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九十八章 红娘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第九十八章红娘

    年后波折的生活终于归正常,红姐恢复的差不多,只是不如以前那么开朗,

    爽快,收容所的经历给她留下很深的阴影。叶南飞晚上经常陪她出去散步,尽量

    多的接触人,老朴已死,他俩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生活还得继续,想维

    持生活就得继续摆摊。多亏华姐和谷玲忙前忙后的。不然就红姐这状态,可全指

    叶南飞一人了。

    她俩倒是愿意往这跑,时而还能卡点油,吃点豆腐,没准还能偷点情。本来

    生活一切还好,老朴之死虽然把他俩折腾够呛,但细想起来也值得,老朴要不被

    人杀了,说不上还的咋折腾。现在叶南飞拥有了红姐,拥有了新家,当然这么想

    有点阴暗。相当于武大郎不是死于西门之手,让别人干掉了。省力省心,不用背

    骂名,心里也没阴影。

    不过又出现一个不和谐因素。他俩摊床对面老纪家,生意越做实力越强,开

    始挤兑边上的床子,只要和他家卖差不多的东西,他就搞价格战。总想玩一家独

    大,玩垄断,附近几家不是转卖别的,就是惹不起,挪地方。

    他家是老爸带着一个儿子三个姑娘,要人有人,要

    ??

    钱,这几年也积累了不少,

    财大气粗,而且不像别人家,人口多了,瞎锵锵,而是异常团结,老爸大事把方

    向,细节全交给孩子,说是孩子,也都二十多了,那个小子和叶南飞相当。三姐

    姐全心全意辅佐这位少,出力的出力,上货的上货,卖货的卖货。三姐姐各有

    长项,又都是多面手。卖起货来,那声势,附近的顾客都得被吸引过去。

    跟前也就红姐干的比较早,还勉强不被挤兑走。但这生意做的憋气啊,刚要

    做成一笔,一谈价格,人家的便宜,结果你不是得降价卖,就得让生意走了。要

    么顾客就互相看谁的款式品种多,这也给上货带来压力。总之这生意做的老累了。

    这是他俩最近最闹心的事。

    这天不知何故,荣宽竟然来请他吃饭,那件事结束后,他和四哥他们联系都

    不多,更别说警察了,红姐需要照顾,生意还的看着。下午收完摊,让红姐和华

    姐先走,

    最新??

    他去了约好的小酒馆,新开的,挺干净利,这让叶南飞心理不禁一动,

    现在可以私人开店了。

    荣宽先等在那里:「哎呀,请到你不容易啊,嘿嘿,快坐,快坐。」

    叶南飞:「拉倒吧荣哥,您这大警察,要请我这小民吃饭,我是受宠若惊啊,

    诚惶诚恐,你得先说,找我啥事,不然我吃不踏实。」

    荣宽:「你可不是小民,就你破那案子,现在局里都传神了,在乌拉警界,

    你就是传奇啊。」

    叶南飞:「你看看,还没吃上呢,你又开始捧上了。来吧,我是小的,我倒

    酒,既来之先喝之吧,不过说好啊,事办不了别怨我,哈哈。」

    俩人边喝边扯皮子:「殷琪堔和殷君岩

    最?新??◢

    爷俩,这次算是彻底倒台子了。多行

    不义必自毙啊。」

    叶南飞:「那你们单位给他办事那些同事咋样了?」

    荣宽:「该处分的处分,该开除的开除,下放的下放,一朝天子一朝臣啊。」

    叶南飞:「还好你们没站错队,就是反感单位这种权利争斗,每个单位都像

    一个小朝廷。」

    荣宽:「唉,没办法啊,你要是不站队,那就做冷凳,你要站队,就看命

    了。」

    叶南飞:「宁姐咋样了?」

    一提宁思柔荣宽眼睛都亮了:「嘿嘿,找你就是想问她的事,成不成可全靠

    兄你了。」

    叶南飞:「早知道在憋你一会,你俩是同事,你问的着我么?」

    荣宽:「不是,不是,兄,你说实话,你俩是不是发生了点啥?」

    叶南飞一听,心理咯噔一下子,难道和宁姐的事被人知道了?不能啊,死不

    能承认啊,人家还是姑娘呢,别把人一辈子毁了:「啥事?

