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九十四章 迷雾重重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迷雾重重

    白云香带着叶南飞去了迟彦家,并没有找到,看情形,和事情沾边的人不是

    失踪了就是躲起来,最后不得不在张宁和马军家附近蹲守,早起来才看见张宁在

    路口出现,白云香和张宁熟悉,没太费事,张宁带着他们去了造纸厂厂宅,筒子

    楼。刚建国时,建的这种楼,一般三四层,每层都是开放式的走廊,里面分隔成

    一个个房间。白云香让他等在楼下,第一;是留后援,第二,叶南飞如果被认出

    来,麻烦更大。如果超过半小时不下来,上去接应。

    他们住的是三楼号,张宁敲开门,屋里很警戒,白云香一进屋就被人拿

    着土枪对上了。迟彦个子不高,方脸大眼,浑身透着精明强干,屋里还有五个人。

    白云香:「迟哥,这是啥意思?咱们都是朴哥的人,他人刚走,就自己人对

    付自己人?」

    迟彦:「自己人?嘿嘿,未必吧,昨天你就不见人影了,我怀疑你和凶手一

    伙的,今天来这也绝对不是为了给朴哥报仇吧。」

    白云香:「那我怀疑,昨天朴哥安排好的人,可能出事了,人都哪去了?」

    她还想继续往下说,但迟彦已经不给她机会了:「我也正怀疑这事,你就在

    饭店里,出了事一点消息传不出来,把她绑了,慢慢让她交代。」

    白云香被土枪顶着头,根本反抗不了,心里还算有底的是,楼下的叶南飞,

    不知道这家伙够机灵不,不然今晚上要麻烦。迟彦:「把腿也绑住了,这娘们腿

    脚厉害。」

    白云香有点急了:「等一下,我知道那东西在哪。」

    迟彦:「把她嘴也堵上,弄里屋去。」

    迟彦关上门,里屋就剩他俩:「臭娘们,你还知道啥?」

    白云香被扔在一张椅子上,手脚都被捆的跟粽子似的,嘴也被塞住:「我看

    你特么也不知道,不然你也不会来我这了,别装蒜了,我早就看你不地道,靠近

    朴哥也是为了那玩应吧。你说你可能知道么?」

    说着淫笑着靠近她:「麻痹的,平时你不是很拽的么?我们兄你连正眼都

    不瞧啊,牛逼啊,既然你啥都想知道,留着你也是祸害,都死了这么多人了,也

    不差你一个。不过也可以给你个机会,把爷侍候舒服了,我一高兴没准不杀你。」

    迟彦把她翻过来按在桌子上,几下解开了她的裤子,边往下脱,边贪婪的摸

    着:「不怪你拽啊,确实比那些傻逼妞强多了,真细发,真嫩啊哈哈嘿嘿。」

    裤子已经被退到小腿,雪白的屁股和大腿全部露出来,确实相当耀眼。很细

    嫩。感觉一掐就能出水。迟彦眼睛都要冒出绿光了。

    一边贪婪的摸着,一边凑了过去,开始亲她的屁股:「妈的,都特么想过上

    次要干你,今天终于让哥们干上了,一想到干你那拽样,就特么兴奋,你那么

    牛逼,是不是逼也和人家不一样啊。」

    说着扒开白云香的屁股往里看,下面小腿绑着,分不开,白云香也不断挣扎,

    但菊花和小阴唇已经露出来,颜色不深:「妈的,确实不一样啊,逼也这么嫩。」

    说着一口含了上去,白云香剧烈的扭动着。看来平时白云香在迟彦他们眼里

    就是女神的存在了,应该没少意淫。迟彦有点激动,迫不及待的脱下裤子,掏出

    鸡鸡,被浓密毛发包裹,显不出多大,不过挺精悍,因为兴奋,头冒着紫光。

    刚才因为一只手按着,白云香挣扎也没啥作用,他这面一撒手,白云香跌倒

    在地上,他又把她趴着扔在床上,腿被拽到床下,这个姿势,是最难抵抗,最好

    行事的。白云香已经感觉到,迟彦那鸡鸡头滚热的触到了自己的屁股,她有点绝

    望了,没想到会失身给这个败类,人渣,这以后还有脸见人了么。

    迟彦正得意的以为要得手的时候,外屋出现打斗的声音。忙收拾起身往外走,

    刚走到门口,屋外砰的一声枪响,接着是更剧烈的打斗声,特么这是谁啊?打上

    门来了?迟彦一开门,结果门同时被一脚踹开,巨大的力量,一下子把迟彦撞晕

    了。

    不出所料,叶南飞杀进来了,白云香挣扎着坐在床下,下身却光着,叶南飞

    赶紧过来,匕首轻松的划了几下,松了她的绑:「咱得快走,刚才的枪声肯定惊

    动人了。」

    白云香边提裤子:「,你还看?你个混蛋,我都要被这败类强奸了,你才上

    来。」

    叶南飞看着惊魂未定而又羞得恼火的白云香:「我要是按你说的半个小时后

    再上来,后果可能更严重。」说完一撇嘴去收拾迟彦了。

