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九十六章 渐露真相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渐露真相

    一晚上两次,对于叶南飞这种经过风霜的算是刚好。但白云香二十多年,初

    尝云雨,难免要暴饮暴食,缠绵到后来不得不又来了一次,她让自己中毒更深了

    一层。她的初吻,初夜,初恋,在这一晚都沦陷了,三初加一起,怕是印象太深

    刻,这辈子怕是很难忘掉,也难释怀。

    第二天早上醒来,睁开眼睛吓了叶南飞一跳,白云香正目光复杂的看着他:

    「咋了香姐?醒这么早?」她没说话,而是直接吻了过来,亲了一会:「早上还

    没刷牙,就亲?呵呵」

    白云香:「又没嫌你。」她趴在他胸口,手指挑动着他的乳头:「南飞,你

    不能在这呆了,得下山找那东西,不然来不及了,幕后的人要是先找到,咱俩难

    有出头之日了。」

    叶南飞这几天不是没想过,更着急,晚一天,红姐就多一份危险,可是也不

    能扔下香姐:「不行,那你怎么办?伤还没养好。」

    香姐:「没看昨天我都能下地活动了,别忘了,我也是当兵的出身,野外生

    存也不比你差,能照顾好自己,关键是时间来不及了。」叶南飞一想,也是,在

    拖下去,越来越不利:「那我把东西都给你准备好,我先下山,看看情况。」

    叶南飞把吃的,用的,烧的,一样样的准备好,白云香看着又有点感动,又

    有点幸福,还有伤感:「我不是小孩,你这样会把我惯坏的

    ??。」

    叶南飞:「你不是伤员么,那我先走了啊,你得照顾好自己,最多超不过两

    天,事办没办完我都来接你。」他出去的时候,白云香低着头,没有说话。等他

    走到外面:「南飞。」

    又听见她叫,叶南飞转身到帐篷,发现白云香眼泪汪汪的看着他,那一刻,

    看的叶南飞有点呆,在他心目中重要的女人,尹令仪太干净,有如一张白纸。李

    氏姐妹毕竟在山村长大,气质更朴实,美奈子虽然很美,但不是正常会长大,

    性格和行为很古怪,往往出人意料,红姐最具女人味,但市井气很浓,唯有这白

    云香的气质反而更符,叶南飞学生时代的女神标准。本来这气质,就能打动叶

    南飞,再加上那水汪汪,泪眼朦胧的眼睛,叶南飞的心都快化了。

    只是有点纳闷,也不是见不到了,怎么整的跟生死离别似的,弄得他心里堵

    得不行:「咋了?香姐,我会尽快来的。」

    白云香吻了他一下:「我们在做一次好不好?」

    什么样的女人最性感?不是一个风骚女人在那搔首弄姿,而是一纯洁女神,

    本来高不可攀,此时却和你情意绵绵,别说要和你做爱,让你跳楼,都不犹豫了。

    在那一刹那,叶南飞有种要爱上她的感觉。

    昨天晚上是在昏暗的火光下做,现在却光线更充足,香姐的表情更真切,让

    叶南飞感觉更真实。也许因为就要分开的关系,俩人更狂热,香姐呢喃着:「别

    离开我,别离开我好不好?」

    而且越说越激动不断疯狂的吻着叶南飞:「咱俩不出去了,永远生活在这好

    不好,啊,,,,,唔,,,,。」没有比绵绵情话更让人激动的了,在高潮的

