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八十九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8日

    字数:358

    第八十九章 上货四人行2

    红姐对这几天叶南飞所遭受到的,是心存愧疚的,自己又不好出面说啥,华

    姐质问的时候,她还有点缺乏勇气,但人家叶南飞动站出来,并勇敢的搂着她

    吻她,她心理还是很幸福的,这等于叶南飞向好朋友们宣布他俩的关系了,没有

    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被确认名分的。

    而华姐一时还是有点想不开,当事者迷么,她总感觉是叶南飞在找搪塞自己

    的理由,也可能是试探性的:「你俩肯定是起伙来忽悠我,骗我,你俩要是真

    有事,现在就在这干一次,我就信了。」

    本来是试探,或者有点制气,但一这么说,叶南飞他俩就被逼到墙角了。叶

    南飞一狠心,当着红姐面干她,还不如当着她面干红姐呢。

    叶南飞开始尝试着脱红姐衣服,当众接吻这属于浪漫,可当着两位好友做爱,

    红姐还是没华姐那胆色:死华姐,哎呀小飞。」

    叶南飞贴着她耳朵:「要么当着你面和华姐做,要么当着华姐面咱俩做。」

    红姐一听,放弃反抗了,但心里还是不舒服,边上还俩人的,要是只有她二人,

    那早求之不得了。

    叶南飞又贴着她耳朵:「红姐,我想亲你下面小妹妹。」红姐只从上次被叶

    南飞口交过一次后,就听不得这句话,一听就立马沦陷,浑身酥软,小穴泛滥。

    情况紧急,也来不得前戏,直接进入岑战,虽然二人已经多次了,但仍试

    不厌,叶南飞沉溺于红姐的温软,红姐沉醉于他的粗大硬朗。每一次有力的抽动

    都令人迷醉,二人做到这个状态时,已经不在乎华姐和谷玲在身边了,反而成为

    一种另类的刺激,被偷窥的刺激感。

    他俩这么忘我,这么激情,都感染了边上这俩位,她们没想到性爱可以这么

    做的,华姐不用说,和珠子的那性生活品质很低,珠子能对付做完就不错,而谷

    玲感觉,她老公上来就是做,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完事躺边上就睡着,可看他俩

    互相是那么享受,那么热烈,让她羡慕不已,同样下面也泛滥成灾了。毕竟太震

    撼,之前别说这现场直播啊,就是黄色录像也没看过啊。

    在叶南飞抵住红姐花心喷射的那一刻,红姐也被推向顶峰,一拨接一拨的快

    感强烈袭来,因为还有俩人围观呢,也别缠绵了,因为刚完事,叶南飞有点疲惫,

    红姐有些酸软,叶南飞拽了点卫生纸,帮红姐擦了擦,然后帮她盖好被,自己躺

    在了她边上。不过躺了一会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咋这么寂静呢?

    红姐走出兴奋的酸软,第一个沉不住气了:「华姐?华姐?」叶南飞也感觉

    不太对劲,他俩现场直播,具体造成啥后果,还真不好想象。

    红姐:「华姐,你生气了?」

    华姐:「你们爽你们的呗?管我干啥?我早该想到的,你俩住一个院,老朴

    总不在家,你个死妮子能放着这小伙不碰?」

    红姐:「华姐你瞎说啥呢?俺俩也是过了年,老朴那次来打我,那次我彻

    底伤心了,小飞又照顾我,安慰我的。」

    华姐:「别瞎给自己找借口了,我看你是早就惦记人家了吧。哎,我就一直

    嫉妒你长得好看,男人见着你眼睛都放光,特么看见我就跟我不存在似的,你说

    我这辈子是不是活的太窝囊失败了?」

    红姐:「华姐,你别这么说,你不还有珠子么。还有俺们这些朋友,老让那

    些臭男人盯着看有啥好处?他们就知道占你便宜。」

    华姐:「你们不知道,不怕你们笑话,刚结婚时候还凑,管咋的还能办,

    等这几年,珠子那玩应根本就起不来,你说阳痿吧,他出去扯犊子一点不耽误,

    那就是我没有女人魅力呗,我就觉着,我这做女人做的太失败了。」说着说着,

    华姐竟委屈的哭了,看来在强悍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红姐掐了叶南飞一下小声:「去哄哄华姐。」叶南飞是一个不愿意,不过

