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章 以恶制恶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以恶制恶

    看清楚这些人的位置,偷袭是不二选择,从胡同里追逐开始,他已经没有太

    多仁慈,丢钱那一刹那,他太痛恨这帮人了,简直比林子里的野兽还可恨,更可

    怕,如果当时他们只偷走钱,那这会叶南飞哭都找不到地方,去派出所报案么?

    等着那些大爷帮你找钱?自己还算有反击能力的人,如果碰到的是一个普通人,

    只能任他们蹂躏欺辱。

    对于他们这算是小钱,对于别人可能就是身家性命,偷完了,被识破还要报

    复。跟他们这些害人之兽,没啥可手软的,打就是狠手,对他们仁慈就是对自己

    的残忍,不管敲昏还是打残,目的是不能出声,不能再有还手能力,如果达不到

    这两点,手段继续。这不刚碰到一个,挺抗打,一下子没打昏,还要反抗,让叶

    南飞几棍子打瘫在地:「哎呀大哥,别打了,我服了,服了,我走行不,不参

    这事了。」

    叶南飞:「把手伸嘴里,对了。」接着一棍子砸他另一只手上,十指连心啊,

    那家伙才明白手伸嘴里时不让出声。叶南飞:「赶紧滚,让我再见你一次,爬着

    家。」周围潜伏的,落单的,逐个被清除,楼道口还站着七八个在哪七嘴八舌

    的瞎锵锵。明面的需要狙击,冲过去是不明智的,狙击几个算几个,速度要快。

    当玻璃球频频敲在他们身上的时候,还没明白到底被什么攻击了,几个人已

    经全部中弹,就在纷纷捂着叫疼的时候,叶南飞冲上去,挨个收拾,有的直接捅

    肚子上,一下子就躺地上半天起不来,有敲脑袋上一下子敲昏,如果打肉多地方

    就狠一点,多敲俩下,比如屁股,大腿,这么大劲要敲小腿上直接骨折。

    棍子捅,脚踹,膝顶,三下五除二,七八人纷纷倒地。拽起一个捂着肚子的:

    「去把大口仔叫来吧,叫这么多人来,别连面都不敢见吧,别让我上楼找他,对

    他家人不太好吧。」在等大口仔这功夫,他看谁缓过来了,就拿着棍子开打,下

    手很重,看得这帮混混都眼晕,纷纷装死。

    「兄,别再打了,有事冲我说。」大口仔已经站在楼道口,路灯虽不如白

    天光线强,但也看出他少了白天的悍气,代之是沮丧,恐惧。

    叶南飞:那他们来干嘛来了?不是来打我的么?我要被你们抓了,会不会有

    人说别打了?去拿两个酒瓶子来。」大口仔没明白啥意思,还愣在那。

    叶南飞:

    「你不去拿,我也闲不住,接着打。」

    说着又一棍削了下去,那家伙疼的卷起身:「大哥别打了。」

    叶南飞:「趴下,屁股朝上,要不我就得那打那,你自己选。」那家伙没办

    法消停趴那等着打,又一棍子削下去,边上人心里都跟着一揪。地上那家伙半天

    没叫出声。这帮混子,打就得打怕他们,让他们在见着你突突,腿软。

    大口仔拎着两空瓶子跑了过来,突然啪的一声,左手的瓶子碎了。叶南飞:

    「把另一只瓶子放头上。」大口仔心惊胆战的犹豫着。

    叶南飞:「你要不放也可以,我随便找你身上地方打过去。」瓶子刚放脑袋

    上,手还在半空,叶南飞那边嗒的一声,弹弓打了出来。「啪」大口仔心跟着一

    颤,瓶子在头上碎了。

    叶南飞:「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让你看看,这东西看着不起眼,可我想打哪

    就打那,你别动歪心思,我答应,它不一定答应,拿着我的包,带我去找小鸟,

    不干别的,要我的钱。」那这么大动静,小其他住户不知道么?其实时间并

    不长,就是打破玻璃声音大一点,后面打那七八个人有动静,估计这伙人平时就

    招人烦,被人收拾,邻居看着别说多解气,再说报警也得有电话啊,那时候除了

    干部家,一般没这待遇。

    俩人呢一前一后去了华宁里小。那里也做了埋伏

    ??3◢2。叶南飞先远距离看着,

    大口仔去了都叫了出来,并都打发走了,二人上楼。敲开门,大口仔先进,屋里

    还有三个人,一看叶南飞后面跟着,腾的都站了起来。有俩个就是火车上的,有

    一个不认识。

    大口仔:「都坐下,我们已经跟这位兄和好了,小鸟把钱拿来还给这位兄

    ,那生人就是小鸟,很不解的看着大口仔,大口仔冲他使了个眼色。

    钱还来了,那三人明显带着不忿。叶南飞:「怎么样?咱这算和好了呗,

    我知道你们在火车站这片是一霸,我也就在这待个三天两天的,以后咱们井水不

    犯河水,我是从来不想惹你们,但我不放心你们会不会惦记我。」

    大口仔:「不会,当然不会,以后我们就是朋友。」

    叶南飞:「朋友谈不上,不过有啥问题,我知道你俩的家,可以直接找你俩,

    但这俩兄,明显看着不善,而且这次事就因他俩而起,我看把他俩也给我

    吧,万一有啥事,我好找你们帮忙不是,别说话,都用纸写下来。」

    叶南飞看看,揣进兜里:「那我就不打搅你们了,那口仔哥还的麻烦你送我

    到楼下,以后我在广州的安全就靠你们了,先谢谢,呵呵。」

    接下来两天,没啥别的动静,叶南飞专心抓货,还是很操心,忙碌的,要考

    虑款式,质量,价格,还要打包。本想这个事应该了解了,他们还想咋样?心里

    有点底的是,知道四个人的家,不至于出事没抓手。

    但事情还是出乎意料,在办托运的时候,被告知,他的货需要清查,必须扣

    留两天。叶南飞马上意识到,又出问题了,没想到他们势力这么大,手可以伸进

    车站里。他刚想理论,边上过来一人,留着小胡子,长鬓角,花格子衬衫,喇叭

    裤,这是当时最前卫的打扮,同样给叶南飞的印象就不是好人:「你好,叶南飞,

    叶兄吧,我们大哥想见见你,这面请。」压住自己的货,强迫自己见面,这想

    干什么?

    他这些年都坐下毛病了,只要受制于人,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先跑,不能让他

    们控制住,等被控制住了,你在有别的想法,就不可能了。最开始只会逃,但在

    市里经过那两起事,他学会逃之后面对,相当于避开锋芒,以退为进。要真进了

    局子里,你只能跟警察面对了,屁事干不了。

    这次一样,坚决不能跟着去,谁知道去的是啥地方,到那直接被枪逼住,你

    不就成了菜上的肉了么。跟着出了托运部,门口还有几个人跟着上来了,这更

    让叶南飞不爽,更坚定了决心,走出广场,人不那么多了:「你们老大谁啊,我

    又不认识,有必要见么?」

    小胡子:「怎么,你以为惹完事,就没事了?那我们出来混什么?兄们受

    欺负,老大不能看着就算了吧?」

    叶南飞:「那我要不去见呢?」

    小胡子一笑:「我知道我们几个未必留得住你,可你的货不想要了么?」

    叶南飞:「钱我能取来,货我也能。」说着转身走了。

    他后面站着一人想拦住他,叶南飞连停都没停,左手向他脸虚晃一招,右手

    一拳搥肚子上,一抬手肘,连续的眼花缭乱几招他就躺下了:「这是你们逼的,

    没完没了的,我也没办法。别跟着我,别怪我不客气。」话说着,人已经走远。

    转身进了另一条道。

    小胡子很生气,也很无奈:「小屁孩,脾气挺扭啊,我到看看你咋取货,

    难不成把托运部给拆了呵呵。」托运部叶南飞是不敢拆,不过对付黑会他还是

    有点办法的,黑色会的特点就是难缠,这也是普通人害怕的原因。但此时叶南飞

    比他们还难缠,因为他能找到他们,他们却找不到他。

    还是找了个小旅馆,睡觉,休息不好,会直接影响行动。半夜时分,叶南飞

    拿出那张写着的纸,弹了弹:「阿土,我来了,都是你惹

    |地??

    的事

    ◢??3

    ,也该你来解

    决。」没错叶南飞要去的就是火车上哪小偷家,这小子叫阿土。选择去他家还有

    一个考虑,他家人口少,只有他和他马子,老人另有房子住,看来家境不错。

    摸到他家门,施展他开锁的手段。进屋先是一个小厅,老式楼房的设计,两

    室一厅,轻轻的开了一个屋的门,里面是空的,在打开另一个,借着外面的光,

    ◢?||?

    看见床上躺着俩人,找了半天才找到开关,灯一开,俩人睡的挺沉,竟然没醒。

    叶南飞找了把椅子先坐下,捡起地上的拖鞋,砸了过去。

    阿土迷糊:「干你老母,谁啊?」

    晃悠的起身一看,立马精神了:「我擦,你特么干啥?」

    这时他女朋友也醒了,叶南飞:「你让她闭嘴。」一般这种情况,女的都会

    大叫。

    叶南飞:「你特么问我干啥?我货被扣了,你们老大想要见我,不是说好了

    完事了么,你们还没完没了,我不找你找谁?当初不是你招来这帮人的么?」

    阿土:「我也不知道啊,我没机会接触老大的,大口仔他们才有资格。」

    叶南飞:「你把她先捆上。」

    阿土:「你要干么?我真的不知道。」

    叶南飞上去就是一拳:「让你干活,你废话多。」女的刚想叫,被一嘴巴扇

    一边,接着又举起手冲她使使劲:「别出声。」阿土用腰带,把她反绑上,典型

    的南方小女人,娇小玲珑。嘴也塞上了。

    阿土:「大哥我真的不知道。」

    叶南飞又是一拳:「今天是你自找的,在火车上还了人家钱,你也没损失啥,

    就该完事了,你特么非惹事。我问一句,你答一句,瞎说话,说一次我掰折你一

    个手指头,你们老大是谁?」

    阿土:「戴渉南,在越秀开舞厅,车站这片,他最大,最有面子。」

    叶南飞:「他手下最得力的有几个?都是谁?。」阿土:「大口仔,老

    猫,独狼,黑玫瑰。最能打的是独狼,多数时候跟在老大身边,大口仔你见过,

    黑玫瑰负责经营舞厅,都是最早跟大哥的,也是最能干的。」叶南飞:「那你带

    我去。」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