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九十三章 公敌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全民公敌

    叶南飞:「这什么地方?

    白云香:「这是我的避难所,安全屋,干我们这行,必须得有自己的后路。」

    屋里很简陋,一面墙上有两排铁皮柜子,墙边一张简易床,另一面墙有张桌子。

    叶南飞:「现在啥时候了?」

    白云香:「半夜了,先休息,现在外面风紧,啥也干不了。」

    叶南飞:「能不能先吃点饭?」

    白云香:「你打算怎么干?有啥计划么?」

    叶南飞:「脑子一片乱遭的,你不在这么?你就是老朴身边的人,应该知道

    一些东西的吧?」

    白云香:「我当他保镖还不到一个月,而且大多时候他也不用我啊,我都感

    觉我这钱挣的愧的慌,就最近一段经常叫我跟着。就认识他身边几个,迟彦,干

    毛,董宇,还有两个小,跑腿的,张宁,马军。」

    叶南飞:「那就从这几个人下手,看看能发现啥蛛丝马迹不,我也不知道该

    查啥,不过多了解老朴,肯定没错。」

    白云香:「你不是整天和他老婆在一起么,你就不知道点秘密?」

    叶南飞:「大姐,老朴一年家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我到他家这么长

    时间,就见过两三次,红姐也不知道他整天在外面干啥,按她说法就是混。」

    白云香:「你真的抢了他老婆,还把人家揍了一顿?」然后坏笑着看着他。

    叶南飞:「你小时候农村长大的? 白云香纳闷的:「不是啊。」

    叶南飞:「那你妈在居委会工作?」

    白云香:「你啥意思?」

    叶南飞:「那你咋这么爱扯老婆舌呢?」

    白云香才明白他在耍自己,气恼的:「难怪都要收拾你,太坏了你。」

    叶南飞:「不是我抢他老婆,是他对红姐不管不顾,要是你老公一年就家

    那么几,来就是要钱,你受得了啊?更不是我打他,而是他打红姐,我总不

    能在边上看着吧?」

    当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挺甜蜜的谈另一个女人的时候,总不会让她太舒

    服,于是撇着嘴:「叫的挺亲热么,一口一个红姐。」

    叶南飞白了她一眼:「怎么睡?」

    白云香:「还能怎么睡?你睡地上,总不能让本姑娘睡地上吧。?」

    叶南飞:「那明天你去摸老朴手下人的底细,我去看看红姐那有没有啥有用

    的消息,还有四哥那边肯定都以为我干的啊,肯定都特么恨死我了。」

    第二天早上,白云香不让叶南飞出去,估计现在不说全国通缉他也差不多,

    不如晚上出去。推开铁门,是个大走廊,走廊两边还有房间,这是六十年代备战

    备荒时候挖的防空洞,白云香告诉他厨房里有吃的自己弄。这安全屋让她弄得不

    错,有厨房,练功房,里面不少器械,还有厕所,里面弄个了个淋浴器,可以冲

    澡,还有两个空房间。

    在地下室里也没有啥时间概念,感觉过了很久很久,白云香来了,不过消

    息不算好,董宇和干毛,这两个老朴的得力干将消失了。迟彦也没找到,等于一

    天没收获,白云香打算和他一起去见红姐,叶南飞感觉自己没啥好隐瞒的,也不

    好拒绝。出了防

    ◢???

    空洞,原来是在一个老旧楼房下面,小里各种杂乱,居住在城

    市,但都保留着农民的习惯。

    趁夜色摸到华姐家。大门直接翻过去,可房门还要敲一下:「谁啊?」是华

    姐的声音。

    叶

    '点^b'点^

    南飞:「华姐,是我。」

    里面一顿慌乱,门开后:「哎呀,小飞,你咋还敢来啊,快点进屋。」

    珠子哥也在,不过显着很紧张:「小飞啊。」孩子爬炕上看小人书。

    叶南飞:「红姐呢?」

    华姐:「红姐?雁子没来我这啊?一天没看见她,我还以为你俩私奔了呢?」

    叶南飞一听到这个消息有点懵了,没来这,她上哪去了呢?娘家了?