    那一刻,香姐的眼泪流了下来。

    叶南飞:「香姐,你刚才说什么?」

    白云香恢复了些常态:「和你开玩笑的,

    最3新?2?◢

    你有没有想过扔下我这个累赘?」

    叶南飞:「没有,我爸从小就教过我,不能抛弃战友。」

    香姐:「还是快救你的红姐去吧。」叶南飞出帐篷时,身又看了一眼,那

    一刻,他确定,如果没有红姐,他会疯狂的爱上这个女人。

    叶南飞简单画了装,在太阳穴粘条塑料胶布,让眉眼变形,嘴唇上面略抹些

    炭黑,好像有胡子似的,在戴个帽子,差不多。本想先去老朴情妇马晓丽家,后

    来一想,这些很明显的线,幕后人肯定早就追踪了,不如去看看四哥那的情况

    如何了。

    先去学校找小妹,问门卫,问了半天,才明白,有个叫庞小梅的,而不是叫

    什么小妹。小妹一出来:「哎呀,你这几天跑哪去了?赶紧的,你交代的事我可

    办了。」俩人赶紧找了僻静地方,小妹拿出小本子,都是他收集的资料。问了四

    哥的情况。

    小妹:「哎,胆小鬼,多亏了你啊,真有人要暗害我哥去,要是没事先注意,

    就完了。」

    叶南飞:「那现在咋样?」

    小妹:「我哥醒了,听说你让查老朴的事,就让猴子,老黄他们办,要不,

    能查到这么多么。」

    叶南飞一看,还真是很详细,他找出一小本子,拿出乌拉地图,分了一下类,

    记录最频繁的

    2◢

    一个是吃,一个是赌,他把他经常出现的地点在地图上标注出来,

    外五县他也常去。

    小妹:「你查这些干啥?有啥用?」

    叶南飞:「小妹,干的不错啊,有潜力。现在要找到老朴的相好,马晓丽。」

    小妹:「她藏起来了?」

    叶南飞:「藏的还很深。」

    小妹:「家肯定不能呆了,要是我躲,肯定往外地跑,越远越好。」

    叶南飞接着在地图上标注:「小妹,你要是出去吃饭和玩,首选条件是啥?」

    小妹:「当然选最好吃,最好玩的地方呗。」

    叶南飞:「那如果好的程度差不多呢?」小妹:「那就是越近,越方便,越

    好,总不能为了吃碗豆腐脑,跑大江南去吧,除非那有特别的。」

    叶南飞:「我看这家伙是狡兔三窟,他常去的地方,连起来有个交汇点,却

    不是他住的地方。」

    小妹:「你还在市内找?肯定跑外五县去了,老黄他们说,老朴常去外地玩

    的,一去还挺长时间,在那地方也应该很熟,把相好的藏那边,不比市里安全?」

    叶南飞:「外五县,这么明显的线,他们肯定找去了,咱们不如另辟思路,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叫灯下黑。小妹,去把老黄他们叫来,让多

    带几个小,最好弄一张马晓丽的照片。」

    没多久,土匪,猴子,等等陆续来了,见面都很亲热,小飞,飞哥的叫个不

    停。土匪:「你看看,我就说肯定不是飞哥干的,你们特么没一个信我的。」

    老扁头:「你闭嘴,那当时谁明白咋事啊。」

    土匪:「哎我擦,你看看你们这副嘴脸。」

    叶南飞:「拉倒,过去

    最新?

