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九十九章 独自南行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独自南行

    上说到,叶南飞要独自广州行,临行前三位姐姐一个劲的嘱咐,必须买卧

    铺,最好软卧,结果他去了以后,一对比价格,犹豫了。么差一倍啊,软卧更贵,

    这要是买硬座,来的都够了,省下的钱够吃喝,小账一算计,决定买硬座,不

    得不说,此人器小,怎能成就大事,当然他也从来没想过做什么大事。

    结果上车以后就开始后悔,到后来肠子都悔青了。这是客车么?简直就是拉

    肉半子呢,也不管多少人,只要有人买票,就卖。弄得车厢里是人挤人,人挨人,

    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开始感触还不是很深,毕竟他还有个座,你们挤你们的,他

    拿出看。可十多个小时以后,你看电影也不解决问题了。

    硬座火车的椅子是直上直下的,没有舒适的生理弯曲让你靠。时间长了,你

    是腰酸背疼腿抽筋。你想在小茶几上趴一会吧,本来就挤,有时茶几上都靠着人。

    就算能趴,时间长点,不是硌得慌,就是压麻了。

    这时候你最好祈祷自己别三急。

    否则奔向厕所之路那叫一个艰难,要穿过无数夹缝,越过无数条腿,跨过不知多

    少身体,好不容易到达终点,还得排队,厕所过道和两车间过道,还有人吸烟,

    整个车厢里,烟味,汗味,臭脚丫子,五味杂陈,就是没有好味。

    吃饭也是个问题,得姐姐们准备的充足,零食,食都有。但时间越长,

    越难以忍受,你睡吧,坐在那的姿势,要多不舒服,有多不舒服,不睡,已经困

    的不行,让你总是处于半睡半醒之间,相当难受。应该说中国人的耐受力是超强

    的,没见那个人发牢骚,或者受不了的。什么尊严,面子,这时候都不在意了,

    椅子底下一钻,就能睡觉,厕所边上一靠也能睡着。

    到了武汉以后,略微宽松些了。他对面是对情侣,半路上的车,开始还很兴

    奋的聊天,几个小时后,也都困的迷糊。俩人悠荡的不知睡到什么程度,这时,

    过道过来两个男的,年岁不大,在叶南飞座空这站住了,好像感觉热,把外套脱

    下来挂在窗边的挂钩上。挂钩上原来就有顾客的衣物。

    过了一会,叶南飞发现,这哥们去掏挂钩上的衣兜,他也没在意,可能是在

    掏自己东西呗。可稍微注意一下,不对劲,他掏出的东西,里面有钱,有纸等,

    他把钱挑出来,纸有塞了去,塞的时候,叶南飞注意了一下,是里面衣服,不

    是他挂的那件。叶南飞马上反应过来,小偷。

    但叶南飞没打算管,出门在外,还是少管闲事为好,这些人就是小偷小摸,

    自己犯不上惹这麻烦,肯定都是团伙作案。但那小子似乎不太知足,见左右人都

    在迷糊中,接近了叶南飞对面那男的,叶南飞假装迷糊中偷窥,出手挺利落,手

    里应该有刀片,划开了外衣,衣服里面的兜也露出来,两根手指一探,一沓钱,

    就拽出来了。

    这小情侣,不知为何身上揣这么多钱,大约有个两三千块。男的外衣内侧都

    有一个暗兜,自以为很保险,贴身揣着。这么多钱,叶南飞不能看着不理,用脚

    踢了他一下,那男的一下醒了,有点迷糊,分不清状况。小偷忙拿着衣服向另一

    个车厢走去。叶南飞比划他的口袋,又指指刚走那俩人,其中有一人头正看见

    了比划的叶南飞,并送来恶毒的眼神,叶南飞这个闹心。

    对面哥们,忙追了过去,在车厢间过道追上了他们,可人家不承认,你那只

    眼睛看见我掏的?那哥们不得不把叶南飞供出来,是他亲眼看见的。那你把他叫

    过来,这时那女的也醒了,也跟过去,才知道钱被人掏了,急的快哭了,她男朋

    友让她叫叶南飞过来对峙。叶南飞这个心理叫苦,好事做不得。

    ???

