:「不是啊,我就怕你错过一个难得的好男人,你跟了他,我还放心

    点。」

    宁思柔:「你咋那么确定?」

    叶南飞:「我和他还能说到一起去,气场也不犯冲,应该坏不到哪里去,人

    地???3?

    长的又帅,而且还真心喜欢你。」

    宁思柔:「你都考察过了?你咋比我自己还热心呢?烦人不?不过就凭他敢

    把你找来,勉强算他过关吧。那以后的事你少参啊。」

    叶南飞:「那不行,他要敢对不起你,我跟他没完。」

    宁思柔撅着嘴:「用你瞎操心?管好你自己得了,你和红姐啥时候结婚?」

    叶南飞:「我是黑户,咋结啊?」

    接下来的活动是饭店吃饭,在小包厢里,俩男人大献殷勤,荣宽买了个大蛋

    糕。饭后又去看电影,左边一个给拿着小食品,右边一个拿着饮料。天黑了,走

    累了,俩人换班背着她。终于把今天的寿星老送了家。

    荣宽:「谢谢你啊小飞,我从来没见过她这么开心过,证明我请你请对了。」

    叶南飞:「珍惜思柔姐,你捡到宝了。」

    荣宽:「你的意思,思柔有意思?」

    叶南飞:「暂时算你过了第一关吧。」

    荣宽:「哦,,,,哈哈。」的崩了起来。

    荣宽:「哎?对了,你小子不会还惦记思柔呢吧?」

    叶南飞:「说啥呢?俺俩这身份,地位,差哪去了?可能么?再说,我还有

    红姐呢吗?要是允许三妻四妾,我就惦记,惦记。哈哈。」

    荣宽:「嘿嘿,那我就放心了。」

    叶南飞:「不是我说,荣大警官,你的自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