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零一章 釜底抽薪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釜底抽薪

    阿土本想说不去,不过看见叶南飞手里正摸娑着,他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子,

    眼睛却看着他:「啊,那先去谁那?」

    叶南飞:「最能打的是独狼,那就先领教他,别让人说咱柿子可软的捏。」

    后半夜敲开人家的门,是不会得到啥热情接待的。对阿土这种小角色也不熟,

    更不认识叶南飞,本不想让进屋,叶南飞:「有话还是屋里说好吧,听说你们老

    大要见我,我不得不先见见他的实力手下们,看看值不值得见。」这话挑衅的意

    味很浓了。独狼听完眼睛一亮,请他们进了屋。

    独狼:「那你想怎么见识偶们的实力?」

    叶南飞:「你觉得怎么才能最好展示你的实力?」

    独狼:「我没别的本事,打人比较在行。」边说别虐笑着。

    叶南飞:「好啊,我正想见识见识。家人都不在家么?」

    独狼:「就我马子在卧室,不耽误。」他的客厅里没啥东西,把桌子凳子靠

    靠边,腾出个空间,对于叶南飞来说足够用了。

    独狼显着莫名的兴奋,看来这家伙骨子里就是好战分子,叶南飞不敢轻视。

    独狼长得五短身材,看着就精悍,很硬朗的脸,但表情和眼神很阴冷。他也不客

    套,伸手就上。一看不像正经科班出身,玩的是野路子,但简洁实用。俩人你来

    我往斗在一处。

    叶南飞开始是防守为,为了摸清对方路数,独狼则一味猛攻,不过打了几

    个,他不在敢轻视,虽不见眼前这年轻人如何凌厉反击,但自己的进攻都被

    轻松的化解,卸掉,轻柔平和中见凶险。独狼当然不认可,这么个小屁孩子,自

    己身经战。但越是发狠进攻,越是不给力,都如石沉大海,给不到一点应。

    再接着打下去,独狼可有点心慌气喘了,刚才只为尽快拿下叶南飞,每下都

    出尽全力,不惜力,这就是打手和玩武术的别,根本不会分配体力。独狼优势

    在于场面经的多,经验足,心理素质过硬,但也架不住气力消耗,再好的车,没

    油了也跑不起来啊。

    叶南飞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由防守转向进攻,而且极其凌厉,独狼这时开

    始叫苦,被密不透风的攻势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越是急,越是气力不济。开始频

    频中招。叶南飞一近身,身体一靠,独狼失去重心,向后倒了过去,叶南飞怕砸

    在地上声音太大,影响到楼下,拽着他胳膊又给拽了来,接着手肘膝盖有连

    番进攻,独狼就剩下捂着肚子蹲地上喘气的份了。

    叶南飞这会打的也热了,喘气也不均匀,看阿土站墙边看的都傻眼了:「阿

    土,给我倒杯水。么渴了。」

    然后找了个凳子坐下休息:「独狼,别急,歇过劲,接着打。」这么一说,

    让独狼感到了被轻视和鄙夷,忍着痛,又冲了上来。

    叶南飞:「我擦,你急啥,水还没喝呢。」

    再次冲上来可只有挨揍的份了,但这种混江湖的就是有这股子劲,你可以打

    我,杀我,但我绝不屈服,挨打,被削不屈辱,服软了才叫屈辱。这么一遍遍的

    冲上来,一遍遍的被揍,叶南飞都佩服,不过手里可不见软,这不是在打他的肉

    体,是在敲击他那颗高傲的心,直打到肯放下那高傲,服输了,就算完事。

    最后打瘫在地,他还要挣扎着起来,叶南飞拽着他:「怎么?是个爷们不?

    输不起么?」

    独狼这才软下来:「兄,厉害,独狼我没服过谁,

    ◢?

