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零四章 尴尬四人行3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尴尬四人行3

    天气一天天转凉,商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货源充足,又有门店的优势。华

    姐和谷玲也早就看好租门市这么干,也纷纷挨着飞鸿商店开了风铃电器音像店,

    珠华服装店。好多天没去华姐那看看,俩家陷入冷战冰封期,打开破冰之旅,叶

    南飞感觉非他莫属了,总不能让红姐去吧。

    地??

    一进他们商店,珠子哥特热情:「哎呦小飞,你看看有日子没来了,来来,

    哥给你尝尝我新弄来的茶。」在看华姐,拉着个脸,一扭身子,进了里屋库房。

    这气性还挺大,还头次见华姐耍性子。叶南飞又看看珠子,珠子也一脸愁云,

    努努嘴,意思让他进去看看。哎女人就得哄啊,不像有的男人,可以把女的制的

    服服帖帖,叶南飞只会哄的服服帖帖。

    进了里屋,顺手关上了门,看华姐靠在货架上,低着头,走进一看,在哪抹

    眼泪呢。这一下子打在了他的最软处:「华姐,咋了,这是咋了?」

    华姐:「你还知道来啊?」

    叶南飞:「不是怕你还在气头上么,我这不是来了么。」掏出手绢给她擦眼

    泪。华姐一下扑到他怀里,哭的更伤心了。

    华姐:「我以为你不要我了,雁子是不是可恨我了,唔,,,,。」看来这

    几天把她也憋屈够呛。

    叶南飞:「哪有,这不想缓两天,都平静平静在说,红姐也担心你,又不好

    意思来找你。你提那个也太那啥了,谁心里不画魂啊。姐啊,我可是把你当亲姐,

    你不能这么坑我啊。」

    华姐:「我不当你姐,我要当你老婆。」

    叶南飞:「啊,老婆,老婆,老婆也不能坑我啊。」

    华姐:「没有啊,之前我不是跟你说了么,你们男的想尝鲜,那俺们女的就

    不能有这心思?你让你红姐尝尝鲜,还能丢了?还能少点啥?心里还不都是你,

    没准对你更服帖了。」

    叶南飞:「你哪来的这些歪理呢,道理我懂,可一想到自己老婆和别人那啥,

    心里就不舒服么。」

    华姐:「关键是我已经答应珠子了。」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叶南飞:「啊?难怪珠子哥强拉着咱俩那啥,原来你俩口子计好的?」

    华姐这有点害怕了:「哎呀小飞,老公,那就是一时说差了,然后就出这

    事了,那事都到这地步了,你就帮帮我呗,雁子在你之前不也有老朴么,你不也

    没嫌乎她。」

    叶南飞这个牙疼啊用手指着华姐:「还说没坑我。」

    华姐赶紧耍娇:「哎呀,老公,不许生气,都是我错了,我不好,可这次你

    帮帮我,行不,求你了。」

    其实叶南飞心里早下了决心了,哪里还舍得难为她:「那你自己去劝红姐,

    她要看不上珠子哥,她要不愿意,不许.

    零一.┕

    难为她,还有,我要在场。」

    华姐:「啊?雁子工作我做没问题,咋你还要在场?那能好么?你受得了?」

    叶南飞:「

    ?