    的事咱不提了,当时换我,我也急啊,今天找大伙来,

    是帮着办事的,找真凶啊,哎,老黄咋没来?」

    小妹:「你不是说要整相片么?他去了,就他鬼点子多。」不一会果然看他

    骑自行车来了,真的递过来一张照片,叶南飞一看,还行,姑娘长得不丑,但比

    红姐差远了,年纪看着比自己还小呢。真

    |找?请

    是,在男人眼里,没有美丑只有新旧之

    分啊。大伙轮流看了一遍。然后明确了地点,大伙一看都知道,是红旗影院后面

    的一大片平房,这里很杂乱。

    都是些没正式单位,收入低的群体,后来城市改造的棚户就是这样的地方。

    叶南飞的任务是,不管你装查电表,还是查水表的,只要确定这家住的不是马晓

    丽就行,直到找着她为止。大伙分散出去,各显其能去了。叶南飞和小妹坐在路

    口,这一片虽然看着不小,其实也就一多户,工作量不算很大。

    他在纸上画出这片的鸟瞰图。一个小时后,陆续来人报告,随着人数的增

    多,失望也越来越大。叶南飞不断勾画着已经访问过的住户。可是到最后一个

    来的人,还是没消息。叶南飞还是不死心:「那没敲开门的有几户?」大伙陆续

    的指出来。他挑了一个长得本分,帅气的小伙,带着小妹,进了平房。

    有十来户没敲开门的,他三挨着走了一遍,叶南飞又刨出了几家,最后剩两

    家,他挑了一家,然后教给他俩,怎么询问邻居,但是敲开门一定要分情况,开

    门的是男的,小妹上,女的,小伙上。敲开门后,是个老大爷开门。

    小妹上去:「大爷您好,我是来找我姐的,她说在您边上这屋住,可是敲门

    咋没人呢?」

    老大爷:「是么?这屋以前经常有俩人来住,最近好像真没人啊,不对,前

    晚上我看见那丫头还出来一趟呢。」

    小妹:「啊,那谢谢您了,老大爷,谢谢,那肯定是我姐家,我在敲敲看。」

    三人相视一笑,没错了,就是这家。返路口,叶南飞安排人去买吃的,熟食,

    点心随便。然后大火分散开,守住几个路口。

    小妹的好奇心已经被提到嗓子眼了:「喂,胆小鬼,你是咋做到的?咋就那

    么准摸到她家了?」

    叶南飞:「不能告诉你,不然就不值钱了。」

    小妹:「死德性,我还懒着听呢。」

    不一会:「哎呀,胆小鬼,你就告诉我吧,求求你了,我可从来没求过人啊。」

    叶南飞好笑,本来就是逗逗她:「唉,其实你听了会失望的,很简单,就是

    排除法,事情如果肯定有,那就找最大可能性的,排除最没可能的,然后就事半

    功倍了。前提是,事情肯定有。」

    小妹:「啊,你算计她最大可能是住在这片小,然后就来查,最后剩下十

    户呢?怎么排除? 叶南飞:「太干净利的,太破落的都不是。」

    小妹:「为啥?」

    叶南飞:「太干净利落的,肯定是正经人家过日子,你说老朴是那样人么?

    太破落的,你感觉老朴会去住这样的地方?」

    小妹:「啊,那就是房子还行,但不大收拾的。」

    叶南飞:「对了,还有一个特征,门口的垃圾,这片小肯定都是特会过日

    子的人家,很少买现成的东西,而老朴和他相好的,玩的时间多,哪有空做饭,

    垃圾肯定比别人家丰富,酒瓶子,汽水瓶子也多。」

    小妹恍然大悟:「啊,你太鬼了。」说着打了他一下,叶南飞:「哎呀,敢

    打你未来的师父?你是不想学了?」

    小妹:「哎呀,你个小气鬼啊。那男女换着问差别很大么?」

    叶南飞:「多少会有点作用,最起码不忍心拒绝,老人家看见小姑娘小伙,

    心就软乎了,细节决定成败。」按现在的说法,每个老人家都是萝莉控,正太控。

    天黑下来,叶南飞打算带着老扁和大牙夜探马晓丽。小妹:「我也去。」

    叶南飞:「这黑天瞎火的,还的翻墙,你跟着干嘛?」

    小妹:「我不。我要去。」然后拽着他胳膊,扭着身子。

    叶南飞对这个小公是一点办法没有:「好好,你跟着,别添乱啊。」

    大门在里面插着,叶南飞翻墙进去,开开,四人摸向房门,屋里亮着灯,天

    不够晚,房门没有插,四人先后进了屋。果然是马晓丽坐在里屋炕桌前,一边吃

    着面条,一边看着一本什么书。突然看见进屋四个人:「啊,,,你们是谁?要

    干么?」

    叶南飞:「哦,是老朴让我们来的,说是取他放你这的东西,我看他很急啊。」

    马晓丽:「不可能,他说只有他亲自来才可以,,,,。」马上又意识到自

    己说漏了嘴。

    叶南飞:「既然在你这,咱们也别废话了,老朴已经死了,应该是因为你手

    里这些东西死的,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谁害死了老朴?为他报仇?」

    马晓丽:「啊?不可能,他怎么会死的呢?」

    叶南飞把当天的事一说:「现在我被认定成杀人凶手,我必须得找出真凶,

    洗脱清白,你也得找出凶手,否则下一个被害的肯定是你,现在,干毛,董宇都

    失踪了,迟彦应该背叛了老朴。」

    马晓丽边听,边哭,后来一想也确实,在自己手里肯定害死自己,当初老朴

    说这东西很重要,她偷摸看过,其实就是账本,信件,凭条,日记。她转身,打

    开炕柜,从里面拿出一个不大的皮箱。叶南飞打开一看,挺失望的,不过一番看

    可不得了,里面涉及的事吓人啊。

    这时,外屋突然有人拍着巴掌:「好,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

    夫啊,呵呵。」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