    今天服了。」叶南飞把

    他扶着坐下来,说出了事情原由,说了自己打算,要把那哥三也请来。独狼能有

    什么意见?自己手下败将而已,而且看这小子也没恶意。

    接着阿土带他去了老猫家,这时天以放亮,老猫也是不情愿的开了门,一见

    是叶南飞,先是一惊,接着会心一笑,按他的理解是,还的动找自己来,他要

    能解决,那就怪了。让进了屋:「咋样小兄?啥事别制气,熟话说强龙斗不过

    地头蛇,在我们的地盘

    ^点b^点^

    ,必须我们说了算。」叶南飞一看这不就是昨天那小胡子

    么。

    叶南飞:「呀,您就是老猫,猫哥吧,我刚在独狼那来,我的意思是先请你

    们四大金刚到场,场面够了,才能请大哥不是。」

    老猫一听,意思不对,不是自己预想的,转脸看阿土,阿土嘴一咧,比哭还

    难看:「你把独狼怎么了?」

    叶南飞:「没怎么,您放心,我俩都好动手,就切磋了一下,他现在就在家

    等着咱们,我是第二个来请您,够给面子了吧。」老猫一看,傻眼了,独狼都被

    人家摆平了,自己这俩手也不够看啊,要说动动脑子,动动嘴还行,干脆别吱声

    了。

    三人一路又去找黑玫瑰,舞厅都是晚上营业,经常弄到后半夜,黑玫瑰很多

    时候直接睡在舞厅二楼,打惊的老头给开了门,喊下来黑玫瑰,她可能刚睡没多

    久,被吵醒,肯定有起床气:「老猫你要死啊?我刚睡,什么事这么急?」叶南

    飞一看,楼梯走下一位美女,身高中等,皮肤确实挺黑,短发,大眼睛,小翘鼻

    子,一身中性打扮,就是身上太重的风尘气,江湖气。可能是会上混迹的结果。

    下楼一下看到叶南飞,一愣,老猫赶忙上去说明事情的前后。这时楼上又下

    来一位,男的,挺帅气,下面穿浅灰喇叭裤,上身白背心,看上去真有白马王子

    的感觉:「猫哥来了啊。」老猫也没理他,还在和黑玫瑰说。

    黑玫瑰走过来:「小兄,你们男人之间打打杀杀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如

    果我不去呢?」

    叶南飞:「戴哥手下你们四大金刚,今天这场面,少了玫瑰姐,怕成不了呢。」

    那王子看着气氛不善:「玫瑰姐,他是来找麻烦的么?」

    说着开始靠近叶南飞,叶南飞:「咱都是文明人,我可不想动粗用强,特别

    玫瑰姐还是美女,但谁要是敢用强,我肯定比他强。」

    那小王子似乎气势很盛,好不容易找到装逼的机会:「小子,你特么谁啊?

