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八十七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6日

    深藏功名

    这场谈判很有戏剧性,以敌对开场,然后剑拔弩张,最后其乐融融,都很满

    意。三人去医院汇报,路上光听小妹呱噪了,叶南飞也懒着理,对于庞小妹和冷

    艳女这种惹祸精,叶南飞没啥兴趣,最好保持距离。

    不像他喜欢的这几个女人,

    人家都懂事,知道轻重缓急,这两位可倒好,一个是自恋型,自我为中心,其他

    人都是配角,一个是咋舒服,咋爽,就咋整,别人遭罪是她快乐的源泉。

    到了医院,谈判的过程被这俩人好是一顿渲染,小妹一改之前的不屑,把叶

    南飞描素的跟赵云转世,吕布托生了似的。这俩人比叶南飞这个当事人还兴奋。

    不过这事情结果确实挺牛逼的,四哥和国哥也不得不佩服,就他俩也未必能办到

    这种程度。最后还要了六千块钱,这让大伙匪夷所思了。

    那时候人还是比较朴实的,打架,打完基本完事,没听说谁让谁出医药费的

    事,那你打不过是你没本事呗,另外打架可以找兄,很少听说找官方,比如这

    位周衙内也不找他老爸出面一样。

    这硬是要过来六千块钱,在当时来说,绝对是

    一笔巨款,你想想,当时一个工人一年的工资也就几块。这么重大利好消息,

    晚上庆祝是必须的了。

    四哥等人带伤上桌,陪叶南飞这位第一功臣,酒桌上难免提到双方具体倒茶

    赔礼这天,如何举办的事了,叶南飞的意思他不想参加,其实事已经办完了,到

    那天就是走形式和过场,他对这种场没啥热情,首先他是内向的人,在森林里

    又生活这么多年,另外他感觉自己的身份还是越低调越好。那有的看官可能会问

    了,他谈判时候咋叭叭叭的那么能说呢?

    找请2?

    这得谢谢他跟师傅学习这几年吧,这事他看得透,看得清,说出来也就条理

    清楚,其实不难。这让四哥他们很不解,谁人不爱扬名立万呢?这机会别人拼命

    找都未必有,他这相当于立功的事干了,但领功让别人去,瞧着这小子还真不是

    装清高,好像真没当事,这要换个人,就这机会,立马成为乌拉江湖的新星。

    不说成为和四哥平起平坐的人物也差不多。

    同时四哥等人也感到,这小子特么值得交,一般老大比较担心的事是,谁在

    惦记我的位置?怕的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可人家叶南飞压

    根没这野心,而且还一身本事,这人你上哪找去?

