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零二章 尴尬四人行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尴尬四人行

    来之后,一切正常,只是还没进入换季,生意没见多大起色,八月末华姐

    和谷玲俩人又去了广州,临行还想约叶南飞一起去,他可没敢搭茬,有红姐看着,

    华姐还能收敛一点,要是就他三去,华姐还不得蹂躏死他,事先他帮着联系好老

    猫他们,在那边照应点。

    事情发生在她们来以后,戴老大送给叶南飞一台录像机,谷玲买了一台,

    为了卖或者租录像带,其中老猫单独给叶南飞一本带子。结果来一看,是色情

    片,华姐,谷玲她们知道后,纷纷来看,当天晚上是三对夫妻聚在叶南飞家,一

    本九十分钟的带子,看的几人是昏天黑地,晕头涨脑。面红心跳,叶南飞和红姐

    还好,之前看过一遍,她们四个可是头次接触,估计早就按捺不住了,结束时招

    呼都懒着打,着急忙慌的跑了。

    对于老狼来说,这片子不算啥,没故事情节,都是欧美的,上来就干,各种

    短片的集,有俩人战,黑白站,多人战,但对于当时的他们足够震撼了。当天

    拿来,播放成功,红姐她俩就看晕了,被刺激的不行,连着做了三次。普通花

    样她俩大多用过,但看着录像里,那么明目张胆的做,还是很刺激,还有多人战,

    看的红姐目瞪口呆。

    本来大伙看看,图个好玩,刺激,新鲜,然后家俩口子宣泄一下,没啥问

    题,还有利调节婚姻生活。挺好的,问题出在华姐,珠子身上,俩人去以后急

    不可耐的实践,确实对恢复性生活起到了作用,前两年按华姐的说法,俩人快无

    性婚姻了。但新鲜度没两天,珠子又开始颓了,还有一样让华姐忍无可忍。

    华姐学着给珠子口交,可珠子死活不给华姐做,这让华姐异

    ¨?3?

    常愤慨,这次看

    录像,人家里面前戏,男女互口是必履行的程序,华姐就说:「你看看,人家里

    面男人咋可以给女人做呢?」

    珠子:「那不是外国人么?中国不可能有老爷们干这个。」当然在很多传统

    人观念里,女人私处是很忌讳的。

    这下华姐抓住话柄了:「谁说中国爷们绝对不会干?南飞就会。

    找请?

    不信你问他。」

    珠子:「不可能,你咋知道的?」

    华姐反应还挺快,没直接说出来他给我口过,我能不知道么:「雁子说的呗。

    俺们姐们啥不能说。」

    一提红姐,珠子眼睛

    ?地3

    就放光,再说,这一聊男女性事,男人们格外上心:

    「真的假的?南飞真肯给雁子啯那地方?」

    华姐:「真的,哎呀,燕子说,老爽了,欲仙欲死。说南飞那家伙,老猛了,

    每天都干的她浑身酸软。」

    珠子:「也就他们现在刚在一块,过两年你在看看,也完犊子。」

    华姐:「在完犊子也比你强,我特么这都快闲起来了,我告诉你啊,在这么

    下去,别怪我偷男人啊?」

    珠子:「那谁还能天天干那?累死谁啊?」

    华姐:「你咋不说,你特么就是好色,见着漂亮的比谁劲头都大,么每次一

    提雁子你眼珠子都冒光。」

    她不禁想起南飞可没嫌她,干的就是舒服,哪像自己老公,一脸不愿意。顺

    嘴说了一句:「你要是让南飞干我一次,我也能让你干雁子一次。」

    珠子:「啊?啥意思?」说完华姐也有点后悔,妈的,这叫什么事,和自己

    老公说让别的男人干自己,自己老公干别人。

    本来俩人聊的就火烧火燎的,来了感觉,让华姐这么一提,珠子一下蒙住了,

    老婆要南飞上她,这特么不是给自己戴绿帽子么?听了不但恼火,还上火,也憋

    火,不过后一句是可以让她干雁子,这句比前一句越来越有力量,雁子一直是他

    梦中情人,可惜人家看不上他,这些年只能这么远远的看着,晚上偶尔意淫一下。

    越想雁子,心理越痒痒,有多少次和华姐做爱,都是想着雁子才能完成,想

    着想着,开始对华姐摸摸,华姐当然来者不拒,多多益善。珠子的家伙,不

    疲软时候也不错,头小杆粗,还是很受用的。

    俩人干倒兴奋处:「你说你能让我干雁子?」说的时候都兴奋啊,边说,鸡

    鸡在小穴里面都一胀一胀的。

    华姐也正处于兴奋中:「嗯哪,只要你能让南飞干我,我就能让你干到雁子。」

    华姐有华姐的算计,她和叶南飞早就偷情中,这偷偷摸摸的,万一那次被珠

    子发觉,又打又闹的,如果这次事能成,那把以前的事也盖住了,以后再办,没

    准能直接带家来,明目张胆的干,那多爽利。至于答应珠子和雁子的事,她挺自

    信的感觉应该没问题,么我都让你干这么长时间了,让我老公,干你老婆一次咋

    了?雁子的工作她认为更手拿把掐。

    头一步工作,需要珠子完成,想办法说服叶南飞干自己老婆,开始他越想越

    憋火,但是一想到雁子,心又一亮,就这么两个念头在心理斗争,斗争的都快分

    裂了,一想到叶南飞和华姐,他就憋气上火,但一想到雁子,又无限向往,有一

    次想的失神,口水流多长,让华姐一巴掌扇过来了。

    最后还是心目中的雁子获得压倒性胜利,他下定决心,舍不得老婆套不住雁

    子,为了雁子豁出去了。这天和华姐商量好,请叶南飞来吃饭,华姐做好饭就让

    他俩吃,自己说去陪雁子。

    叶南飞有点纳闷,不过也没多想,俩人东拉西扯的,从市场,到广州上货的

    见闻,但男人无论聊啥,最后的话题往往都落在了女性上,特别珠子今天还带着

    目的,先聊了录像,如何如何,如何大胆,能不能在整几盘。珠子看火候差

    不多了:「哎,南飞,我听你华姐说,你俩口子老会玩了?」

    叶南飞一惊,这华姐咋啥都说了?:「也没咋会玩?俩口子不都那样嘿嘿。」

    珠子:「那可不一样,立华说,你可以像录像里那样给雁子舔那地方。」

    叶南飞一口酒差点没呛着,不过看珠子那一脸艳羡,真诚:「你俩不会没做

    过吧?」

    珠子:「啊?你真那么干过?」

    叶南飞:「那怕啥地?俩人喜欢就好呗。」

    珠子:「是啊,你和雁子赶上的了,我老婆要是雁子,特么让我舔啥我都愿

    意啊。」

    叶南飞心里想笑:「你没发现,华姐现在,越来越漂亮了?」

    珠子:「哎呀,俩口子时间长了,你就打扮的再漂亮,也没感觉,真地,唉,

    兄,你不知道啊,哥哥我过的苦啊。」

    叶南飞:「你俩口子多好,华姐能干,顾家,珠子哥你少操多少心啊。」

    珠子:「你说操心,挨累,这些男人都是应该的,就是没面子,男人腰杆就

    不硬,咱俩兄,不怕你笑话,你华姐你也知道,你看那体格子,你说我侍候得

    了么?现在孩子越大吧,她劲头越足啊,天天要,你说换你也够呛吧?」叶南飞

    当然知道华姐那劲头,也真是难为珠子了。

    珠子:「我特么也想在她面前呈呈威风,可鸡巴不争气,关键时候硬不起来,

    哥哥这么丢人现眼的事都跟你说了,不行笑话哥啊。」

    叶南飞:「那是总起不来,还是偶尔几次?」

    珠子:「不是总起不来,是特么我干不过她,让你挨天干,你还硬的起来啊?