    不在场我更受不了,谁知道珠子哥咋对待我老婆。再说你去我家,

    红姐不也在身边,她能受得了,我咋受不了。」

    华姐兴奋的差点蹦起来:「没问题,我就说我老公是最好的了。」说着搂过

    他就开始亲。亲到动情处,就要动真格的,叶南飞:「别的,珠子哥还在外面呢,

    让他听见。」

    华姐:「不管了,好几天没见着,想死我了。」人从情绪低谷一下子又冲到

    激情顶峰,心情格外的畅快,格外的有感觉。

    虽然只能用站着的姿势,但外面有珠子,他俩在里面偷情,格外的刺激,叶

    南飞不得不随时吻住她的嘴,怕她叫出声音。华姐有一样好,皮实,抗造,叶南

    飞故意发狠的贴着耳朵:「让你坑我,干死你。」

    华姐:「干死我吧,干死我吧,老公。」可就隔着一道门,珠子在外面有格

    外关注里面的情况,哪有听不到的道理。叶南飞出来的时候都没敢看珠子,打声

    招呼就跑了。

    华姐扯吧扯吧衣服,拢拢头发出来了,但也掩饰不住刚才没干好事,珠子气

    急败坏的:「特么的,叶南飞随时上我屋干我老婆,我能不能随时上他屋干他老

    婆啊。」

    华姐瞪了他一眼:「别特么瞎冒邪火,那事成了。」

    珠子一下子愣住,在一思:「真的?」

    华姐:「那你以为俺俩在里面干啥。」

    珠子一下从愤怒状态转化到兴奋状态,高兴的崩了起来:「嘿嘿,哈哈。」

    接着感觉有点不对劲,发现华姐斜着眼睛看着他,他马上收敛了一下:「啊,

    呵呵,这款裤子挺好卖,呵呵,我出去抽根烟。」

    事情的筹划是叶南飞和华姐完成的,导是华姐,计划四人一起看色情录像,

    一方面打破尴尬,另一方面引向暧昧。这天,叶南飞在家准备好录像,屋里换上

    黄色的小灯泡,让屋里光线暗下来,并显着温暖。俩人都有点坐卧不安,有点焦

    虑,有点期盼,很复杂。

    华姐俩口子

    ?地??2

    来的时候,拎了点水果,汽水。叶南飞也泡好了茶,大家心里都

    明白今晚要干么,所以都略显尴尬,紧张,华姐是中间人物,叶南飞和红姐对她

    不排斥,华姐让珠子坐最炕里,她挨着珠子,接下来挨着红姐,红姐紧张难为情,

    全靠华姐开导,姐俩不知道小声聊什么,时而见她俩小声嬉笑,互相掐闹,叶南

    飞坐炕边,随时服务。

    他特意选了一本多人战的,当时能搞到的多是欧美的片子,有四人战的,一

    女多男,一男多女,多男多女,口交,肛交都有,姐俩对肛交小声议论了一番,

    红姐:「唉呀妈呀,那地方能整么?还不得疼死啊,再说多脏。」画面里正有一

    对男女在肛交,当男的阴茎拔出来的时候,对着女的屁股有个特写,是个圆圆的

    洞,并没有因为阴茎拔出来就马上拢。

    华姐:」国外的老娘们就是厉害,能撑这么大。」

    接着是一个女的和多男,不得不佩服这女的战斗力,时而坐在一人身上,口

    里含一根,时而下面前后洞齐开,嘴里还要含一根,而且频繁的换姿势,换人,

    看的四人热血沸腾,激情燃烧起来的时候,姐俩早就不在议论,而是靠近自己老

    公。这时候最是异性相吸。

    红姐靠在叶南飞肩头,叶南飞一手搂着她的肩头,一手握着她的手,低头亲

    吻着她,这多半年红姐感受的温情,亲吻,爱抚,比和老朴一起时候几倍还要多,

    和老朴一起,哪有这些,来性了按到就干,干完扔下你就不管了,要么睡觉,要

    么玩去,那时红姐还感觉这才是爷们,可和叶南飞接触以后才知道啥样爷们更好。

    华姐那边更生猛一些,直接掏出珠子的那话啯了起来,珠子今晚可不疲软

    ,

    有录像的原因,更重要的怕是期待和红姐的那一刻。啯的珠子直吸冷气,华姐起

    身贴着他耳朵:「去给雁子舔。」珠子一听眼睛都放光了,可看着亲密接吻的俩

    人,有点不知如何下手。

    华姐撇了一下嘴,爬过来,轻轻把手伸进红姐的裤子里:「你俩躺下。」叶

    南飞帮红姐躺下,华姐已经把她裤子脱下来,叶南飞和红姐知道,那个时刻怕是

    要来了,红姐很紧张,手抓住叶南飞不放,头埋在叶南飞胸口,珠子紧张的哆哆

    嗦嗦的爬了过来,这会别说让他给红姐口交,就是喝她尿他也愿意啊。

    珠子靠近后先舔了一下,红姐本来就紧张,身体跟着紧了一下:「啊 .」手

    抓的更紧了。红姐本来就爱干净,今天又都洗了澡,下面没有异味,珠子虽然没

    啥技巧,但很卖力,叶南飞能感觉到,红姐越来越兴奋,激动,从她那越来越急

    促的呼吸,忘情的吻,可以感到。他正在关注红姐,忽觉分身一热,低头一看是

    被华姐含住了。

    珠子早就耐不住要进入真枪实战,叶南飞递给他一个安全套,他不情愿的套

    上,激动的摆好位置要进去,红姐紧张的抓着叶南飞,头有点不安的在他怀里扭

    动,叶南飞轻吻着,并用手安抚着:「别怕,别怕,我在这呢。」红姐果然安分

    多了。珠子趁机插了进去,并开始抽插,叶南飞没有关注别的,只关注红姐,一

    直握着她手,贴着她的脸。

    在这么激动的情况下,珠子不可能坚持太久,要爆发那一刻,他嘴里嘟囔着:

    「雁子,雁子,,啊,,,,,。」爆发之后,看叶南飞还搂着红姐,他也没好

    意思趴她身上,而是倒向一边:「啊,,特么死都值个了。」

    叶南飞此时的心情很复杂,不过复杂里面肯定有一种叫刺激,兴奋,再说华

    姐在下面连舔在啯的半天了:「红姐,我来了。」红姐本来也心情五味杂陈,可

    听到叶南飞这么一说,不知为何心理放松多了。红姐的小穴早就被珠子肆虐的泥

    泞,叶南飞的进入很是顺畅。红姐先后被两个男人进入,让她刚要下落的情绪有

    飞升起来。

    叶南飞也感觉很古怪的刺激感,让他更猛烈的冲击着红姐,红姐有点忘情的:

    「啊,,,,,,啊,,,唔,,,,,小飞,我不行了,啊,我要来了。」叶

    南飞知道红姐怕是又要那种尿了:「来吧,姐,来吧,别怕。」感到下面一热,

    被一股热流喷到,这更让叶南飞兴奋,随着快速的,有力的抽插,他也喷射出来,

    每次红姐吹潮,都会类似痉挛的颤抖,同时喷射。俩人先后进入高潮。

    叶南飞搂着还有余韵的红姐,看来不管她喜不喜欢,肯定是享受到了,不是

    每次她都会吹潮的。休息了一阵,珠子嘟囔还要做一次,华姐也粘着叶南飞要做,

    不得已俩人分开,还好第二次,大家适应了一点,不过他们挨着,红姐时而要抓

    叶南飞的手。二人时而相望,眼里皆是爱意,似乎这时更需要让对方知道自己是

    爱着的。

    大家平复后,叶南飞透了两条温毛巾,一条递给华姐,一条亲自给华姐擦,

    擦脸,身体,小穴。珠子:「为啥我没毛巾?」华姐:「你没看南飞给雁子擦身

    子啊?你不会学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