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九十二章 大逃杀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2日

    第九十二章大逃杀

    叶南飞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头很胀,很疼,还搞不太清楚状况,感觉门

    外很嘈杂。强撑着,站起来,头还是晕,有点想起这是和四哥,老朴在新兴园

    谈判,然后昏倒了,那他俩呢?忽觉不对劲,自己手里怎么拿着一把刀?我擦,

    还有血迹?正纳闷,突然门被撞开,闯进来两位穿制服的,不用说,是警察。

    那俩警察一看他站着,手里还拿着把带血的刀,马上也紧张起来:「别动,

    有话慢慢说,你把刀先放下。」另一位马上掏出枪对着他,门外也伸进来两脑袋,

    一看这场面也吓一跳,忙退了去。

    叶南飞赶忙把刀扔地上:「我啥也没干,你们别误会,我刚才晕了,醒过来

    就这样。」他边说边看四哥和老朴的位置,一看之下也懵了,俩人分别躺在地上,

    身上有血迹,人没反应。

    那俩警察一点点警惕的靠近他:「不要乱动,手放在头上。」一个用手枪指

    着他,一个掏出了手铐。

    叶南飞慢慢举起手,同时脑子也开始清醒,并快速运转起来,这晕了一会,

    醒来就这场面,分陷害啊,这特么谁这么狠啊,警察来铐了,真进了警察局,

    哪还有好么,就这现场,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动手了,进去肯定死路一条,

    他是宁可和鬼打交道也不和专政机关 .

    正在思计,手铐已经戴上了,这两位一看,这小子还挺配,拷好以后,

    枪就收起来了,叶南飞都怀疑这两货会不会用枪,枪里有没有子弹?当走到门口

    的时候,叶南飞已经做好了准备,身就是一肘,击在一个警察的脸上,左手肘

    转身又一下,因为两手铐着,只能双手握在一起攻击。在俩人都捂着脸的时候,

    握着的拳又撞在肚子上,刚疼的一弯腰,双手一抬,打在面部,当时那小子就晕

    了。

    接着又打在另一个的肚子上,在抓住头发,在膝盖上一垫。赶忙在他们身上

    找出钥匙,边开边往门外走。正好一个警察要进来,叶南飞照着面门就是一拳,

    出了门,门外还站着一位,叶南飞这时候是逃命要紧,哪有空纠缠,左手八字,

    一下子搥在他喉部,右手,手刀砍在他脖子上,他就剩蹲地上喘气的份了。

    大门肯定不能走,早就被警察围住了,走窗户吧。仗着二楼不高,楼下还都

    是一些平房棚子。警察看样子准备不足,边上这胡同,没有警力。叶南飞玩了命

    的跑,先离开这是非之地再说。边跑,边琢磨,得家一趟,告诉红姐一声,然

    后拿自己背包,只要背包在,去哪都没事。

    到了家,红姐正焦急的在家等着,说好今天谈判,红姐哪有心思出摊,可看

    叶南飞慌慌张张,失魂落魄的来,心里感觉就不好:「咋的了?是不是谈崩了?