    把迟彦手绑上,背着他下楼,外屋一片狼藉,几个家伙

    ^点^^b点

    ,有的晕了,有的伤

    了在哪哼哼。下楼时,不少邻居出来看。

    叶南飞不断的说:「高压锅爆了,得赶紧送医院。不好意思,让一让,伤的

    挺重。

    2◢」一路奔了安全屋。迟彦被扔在地上,慢慢醒来,头被撞的还很疼,一时

    搞不清状况。

    白云香恨恨的走到他跟前啪啪两个嘴巴子:「人渣。」还感觉不解恨,照着

    裆部就是一脚,本来人家要清醒了,结果惨叫一声,又疼晕了。叶南飞走过来牙

    疼的看着她,白云香也没想到一脚就踹晕了,这却是耽误事了。

    有点愧意的:「他,他流氓,败类,人渣,要强奸我,打他怎么了?我要废

    了他?」

    趁等他醒这会,俩人弄点饭吃,香姐这个强悍女性,对做饭不在意也不在行,

    叶南飞不得不担起责任,她这储备的食品要是饼干等耐储存的,能做的只有挂

    面,一个荷包鸡蛋面,让她吃的滋滋有声。

    叶南飞:「看你的身手,应该在部队待过吧?」叶南飞老爸就是侦察兵,他

    当然熟悉那个感觉。

    白云香一愣:「哦,我以前当过兵,这你能看出来?」

    叶南飞:「我老爸就是侦察兵。凭你这本事,复原应该给安排工作的啊?怎

    么干起这活了?」

    白云香:「还不是成分过不去,我老爸被关牛棚,我也就过不了任何政审了。」

    连掐人中,在头上浇水,总算把迟彦弄醒,白云香拿着刀就要下手,叶南飞

    赶紧拦住:「别冲动,别冲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差不多就行了。内个迟彦,

    你看看都知道点啥,赶紧说出来,压压这位姐的火气,你也能知道她多恨你吧?」

    迟彦:「你是叶南飞吧?嘿嘿,你俩果然在一起,我特么就知道这娘们不地

    道。」

    白云香:「你看看我就说留着他多余,先给他一刀再说。」

    说着就要扎,叶南飞赶紧拦住:「既然知道我是谁,不如早点说些我们感兴

    趣的,大伙都方便,我也不知道有多少耐心,替你拦着她。」

    迟彦:「嘿嘿,我知道的她都知道,她不会连你也瞒着吧嘿嘿,哈哈。」

    「啊,,,,,」迟彦一声惨叫。

    叶南飞:「哎呀,不好意思,一下没拦住,别起啥坏心思,那

    ????◢

    就说点她不知

    地3??|

    道的,不然下一刀谁知道她要扎你哪啊。」

    迟彦瞧着白云香那喷火的眼睛,不怀疑她真的能捅了自己,以前傲的不行,

    高不可攀的让自己连摸带舔的,还差点被干了,可惜就差一步啊:「别,别扎了,

    大伙都知道,不就是为了老朴手里那东西么,凡是沾上这东西的下场都不会好,

    真的,老朴死了,干毛,董宇也够呛吧,他老婆也好不到哪里去,老朴还有个相

    好的,前段就没见,不知道那东西在没在她手里?」

    叶南飞一听有红姐的消息就急了:「他老婆怎么样?是谁,到底是谁要对付

    老朴?他们把红姐怎么样了?」

    迟彦:「嘿嘿,哥们还是你猛,敢抢老朴的娘们,不过是个老娘们,你至于

    这么拼命么?具体背后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你找到那东西,自然就知道了么,

    嘿嘿。」

    正说着,白云香:「有人,有人进来了,赶紧。」叶南飞这个气啊,关键时

    刻,是谁进来了呢?再看迟彦,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

    叶南飞意识到,背后的人出现了,白云香也很紧张,从后腰拽出一把手枪,

    吓了叶南飞一跳,在这个国度,什么人才可以持枪:「我擦,你有枪?」

    白云香:「干这行,没点家伙,那是要送命的,进来的人绝对不好惹。」说

    着话,给叶南飞使了个眼色,俩人出了房间,去了距离出口最近的两个房间,一

    个是厨房,对面是卫生间。

    叶南飞很紧张,这次不如以往,看架势,对方也有枪,所有房间里的灯都关

    了,只剩下走廊一个小灯泡发着昏暗的光。走廊的地面让白云香做了手脚,时而

    发出细碎的声音,提示着距离的远近。厨房和厕所的门都故意开着,叶南飞隐藏

    在厕所门边,右手拿着二式匕首,突然闪进一人,估计是战术动作,并不知道叶

    南飞在这。果然双手端着枪。

    叶南飞动作更快,没等他反应过来,左手已经抓住他手腕,右手的刀也跟着

    上去,那小子也不弱,腾出左手抓住叶南飞手腕,可叶南飞是反握刀,你抓手腕