    ?|

    俺俩就一起呆了那么

    两天,她还受枪伤,你说能发生啥。

    荣宽:「你别误会,我是说,至少有好感了吧?」

    叶南飞心里话,何止好感啊:「她那么漂亮,我要没好感我还是男人么,不

    过宁姐咋想的我哪知道,你得问她。」

    荣宽:「那不用问了,她来那天,急的不得了,让派人去帮你,后来在医

    院,她说梦话一个劲喊的都是你,我看是喜欢上你了。」

    叶南飞想到宁思柔这么在意自己,心理不禁一阵感动,想起他俩一起的点滴,

    竟然愣在哪里。荣宽:「喂,兄,我看你俩有故事啊,不止小宁喜欢你吧。」

    叶南飞马上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别瞎说,我现在有老婆了,宁姐还是大姑

    娘呢。就算没有红姐,俺俩也不可能,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然后看着荣宽:

    「啊,,,,不会是你要追宁姐吧?别说,长相上来说,还算格。」

    荣宽:「嘿嘿,这不是有这个想法么,按说还是你给哥们我信心了。」

    叶南飞:「这咋说?」

    荣宽:「原来小宁我们单位没人敢追,都是远远的看着,要是她太高冷,

    大伙敬而远之,可我看到她对你动心后,感觉,想打动她也不是不可能。就想请

    教请教你,是啥办法让她动心的,看来兄对追女朋友还是有一套啊,嘿嘿。」

    叶南飞想一下自己相处的几个女性,没感觉自己怎么追,自己也不会啊,

    荣宽要追宁姐,他感觉还是满般配的,他当然希望宁思柔有个好归宿:「我哪里

    会追女人,不过我感觉,还是用真心吧,爱她所爱,急她所急,她最需要帮助,

    依靠的时候,你在不在身边,她需要安慰时候,你能不能哄她开心,你做到这些,

    在以你的一表人才,打动宁姐应该没问题。」

    荣宽:「这道理我懂,可具体咋做啊?」

    叶南飞:「具体的,那就约她呗,看电影,吃饭,夏天游泳看风景,冬天滑

    冰滑雪,别怕被拒绝,别怕冷脸,一定要抱着厚颜无耻,死皮赖脸的精神,你要

    是总要面子,要尊严,我劝你放弃吧。」荣宽听完后,确实一脸向往跃跃欲试。

    叶南飞:「还有,越是外表高冷的女人,内心很可能更火热,你要是追到手,

    那就是捡到宝了,到时候她对别的男人还是冰冷,只有对你火热。」

    荣宽:「有道理,有道理。」

    叶南飞:「宽哥,你是认真的不?别是玩玩的啊,你要是真心追宁姐,我全

    力支持,你要是敢玩弄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啊,别看我俩不是亲人,但,一起

    经历过生死,那就是生死之交。」

    荣宽:「你放心吧,我下这么大决心,是玩玩的么?我又不是自虐狂,我是

    要娶家做老婆的,让你这么一说我决心更坚定了,我一定要追到她。」俩人就

    这么达成了攻守同盟。

    来后,新开的小酒馆给了叶南飞一个启发,能不能开个服装鞋帽商店,这

    样就可以上点档次,避开老纪家的恶性竞争。他把想法一说,红姐吓一跳,那一

    年房租差不多要两千来块,一年收入也顶多万八千。叶南飞又解释了一下,红姐

    天天的也看着老纪家闹心,惹气,一狠心,答应了。

    说干就干,那时候敢租房子干买卖也算是胆大的。土匪,猴子他们经常来帮

    忙,华姐也时常跟着忙活,快八月份的时候,收拾利。但夏天是服装淡季,并

    没有看出多好的效果,他俩琢磨着秋天要上好货,打一个翻身仗。商店名起了个

    飞鸿服装鞋帽商店,名字有点土,但在当时绝对新潮。

    屋子就是原来摊床后面的平房,里面打通后,有十平,按着国营商场的规

    制装潢,不过更方便,更人性化一点,一半鞋为,一半服装为。瞧这规模,

    旺季时候还要雇服务员的。枪已经准备好,但需要子弹,俩人商量,等不得,要

    先上货,华姐她们要八月末去,红姐留下看家,那只能叶南飞单独行动。

    临行前姐三个单独给他送行,珠子和大鹏也没啥怀疑的,他们做梦也不会想

    到,这四个人会搞一起去啊,华姐自从上次一起上货来,开始注重打扮,最初

    毕竟不熟练,打扮的挺吓人,不过在不断的学习,实践后,别说,效果越来越好,

