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零三章 尴尬四人行2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尴尬四人行2

    叶南飞:「珠子哥说他不给你口的?」

    华姐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可不是,么好说歹说的不干,人不起眼,说道还

    不少。」

    叶南飞:「我给你做。」

    华姐:「就小飞最好了。」

    找请??

    华姐的是包* ,叶南飞用舌头探进那道缝隙,华姐就兴奋的叫出了声「啊

    ……小飞……好舒服啊,」

    今晚可以恣意妄为,不用担心,不用防备,轻轻的扒开她的大花瓣,里面露

    出粉嫩,轻轻含住那小花瓣,慢慢吸允,华姐本就娇喘连连,叶南飞在把舌头探

    入那逍遥洞,她马上拱起屁股,迎他探入的更深一点。在叶南飞的舌唇攻击下,

    华姐没正式开始,已经来了一拨高潮。

    女人获得满足后,愿意为你做任何改变,何况本身华姐就不拒绝,几乎疯狂

    的吻着叶南飞,也不管的嘴上全是她的淫液,接着向下含住了他的根,已经做过

    多,很熟练了。就这家什,华姐那嘴也含的勉强。从她口中拔出来时,上面一

    层亮晶晶的口水,叶南飞吻了一下她:「正好带水的好往里进。」

    粗大的阴茎慢慢推进,没想到已经一次高潮,里面都是淫水,竟然还这么紧:

    「华姐,你生过孩子,咋还这么紧?」

    华姐:「当初太胖,剖腹产的,紧了还不好。」

    随着叶南飞抽插的速度加快,华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小飞,你太厉害了,

    做我老公吧,离不开你了。」

    叶南飞:「那珠子哥咋办?」

    华姐:「他做名义上那个,你是实际老公,我做你二老婆,雁子是你大老婆

    ……啊……小飞使劲……啊……干我。」

    本来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可他和红姐哪里知道这只是刚刚开始,华姐先各

    个击破,一个一个的做工作,和红姐当然最方便,俩人随时有机会交流:「雁子,

    你除了老朴和小飞,还经过别的男人没?」

    红姐:「我这点事你还不知道?咋的了?」

    华姐:「你就不想尝尝除了这俩男人,别的男人啥滋味?」

    红姐眼睛都瞪起来了:「你要死啊,这话你都说,你是想让我偷人啊你?你

    疯了?」

    华姐:「这不是咱姐俩聊么?又不是让你真干,你想想这辈子就经过俩男人,

    多没劲啊,白活。」

    红姐:「我看你最近就是不正常了,还撺掇珠子强拉南飞跟你办那事,你咋

    思的呢?」

    华姐:「你说我办成没有吧?嘿嘿。其实也不是让你不要家了,就当出去溜

    达一圈,看看别地方的风景,老在家,在好不也腻歪么。」

    红姐:「我没腻歪,我觉得挺好,我可不想做对不起南飞的事。」

    华姐:「那南飞咋上完我,还上谷玲,以前还有那什么李永霞的,左一个右

    一个的,你尝尝鲜就不行,又不是不爱他了。」

    红姐:「那不是你俩愿意的么?要不看你俩可怜,我还不干呢。别得了便宜

    卖乖啊。」

    华姐:「哎呀你也知道俺们占了便宜啊,那你就不想占点,呵呵。」

    红姐:「哎,你有完没完?」

    华姐:「哎,要是南飞答应,你可以尝鲜,你尝不尝?如果尝的话,俺家珠

    子可以,自家人,安全。」

    红姐:「你个死玩应,要死你。」说着追打着华姐。这么一次提两次提,红

    姐开始由反感,到可以接受聊这个话题。

    晚上姐俩可以躺炕上聊知心话的,华姐就大发言论,讨论男女之事,不同的

    人有啥不同的感觉。人有时候很容易被洗脑,再说最近谷玲姐俩的新录像带又到

    货了,里面又有新片,和别的男人做爱,多人做爱更是她们的话题。

    华姐做叶南飞工作是这样做的,俩人温纯的差不多:「小飞,如果你面前有

    个美女,不要啥条件,你也不用考虑你红姐,让你上,你上不上?」

    叶南飞:「哪有这好事?」

    华姐:「哈哈,就是打一个比方么,如果有,你上不上。」

    叶南飞

    ?

