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七十九,八十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日

    字数:7792

    尴尬的年夜饭2

    干活的呢,就红姐,小丽,叶南飞三个人,老爷子一家之,别说这个时候,

    平时他也不下厨房,小白脸子在陪老爷子唠嗑,红妈这会可以显摆了,儿女都大

    了,自己也是该享受享受现成的了。

    而且还要不时的发发威,指手画脚一番:「老死头子,被抽了,没看孩子在

    这呢么?抽死你得了。」

    别时候老头可以发脾气,但是涉及到第三代问题,老头绝对可以忍平时不可

    以忍。这不一抬屁股,去外面了,不知道是抽烟还是串门子去了。

    叶南飞在厨房里反而感觉比屋里舒服,干点活不用面对尴尬。红姐家算是两

    小间的公房,中间一条走廊,东面一个大屋,西面一个小屋,后面是厨房,那时

    的公房设计的都差不多,本来厨房就小,这又是一年为数不多的家宴,这姐俩都

    没咋干过,以前在家时大多是刘妈厨,她们顶多打个下手,这下猛地接手,有

    点手足无措的感觉,红姐平时也就是解决两三个人的吃饭问题。小丽在农村也不

    需要弄这么多菜。

    最后还是能者居之,叶南飞接手过来,他是驾轻就熟了,日常都是5,6人

    吃饭,都是他和李永霞张罗,看着手头的食材,脑子里就已经出现几个菜了,和

    红姐一商量立马列出个菜单,小鸡炖蘑菇,白肉炖酸菜粉条,红烧猪蹄,黑白菜,

    红烧肉,扣肉,炖鱼,炒花生米,干豆腐白菜片炒肉,十个菜。叶南飞的意思请

    示一下最高领导,刘妈。

    这举动确实让刘妈很满意,证明自己在这个家的无上地位,看着菜单:「这

    事不过了啊?就吃这一顿,下顿不吃了啊?都是肉?」

    于是,把红烧肉改成红烧土豆和肉,扣肉变成肉炖冻豆腐土豆,按刘妈的意

    思是,这样可以节省肉,炖菜一顿吃不了可以冻上慢慢吃。至于那猪蹄,犹豫了

    一会还是没改,估计也是经不住诱惑。

    叶南飞指挥若定,安排姐俩打下手,自己癞蛤蟆打立正,露了一小手,那手

    脚那个麻利,刀工之精湛,不得不让姐俩刮目相看了。红姐:「呀,没看出来啊?

    你啥时候还会这一手啊?」

    叶南飞:「本来就会么,只是你不让我插手,嘿嘿。」刘红丽再看他的目光

    都不在那么冷漠了。

    刘妈在屋里指手画脚一阵后,又跑厨房视察来了,看见叶南飞厨也挺意外,

    不过没说啥,但没放过红姐:「你家那小朴呢?又上哪鬼混去了?」

    红姐本来就一直为这事闹心,平时有点习惯了,不过这过年了,还是抓不到

    影,最起码在娘家面前很没面子:「哎呀妈,这厨房地方小,您赶紧进屋吧,就

    等着吃就行了。」

    刘妈:「咋的?咋的啊?嫌我烦了是不?你早点听我们的哪有今天啊?你看

    看小梅女婿,不比小朴强套,就是不能让你爸和我省点心。」

    叶南飞赶脚着在聊下去,怕是要吵起来:「红姐,干豆腐得拿屋来缓上了吧,

    不然不赶趟了,还有土豆的多削点。」然后头好像才看见刘妈似的:「哎呀阿

    姨,您看看我做的这成不?你尝尝先。」刘妈也没理他,一转身进屋了。

    小丽都有点看不过眼了,自己妈也太势力了,一点面子不给留啊,叶南飞当

    然不会再有这些,虽然心里也会不舒服,但是看得开,这些年和师傅除了学功夫,

    那就是学做人了,师傅教的那叫看清自己,看清世界,看透人性,从人性上来讲,

    人就是趋利避害的,当然就会势利,对自己用得着,或者以后有可能用得着的,

    当然会高看一眼,热情一些。

    人受到重视的程度是由你自身的价值决定的,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现在根

    本就没啥价值,而且还依附于红姐,没被扫地出门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这点上叶南飞还是看得开的,如果这个理解不了,只站在自己角度考虑问题,

    那就难过了,怎么就非的受你们的白眼,歧视?这一家都是嫌贫爱富的货,人品

    有问题。这么思下去还有好么?自己也憋屈,给别人也不会有好脸色,越弄越

    僵。

    小丽:「我妈就那样,你别在意啊。」虽然叶南飞看得开,但是落魄的时候

    能得到一句安慰的话,还是很感动,欣慰的,穷怕窘,富怕死么。

    开席以后,并没有因为一桌子菜都是叶南飞操持的,而待遇有了啥突飞猛进

    的改变,不过至少不那么难看了,刘明杰只顾了往嘴里填肉,根本就当别人不存

    在,刘妈边抱着孩子,边吃饭,刘爸一副家长的做派,不苟言笑。

    小白脸子在不断的扯着无聊的话题,大多厂子里的八卦,而且领导的居多,

    瞧着这小子应该有前途,没事竟琢磨领导了,老爷子似乎也不太喜欢这话题。刘

    红梅一贯的拉着脸,像家里人都欠她似的,这人不漂亮,还整得这么高冷范,还

    真不容易。

    只有小丽和红姐对他还温情一点,红姐就怕冷落了他让他感到难受,就不断

    的劝他吃菜还不断的给他夹,而小丽对于叶南飞这么熟悉农村生活很意外,竟然

    有不少共同话题。他面前倒是给到了一杯酒,不过小白脸和老爷子人家单独喝着,

    老爷子估计是没在意,小白脸子也没那心思搭个这个弄不清身份,没家没业的人,

    叶南飞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你自己在这面喝自己的吧,肯定不好看,你敬老爷子他俩一起喝吧,那小白