    跑这来撒野?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他越说越来气,伸手抓叶南飞的衣领子,

    叶南飞哪里把这花瓶看在眼里,那黑玫瑰也没有制止,好像很愿意看到这一幕。

    叶南飞挡开他的手,身体向他一靠,已经贴在他身前,脚早已伸到他脚后,

    双手一推,那王子就失去重心,自己没明白咋事,已经跌出去几米远,摔在地

    上。起来后恼羞成怒,在自己场子,在自己女人面前,很糗,太没面子,拎着一

    空酒瓶子又冲了过来。

    叶南飞并没有躲,而是看着他,这哥们本来也不是靠好勇斗狠起家的,说不

    好听的就是黑玫瑰养的小白脸,拿酒瓶子砸人,多是处于气愤,吓唬人,但人家

    不躲,他自己反而害怕了,反收了力,就要砸到的时候,微一侧身,酒瓶子贴着

    身子落下去,叶南飞就着他的贯力,抓住他的手腕,一拧,直接把他手臂背过去,

    按在边上的桌子上:「不会打架,就别学着打,很危险的。」那王子只剩下干叫

    的份了。

    黑玫瑰对叶南飞的表现似乎挺满意:「好,那我就跟着去瞅瞅热闹,好久没

    这么好玩了。」

    叶南飞:「谢谢玫瑰姐给面子,那咱三先走,阿土你去叫大口仔,就说我叫

    他,在独狼家见面。通知戴哥,就得麻烦你这个小男朋友了,去通知戴哥,在独

    狼家见面,不用找人了,四大金刚都在,就说是东北,他要见的那人有请。」

    不一会,大口仔和戴哥先后到了,戴哥长得方头大脸,不怒自威,个子和叶

    南飞差不多,有股子老大的气势,进屋就很不爽,毕竟是大哥多年,这事弄得自

    己很莫名其妙,被动,受制于人。叶南飞赶紧起身让座,把位让给戴哥:「听

    说戴哥要见我,不知道有啥吩咐,没办法,我先把几位哥哥姐姐请来咨询一下,

    结果他们也不知道,我只得请您亲自来了呵呵。

    戴哥:「你就是东北那小伙子?果然一表人才吶,我是让老猫请你见面,不

    过是听你收拾大口仔他们,手段很牛逼,我想认识认识你这个少年英雄,怎么,

    现在这算怎么事?」

    他看向老猫,老猫直咧嘴:「我是请了就是没情动,结果他反过来动请我

    们,这不都来这了么。」大家在看独狼,浑身几乎没有好地方,都青一块紫一块。

    戴哥:「独狼是你打的?」

    叶南飞:「哦,不是,不是,我们切磋而已,是不是狼哥?呵呵」

    戴哥:「本来我就是想请你过来认识认识,交个朋友

    ?◢¨??¨

    ,那你整这么一出,算

    怎么事?」戴涉南挺不高兴的,在自己地盘,自己人受这么大的憋,还混个屁

    啊,他让老猫请的时候,真没别的意思,挺佩服这个小孩这么有手段,结果老猫

    自作聪明,要胁迫叶南飞来见。事情就弄糟了。

    叶南飞一听,恐怕真是有误会:「戴哥,那我这做的有点过分,早知道别这

    么麻烦,直接找您喝酒去,我以为,偷钱包的事还没完,戴哥要为兄出头呢,

    您看这事,我给诸位敬茶赔礼。」但人家作为坐地炮心理还是不舒服。

    叶南飞:「我早就跟口仔哥他们说过,则两利,斗则两伤,我是个做买卖

    的,考虑的是如何作赚钱,戴哥你们有货源,消息的优势,为啥不利用起来,

    你像阿土,鸟哥他们一表人才,非得在火车上扣皮子,既不好玩,也不风光,守

    着广州这么大城市,能赚钱的事很多,我们乌拉市的四哥,在乌拉也像戴哥这么

    好使,如果他也想干点啥,俩边互通有无,大伙一起赚钱不是很好。」

    叶南飞这么一说,大伙兴致立马来了,广州开放的最早,也早就耳闻目染香

    港情况,自然比内地观念前卫多了,当然是奔着赚钱,叶南飞:「就我那小买卖,

    我也不能总来广州,有时候有好货,哥哥们可以直接给我发过去,你们加点价钱

    也是应该的,以后货量大的话,也能收入一点。而且我看这里玩的东西越来越多,

    游戏机,磁带,录音机,这次我看还有录像机,录像带,在乌拉都可以卖,那地

    方现在还没有这玩应呢。」

    戴哥本来对叶南飞好奇心大于恶感,刚才也是面子上过不去,让叶南飞这么

    一说,立马也来了精神:「有空我去你们乌拉瞧瞧,能不能开舞厅。」

    叶南飞:「应该能开,我看广州就是个样,其他地方慢慢都得跟广州学,

    戴哥你出技术设备,四哥出地方和关系,伙干呗。」

    老猫:「录像带在你们那能好卖不?我这有路子。」

    叶南飞:「现在我们那边很少有这个,不过电影谁不爱看啊,但电影院放那

    片子,谁爱看?录像都是香港的吧?那多好看,我有一哥们,现在磁带卖的不错,

    我让他卖录像带试试。」

    老猫:「录像带也可以租,在广州现在组录像带可火了。」

    大家越唠越热乎,真是不打不相识,戴哥决定饭店喝酒,接着聊。就这样一

    场危机转化成利好,交了一帮朋友,和他交过手的独狼,大口仔,对他佩服的紧,

    ?地33?

    简直相见恨晚,老猫,黑玫瑰,挺看好这个年轻人,有手段,有办法,会变通,

    姿态低,挺招人喜欢。在广州玩了两天,被他们送上了火车,票都买好了,必须

    软卧,黑玫瑰买了不少好吃的让他带上。

    这趟广州之行,虽然坎坷,但收获挺大,交了一帮朋友,以后在广州也算有

    了人脉,而且不去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帮着发货,货源问题解决了,和老纪家斗

    起来,地气更足,这叫因祸得福。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