    :「那得上吧。」

    华姐:「那你都有雁子这么漂亮的老婆,还有我和谷玲给你偷吃,你还惦记

    美女?」

    叶南飞:「……」

    华姐:「是想尝鲜吧?」

    叶南飞松了一口气:「啊……对,对,是尝鲜。」

    华姐:「你都尝过这么多了,还惦记尝,那还有一次没尝过的,人家咋过呢?」

    叶南飞怎么感觉让华姐逼问的后背冒冷汗呢。华姐:「你红姐就没尝过。」

    叶南飞:「啊?你扯上红姐干啥?红姐不会想尝的。」

    华姐:「啥意思?意思你家红姐是好女人,我和谷玲都是尝鲜的坏女人?」

    叶南飞:「不是,你们不是珠子哥他们满足不了你们,你们才尝的么,红姐

    我能满足她嘿嘿。」华姐:「那我们三个还满足不了你一个么?你咋还想着尝鲜?」

    这一下把叶南飞给噎住了,自己挖的坑自己跳,华姐好像给他挖了一个更大

    的坑:「你的意思,人都想尝鲜?」

    华姐点点头:「对路,我感觉是。」

    叶南飞冷汗又出来了:「不会是红姐跟你透露要尝鲜吧?」

    华姐:「哈哈,看把你吓的,你家红姐很乖了,没那想法,不过我感觉,你

    要是真爱她,就让她吃好的享受好的,尝鲜也算是享受吧,你要是独占着,也不

    是不行,就是自私了点,而不是真爱她。」

    叶南飞被华姐一顿理论洗脑,别说感觉还挺在理,强迫爱人对自己忠诚是占

    有欲,而不是爱情,真爱是让对方享受她想享受的。当晚上搂着红姐,心里不免

    纠结,那红姐心里是不是想享受这个去啊?后背又开始冷汗直冒。

    华姐的最后一轮攻坚战是这样的,一天,她来红姐家,晚上就没走,三人住

    一炕,哪里能消停,就在叶南飞下面干着华姐,上面和红姐吻在一处的时候,华

    姐:「老公,你说你干我多少次了?」

    叶南飞:「这上哪记得去?」

    华姐:「那你说你都干你珠子哥老婆这么多次了,让你珠子哥干一次你老婆

    行不?」

    叶南飞一下子精神了,停住了抽插:「你说啥那华姐?」

    华姐:「我说你干你珠子哥老婆这么多次了,让你珠子哥干一次你老婆行不?」

    叶南飞一下子从她身体上下来:「那不行,这是我老婆。」

    红姐虽然被她洗脑多次,但一到真章还是太难接受:「死华姐,你又发疯?

    当我是啥啊?」

    华姐:「啊,好啊,叶南飞,我白疼你了,这么久了我就拿你当自己老公,

    当自己家里人,逼着珠子请你上我,结果我提一嘴上你老婆,你就翻了,原来我

    在你心中这么不重要,还有雁子,我一直当你是亲姐妹,你说我把你当啥,应该

    是你把我当啥了吧,我就可以随便让你老公干,你就纯洁的,高贵的,不能让人

    碰,叶南飞,你老婆你就得独占着,那你咋上这个上那个的呢?算了,算我认错

    人了。」

    说着穿衣服就要走,她这一发飙,把这俩口子整没动静了。叶南飞:「华姐,

    你看你别急啊。那你提这个也太难为人了。」

    华姐:「那你干我时候咋不为难呢?你干我时候,你珠子哥为难不?」说完

    一甩袖子走了。

    叶南飞到炕上:「你说这俩口子就不能消停点?咋竟起幺蛾子呢。」

    红姐:「谁道了?一天天的竟些花花肠子。把老公让她用了吧,她还开始惦

    记上我了。」

    叶南飞钻进被窝楼红姐:「姐,你让华姐用我,你心里舍得啊?」

    红姐:「俺俩是铁姐妹,从小不分彼此,我舍不得也没招,要是她有个好老

    公,估计也不介意我用,哈哈。」

    叶南飞:「啊原来姐你也好色啊。」一下子搂

    点'^b点

    在怀里吻住了。不知是刚才没

    完事,还是被华姐的提议撩拨的,叶南飞有点异常兴奋,翻身爬上红姐,那分身

    插了进去,红姐的状态也不错。

    叶南飞边抽插,边看着身下的美人:「姐,我舍不得让别人干你。」

    红姐:「嗯……不让别人干,就让你一人干,啊……唔……」

    叶南飞:「可华姐总想让珠子哥干你。」一提这话,他感觉自己莫名的一兴

    奋,感觉红姐小穴内也紧了几紧。

    红姐:「不让他干,让他看着干眼馋,呵呵。」

    叶南飞:「那华姐肯定还的缠着没完啊。」俩人越说越兴奋,在激情的状态

    下,啥越刺激,越是禁忌,越是想说:「要不让珠子干完我在干,啊……哦…

    …」

    红姐:「嗯……不……我就让我老公干,让你一人干。啊……小飞使劲啊……」

    叶南飞:「要不俩人一起干你,一个亲你,吻你,摸你,一个在后面干你。」

    红姐的反应更强烈,下面的水异常的多:「不要……啊……小飞……啊……我不行

    了……干我。」

    叶南飞:「一起干,好不好,一起射你。」

    红姐:「啊……射我,快点射我……啊……」在那一刹那来人几乎同时进入高潮,

    叶南飞插进最深处,一股股的射在她花心上。俩人上面也紧紧的吻在一起。

    心绪慢慢平复下来,叶南飞有点恐惧自己刚才的状态,疯了么,怎么直接说

    珠子哥干红姐,说的时候,自己还异常兴奋,自己变态吧,戴绿帽子有瘾?而红

    姐也特别兴奋,难道真如华姐说的,其实男女都一样,都想尝鲜,红姐嘴上拒绝,

    可是她的身体不会撒谎。

    第二天,华姐没在来他们商店,红姐去看了一眼,华

    地2

    姐也很冷淡,看来是真

    生气了。他俩当然也不能因为华姐闹情绪就答应她这么胡闹。不过俩人晚上在爱

    爱的时候,又提起俩人一起干红姐,又都很兴奋,叶南飞:「要不真和珠子哥做

    一次?」

    红姐:「你疯了?他们疯你也跟着疯?」

    叶南飞:「姐,你不觉得我更舍不得么?」

    红姐:「那你还想?」

    叶南飞:「我不是怕别的,是怕你喜欢上别人。」

    红姐笑了:「傻小子,我只喜欢你,不会喜欢上别人的。其实我也怕,就怕

    真做了,你嫌弃我,不要我了。「叶南飞挺惊奇红姐会是这个想法:「怎么会?

    无论啥原因,我都不会嫌弃你,你永远都是最美的。」叶南飞想到当年李永

    霞也是和别人做,但他知道她只喜欢自己,性和爱,看来是可以分开的。

    ?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