    可是看那女的急成那样,也于心不忍。这事不好解决的,过去以后,俩小偷

    果然耍横放赖,并凶相毕露,开始威胁,叶南飞:「哥们,差不多行了,偷点小

    钱无所谓,这么多钱是要人家命了。」

    那俩口子更是苦苦哀求,掏包小子指着叶南飞:「小子,你特么说话小心点,

    你说谁是小偷?我今天让你收身,如果收不出来咋说?」

    叶南飞一看对方不识趣,反正也得罪了,不上点手段,自己都说不清,最后

    忙没帮上,弄一身屎,干脆得罪到底吧,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了那小子

    的中指,稍微一用力:「嘿,你的意思是说我眼睛瞎了,不过我刚看见你这根手

    指挺好使的,要是折了还好使不?」

    那哥们一看这遇着硬茬了:「哎,,哎,大哥,你看,我给,给钱还不行么,

    是我干的。」

    钱要了来,小情侣感恩戴德,原来也是筹了点钱,想去广州上点货,做点

    小买卖。叶南飞感觉那帮小偷肯定不会算完,但具体怎么报复,不知道,这让他

    有点心烦,熟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时刻被人算计,那滋味不好受。可一

    路没见啥意外。顺利到达广州站。

    三人一起下车,本想搭伴去高第街,可到了广场,发现

    2?

