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八十六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5日

    暴力不是唯一语言3

    叶南飞:「这位是四哥最得力的兄大牙哥,我是今天全权代表四哥来聊一

    聊这个事,哦,这位是,,,,我妹妹。」

    小妹子:「我是四哥的妹妹。」叶南飞气的冲她一瞪眼睛,小声说:「忘了

    咱们约定了?」叶南飞:「也是我妹妹。大家坐下谈呗、」

    对方一看真的只有三个人,就大牙长得凶悍一点,一瞧就像个流氓,这个正

    说话的,长得挺秀气,更像个学生,古怪的是,边上还带着一个丫头,明明就是

    学生。这让对方彻底放松了,同时轻视之心顿起。那个武装部长的儿子是领头的,

    名叫周浩宇,就势,连他那边人也不介绍了,大伙都纷纷大咧咧的坐下。

    周浩宇:「那约我们来,到底是要谈啥呢?还就派你们三来,能做的了不

    啊?我们可都没啥闲工夫。」

    叶南飞:「反正都来了,就聊聊呗,这事总的解决啊。周哥你感觉这事,是

    打好,还是谈好?」

    他们其中一个,瞧着应该不是周的战友,军人身份的,站姿和坐姿确实不一

    样,而这里面有两个站着坐着都里倒歪斜的,应该是周的同学:「废那么多话干

    啥啊?要是想打还谈个屁了,既然约出来谈,那就是和谈,直接说咋个谈法不就

    结了么。」

    叶南飞发现,对方并不可能消停坐那听你把利弊摆开,这么谈挺累啊:「既

    然这样咱们就先说说打会咋样,如果打,最公平,大伙最认可的方式,就是咱两

    边都找好人,定好时间和地点,开打。而大家想没想过结果?这种群架,是两败

    俱伤。就算你们打赢了,也是惨胜,难道就没有兄受伤?就算没有死的,有没

    有致残的?这些兄你安排不安排?」

    其中一个歪里歪斜:「说啥呢?谁们死了?怕这怕那的就别打,打了就别怕。」

    叶南飞:「那你们要是打输了呢?想没想过,输了结果会咋样?周哥你算没

    算记过,你能找到多少人?我们四哥是牛马行,省机械这片的老大,保守估计,

    召集个八十个兄应该没问题。」

    另一个里倒歪斜:「我擦,你们都算准赢了,那还来谈个屁啊?直接打不就

    完了么?」

    小妹也突然站起来:「我看也多余,直接打,惯得他们,我哥那打能白挨了

    么?」

    里倒歪斜:「我草泥马的小比丫头片子,挺牛逼啊,我们连你哥都能打,还

    差了你了?」

    另一个:「艹一点没素质,姑娘是用来打的么?是用来干的。哈哈。」

    那小妹一听这个哪里受得了,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就砸了过去,虽然对面一躲

    没砸着,但是水也泼身上了。对面那些人全都站起来,大牙赶紧护住小妹,这么

    会就剑拔弩张了。

    叶南飞这个气啊,本来想的挺好,让那俩货和丫头片子给搅和了:「停,停,

    你看看你们这是真想打啊,坐下来聊就这么难么?就这么喜欢打?那好,现在,

    你们出一个最能打的,和我打,如果你们赢了,谈还是打你们说了算,如果输了,

    就消停的坐下来,听我把话说完,然后你们在决定,打还是谈。」

    这个提议似乎大伙都没啥异议,对方一看,就这么一个看着不起眼的学生摸

    样的人,就这帮战友里,随便提留出一个,都妥妥的灭了他。这是稳赢的局面。

    大牙是知道叶南飞的本事,他可知道有好戏看了,叶南飞是被逼无奈,不来这么

    一场,镇不住场面,没法谈。最兴奋的还是庞小妹,今天她来的目的就是想看热

    闹,都说这小子能打么,她就想见识见识,正好有这么个机会,如果消停的谈成,

    那她会大失所望的。