    没事,大不了我跟你走。」

    叶南飞:「姐,不是,我现在也不知道咋事,我们正谈着,可能酒里下药

    了,我就晕了,等醒了,四哥和老朴都死了,他们现在怀疑是我杀的。」

    红姐当时就麻爪了:「啊,,,,,咋会这样?那咋办啊?」

    叶南飞:「现在我不能让他们抓着啊,现在老朴死了,我要找出真凶,那咱

    俩就能在一起了。」红姐一听这个稍安了些。

    叶南飞把背包跨上:「红姐,你先去华姐家避一避,等我来接你。」说完

    就要走,警察随时有可能过来。红姐:「小飞等一下。」红姐去柜子里掏了半天,

    掏出一个手绢包。:「你拿着,你一定要来接我,我等着你。」

    叶南飞一摸知道是钱:「红姐你留着吧,你一人在家需要钱的地方多。」

    红姐:「我在家咋的都好说,你在外面没钱那行?拿着。」叶南飞看着红姐,

    心里难受,昨天啥情况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这情况。又一次生离死别。现在的

    他是一万个不愿意离开红姐。

    红姐的眼泪早就止不住了,扑到叶南飞怀里:「你一定要来,不管啥时候

    我都等着。」叶南飞贪婪的吻住了她,下一次还能吻到不知何时。

    远处传来狗叫,怕是有动静,不得不狠心转身离开,红姐也知道,这时候不

    能牵扯他。尽量避开大道,钻胡同。暂时他也不知道去哪,但要离开这城市,得

    去车站吧,这时

    ?◢

    候已是下午。最先出现在脑子里能去的地方,一个是蒙江县,

    一个是大旺。边想,边绕着向客运站走,专挑人迹罕至的小路。

    可快到车站附近的时候,走进一个小巷,发现对面过来五六个小青年。不知

    是时代的原因还是咋的,那时候的年轻人都有股子痞气,流里流气,大街小巷的

    都是三五成群,满眼挑衅,碰着男的欺负欺负,碰到女的调戏调戏,在八十年代

    严打之前,这现象确实很普遍,这么庞大的基础人群,当然会诞生很多真正的犯

    罪团伙。

    叶南飞背着包,又是孤身一人,碰到这情况的,小青年们是必欺负的,也不

    一定为了钱,就是逗乐子,欺负你玩。叶南飞不想惹麻烦,想贴边过去算了,可

    这帮小子那是省油的灯,在他们交汇的时候,有俩人故意撞着他过去的,而有一

    ň

    人趁机把手伸进叶南飞的口袋,因为叶南飞对他们已经注意了,这个动作就瞒不

    住他,夹克兜里有红姐给的钱啊,他光思事去了,还没来得及揣好。

    叶南飞一下抓住那小子的手。那小子不怕反而:「我擦?咋个意思?我又不

    是大闺女,你抓我手干啥?」

    那几个小子都围了过来,满脸坏笑,那意思是,可有的玩了:「是啊,你干

    哈?」说着有的可就伸了手了。叶南飞今天摊上这么大的事,本来就闹心,这几

    个货还想拿他开心。其中有一个已经照着他后脑勺扇过来了。叶南飞心里话,可

    别怪我了,正好松松骨,发泄发泄,正不爽呢。

    他们想揍叶南飞,开开心,叶南飞哪里容得了他们伸手,挥拳开打,不求技

    巧,但求爽快,三下五除二放到三个,还有三,一看今天是碰到硬茬了,从兜里

    拽出弹簧刀,有点紧张的冲着叶南飞比划着。叶南飞手上一比划,佯攻,那小子

    刚要躲,下面小腿棒子已经被踢中,叶南飞今天穿的是皮鞋,小子疼的往前一栽

    楞,手腕已经被抓住,夺下他的刀,叶南飞又用膝盖顶了他肚子两下,往边上一

    扔,半天起不来。

    叶南飞打的很过瘾,觉得心情舒坦不少,想放下背包,好好修理修理这几个

    货,忽感觉后面有人,手刚要打,突然被一股电流击中,整个身体一麻,心脏

    特难受,一下子晕了过去。

    等

    ?地◢

    他悠悠醒来,模模糊糊发现有人坐在他眼前不远,好像掏着什么东西。随

    着视线的清晰,发现是个女的,掏的正是自己的背包,自己则是躺在地上,一动,

    发现,被捆着,今天怎么这么倒霉,不是被药晕,就是被电晕,流年不利啊,这

    特么是惹着谁了?就得罪一个老朴么,再说他也死了,对了,眼前这女的不是和

    老朴一起去新兴园的么?