    不对劲,一起的那哥

    们还挺鸡贼:「兄,你小心点,这帮人怕是要报复你,说完拽着对象,慌张的

    走了。他看了一下周围,确实有几个面色不善的在注视着他,不过让人担心的不

    是这些可以认出的对手,是藏在人群中认不出的敌人,但正在机下手。

    离开这是非之地,正走着,对面一人和他擦肩而过,并撞了一下他肩膀,

    广场上人很多,人碰人也正常,他侧头看了那人一眼,忽觉不对,就这侧头的功

    夫,口袋被人割了,手法好快,他忙转身找,都是匆匆过客,看谁都像,看谁

    都不是。叶南飞有点蒙,这是他和红姐几乎全部家底,还有华姐和谷玲带货的钱。

    他正身摸发蒙的时候,手忽然一松,包没了,可背包不是钱包,抢包那

    男的已经窜出去几步,叶南飞马上追。这家伙好像故意引着他。追到一条背静的

    胡同停了下来。这人一看就是广东人,鼻子短平,颧骨略高,方脸平头,三十来

    岁,面带悍气,一看就是老混子。

    叶南飞:「我钱也是你们偷的了?」

    那人:「是有怎么样?听说你爱管闲事,那你自己出了事,管不管得了啊?」

    挺浓重的广东口音。叶南飞一听钱有下落,心理松了一口气,就怕刚才那种情况,

    钱丢了,人都找不到。

    那真是前无通衢路,后无头岸了:「那我就管管试试吧。」

    话音刚落,那人两旁陆续出来拿着家伙的人,各个面目狰狞,面露杀机,嘴

    角带着肆虐的笑,大有猫戏老鼠的意味。头一看,也钻出十来人,同样手里拿

    着家伙,

    ◢?2?|

    虐笑着慢慢靠过来。这状况,叶南飞感觉硬打不是办法,都拿着家伙,

    而且看着各个都是惯匪,经验丰富,自己就是三头六臂也不够打,先弄乱了,后

    浑水摸鱼比较好。

    他先冲向正面那帮人,把那伙人吓一跳,按理说他应该吓的瘫软,尿裤子,

    或者等在那挨削,盼着打的轻一些,这怎么还冲上来了。他们一下都停住等着他,

    眼看打在一处,叶南飞突然一拐,钻进边上的小胡同,跑了,把这帮人气的,追。

    叶南飞的跑不是目的,目的是和对方拉开距离,让对方分散开,相当于踢足

    球,对方防守太紧密的情况下,可以往传球,把战线拉开一点,在重新攻击,

    漏洞和破绽就容易出现了。

    跑了一阵,虽然对方环境熟悉,时不时的来个两头堵截,可明显的密度变稀

    了,体力和动力都不一样,追的过程中有快有慢,有落单的有三俩结伴的。都以

    为自己地盘,收拾一个外地傻逼,跟玩似的。结果骄兵必败。叶南飞的目的也达

    到了,不成群结伙,就好对付了。

    开始,还是发现后面只有俩个追上来的,就反身把那俩家伙干倒,起身接着

    跑,后来感觉太费事,干脆等在一条胡同里,来一个干倒一个,来俩干倒一双,

    来三个再跑。手里也抢来了家伙,一根短棒,刀和铁链子之类的太危险,用着也

    不顺手。打的差不多,他开始查问,打到一个小子:「偷我钱的是谁?在哪住?」

    那小子咬硬不说,叶南飞掰出他一根手指,放地上,用棍子头搥了下去「啊,,,」

    那小子没想到叶南飞下手真黑,说砸,真砸,肯定粉碎性骨折。

    叶南飞:「哥们,我有耐心,你十根呢,咱慢慢砸,说着又掰出一根。

    那哥们崩溃了,么打个架至于这么狠么:「我说,我说,他叫小鸟,华宁里,

    十九栋,三单元四楼,右门。」

    他抓机会又审问了一个家伙,答案相同,看来没被骗,接着又问抢包那家伙

    的,是住在华美小,好么,这俩小子,火车站一南一北两个小。接着又

    查问了一伙,答案相同,算是放了心,跑了和尚跑不了

    ??地???

    庙,钱和包暂时寄放你们

    那,有了这条线,早晚能取来,当然每审问完一个,得把他们收刮一遍,这

    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恶人就得用恶法。小混混身上也没多钱,收了几

    元而已。

    叶南飞脱身离开车站附近,那些家伙也没在追上来,估计也不敢在追了,这

    一会就伤了一半人手。他先去五金店,买了钳子,铁丝,车胎用的气门芯,在街

    边修鞋那,买了一块皮子,货商店买了玻璃溜溜,干啥用呢?弹弓子,这是最

    简单,实用,容易获得的武器。在买了广州地图,找了个小旅馆住了下来。

    睡到半夜,出发,他算计,这帮人应该知道他今晚去,肯定做好准备了,但

    是

    ??¨?

    自己晚点去,第一,安全,第二,熬一熬他们的耐性,警惕性,在最疲劳,警

    惕性最低的时候收拾他们。

    双方的较量很焦灼,要是指心理,白天抢包那小子叫大口仔,偷钱的叫小

    鸟,他俩住在不同的小,知道叶南飞肯定没完,但会找上谁,不知道,啥时候

    来,不知道,这不让人焦虑么。叶南飞相对好受一点,但不知对方采取啥防卫手

    段了。好在动权在自己手里,而且自己在暗他们在明。

    他们不得不把人分成两拨,又召集了不少人,白天是二十多人,这次达到四

    十多人。叶南飞的战术很简单,试探,他们如果沉不住气,有动作,就好对付。

    他先去的是大口仔家,华美小,五楼,那时候还没有大门保安之类的,先在外

    围查看了一圈,并没看出他们的安排和埋伏。

    找好隐蔽位置,掏出弹弓子,瞄准他家窗户,发射,砸他家玻璃先。第一弹

    发出去,嘡啷,半夜,这砸玻璃声格外刺耳,第二弹已经装上,他想看看,玻璃

    碎后,有没有傻鸟伸头看,果然,一傻小子伸头探望,估计很纳闷,五楼玻璃也

    能被砸?

    「啊」的一声,弹无虚发,他不在看楼上,而是观察楼周围,楼道的反应,

    果然纷纷冒出来,叶南飞笑了,猎物就是猎物,永远狡猾不过猎人。他开始找,

    落单的,有的还想继续埋伏,有的是想躲一躲,他要各个击破。这时候不能狙击

    了,否则都藏起来,反而被动。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