    其实叶南飞没有他们想的那么高尚,他没认为出这风头是啥好事,这名出的

    越快死的越快,历史上纷纷证明这事了,另外要是没觉得这名声有啥值得骄傲

    的,在他看来这类名声属于臭名。说白了不就是流氓头子么,地痞,驴马乱子。

    在他从小被教育的价值观里,这些都是人渣。对于读过书的人,往往对于这种草

    莽不屑一顾。

    其实叶南飞也属于被洗脑了,这种人历史上一直都有,古代所说的豪侠,其

    实就是这种人,只是称呼上变化了,好听点叫豪侠,骂人话叫流氓,地痞,混混。

    叶南飞不去参加仪式,大伙挺失望的,不过也更高看一眼,眼瞧着这在众人中的

    地位仅次于四哥,国哥了。

    这场风波就算解决了。可是叶南飞的事还悬着,不是四哥不办事,而是抓不

    着老朴的影,这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虽然叶南飞和红姐因为这事总是心不落贴,

    可也没办法,生活还的过不是,已经耽误好几天出摊了,俩人开始收拾收拾,接

    着出摊,并且筹划着三月份要去南方进货,这不是眼看要换季了么。

    这天头一天出摊,结果土匪,大牙他们都来了,说是帮他卖衣服,那大牙和

    老扁头,长得就非善类,然后还瞪着眼问人家:「看,这件,便宜,买不买?」

    「大爷?买不买?咋的?差啥呀?」那眼睛一瞪,想买人家也不敢买了。土匪到

    有点自知之明,没敢太靠前,而是躲在床子后面,但是发现顾客挑三拣四的他就

    气不打一处来:「贵么?」「咋不好看,咋不好看?」他那一出,没表情时候就

    够吓人的了,在弄出点表情来,胆小的立马吓哭。

    最有做买卖天赋和会说话的,要数老黄和猴子,不过俩人长相太猥琐,而且

    一见这年轻漂亮的就往上贴,不是让人误以为是小偷,就是色狼。

    叶南飞实在受不了:「各位哥哥们呐,你们这不是帮忙来了,这是来踢馆来

    了吧,求求你们别再帮了,在帮我这开不了张了,你们忙去,晚上我请喝酒。」

    这几个家伙又开始互相埋怨上了:「就愿土匪,长得那么吓人。」

    「我擦,就猴子见着女的那德行谁受得了啊。」

    好算把这些人打发走了,又一位大神来了,谁呢?

    庞小妹:「咋的啊?我来不欢迎啊?胆小鬼?」

    叶南飞只能无奈的望天了:「你不上学去,跑我这来干嘛?」

    庞小妹:「放寒假啊大哥,不是我听说道歉会你不去?为啥啊?我跟你说,

    据说那天曹老三和李龙飞都要参加,大手云集,你要是一出现,就都认识了,就

    凭你那天那么牛,立马名满江城啊。」

    叶南飞:「认识他们干啥?有名了又干啥?」

    小妹:「哎,,,,我说,你这人怎么,,,傻啊?有名了就又很多人投靠

    你啊,然后你就是大哥了啊。」

    叶南飞:「然后就聚众,打架斗殴,欺压老实人?」

    小妹:「谁让你欺负老实人了啊?可以扫遍乌拉,一统江城啊,总之吧,男

    人就得干大事,顶天立地奇男子,能把乾坤扭转来么。」

    叶南飞:「那是孙中山。」

    小妹:「总之吧,男人不怕穷,但是不能没志向,要不就是没出息,我发现

    你就没出息呢?你看看你,整天守着这小摊卖衣服,这都是娘们干的。」嘴里说

    着,手还比划着,发现正说这句话的时候,手正好指向红姐:「啊不好意思不是

    说你啊。」

    接着又跟叶南飞说:「我看你这榆木脑袋得我慢慢教导你,白瞎你这身本事

    了,要不你教给我咋样?」

    叶南飞:「你个姑娘家家的,学这舞把操干啥?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把学习整

    好。」

    小妹:「你就说你咋样才肯教吧,别墨迹没用的。」

    叶南飞有点故意逗她的意思:「你期终考个第一吧,我就教你。」「真的?」

    「真的。」

    「班级第一?」

    「也行。」

    「第一有点太难为人了吧,前十吧,前十还有点诚意。」

    「最起码前三,不然真没诚意。」

    「前八,前八才说明你不是故意难为我。」

    「前五,至少前五,不然咋证明你努力了?」

    小妹:「那好一言为定,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啊?」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弄了个赌约,赢了自己也捞不着啥好处,输了还得给人家

    当师傅,怎么感觉自己被人家耍了呢?

    等这丫头走远了,红姐:「这丫头怕是喜欢上你了。」

    叶南飞一下子头发都快竖起来了:「不会吧?她是四哥的妹妹,惹祸精,我

    可惹不起,再说她才多大?一个小黄毛丫头,懂个啥?不是,红姐你咋知道?」

    红姐:「啥小?我当年跟老朴混时候,还没她大呢。咋知道?女人看女人一

    看一个准。」

    叶南飞:「我有啥让她喜欢的?这丫头有点彪

    ◢???