    华姐:「到底出啥事了?咋都在找你啊,四哥的人说你要杀四哥?」

    叶南飞哪有心思说这些:「我是被冤枉的,我得找出真凶,我先去找红姐。」

    华姐:「哎,这女的谁啊?」叶南飞早就跑远了。

    到了红姐娘家又是引起一片混乱,她家人也没见她,叶南飞感到不妙,他还

    想去谷玲姐那看看,红姐能去的也就这几个地方,可刚从红姐家出来。

    胡同里闪出俩人:「叶南飞,终于出现了,没让我们白候着,跟我们走吧,

    人命案是不死不休的,跑不是办法。」叶南飞转身向另一方向,发现也有人,在

    转过身时,香姐已经从暗处冲出来和那俩警察打在一处。

    香姐身手还是相当利落的,手法犀利,三下五除二把俩人撂倒:「这面走。」

    叶南飞跟着翻过一家院墙,从边上小门,跑进人家园子,翻出园子,钻进另一条

    胡同。

    白云香:「去哪?」

    叶南飞:「我在去谷玲姐家看看,没准红姐去她那了。」其实他心理知道不

    大可能,红姐的第一选择应该是华姐家,因为华姐关键时候是能帮她拿意的,

    而且跟她在一起也有安全感。可还是要去验证一下。

    白云香:「喂,你也看到了,现在你在去朋友家是危险的,基本都有人蹲守,

    你是自投罗。」

    叶南飞:「不行,不去看看我不死心的,你还是在暗处,万一我被抓,别管

    我,先撤。」吸取经验,这次从后园子悄悄溜进去,见着谷玲姐,她急的就快哭

    出来了,果然没有红姐的消息。没时间解释,赶紧撤,走到园子里时。

    玲姐撵了出来,一下扑到他怀里:「你和雁子都会没事来吧?」

    叶南飞吓了一跳,这要是让大鹏哥看见,事就大了:「玲姐,肯定没事,我

    能找出真凶,找红姐,你和华姐帮我照看照看家。

    谷玲:「嗯。」然后抬头吻了他一下,并塞给的一卷钱,刚想推辞,谷玲推

    着他:「快走,早点来。」

    白云香:「我看你不光抢了老朴的老婆啊。」叶南飞懒着理。

    白云香:「喂,还要去哪?」

    叶南飞:「去四哥家。

    找请?」本来他想找土匪,老黄他们任意谁都行,只是真没

    去过他们家,只能去四哥家看看。四哥家一样是厂宅,只不过是两间房,宽敞一

    点,还是走后面园子。院子里挺冷清,难道不是在家办事情?趴窗户一看,小妹

    和四哥的儿子在家。

    进屋,小妹发现是叶南飞:「你个王八蛋,你还敢来这?我哥拿你当兄,

    你却拿刀捅他,你还是人么?」

    说着上来伸手就打,叶南飞抓住她胳膊:「小妹,你冷静点,你没想想到底

    是不是我干的么?」

    小妹:「除了你还会有谁?当时屋里就你们三,警察也认定了,你就是凶手。」

    叶南飞:「真的没有,我是最先晕的,起来就那场面了,四哥到底怎么样了?」

    小妹有点疑惑,但还很愤怒的看着他:「在医院还昏迷不醒呢。」

    叶南飞一听又惊又喜:「四哥没死?」

    小妹:「王八蛋,没如了你的意是不?」

    边说又动起手,叶南飞:「哎呀小妹,四哥既然没死,等他醒过来,不就知

    道谁是凶手了么?」

    点'^b^点'

    小妹:「真的不是你?」

    叶南飞:「当然不是,四哥去帮我摆事去了,我还能朝他下手?现在我怀疑

    四哥没事的话,那个真凶怕是还要灭口,所以你的找到土匪他们,必须轮班守着

    四哥,不让真凶得手。还有,你说服老黄和猴子,让他们帮我查老朴的情况,只

    要和他有关的都要。」

    小妹:「那你干啥去?」

    叶南飞:「我去找真凶,你就不想知道到底是谁捅了你哥一刀?」说着转身

    就走。

    小妹:「喂,胆小鬼,一定把内小子给我抓来啊。」

    俩人找了块背静地方,坐下来歇会,要是考虑下一步该干啥,白云香坐那,

    掏出根烟,点着吸上了,叶南飞本来闹心的走来走去,看见她吸烟,一愣,果然

    是江湖儿女。

    女的吸烟不多见:「咋的?女的吸烟看不惯么?你不吸烟么?」

    叶南飞:「你师父教你练功时候,没告诉你吸烟会影响你的气息么。」

    白云香:「干我们这行,闹心时候多,有时候憋屈的不行,全靠这玩应撑着。」

    叶南飞:「给我也来一根。」

    白云香一乐:「看来以前你活的挺顺的。」

    叶南飞抽了一口,被呛的咳了起来,白云香:「哈哈,你是不是爷们。」叶

    南飞扔了烟,又不自觉的来走。

    白云香:「喂,你晃的我眼晕啊,看你失神落魄的,那个红姐对你很重要么?」

    叶南飞:「当然,她救过我,无家可归时候收留了啊,又照顾我,如果没有

    老朴,我早就娶她了。」

    白云香:「你这是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啊。」

    叶南飞一愣,是啊,自己到底是喜欢红姐,还是因为红姐对自己有恩:「谁

    又分得清恩情,爱情,亲情呢?都有吧,反正喜欢和她在一起。」

    白云香:「听说她比你大不少,又是有夫之妇,你不嫌?」

    叶南飞:「怎么你们找对象,需要衡量算计这么多条件的么?我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和她在一起感觉很好就行了,以后的事情谁又知道呢?四哥的说法更好

    玩,老娘们不值钱,大闺女才金贵,不知道这观念哪来的,怎么处女就纯洁,高

    尚,神圣了?没了那层膜,就下贱龌

    蹉,放荡了?我觉得,高尚不高尚,纯洁不

    纯洁的是人的心和处女膜没个毛关系吧。」

    白云香有点欣赏的看着叶南飞:「我替女性谢谢你,就是很多臭男人总是特

    么处女处女的,都是变态。」

    叶南飞:「你说红姐会被谁抓走了?」

    白云香:「应该和真凶是一拨人,找到真凶,就能找到红姐。」

    叶南飞:」董宇和干毛是找不到了?」

    白云香:「说是昨天晚上出事以后,就没人在见过他俩了。」

    叶南飞:「那现在唯一目标。」俩人几乎同时:「迟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