    听到对面:「我来。」之后,站出一位,好么,应该是他们里面最高最壮的,

    这是选最能打的,还是选最重量级的啊。身高至少一米八十多,国字脸,浓眉大

    眼,虎背熊腰,不知道是山东大汉,还是蒙古大汗。这么瞧着,叶南飞自己心里

    都要没底了。但是硬着头皮也得上啊。大伙挪出一块小场地。

    叶南飞脱下棉大衣交给小妹:「你就是故意来挑事的啊,这下你满意了吧?」

    那小妹确实兴奋异常:「胆小鬼,我相信你,你肯定能痛扁这家伙,嘿嘿。」

    这丫头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俩人对着站好,互相抱拳行了个礼,互相明白了,都是练家子,不知道这狗

    熊练的什么拳,那哥们让了叶南飞一下,叶南飞招呼他先出手,那哥们也不客气

    了,直接挥拳砸了过来,叶南飞连忙躲开并反击,俩人中规中矩的打了好几个

    ,叶南飞倒是打了他几下,但是他那体格子,打的又不是脆弱部位,根本不当

    事,叶南飞心里话,今天怕是碰着对手了。难怪四哥他们被打成那样。

    那家伙仗着自己身高臂长,力气

    ?最?新?

    又大,明显占了上风,叶南飞并没有看出他

    练的是哪个门派,不过肯定不是内家拳。走的是一味刚猛的路子,不过也挺适

    这哥们的条件,那对付这种功夫,没有比太极更适的了,别用八极拳和他硬碰

    硬,刚才叶南飞试了试,根本不行,就算打到了,也很难让他丧失战斗力。

    于是在对打了十多分钟后,叶南飞突然卖出个破绽,在哪狗熊占据上风的情

    况下,他并没有怀疑,直接进攻进来,他认为能让这小子坚持十多分钟不倒,已

    经是自己的耻辱了。这就犯了冒进的错误,叶南飞趁机一转身形,让开他的攻击,

    然后一带,一送,四两拨千斤。二来斤的这哥们就栽了出去,其实这哥们是犯

    了急,和轻视的错误,不然以他的根基,不至于这么快让叶南飞钻了空子。

    太极拳的很多攻击的目的,就是让你失去重心,失去着力点,还借力打力。

    那狗熊一个没站稳,连着两个踉跄,摔出挺远。这下子可让狗熊恼羞成怒了,那

    丢过这人啊,起身后,狂怒着向叶南飞冲了过来,周围人都不忍心看了,这大块

    头发起飙来,还不把叶南飞撕碎了。只有叶南飞心理踏实了,他心理明白,这哥

    们输定了,一个练武之人,情绪处于暴怒状态是大忌。

    果然,接下来让所有人大跌眼镜,这狗熊只要冲过来,不是撞叶南飞膝盖上,

    就是头撞叶南飞胳膊肘上,再就是又摔出去了。这么几趟下来,狗熊已经满脸是

    血,只剩下喘粗气的份了,而反看叶南飞就很轻松,一改开打时候的被动,打这

    个比自

    ?¨????

    己大得多的大块头,似乎比打一个弱小的孩子还容易,想打哪打那,想怎

    么打就怎么打。嘴里还嘟囔着:「练瞎了,练瞎了,白瞎这练武的材料了。」

    最?新???¨??¨

    就在叶南飞又和冲过来的狗熊打在一处的时候,其中一个里倒歪斜,竟然趁

    着功夫,从怀里抽出一把片刀,要在叶南飞后面下手,小妹眼睛尖:「胆小鬼,

    小心后面。」叶南飞听见小妹在喊,知道身后有人攻击,忙一转身,转到公熊的

    身后,就势一肘打在了他的后脑,接着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狗熊有踉跄着扑到

    前面去了,这时候叶南飞看见,那其中一个里倒歪斜,手里攥着片刀,看来刚才

    是砍空了。

    叶南飞一矮身,从小腿两侧抽出匕首,向他走过去,拿片刀那小子这时候才

    知道害怕,但一想,往跑吧,太丢人,他没看见叶南飞手里已经握着匕首了,

    心里话,你再厉害还能挡住刀,接着挥刀砍向叶南飞,但他挥刀的速度比叶南飞

    差远了,围观的大伙只看见叶南飞的手臂上下翻飞,似乎在胡乱打,难道这是被

    刀砍中了,砍抽筋了?

