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九十一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2日

    字数:486

    突发事件

    来后的生活按部就班,老朴还是没有消息,货还要几天后才能到。去了四

    哥家一趟,是四哥叫去吃羊肉,知道他对吃挺有研究,就问咋吃好,叶南飞的意

    见是,火锅,因为你要是烤着吃,就这帮兄,整只也未必够,熬汤的话,还要

    做一桌别的菜搭配,不如在添点菜,吃火锅。

    家庭聚餐,就叫了知近的兄几个,土匪,猴子,老黄,老扁,大牙,加上

    刘志国,四嫂一般不上桌,场面上很给四哥面子,就在厨房侍候局。切羊肉这活

    非叶南飞莫属,他那刀工切出来的肉片,不断,一涮就熟,四嫂也很得意这小伙

    子,瞧着管咋的像个正经人,正忙活着,庞小妹来了,不知道是凑巧还是鼻子

    好使闻着味了。

    小妹:「哎呀?胆小鬼?你咋来了?好多天看不着你了?干啥去了?」

    叶南飞一看见这丫头头疼:「不是上货去了么?」

    小妹:「切,就知道倒腾那点破烂,没出息。」

    酒桌上大伙问他去南方咋样?叶南飞:「么那地方,老繁华热闹了,咱过去

    就跟土鳖似的,吃的,玩的,穿的咱都比不了。」

    老黄:「那他们那都玩啥?」

    叶南飞:「我看着舞厅,录像厅,那大酒店,市场里卖啥的都有,饭馆也都

    个人干了。」

    四哥:「这些玩应,允许干么?」

    小妹:「嗯,干这个还行,也比你干那服装摊子强啊。」

    老扁:「艾玛,那要能开个舞厅,得老挣钱了。怕特么不给批啊。」

    叶南飞:「那玩应要是不让干,我看卖录音机,磁带,电子表,来钱也挺快

    的,本还不大。」

    老黄:「嗯,这玩应能行,你知道路子啊,小飞?」

    叶南飞:「嗯,广州就有,谷玲家就进了,这我还留了一台录音机,四哥,

    我内个你先留着玩吧,过一段我在去进,我看那玩应挺好。」

    小妹:「给我也整一个呗,我学外语能用着,哎俺班一个女的家里有台录音

    机,显摆的不行。」

    叶南飞:「行,给你留一台。」

    小妹得意的:「这还差不多。」

    吃完饭,四哥留他后走:「那老朴至今不见影啊,我把风放出去了,只要他

    冒头,就能找着他。对了,我看最近小梅咋突然学习上心了呢?你知道咋事不?」

    叶南飞一愣神,难道这丫头来真的了:「不会吧?俺俩打了个赌,如果她能

    考进班级前五,我就教她功夫。她不会来真的吧?」

    等人都走了:「小梅?你看小飞咋样?」

    小妹:「咋样?没出息,整天的就知道整那破摊子。」

    四哥:「我警告你啊,这小飞那都好,就一样,他喜欢老娘们,不喜欢小姑

    娘,你离他远点啊。」

    来以后,华姐和玲姐倒没总来找叶南飞,毕竟都有家,知道轻重,不过都

    开始爱打扮了,华姐一天天呜呜喳喳的,做出啥怪事都不新鲜,不过一天他看见

    玲姐也整了那么一出。让叶南飞感到格外怪异,脸上也抹了挺厚的粉,擦的很红

    的口红。比原来漂亮是漂亮了点,不过他喜欢的那股子女人味没了,多了些妩媚。

    那床子跟前,大街旁边,他也不敢说啥啊。

    这天,天都黑了,红姐去她妈家还没来,玲姐来了,拎的鸡汤,自从来,

    好吃的好穿的,这俩姐姐是总惦记着他:「呀?雁子呢?干啥去了?」

    叶南飞:「玲姐来了,红姐她妈家了,还没来。」

    玲姐:「那快来喝鸡汤,刚炖好的。」叶南飞正好等红姐,还没吃饭呢。打

    开饭盒一看,里面可不光是汤,鸡腿,鸡心都在,快有半只鸡了。

    叶南飞:「玲姐,你不用总往这拿吃的,都有呢。」

    玲姐:「我这不做了么,就事带出来,你多吃点,省的你红姐总说你身子亏。」

    说完脸一红。

    亏身子是红姐在广州不让多做,说的。这里一提,俩人都明白,今天红姐没

    在家,玲姐的胆子还大了点,敢火辣辣的看他了,还敢有的没的撩拨两句,自从

    来,还真没到一起过。这昏暗的灯光更容易产生暧昧,叶南飞也心痒痒,轻轻

