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八十八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7日

    字数:362

    第八十八章 四人行

    出发这天,起早从乌拉做客车到省城,因为只有省城才有直达到广州的火车。

    带的行李大包小绺的,不知道为啥,女的要带这么多东西,红姐说,要带单衣,

    广州这时候已经很暖和。华姐说必须带够吃的,差不多四十多个小时呢。两天两

    夜。

    还不错,他们四个一个舱,看来软卧并不算紧俏。华姐非得把红姐和谷玲撵

    上铺去了,叶南飞想让红姐住下铺,自己上去,华姐说啥不让,说是他得跑腿,

    随时的。大伙休息了一下,到了晚饭时候才起来,好吃的都掏了出来,确实很丰

    盛,猪蹄,烧鸡,香肠,干豆腐,炸酱,大葱,各种瓜子,花生小零嘴。玉米烧

    带了好几瓶。

    当然最活跃的就是华姐了,啥时候她都是活跃分子,只不过在这火车上,未

    免太呱噪了些,叶南飞他们总怕影响别人休息。酒这东西不是物啊,喝了这东西,

    人的状态就越来越放得开,本来平时都挺含蓄,矜持的吧,这时候时不时的也冲

    破下禁忌,这不开始还聊家常,聊进货的事,随着一人整进去二两了,华姐就开

    始逼问叶南飞处没处过对象。

    叶南飞开始不愿就范,就反问她们,有点意外的是,她们的恋爱史其实很简

    单,红姐是十三四岁就跟着老朴混,后来混成了他老婆,谷玲姐是亲戚介绍的,

    只有华姐还算有点花边,她和珠子是她动追的,珠子这人比较老实,不得不在

    华姐的淫威下屈服了,叶南飞是能充分体会到珠子的感受的,这华姐对他就有那

    个劲头,完全可以反映出她原来是如何对待珠子的。

    人家都交代了,轮到他,也不太好意思扭扭捏捏,就把和孔维佳那段说了,

    她们才知道,原来叶南飞是这原因出来逃难的,但是三女的明显对女男关系这块

    不满意,认为交代的不彻底,华姐又进一步逼问他是不是处男,这话题可越来越

    火爆生猛了,女人疯狂起来是很吓人的。

    弄得叶南飞脸红脖子粗的,仗着酒劲顶着,不然早跑了,接着一想,就势把

    之前的说一下也算是给红姐一个交代,于是把尹令仪和李永霞的事前后交代了。

    三个女的听到劲爆爆料,纷纷来了精神,华姐问的最露骨,和李永霞做过多少次,

    好不好,感受如何,红姐关心的是和尹令仪的关系,谷玲虽然那不好意思问,但

    也急切的看着他。

    叶南飞:「我师姐就差拿刀砍我了,还能有啥关系,从那次事以后,她在也

    没理过我。」

    华姐:「该,谁让你花心了。

    叶南飞委屈的说:「喂,大姐,当时就李永霞给我擦擦汗么,至于么?」

    华姐:「那你说说,和李永霞咋开始的?多少次?啥感受?」

    叶南飞都要晕了,没喝酒也得被这问题弄醉了:「姐啊,这是公共场所,就

    算不是,这问题也答不了吧?」华姐这明显是趁着酒劲调戏他,现在已经把他

    挤到紧贴窗户,就差搂过来蹂躏一番了。

    就着酒劲,几人是越来越放荡,华姐:「那就小点声,都交代,从我开始,

    妈的不怕你们笑话,现在和珠子,都快戒了,么我不动找他,他特么也不找我

    啊?我算看透了,男的没好东西,都是看脸蛋,见着漂亮的就迈不动腿。也包括

    你,小没良心地。」说着就用带油的手指点叶南飞的额头,看她那痛心疾首的摸

    样,大家好笑。

    红姐:「我看男的就是喜新厌旧,你家珠子管咋的整天在家帮你忙乎啊,你

    看看俺家那位,一年见不着几次,来就是要钱,一提起他大伙都没啥动静了,

    只能说红姐命苦。

    华姐:「要我说,你就是虎,这么多年还守着他,要是我,早特么不跟他过

    了。」又赶紧问谷玲:「说说你家的,不行玩赖啊,必须交代。」

    谷玲早就囧的脸通红:「这,这咋说?」

    华姐:「你就说你俩多久一次?」

    谷玲极小声的:「以前那几年吧,孩子还小,他天天找人家,弄得可烦了,

    现在孩子大点了,他到消停多了。」

    华姐:「哈哈,特么男的都这德行,得着了就不珍惜。那现在多久一次?」

    谷玲姐低着头害羞的:「也就一周两次吧。」

    华姐:「哎呀,那不错了,不错了。」叶南飞在边上听着,感觉这三姐姐怎

    么都挺幽怨的啊,他自己没这个感觉,无论是和李永霞,美奈子,红姐,那都是

    得着机会就做,可能自己还年轻的原因?

