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九十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2-9

    第九十章上货四人行

    到旅馆,一下子把自己摔倒床上,走了一天还是是满疲劳的。红姐和谷玲

    急着去洗澡了,华姐跑到叶南飞床前,吓了叶南飞一跳,他现在是怕了这位姐了,

    难道这没黑天呢又要要?能不能让人休息一天啊。

    华姐当然不是办事来了,当然也是办事:「小飞,跟你说个事,你看你谷玲

    姐咋样?」

    叶南飞有点蒙:「挺好啊,咋的了?」

    华姐:「你看哈,昨晚上咱三都那啥了,你说就你谷玲姐没那啥,俺们都是

    铁姐妹,今晚上你能不能?」

    叶南飞一听有点毛了,按理说,他是不讨厌谷玲姐的,虽然长的一般人,但

    性格极好,温良恭顺,这三个姐姐中,红姐泼辣,华姐彪悍。

    还就谷玲最有女人味:「华姐,你饶了我吧,现在我都没脸见珠子哥了,在

    和谷玲姐那啥,也没脸见大鹏哥了。」把叶南飞弄得都要哭了,这算咋事啊。

    不是他多清高,首先他有红姐,也不性饥渴,不但不饥渴,都有点透支了。

    再说这俩位姐姐又不是那种人见人爱的美人,他是没那心思,再说都是朋友,

    可不该发生的就是发生了。

    华姐:「哎呀,你不知道,谷玲就跟他老公做过。」

    然后比量了大鹏的尺寸:「这不是让她尝尝鲜么?要不白活一辈子了,咱三

    的事她还在边上看着了,再说,就咱四个知道,谁也不告诉,谁知道?你就让她

    体验一。」

    叶南飞:「谷玲姐同意?」叶南飞感觉谷玲姐太本分了,应该不敢干这么出

    格的事吧。

    谷玲确实不敢,但是身边这几个人太生猛。华姐:「我问她了,她哪好意思

    说行,不过没反对,那就是默认了。到时候你听我的,我带你到她床上,然后你

    该咋办咋办,她绝对不会拒绝。」叶南飞这会才明白,为啥这一天谷玲姐看他总

    是怪怪的了。

    说完华姐去洗澡,叶南飞想着今晚要和谷玲姐那啥心里也有点小激动,谷玲

    那温纯的性子,害羞的表情,还是很惹人爱的,可这么下去,怕是欠债越来越多

    啊,想着想着,睡着了,毕竟昨晚大战,今天溜达一天。不知睡到啥时候。

    感觉有人在亲他,迷糊的睁眼一看,是华姐:「还没睡够?该起了。」

    叶南飞:「哦,我先去冲个澡。」

    来,屋里并没开灯,华姐直接带他到谷玲姐床前,一推,事到如今也没办

    法,轻轻上床,心想她们应该说好了,谷玲姐不能拒绝,手伸进被窝里,果然没

    拒绝,但能感觉出她很紧张,慢慢身体也跟着进了被窝,贴近她的身体,能感觉

    出她紧绷,略有颤抖的身体,急促的呼吸,叶南飞知道,这会最需要做的是让她

    慢慢放松:「谷玲姐,别紧张,放松,放松。」

    说完,轻轻的吻住了她的嘴,手不断抚摸她的身体,别看她结婚多年,对于