    一拽,谷玲就靠在了他的怀里,谷玲不会像华姐那么动的投怀送抱,但只要有

    开始,她就是一团火,正是这点,总让叶南飞心痒痒。一吻她的唇,果然火热,

    谷玲同时热烈的应着。

    吻着吻着,叶南飞感觉她脸蛋有水湿呢?睁眼一看,玲姐流眼泪了。叶南飞

    吓一跳,难道自己难为人家了?:「玲姐?你咋了?」

    谷玲:「小飞,你说姐,是不是个坏女人啊?」

    叶南飞:「当然不是,谷玲姐要是坏女人,那就没有好的了。」

    谷玲:「那俺咋啦?有家,有老公的,咋老想着你?俺强迫自己不想,可就

    是不行,是不是坏女人才这样?」听谷玲这么一说,叶南飞还满感动的。

    叶南飞:「不是的谷玲姐,可能是咱俩刚有过那事,所以你心里总惦记着,

    时间长就好了,到时候,你惦记我,惦记大鹏哥,惦记你儿子,还有华姐红姐,

    慢慢就都一样了,人不可能总是喜欢一个人或者一样东西的。等过去新鲜劲,还

    是惦记老公孩子,要是想我了,也不是见不着。」

    谷玲:「真的吗?俺就怕俺着了魔了,总这样就完了。」叶南飞开始脱谷玲

    的裤子,谷玲多少天没碰他,早就火烧火燎,叶南飞在给了她一个足够的借口和

    理由更让她放得开,女人做事时需要个理由的,而且叶南飞给下了个定义,你不

    是坏女人,这也很重要,女性有时候想动,又怕被骂下贱,和老公动要求也

    怕被认为淫荡,也挺难为的。

    当叶南飞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她都快要窒息了。男人喜欢品尝不同的女人,

    女人又何尝不喜欢换换口味呢?相比老公的,叶南飞更让她感到充实有力,当叶

    南飞不断冲撞她身体的时候,她又有一种要哭的感觉,是那种喜极而涕的哭。

    最后的那最深处的爆射,刺激的她有种眩晕感,多日的思念,在这一刻值了。

    久久的不愿与他分开,亲着他吻着他,怎么就让自己魂都飞了呢?

    叶南飞想起一事:「姐,你咋也跟着华姐弄那么浓的妆了呢?」

    谷玲:「咋的?不好看?」

    叶南飞:「也好看,不过还是喜欢你原来那样子。」

    谷玲:「华姐说俺原来那么打扮太屯。」

    叶南飞:「打扮没错,但是太浓,就把你原来的女人味盖住了,你脸上抹护

    肤的,或者雪花膏就行,口红用浅色的,头发最好直的,最适你。」

    谷玲眼睛姗姗的看着他:「你稀罕就行。」

    过了几天,货到了,大伙开始忙碌,因为进了鞋,很占地方,叶南飞住哪小

    屋,都快堆满了,虽然现在和红姐暗地里就是夫妻,但这小屋还的做个样子给人

    看。生意都不错,到不是他们有多高的生意头脑,而是那时候啥都好卖,去了趟

    眼镜那里,卖的更不错,这种小型录音机相当受欢迎,不像商店里卖的那么死贵,

    而且还要求人要票的,唯一的缺点就是爱坏,但眼睛会修理啊,这个理科天才生,

    算是学以致用了。

    谷玲一见叶南飞来就特高兴,总想留下他吃饭:「小飞,中午在这吃,喜欢

    吃啥,姐给你整。」叶南飞每次都赶紧跑,怕眼镜或者大鹏看出点马脚,以后别

    想见这二位了。这天他正看摊,猴子来通知,四哥叫他。

    原来老朴有消息了,四哥:「我跟老朴打招呼了,他答应见面,那咱俩先透

    透气,你打算这事办到啥程度?」

    叶南飞:「当然是老朴和红姐离婚呗,红姐现在不可能跟他过了,条件他开。」

    四哥牙疼了:「哎,我说小飞啊,你咋这么死心眼呢?你说那一个老娘们,

    值得你这么干么?再说,道义上也能说不过去不是?你这是夺了人家老婆。」

    叶南飞:「所以说条件让他开么。」

    四哥:「让人家开?他轻了要你胳膊腿,重了要你命,你给啊?就他那人,

    不带同意离婚的,要我的意思啊,你放手,别参人家的家事,他打,他骂,那

    是人老朴的老婆,没人说是你叶南飞老婆,你要怕没地去,哥给你安排,你想干

    服装买卖,哥给你出本钱。」

    叶南飞哪里放得下,红姐对自己情深意重,自己害怕退缩,让她独自面对那

    操蛋爷们,那自己是爷们么?