    再说了老夫老妻的哪还有感觉了,满足不了她,在人面前就矮三分,特么受

    气啊,你没看她天天的咋对我。」说着说着,眼泪都下来了。

    不知道是这些年的委屈,还是想到要把老婆献出来心疼的。叶南飞一看这架

    势,都不知道咋劝好了。珠子:「兄,今天哥哥跟你可是掏心窝子啊,哥哥现

    在都特么这样了,你能不能帮哥哥一把。」

    叶南飞:「咋帮?你说,只要我能办到地,绝对没问题。」

    珠子:「就你华姐,我满足不了她,就永远抬不起头,这还不是最要命的,

    我就怕她吃不饱,去外面找食,给我戴个绿色的帽子,你说到时候我哭都找不到

    地方。」

    叶南飞心理一慌,妈的,可不是早给你戴了么:「珠子哥别瞎说,华姐不是

    那样的人。」

    珠子:「我自己媳妇,我自己不知道?在这么渴下去,她真敢给我戴,所以

    特么早晚得戴,还不如找个知根知底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

    兄,你就帮帮哥

    哥,把这娘们给我制服了,雁子和你华姐私下聊过,说你老厉害了,你把她给我

    整服了,我腰杆也能硬点,少受她的气。」

    叶南飞一口菜差点喷出来,这是啥节奏啊,当老公的非拽着人干自己老婆。

    这世界太疯狂了:「珠子哥,你疯了?这那行?使不得。」把叶南飞有点吓

    着了,偷情,越轨的事古今都有,老公上杆子找人上自己老婆的,前无古人后无

    来者吧。

    他哪里知道珠子的劲头在红姐身上呢,于是把这些年受的委屈,受的气,全

    倒给他听,最后哭丧着脸一句话:「兄,哥哥我活的憋屈啊。」

    死活让他答应下来,叶南飞实在拖不过:「那华姐能愿意?还不得连我一块

    收拾了?」他心理明镜似的,华姐乐不得的。

    珠子嘴一撇:「她特么现在就跟狼似的,就特么愁没人干呢,一说你和雁子

    就羡慕的不行,么我看早就惦记你了。」

    叶南飞只能说考虑考虑,仓惶的溜了,临走珠子有放一句:「兄,哥哥的

    后半生幸福全靠你了。」

    叶南飞着急忙慌的赶家,华姐和红姐在炕上唠嗑:「华姐,你家珠子哥疯

    了?他动找我,让咱俩那啥?」

    华姐心里这个乐啊,不过还要假装一下:「啊真的?么这败家爷们,可能也

    是这段让我挤兑怕了,逼急了,其实这样也好,有了这次,以前的事就盖过去了,

    以后有啥事也不怕被他知道了。」

    叶南飞:「啊?」这俩口子还真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一想到以后华姐更可以明目张胆的找自己了,不免一脸愁云,总有种被人算

    计了的感觉呢。华姐:「咋的,俺们上杆子你还不愿意咋的?」叶南飞看向红姐

    求援,红姐也一脸无奈,她对这个死党也没啥办法,总不能翻脸吧,叶南飞:」

    那你还是家看看珠子哥去吧,别是有啥不正常。」

    隔了两天,珠子溜达到他们商店,叶南飞都怕了他了,珠子走进他:「今晚

    上我不在家,去看小牌。」

    然后就眼睛贼溜溜的看红姐去了:「雁子,有啥让我帮忙的没?」

    叶南飞光闹心自己的事了,也没在意他,红姐:「家帮华姐去,来我这瞎

    转悠啥。」

    珠子一脸贱相的:「那不是怕累着雁子你么。」

    珠子其实长得不丑,只是和华姐站一块显着他瘦小,另外华姐平时对他呼来

    喝去的,人就显着猥琐了些。

    红姐就看不上他这一脸贱相:「滚。」

    珠子:「哎,俺马上滚。」说着转了圈的往外走,气的红姐又噗呲笑了,看

    的珠子有点发呆。

    晚上到了华姐家,华姐早就准备好一桌饭菜,叶南飞进屋看见华姐一愣,有

    点被惊艳到了,不知是灯光暗还是她越来越会打扮了,原来壮实高大的身材,现

    在是高挑丰满。皮肤也细腻了,鼻子眉眼有型受看多了。华姐对他的反应很满意:

    「小飞快来,今晚上就属于咱俩的,咋样看我这打扮。」她穿着半透明的睡衣。

    叶南飞:「华姐,你越来越会打扮了,今晚上真漂亮。」

    华姐顿时喜上眉梢:

    「你以为容易啊?你没见我瘦了啊?我为了减肥,饿惨

    了都,还不都是为了你?」

    说着搂过叶南飞:「还行没算我白遭罪。」

    说着亲了他一下,然后贴着他耳朵:「我今晚上让你喂我。」

    华姐毅力减肥,悉心打扮,让叶南飞很感动,同时她胆大心细,敢想敢干,

    让叶南飞频频意外心喜,兴致还真越来越高。俩人你喂我,我喂你的,话到没说

    几句:「喂了你一晚上,是不是得吃你了?华姐?」

    华姐:「来吧,今晚上我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