    接吻似乎是个雏,很生硬,但有叶南飞这个老手带着,谷玲果然放松了下来,并

    享受着那亲吻,她身体不紧绷了,如无骨般柔软,特别是胸口那对白兔子,不大

    不小,柔软如棉,手感极好,叶南飞慢慢感觉出谷玲的热烈,原来恬静的外表下

    是烈火熊熊在燃烧。

    接着亲吻她的脖颈,轻轻吻她的耳垂,谷玲时而轻声的娇叹,在往下亲吻那

    对软软的白馒头,那对紫葡萄不知是奶过孩子,还是兴奋,特别大而坚挺,轻轻

    含在嘴里慢慢吸允,谷玲不知道是没亲够还是受不了了,抱着他的头,把他拔了

    上来,有一口吻住,叶南飞感觉应该到火候了,持枪代发。一摸她下面,果然汪

    洋一片,玲姐的体质很敏感,每碰一下花瓣,她都跟着颤抖一下,娇喘一声。

    不在犹豫,持枪对准蓬门,徐徐而进,玲姐张着嘴:啊,,,,啊,,。」

    叶南飞:「玲姐,弄疼你了么?」

    谷玲娇声道:「没,有,是,好,,啊。」原来是给她舒服的。可能因为谷

    玲本来经事就少,这又是冲破禁忌的刺激,让她特敏感,没多久就高潮连连。

    再看华姐,红姐,早就被刺激的蠢蠢欲动,华姐拽着红姐,来到他俩床前,

    看见那弹力十足的白屁股在暗中来耸动,让华姐兴奋不已,贪婪的上去摸了摸,

    接着手伸到下面,摸到了来抽插的和兴奋的已经充血的花瓣,这时候,那

    里最敏感,俩人同时舒服的:「啊,,,」了一声。

    叶南飞:「别摸啊华姐,再摸就出来了。」

    华姐:「那先别射啊,来干姐两下,受不了了。」说着拽叶南飞下来,并直

    接拽下来个被子,铺在了地上:「你累了你躺着吧,我干你。」

    叶南飞对这个省力的姿势不反感,躺下后的叶南飞,发现红姐在床边坐着,

    好像在给玲姐擦汗,就拽她过来。

    贴着她耳边:「红姐,我要啯你妹妹。」

    红姐一听这话又要沦陷,不过当着这姐俩,还是太难为情:「不要,等家

    的。」

    叶南飞:「来吧红姐。」红姐被他连搬带拽的,骑在了他脖子那。这姿势就

    让人脸红心跳了,就算红姐没做过,也知道咋事,慢慢把小穴挪到了他嘴边,

    叶南飞把花瓣一含到嘴里,红姐立马就晕了,热血冲头。

    这个姿势,叶南飞大多是用舌头挑动,时而钻进蓬门,时而在大花瓣里来

    滑动,把红姐舒服的屁股也像男人抽插时候那样来耸动。在他舌头钻进蓬门的

    时候,她臀部也尽量往前送,好让舌头进入的更深,可这么来耸动,一下没注

    意,本来叶南飞是想钻蓬门的,可一下子钻后门里了,红姐一惊,马上想制止,

    可是一惊晚了,舌尖已经探进去,而那刺激和破禁的感觉一下子让她沦陷了。

    几股热流喷薄而出,边喷射,红姐跟着痉挛般的颤抖。被红姐一刺激,叶南

    飞也喷射在华姐最深处。红姐很难为情的赶紧找毛巾擦,已经喷叶南飞一脸。三

    人躺在地上,谷玲趴在床上看着他三。刚才那一幕让华姐她俩有点震惊,这怎么

    个玩法?超出了她们的认知,首先去舔那地方就匪夷所思了,还用这个姿势,最

    后还尿了,这都什么啊?