    正好被刀刺,那小子被刺也不敢撒手,而是脚下反击,俩人你踢我踹,手枪也响

    了,好不热闹。

    白云香那边也传来枪声,进攻厨房的哥们进屋就挨了一枪,打在手上,可他

    不退反进,和白云香打在一处,找上门来这帮都是什么人啊,身手和素质都这么

    强。还是叶南飞这面先占了优势,那哥们枪被架起来,别的优势就不多了,反而

    匕首的威胁最大,匕首已经割到他的骨头,一下没坚持住,已经扎进他的肩膀,

    高手过招,一步失,后果是很严重的,叶南飞不会给他反击的机会,匕首一旦突

    破防线,连轧带划的根本不留空隙,那哥们都懵了,最后一刀有扎在他右胳膊上。

    手一拳又打在他头上,膝盖照着裆部同时来了一下,他右手的枪已经握不

    住了,抽出他的腰带,把他手背后边,一捆,扔在了一边。赶忙去看对门的情况,

    白云香并没有占到便宜。俩人互有损伤,正在对峙,互相找破绽,叶南飞的出现,

    让力量对比彻底变化,俩人互相一使眼色,动进攻模式开启,打的那叫一个痛

    快,对方只有招架之功,关键俩人配的太默契。

    虽然没经过训练磨,但他们这样的高手,对战时的判断和想法很接近,对

    格斗的熟悉,临战的反应。叶南飞一出手,白云香能判断出攻击方向,那她就选

    择另一个部位攻击,如果他攻击的是实,她就虚,反正俩人虚虚实实,上中下盘

    都照顾得到,让人防不胜防。最后被白云香一脚踹在肚子上,叶南飞一个飞膝,

    撞他头上,这哥们彻底晕了。捆好扔在了一边。

    俩人连紧张在累的,坐地上喘粗气:「这特么都有枪啊,什么人啊都?」

    白云香:「还是赶紧问迟彦吧,时间不多了,这地方不安全了。」叶南飞检

    查了一下被捆的小子,捡起地上的枪,白云香先出去,可她刚出门口,一声枪响,

    白云香应身而倒,接着翻过身,向出口过道方向连开了几枪,叶南飞赶紧把她拽

    了进来。竟然还有人。

    白云香:「我应该想到的,门外肯定得留一个接应的,啊,,,。」

    叶南飞一检查,是左肩膀中枪,白云香把枪给他:「守住门口。」叶南飞小

    时候玩过枪,毕竟不是专业,蹲在厨房门口乱开了一阵:「大哥,你能不能节省

    点,一会没子弹了。」对方也跟着乱开了几枪,然后双方都陷入沉静。叶南飞守

    住门口,听着声音。

    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正纳闷,门口上方突然跃下一人,原来他是手脚各撑

    着两边的墙,从顶部一点点挪过来,叶南飞赶忙身体往墙后一躲,同时手向门

    口开枪,枪响了,自己胳膊也中弹。麻烦了,白云香的枪被自己打空,自己这把

    也脱手了。那家伙端着手枪,进屋了,面部看不清,不过身材高大魁梧。

    白云香靠墙坐在地上,手捂着伤口对着那人:「你也剩一颗子弹了吧,但是

    我们是两个人。」

    那人:「挺精明的么,可惜队友太差,既然只有一颗子弹,你俩谁吃好呢?」

    白云香缓缓的站起来:「冲我来吧,剩下俩男人,来个公平决斗。」

    那男的:「嘿嘿,呵呵,就你俩现在这样,还能打?本来事情很简单,偏偏

    让你们这些蠢货弄得这么复杂,想不下狠手,都不行。」说着竟然把枪一收,一

    拳把白云香打到在地。叶南飞被白云香的举动震了一下,这娘们真猛啊,自己还

    在挣扎犹豫,人家直接上去了,反衬着自己不爷们。

    他冲上去也没几下被踹了来,他本来就是手上功夫见长,结果一条胳膊中

    弹,对手的力量也确实强悍,速度也快。俩人都强撑着站起来,互相看了一眼,

    叶南飞先进攻,正打着,白云香突然发力,抱住了那人的腰:「叶南飞,快跑,

    要不咱俩都得完。」这是拼命的打法,那人捶了她好几下,叶南飞就势一蹲,从

    右小腿抽出那把牛耳匕首,弹起来刺向那人,三人都是赤手空拳,没想到叶南飞

    手里突然多了一把匕首,这便宜可占大了。

    叶南飞的手法很快,那人已经身中几刀,没办法,一面被人抱着,手里又没

    有格挡的家伙,又扎了几刀,明显感觉他反抗减弱,身子摇摇欲坠,带着白云香

    倒在了地上,白云香赶紧摸出他腰里的枪,叶南飞把他腰带抽出来,捆好了他。

    点^'b^点

    白云香:「赶紧走,这地方不能呆了。」叶南飞赶紧拿来他的包,俩人简单的包

    扎了一下。地下室深度够,隔音效果好,并没有引起小里的注意,他俩趁天没

    亮,消失在夜色中。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