    等他停下来,大伙才看清楚,好么,拿片刀那哥们身上那军装成乞丐服了,

    一条一条的。而刀还在手里握着,高就高在,外衣被划成一条条的,里面的棉袄

    却没有损坏,明白人看出来了,这刀工,这眼神的准确度。叶南飞:「这下能消

    停的谈谈了吧?」那几个当兵的互相看看,谁也没在吱声,赶紧过去扶那狗熊,

    他们心里明镜的,就狗熊这身手,他们四个当兵的加一块未必打得过,可人家打

    他像打小孩似的。这还打个屁啊。那俩里倒歪斜也彻底没了气焰。

    最震惊的还是小妹和那冷艳美女,那冷艳美女在看叶南飞的眼神都变了,里

    面没有高冷,只有恐惧,还有点仰慕。

    小妹赶紧

    ◢?2?|

    过去把棉大衣给叶南飞穿上:「嘿嘿,胆小鬼,你真的很能打啊,

    打的太帅了嘿嘿。」

    叶南飞:「我看我今天要是不打这一场,你也不会算完呢。」

    这次在坐下来,他们眼里可都是敬畏了,这态度,话就好说了:「其实坐下

    来谈,不是四哥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我认为,能谈的事,尽量别打,否则不就

    是双输的局面么?那为啥不做成双赢呢?这事还拖不黄,别以为会不了了之,对

    于执法机关,有两种罪行是不死不休的,一个是杀人,一个是反革命,对于道上

    混的来说,面子是第一,四哥之所以叫四哥,那是大伙都给面子,如果他的面子

    没了,大伙也就不用给他面子,他也就不用混了,也就是说,这就是四哥的价值。

    你说你们把他面子弄没了,他能算完么?必须得有个说法,解决办法无非就

    两个,要么召集人在打一场,要么坐下来谈,打的结果我都说了,谈的话呢,找

    个调停人,周哥你敬个茶,陪个礼,毕竟你们把四哥他们打伤了么,在陪一万块

    钱,这事就算过去了。」

    一听一万块钱,对面又毛了:「啊,一万块?这不讹钱么?」得叶南飞刚

    才出手镇住了这帮人,要不就刚才那气势,一提一万块,非炸锅了不可。那时候

    一万块也确实多了点,民间万元户还要过几年才会有。叶南飞是想喊高点,头

    再还价呗,卖服装卖的,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做下病了。

    叶南飞:「那要是接着打,可不是一万块能了结的了,没说么,就算你们打

    赢了,也肯定有兄伤残,这个得多少钱?打赢你就算完了么,后面四哥还得召

    集人接着打,这场子找不来,是不会算完的。你们能扛得住不?打输了呢?伤

    残的更多,钱花的也更多,而要是和谈,就一万块,端茶道歉,你也别觉得窝囊,

    调停人肯定得是和四哥平起平坐的才算面子够,和他们这些成名人物坐一块,难

    道会被人看遍么?」

    周浩宇终于有点动心了,心里话这给成名人物道个歉,也不算丢面子,再说

    毕竟是咱把人家打了:「可就是这钱,也太多点了,谁家有这么多钱

    最?新?????」

    叶南飞做出很为难的样子:「嘶,哎呀,那你们看看能筹够多少,我在跟四

    哥说说,四哥可是咬死了少一万免谈啊,我在说说,你们也别太心疼钱,这次这

    么办,不但了了这事,没准还和四哥他们交上朋友了,这叫不打不相识,以后你

    复员来,是不是会有照应,再说,这事在发展严重下去,传部队,对你们前

    途影响也不好吧?」

    这最后一句话,算是彻底打消了周浩宇的顾虑,本来他也不算会混混,也

    不想在这事上陷的太深。最后还是纠结在钱上,他说只能出到六千,再多,一点

    办法没有了。

    叶南飞装着很为难:「那我去找四哥商量商量,能了就了了吧,多个朋友

    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不是。」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