    华姐:「你俩平时就这么玩的?」

    红姐:「哪有?就两三次。」

    华姐:「谁教你们的?还可以这么整?小飞你不嫌那地方脏啊?」

    叶南飞:「这个还用教啊?你喜欢谁,就想去做了,红姐不脏。」

    华姐:「那后来是尿了?雁子?」红姐羞的捂着脸不知声了。

    叶南飞:「不像,没有尿的味,红姐的尿我也不嫌。」红姐嗔怒的打了他一

    下,其实心里早美得七上八下了。

    华姐:「哎妈呀,太肉麻了,那到底啥滋味啊?啥感觉?雁子?」

    红姐:「家让你家珠子做做不就知道了。」

    华姐:「俺家那个废货?不是,小飞你能给你红姐舔,就不能给姐也舔舔?」

    叶南飞一下子木了,知道事情大条了。

    华姐:「咋的?你不嫌你红姐,嫌我?」

    叶南飞心里话,确实,不过不敢说啊:「不是,内什么,你得洗洗吧。」华

    姐一听,穿上衬衣,拽着谷玲出去了。

    叶南飞:「姐啊,咋办?」

    红姐:「活该,我说咱家再做,你非得做,那华姐看着了,有啥招,你就

    也给亲亲呗?」

    叶南飞:「给你咋的都行啊,别人我做不来啊。」不一会来了,躺地上等

    着他,谷玲靠在床脚,叶南飞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吧。红姐像事先知道似的,先

    给华姐的嘴里塞了一条手巾,华姐别看人长得一般,但下面也算是名器,俗称包

    * ,和红姐不同的是,红姐的如馒头般鼓起。她的比较平,大花瓣因为兴奋充血,

    显得紧实,微微张开,露出里面,叶南飞先申舌头进去划了一下。

    华姐就像触了电似的,浑身一颤,嘴里唔的叫了一声,得塞了手巾,接着

    又来了两招,啯和舔,然后用舌尖挑动阴蒂,华姐已经要崩溃了唔唔声不断,没

    用上一分钟,最后一招舌尖入蓬门,华姐沦陷了。不过没有吹潮。谷玲和红姐挨

    着坐,谷玲:「有那么邪乎么?」红姐:「到你了,试一下就知道了。」接着在

    她嘴里也塞了一条手巾。

    叶南飞把玲姐放躺,然后一点点靠近下面,这让谷玲更是紧张激动不已。就

    在他嘴唇和舌尖接触到小穴那一殺那,谷玲却还是感觉自己被电了一下,一股酥

    麻的感觉扩散开来。因为没开灯,叶南飞只能靠嘴的感觉来判断,玲姐的小穴很

    不同,大花瓣和小花瓣都很大,很张扬,是传说中的蝴蝶* ,这款比较适啯,

    啯完大花瓣,在啯小的。在钻,吸,舔的连翻攻击下,没一会谷玲也缴械了。不

    过也没吹潮,二人对这新鲜玩法很是艳羡,只是奇怪为啥没像红姐那样尿了,华

    姐的推论是叶南飞没卖力。

    华姐:「这下有招了,俺家珠子,下面没啥用,可以用上面么,嘿嘿。玲子,

    家你教大鹏做。」

    谷玲娇声说:「俺可不敢提。」在叶南飞小再次怒发冲冠后,三位姐姐,

    在华姐的领导下,并排躺在地上,叶南飞挨个轮番的探求,最后爆射在谷玲的小

    穴内,结束了这狂乱之夜。

    第二天三位姐姐心疼他,让他在旅馆歇着,叶南飞可不干,这花花世界还没

    看够呢,虽然昨晚上是一男三女,可就两轮么,对于他来说,不算负担。这天看

    着入眼的就得下手了,所以紧张忙碌。对于现在的款式品种来讲,那时候抓货还

    会是简单多了,差不多就行,比当地商店的款式和价位优势很多。喇叭裤是最前

    卫的了,皮鞋也弄了一些。这逛下来,叶南飞有一种感觉,一股新潮怕是挡也挡

    不住的来了,一个混乱的年代要终结,另一个混乱时代来了。

    这天晚上,谁也没找叶南飞,红姐说这几天做的太频,伤身子,吃饭的时候

    三人把好吃的都堆他跟前。第二天,办点零星事,之后就是打包发货,几个人雇

    了一个三轮,在火车站,零担配货。来的火车上,三位姐姐宠着他,都有点让

    他受不了,简直无微不至,晚上各陪了华姐,玲姐一晚,对华姐只能是完成任务

    的心态,可玲姐不一样,这女人很温柔,各种娇羞,但又逆来顺受,其实内心里

    情感很浓烈,火热。如同一道菜,看着品相一般,但吃起来味道很美。

    她动情的说:「从小到大还没亲过嘴,和大鹏也没有过,那是第一个。」难

    怪玲姐这么沉迷接吻,看来祖国大地上夫妻没接过吻的是常态啊。叶南飞很是下

    了些功夫,让玲姐酥软了一晚。华姐都看不过眼了,让他俩注意点,别让邻舱的

    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