    而四哥的苦口婆心也是为了自己好:「四哥,那明天谈着看吧,摸摸他的底

    再说。」

    到家,叶南飞一说,红姐就紧张起来,她了解老朴,和四哥的反应差不多,

    她估计,老朴不太可能同意离婚,这事按他的性子,肯定死缠到底。所以这事一

    直是她的阴影。

    叶南飞:「如果谈崩,你敢跟我走不?」

    红姐并没有意外,可能各种可能性她也考虑过:「只要你不嫌我,我跟你上

    哪都行。」

    叶南飞:「有你这句话就行了。」俩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这是把自己完全交

    给对方了。

    明天的见面,是个未知,紧张说不上,压力肯定不小,反而刺激了俩人的欲

    望,看着身下情意浓浓的这个美丽女人,他就很不解四哥的说法,这么可爱的女

    人,怎么就让他说的那么不值钱了?就因为结过婚?年纪略大?红姐漂亮,能干,

    知疼知热的,怎么就不好了?你妹妹倒是处女,天天的骂人家没出息,要真娶了,

    自己就得跳楼了,可红姐从来没感觉他没出息,过的就是个踏实,舒心。

    明天的未知更让他俩珍惜眼前,没有太快,只是一下是一下的用力冲撞,叶

    南飞是想记住这感觉,红姐陶醉在每下有力的冲撞里。

    第二天上午,叶南飞赶到新兴园饺子,那是乌拉老字号,楼上有包房。四哥

    已经先到了,等了一会,老朴来了,穿的挺时尚,咖啡色喇叭裤,格子衬衫,鸡

    心领毛衣,外面是西服,后面还跟着一女的,打扮的也挺时尚,浓妆艳抹的,有

    点长方脸,平直的鼻子,大眼睛,虽然不是经典美女类型,但看上去很有个性和

    特点,很飒爽,虽然妆浓了点,但眼光里的那股子犀利,掩盖不住,个子挺高,

    头发半长,略烫。

    四哥赶紧起来迎接:「我擦,老朴,还没死啊?你现在可是大忙人,难得一

    见啊。」

    老朴:「四哥有请,我哪敢不来啊。」四哥:「这位是,,,?」

    老朴:「啊,这是我秘书。」说完转头:「你出去吧,这里没外人。」

    菜陆续的上来了,叶南飞拿过酒瓶,把酒杯都满上:「今天四哥出面,请到

    朴哥,谢谢朴哥能到场,在这里我先敬两位哥哥一杯,我先干为敬。」说着一口

    干了,四哥也跟着干了。

    老朴阴阴笑着,看着叶南飞也干了:「酒也干了,说说吧,找我来怎么个意

    思?其实不用大动干戈的还把四哥请来,你不找我,我也得找你啊,怎么把我老

    婆睡了,还特么把我打了,就这么完事了?」

    叶南飞:「朴哥,既然你也不喜欢红姐了,何必还缠着她不放呢?这么些年,

    你说你咋对待她的?」一听这话老朴来火了:「我特么咋对我老婆,轮着你嘟逼?

    你特么谁啊?」这事真谈起来,叶南飞还真是处处不占理,气的他不知该咋

    反驳。

    叶南飞:「那你要咋样,才肯和红姐离婚?」

    老朴好像被气乐了:「我擦尼玛地,离婚?离尼玛,先说说咱俩的事咋了吧,

    把相关的人请到,给我跪下敬茶,然后下一只手,看在四哥的面子上,咱既往不

    咎。」叶南飞一听,果然如所料,他根本不想谈,也就没必要谈下去,不如走最

    后一条路,带着红姐远走高飞,正思着,忽觉有点晕,再看四哥和老朴有些模

    糊,重影,暗叫不好,怕着了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