    因为喝了酒的,胆子也大,这么敏感的话题竟然也没太感觉难为情,四个人

    反而感觉关系更亲密,气氛很迷离。到他班了,其实铺垫了半天,都想听他的:

    「我们那也不一定啊,那见着就做呗,他们也不一定啥时候能来。」

    华姐:「那李永霞满意不?」

    叶南飞想起那些时刻,心理的思念又被勾起:「应该满意吧,反正在一起

    都很开心,我也没问过她感受啥样。」

    华姐:「本钱挺大咋的?瞧你挺得意的,让我摸摸。」说着就动手,把叶南

    飞逼迫的不要不要的,只能窘迫的用眼光向红光街求救,可红姐也不好说啥,其

    实叶南飞想不让她摸是做得到的,可毕竟很尊重华姐,哪里舍得跟她真使力气,

    结果一下没拦住,被摸到了,这么半天聊劲爆话题,小早就进入雄起状态。

    摸到的那一刻,华姐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啊,,,,真,真的,很大。」

    红姐早就用过,当然心里有数,摸着脸在哪哧哧的笑,谷玲被羞的满脸通红。

    华姐:「真的,不信你俩摸摸。」

    红姐和谷玲:「谁像你那么骚。」

    叶南飞:「华姐,还没摸够?」原来手还隔着衬裤握着人家小。

    华姐总算有点害羞意思了,脸一红:「呸,我就是看看,谁惜得摸咋的,原

    来以为你是纯情小伙呢,原来早就是老爷们了,哈哈。」之后的聊天,叶南飞压

    力更大,华姐那眼神咋越来越冒着狼眼的绿光呢。

    叶南飞本来被勾起忆,有点伤感,仗着眼前有红姐,红姐当然不介意他之

    前的历史,毕竟她也有老公呢,瞧着叶南飞被华姐磋磨的难受,就张罗着睡觉。

    叶南飞终于感觉松了口气,喝点酒,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想,可不知道啥时候,

    他感觉小进入了工作状态,这什么情况?小被又湿又滑,又温暖的包裹

    着了,猛的张开眼睛。

    发现有人趴在裆下,用嘴啯他的小。毕竟好久没尝试过了,猛地被啯还

    真有点难以自持,那人一看他醒了,头凑了过来,下面也没闲着,跟着上了他的

    铺,这也太生猛了吧,强奸啊?车厢里已经关灯,但是看轮廓,八成是华姐。

    果然:「小飞,嘘,别出声。」

    叶南飞:「华姐?别的啊。」叶南飞也不敢大声啊,怕别人听见,可话没说

    完,下面的小又进入了一个温润暖滑的地域,别说,里面相当紧实,紧紧包

    裹的感觉。

    而当小一进入,就见华姐,如同渴了很久的人,喝了一口甘泉后的那状

    态,嗓子里隐隐的发出:「啊,啊,,,,,,,唔,,,,。」

    那一刻,叶南飞已经无力反抗,不忍反抗了,女上男下,华姐虽然尽量压抑

    着,但可以感受到她的身体反应的热烈,而叶南飞又惊又吓的,对华姐尊重多于

    异性吸引,加上那么大块头在上面强迫你,滋味不咋好受,弄得半天不射,但可

    爽坏了华姐,真是有人欢喜有人优啊。

    第二天起床,叶南飞有点尴尬,你说这算咋事啊,被强暴了?谷玲和红姐

    看来也知道,上下铺,不可能听不到,谷玲看他是一脸的同情,红姐看他是一脸

    的无奈,而相反,华姐却一改常态,不那么强势了,说话嗓门也小多了,尽显女

    人本色,让人极不适应,让叶南飞心理很不安,这什么节奏啊。

    接下来一天一宿,可能也没喝那么多酒,也可能红姐警告华姐了,在车上别

    过分,反正第二天晚上华姐没在摸上他的床,但三个姐姐对他的照顾明显升级,

    其实可照顾的事不多,是一种态度,当一个小群体里只有一个男的的时候,也同

    样会被宠爱。

    到广州当天,因为住店有点分歧,红姐和叶南飞的意思是两个房间,女人一

    个,叶南飞一个,华姐认为没必要,房间只分,单间,二人间,四人间,左右闲

    一张,何必浪费,住一块,吃住也好照顾,就说是我。叶南飞和红姐不敢坚持,

    怕伤了她。

    刚到这天需要休整,大伙洗洗澡,好好吃顿饭,休息休息,攒好精力第二天

    抓货。其他还好,要是华姐对叶南飞的照顾有点太露骨,根本就当他是孩子了,

    而且那眼神总是含情脉脉的围着他转,叶南飞只能躲避,或者假装没看见。

    但晚上你总躲不过去了吧,他估计华姐安排都一个屋就是这目的,她怕万一

    叶南飞自己一屋,晚上不给她开门。这不叶南飞正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上

    了他的床,连搂在摸的。

    他一下子精神了:「华姐?」

    华姐:「是我,别出声,让姐稀罕稀罕。」

    叶南飞:「别的,别的了华姐,咱俩这样,我没脸见珠子哥了啊。」

    华姐:「怕啥地?他个废货,上次都不记得啥时候了,那玩应跟鼻涕虫似的,

    老娘对付跟他过就不错了。」说着就开始往衬衣里面摸。

    叶南飞:「华姐,华姐别的。」

    华姐:「咋的?是不是嫌我?」

    叶南飞有点被逼急了,瞧这形势没点过硬借口,还真推不掉了,还的被强暴

    一把:「华姐,不是,不是,其实是我跟红姐早好上了。」

    华姐:「啊?」

    叶南飞这么一说,到真是把华姐下了一跳:「雁子?雁子?真的假的?」虽

    然他俩刚才尽量小声,可就这么一个小屋,除了四张床就是个小过道,她俩也没

    睡实,早就精神了。红姐哪里好意思吱声,叶南飞有点急了,你老猫着不行啊,

    我这面都枪林弹雨了,你还不出来一起担着点?于是走到红姐床前,一下拽起红

    姐,搂过来就亲上了。虽然关着灯,但外面灯火闪耀的,屋内都依稀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