    那女的:「小子,醒了?瞧你带这些玩应,这是打算躲进深山啊?」

    叶南飞:「你不是老朴的秘书么?你怎么在这?你把我捆起来干啥?」

    那女的:「你小子被吓傻了吧,你杀了我雇,我不找你找谁啊?我不是老

    朴秘书,我是他保镖。」

    叶南飞:「不是我,不是我杀的。」

    女的:「是么?屋里两个死的,就你一人活着,手里还拿着凶器,然后还袭

    击了四个警察逃窜了,你说不是你,谁信啊?那你说是谁?」

    叶南飞也蒙啊,说出来谁信啊:「我也搞不懂,我是最先晕的,等醒来就那

    场面了,我是不知道谁干的,不过要是我干的,我的动机是啥?」

    女的:「你和老朴挣一个女人的事,全乌拉差不多都知道了,这动机还不够?

    为情杀人。」

    叶南飞:「那我杀了他,我就能得到红姐么?然后我还请四哥去见证人,见

    证我杀了老朴?我要想除掉他,得到红姐,那我暗地里下手不好么?非弄得全都

    知道了在杀他?是我傻还是你傻?」

    这女的陷入沉思:「我也是怀疑这事做的也太明显了,你的证据太充分,想

    质疑都难,这反而是最大的破绽。」

    叶南飞一听:「终于碰到一个理解我的了,我以为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呢。」

    女的:「那你觉得会是谁?」

    叶南飞:「我那知道啊?我和老朴一共也没见几面,不过可以从他身边人开

    始查啊,总有蛛丝马迹的吧。你能不能先松开我啊,我这手都麻了。」

    这女的还真给他松开了,叶南飞:「你还真敢松,你不怕我报复?」

    女的:「我相信你不是凶手,那咱俩就是同一战线了,我怕你干嘛,再说,

    你确定你报复得了?」然后挑挑眉毛。叶南飞心理憋着一口气,怎么就这么大意,

    让个女的给捆起来了,这人丢大发了,再说感觉这女的也很可疑。

    叶南飞;你以为我真不敢动手么?」说着挥拳向她打去,这女的确实没在

    乎动手,跟叶南飞你来我往的打在一处,她以脚法见长,两条腿上下翻飞,往往

    出人意料,让叶南飞频频中招,师傅和老爸教他时候基本都不建议多用腿法,腿

    一旦抬的过高,重心就不稳,虽然攻击距离远,打击面大,但破绽也大。他还第

    一次碰到这么高超的腿法。

    又打了一阵,她的弊端开始显现,在短时间内不能结束战斗,大量弹跳和用

    腿,对体能的消耗也大,她有点力不从心了,而叶南飞已经开始适应,各种防守

    反击,让她频频挨打。在来几个顺手牵羊,把她摔在地上,上去拧住她胳膊,想

    结束战斗得了,可这娘们下手狠着呢,趁你不注意就后脑勺撞你鼻子,一下脚没

    按住就踹你肚子上,总之各种阴招。把叶南飞鼻子都打出血了。

    叶南飞:「行了行了,这就比试比试,至于这么玩命么。和你多大仇啊,你

    这哪学的招啊,这么阴损,都是绝户招。」

    她也强弩之末了,知道叶南飞是让着她:「不管啥招,打败你就是好招,别

    说你身手确实不错,难怪那四个警察被你那么容易撂倒。」叶南飞环顾了一下四

    周,好像是个地下室,接着提起自己的疑问。

    叶南飞:「这事不是有警察呢么?你一个当保镖的,操这心干么?」女的:

    「你是第一嫌疑人,我原来想,把你抓去交差,就没我事了,现在挺明显的不

    是你,那如果真不是你,第二嫌疑人可能就是我,因为我一直在门外。」

    |???3

    叶南飞:「你不相信警察?」

    女的:「那不是你杀的,你跑啥?」二人相视一笑,看来英雄所见略同,那

    地方不能进,进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叶南飞:「我叫叶南飞,还不知你贵姓?」女的:「我叫白云香,你叫我香

    姐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