    不知道是她节食了还是化妆的结果,身材也瘦了不少的感觉,看着确实顺眼多了。

    鼻子眉眼的,男性化一去不返,而是越来越性感,不得不感叹化妆很神奇。

    这些变化叶南飞并不是很注重,最让他忧心的是俩女人的表现,比如华姐,

    和别人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嗓门,一旦叶南飞出现立马降八度,细声细语多了。

    谷玲姐是不由自的对他好,眼神也时常忘记控制,叶南飞一再强调,一定要注

    意,自然一点,别明显。现在明显感觉和珠子,大鹏在一起的时候,醋味越来越

    浓。

    这晚四人在红姐家相聚,不用再顾忌那些,准备好了吃食,酒,这种情况下,

    叶南飞俩边挨着的座位,红姐是捞不着了,华姐的说法是,你天天搂着,咋也得

    轮着我们了。开始喝酒唠嗑还正常一点,特别是谷玲,红姐,随着两杯酒下肚,

    话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高,谷玲都不自觉的靠在叶南飞身上。

    华姐搂着叶南飞:「小飞,你去南面,不许找那些乱遭的人,来给我们,

    俺姐三等着你。」

    叶南飞:「放心吧,都没有红姐漂亮,我才不动心呢。」

    华姐:「啊,你心里边,就你红姐,看我现在漂亮点没?」

    叶南飞看了看:「华姐,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华姐:「当然是真话了。快说。」

    叶南飞:「真话是,确实漂亮多了。」

    华姐:「那假话呢?」

    叶南飞:「哎呀,比俺家红姐都漂亮,嘿嘿。」姐三听完这个乐,华姐:

    「就你小子会说话。」

    华姐有点激动的小声说:「小飞,用嘴喂我喝口酒。」叶南飞含了

    ?

    一口酒,

    吻住华姐,一点点灌入她的口中,这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身看谷玲姐也期

    盼的眼神,也喂了她一口,但最想喂的是红姐,红姐转过来,吻住他,一口一口

    的吞下他吐过来的酒,酒让人燃烧,情让人迷醉。

    华姐:「喂,喂,你俩天天亲,还亲不够,小飞,我要你喂我吃菜。」叶南

    飞夹过一块肉,用嘴唇夹住送到她嘴边。

    华姐:「块大,你嚼碎一点喂我。」别说,华姐这花样确实很刺激人。

    当他把嚼碎的鸡肉送到她嘴里时,让自己莫名地刺激和兴奋。:「谷玲姐,

    你也喂我。」这种情绪带动了每个人,这顿饭不是吃的,是喂的,酒杯也省了,

    直接用对方的嘴喝的。

    红姐喂他吃鱼,把鱼刺都挑出去,一口口的肉喂给他。最后谷玲姐,不知是

    激动还是酒醉,靠在叶南飞怀里一个劲说:「小飞,喂我,喂我。」

    激情已经燃烧,四人相拥相抚的上了炕,他躺在那,早就胀的发紫。华

    姐和谷玲姐迫不及待的上去连含在舔,红姐则和他吻在一起:「红姐,我要亲你

    小妹妹。」红姐就怕他说这句,叶南飞拽着她骑在他头上。他一直很宝贝红姐这

    名器,含在嘴里口感极佳,最满意的还是口交能给红姐带来巨大的快感。

    四人的姿势花样时而变换,时而叶南飞躺着,华姐坐在胯间,头上骑着谷玲

    姐,时而下面干着谷玲,华姐岔开双腿站在他面前,他给口交。开始还是只有男

    女之间口,后来迷乱到不分男女,这时的他们,放下了矜持,摘下了面具,完全

    是本性释放,如果旁观者评说肯定是太淫乱,放荡了,可他们自己眼里,对方是

    性感的。

    华姐:「我们三个并排躺着让你干好不。」那一刻,不得不说,是很少有男

    人能体验过的,三个不同的女性,感觉不同,反应也不同,小穴里的感受更不同,

    反应最激烈的反而是谷玲姐,因为平时也是她最压抑,可以释放的机会也最少。

    性爱的感受是相互的,当对方很强烈的时候,同时也给你更大的刺激。

    折腾半夜,叶南飞射了三次,四人才心满意足的沉沉睡去,第二天,姐三是

    满面红润,春光焕发,叶南飞却略带疲惫,面色无光,还好黑眼圈没出来。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