    也确实挺同情,怜悯华姐的,同时也想,男人真的是以貌取人?红姐又推了他一

    下,叶南飞不得不拿着手巾,来到华姐床前,心理还嘀咕,哪有红姐这样的,还

    把自己男人往别人那推的。

    把手巾递过去:」华姐,不是那样的。」

    华姐:「那小飞,你是不是也嫌俺长得丑?」

    叶南飞:「不是,我和红姐是在认识你之前么,再说红姐是救了我,还收留

    了我,照顾我。」

    华姐:「那如果你红姐当时换成我,你也会这么对我?」

    叶南飞愣了一下,但也不敢说不会啊:「能,肯定能。」心理分知道,

    自己口是心非。

    华姐马上来了精神:「真的?」叶南飞马上意识到,完了,完了。华姐拽过

    他,就亲上了。叶南飞是不敢,也没理由拒绝了。结果又被拽上华姐的床。

    叶南飞的状态和体力,进入第二次没啥问题,只不过对华姐真是兴趣缺缺而

    已,但他也想验证一下,漂亮女人和不漂亮女人怎么就差距这么大。这次华姐让

    叶南飞在上,迫不及待的牵引着他进入体内,被充实的那一刻,华姐异常满足,

    叶南飞的感受是,华姐小面的小妹妹真的不差,那天在火车上,没有细致的感受。

    华姐的是很紧实的感觉,从一进门到底都很紧实,每一寸都被抱紧,而红姐

    的是很温软,但越深入越紧。因为是二战,还有华姐的因素,叶南飞来的要比平

    时慢,这反而更成全了华姐,让华姐舒爽的频频叫出声,在这寂静的晚上,这声

    音无疑太吓人,红姐不得不把手巾塞进她嘴里。

    在华姐不知道冲了几次高峰后,叶南飞终于爆发,爆发的那一刻,华姐浑身

    颤抖,叶南飞感觉,华姐的身有一样好处,抗冲击,抗折腾。不过叶南飞的后

    背已经被华姐挠了很多膦子。有的都破了,有点疲惫的叶南飞往边上一载,才感

    觉后背有点疼。

    而华姐掏出嘴里的手巾,反过来搂着叶南飞又哭上了:「小飞,你让俺尝到

    了做女人的滋味,俺以前从来不知道,唔,,,,,,唔,俺给你当牛做马都愿

    意。」

    第二天早上,红姐和谷玲突然被华姐的叫声吵醒:「啊,,,小飞咋没了?

    是不是跑了?」

    把红姐她俩也吓一跳,不过红姐马上明白了:「他是出去跑步锻炼去了,天

    天早上这样,你这一惊一乍的。」三人直接起来洗漱,不过华姐和红姐发现谷玲

    脸色有点不好看,这俩人心怀鬼胎,知道昨晚上没干好事,所以就心虚,红姐给

    华姐使眼色,让去问问。

    华姐:「玲子,是不是生气了?」

    谷玲有点气鼓鼓的:「我看昨天一开始分两房间就对了,你三一个,我自己

    一个。你看看你们晚上,跟狗起群子了似的,当我不存在啊?」

    华姐她俩一看,这是真生气了:「哎呀,咱不是姐妹么,没拿你当外人,是

    自己人才敢当你面么。姐可是头当女人,你就当可怜可怜你姐不行啊?」谷玲

    其实没有真生气,只不过让她整晚旁观这直播,太吊诡了,按常理来说,不就得

    骂她们不正经么。其实多少也有点被边缘化后的不爽感,总之就是纠结。

    华姐:「玲子,你想尝尝不?真的,我从来没有过这感觉,简直就是上天了。」

    谷玲:「你疯了?发什么骚?」

    华姐:「不是,你就说你家大鹏那玩应多大吧。」

    谷玲:「你要死啊?这你也问?」

    华姐:「么咱们姐妹有啥不能说的?以前咱三说也没见你反感,你就说说。」

    谷玲用手比量了一下,大体十一二厘米的样子,粗度有蜡烛那么粗。

    华姐给她比量了一下叶南飞的至少十五六厘米,差不多有小擀面杖那么粗,

    又贴耳朵:「头还大。嘻嘻。你没尝过,根本不知道啥感觉,咋样想不想?」

    谷玲脸红害羞的打了她一下:「谁像你那么发骚,发浪啊。再说俺不能对不

    起俺家大鹏。」

    华姐:「你虎啊?又不是让你和大鹏离婚,就是让你尝尝鲜,就咱三知道,

    那傻小子也不能往外说,你怕啥地?」

    谷玲拒绝的声音越来越小:「可,可我害怕。」

    华姐:「你别管了,到时候听我的。」谷玲又是害羞,又有点小兴奋,也有

    恐惧,也有点小期待,让华姐劝的心慌心跳的,害羞的对华姐又是打,又是掐的,

    姐俩笑闹这撕扯在一起。

    叶南飞锻炼来,直接带了早餐,是虾饺,肠粉,粥。来后感觉谷玲姐

    也开始怪怪的,看到他就有点害羞,但眼睛里却一汪水,叶南飞觉得应该是昨晚

    的事,其实真的挺尴尬。

    上货的市场在哪里呢?就在高第街,偌大个中国,就这么一个服装鞋帽货

    批发市场,而且还是半公开,官方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和清朝差不多,偌大

    个清朝,就一十三行可以经营出口。现在如果去高第街,会觉得的很寒酸,很窄

    小,在当时那简直就是圣地,对于东北二线城市来的他们,已经足够繁华了,商

    品也太丰富了,一进入市场,立马感觉自己穿着太土鳖,自惭形秽。

    选货要是三位女士的工作,红姐时而和他商量一下,叶南飞看见鞋的款式

    比乌拉商店里的好看多了,建议卖服装的同时也可以卖鞋,华姐看他挺关注鞋的,

    赶忙给他买了一双,还有引起他注意的是,录音机,卡带,谷玲是打算进一些,

    录音机里放着邓丽君的歌,一下子迷住了他,听惯了革命歌曲,港台这歌曲让人

    特有新奇感,原来歌还可以这么唱的。土鳖进大观园,叶南飞明显感觉自己眼睛

    不够用。

    红姐看他喜欢当时就想买一台,后来谷玲说,左右她要进货的,带一台得了。

    那时候服务意识还没有那么强,自己抓货,还要自己打包,等所有货都办完,在

    雇车一起拉走。这头一天没有太急着抓,先走走看看,做到心中有数,第二天才

    是真正下手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