    啊,虎糙的,别理会她。」

    红姐含情脉脉的瞟了他一眼:「我看上的男人,一准抢手货。」

    俩人正说着话,距离老

    最新?3

    远就听见华姐的动静了:「咋的?我以为一围一帮的

    能帮上点呢,着都是来捣乱的是不?雁子?咱们买哪天的票啊?让珠子去买。」

    然后又眉开眼笑的对着叶南飞:「小飞这次咱一块,咱俩挨着奥,你都喜欢

    吃啥,姐都给你预备出来,酒你是不用带了,我都准备好了。」

    红姐:「买十天后的吧,前后不耽误事,去太早没用,天还这么冷呢,买硬

    卧呗?」

    华姐:「买啥硬卧?这次小飞跟着,买软卧,正好咱四个一个仓位,别心疼

    钱啊,一使劲,一天卖出来了,你舍不得,我就给小飞买,你自己坐硬卧去。」

    道歉仪式没参与,不过有一个酒局没躲过去,那就是周浩宇请的,不光他自

    己,当然还有参与事的那几位,说啥要请叶南飞,叶南飞估计是公熊哥心里有心

    结解不开。叶南飞也没有叫别人,自己单身赴宴。

    整整的,去了以后不光七个男的还有那冷艳女,还有舞会当天其他三个女飞

    也来了,四个女的一改高冷,对叶南飞很是亲切热情。看来美女只对强者低头。

    周浩

    ?|??

    宇挨着给介绍了一下,大家都很客气,这么多人他一下子也记不住,印象最

    深的就是陈茹和公熊男孟铁柱。陈茹的性格是不太招人喜欢,不过人家确实漂亮,

    你想忽略都难,现在看不到她高冷的一面了,对叶南飞亲切有加,眼睛跟一汪水

    似的。叶南飞狠了狠心才把自己目光挪开。

    孟铁柱也必须深刻,毕竟俩人大战过一场,而且这次宴请叶南飞,他也是

    要原因之一,就像叶南飞预料的,这哥们肯定纠结想不通。估计这段都没咋睡好。

    按周浩宇的说法,孟铁柱打算拜叶南飞为师,只不过年纪上他比叶南飞大着好几

    岁呢,这真要是拜的话,难免各种难为情,需要很大勇气,但是酒桌上,铁柱还

    是下定决心要拜,这叶南飞肯定不能接受。

    叶南飞:「铁柱哥,你可别的,咱都是没事喜欢练练的,没必要非得拜师啥

    地,互相切磋一下不就完了么,我看铁柱哥拜师不是要的,要是纳闷自己那

    天为啥就那么输了,是吧?」

    铁柱一下子被点中了命门大有一股子唯有君释我的知音之感,他是青岛人,

    带着山东口音:「哎呀兄,就是啊,我这几天都睡不着,我搞不明白啊,我从

    小到大,从俺家到部队,打架从来没输过,可这和你打,怎么就拼了命也打不过

    呢?我想不通呢,兄,求求你告诉俺咋事。」

    叶南飞:「柱子哥,其实你是当事者迷,那天打输了其实是输给了你自己。」

    他这么一说大伙可就都听不懂了,铁柱更不解:「这话咋说?」

    叶南飞:「其实要讲真打实斗,咱俩实力差不多,我不比你强,毕竟你的身

    体条件在这摆着呢,可你忘了,咱习武的,最忌讳的就是情绪波动太大,而你那

    会是暴怒,越是打不过越是恼火,这状态,你的判断和反应都会失误,而且气力

    都被你的怒气消散掉了。要是和没练过的打没准你的气势能弥补你的失误,对方

    被你吓着了么。可你要是遇着势均力敌的对手,必败。」

    铁柱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不住的点头:「是啊,是啊,兄你说的太对了,

    我说我咋输的这么惨呢,不行我还的拜你为师,要不得,我这再练也白扯么?」

    叶南飞:「哎呀,柱子哥,没必要,你说说你练的是哪一门派的?」

    铁柱:「俺练的是洪拳啊。」

    叶南飞:「哦,其实你的功夫不差,就是要练习控制情绪,这个不难,其实

    你们军人里有狙击手,还有猎人,和咱们练武的修习的心态差不多,如果有修禅

    的你跟着学学也行,坐不住的话,还可以学学太极拳,你要是想有点跨越,学太

    极。」

    其他还有四个当兵的,听说狙击手和练功联系起来,一方面挺新奇,细想还

    真是那么事。

    叶南飞:「以后你常来周哥家玩,咱就可以在一块切磋切磋么。」

    铁柱:「那好,哥哥先谢谢你,我敬你一杯。」

    ?|

    接下来,大伙对叶南飞没参加那仪式很不解,这可是出名露脸的好机会啊,

    谁不想在人前牛逼一把,可看人家叶南飞怎么就那么不当事呢?心理不得不佩

    服,别看人家在这里年纪最小,这做人可是和人家有着差距呢。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