    脸子聊的还挺热乎,也没人搭理他,喝的时候,小白脸子只让老爷子,叶南飞是

    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后来干脆就当没这杯酒了,多吃菜。

    不过呢,随着和小丽的聊天的展开,这面可是越聊越热闹,竟然把刘明杰也

    吸引了,红姐也是断断续续的听他说过一些,这可是叶南飞的亲身经历,当然白

    话起来既惊险又刺激。

    那边老爷子本来对小白脸子的八卦就不太感兴趣,老爷子最反感那些厂子领

    导的龌龊事,他顶看不惯,这面听着叶南飞说起打猎的事他也来了兴趣,跟着问

    东问西的,原来老爷子年轻时候也生活在农村,后来招工进城的,叶南飞和小丽

    聊的勾起了他的忆,这聊的高兴了,就让他陪自己喝两盅。爷俩还是越聊越对

    脾气,老爷子本来就耿直,不喜欢虚头巴脑。

    叶南飞是经历过生死的人,而且和师傅静修这么久,啥场都荣辱不惊,人

    到了这层次,自然就大气,包容,人就显着踏实,不轻浮,肚子里有东西,随意

    聊啥也不容刻意,给人的感觉就很舒服。爷俩是越聊越投机,就连对会上很多

    不公,不良现象,态度都差不多。

    叶南飞说得空带老爷子去野外打猎,刘明杰马上跟着嚷:「我也去,我也去。」

    刘红梅俩口子极其不屑,刘妈:「没正事,打什么打?就你那老胳膊老腿的,走

    道都特么直喘,还打猎呢,我看打你还差不多。」

    老爷子:「你懂啥,老娘们家家地,那野外的空气多好,你看看现在这城里,

    特别这冬天,整天的烟气刚刚地,喘气能不费劲?」不管咋说呢,这家庭聚餐还

    算过得去,吃完晚饭,大伙又守夜,半夜请了财神,吃了年夜饺子,才算完事,

    叶南飞和红姐家,其他人都留下住。

    家的路上,除夕的夜晚,很静,刚过午夜,刚刚迈进新的一年,多数家庭

    都守在家里团聚,也有很多朋友聚在一起打扑克,玩麻将,时而远处响起爆竹声,

    俩人默默的走着,叶南飞心情不错,只是略微有点想家,想父母,是怕他们担心

    自己,自己已经跑出来好几个月,不知道他们这会知不知道,应该想办法通知他

    们。还想李永霞,美奈子,师傅,他们这会在干么?

    红姐这会想的比较简单,因为她的心思全部在叶南飞这,自从认识他以来,

    总是给自己不断的惊喜,她本来最担心这次家之旅弄砸,那意味着以后更难修

    复。而不得不带的叶南飞,更是她担心的不稳定因素,可没想到,比预期的好多

    了,正因为这个不稳定因素起的作用,做了一桌子像样的菜是个好的开端,接着

    是饭桌上的交流让大伙基本上接受了她的归和叶南飞的出现。老爸,小丽和刘

    明杰甚至很喜欢叶南飞,这可比她预想的结果好多了,要是,这是个好的开端。

    这不都是这几年自己最希望的么?老公一起和自己努力操持这个家,小日子

    越过越红火,恩恩爱爱的越过越有希望,和自己娘家家相处融,尊老爱幼的。

    叶南飞出现后,这个希望好像正在出现,只是叶南飞不是自己老公,哎呀怎么想

    到这了?

    不由得自己脸红了,侧脸偷看一下叶南飞,很是越看越顺眼。要是他是自己

    老公多好,她正发着花痴,叶南飞正好也转过头来看向了她。红姐一下子好像被

    人发现了秘密,急忙难为情的躲闪着。

    叶南飞发现红姐正在偷看自己,然后又慌忙躲开,那种羞涩仿佛初恋的小女

    孩,让叶南飞心理一荡,小心脏立马加速了,这一加速不要紧,刚想说的话忘了。

    还是红姐反应挺快,为了缓解那一瞬的尴尬么:「别怪我妈和我大妹她们,

    她们就是那么势利眼。」

    叶南飞:「没有,这都正常,人家梅姐夫有体面的工作,固定的收入,别人

    高看一眼是正常的,咱们不也一样,一个干部和一个要饭的站咱跟前,咱还不是

    对干部高看一眼,对要饭的不给白眼算不错了。」

    红姐一笑,一听也确实是这么事,也别说谁势利不势利,只不过有的人做

    的太露骨,有的人尽量克

    ◢???

    制,或轻或重的大家都有,红姐感觉叶南飞心理比实际

    年龄要成熟的多。前面不远就到家了,俩人不约而同的放慢了脚步。

    人的第六感这事没准真有,不约而同的就有了那默契,其实也简单,俩人都

    不想家独守空房呗,还是在一起,有那么点小紧张,小甜蜜,小期待的感觉多

    好。

    叶南飞想起来自己要说啥了,是想蒙江看看,家报个平安。红姐当然同

    意,竟然想着要不要陪他一起去,但又一想这算咋事?啥名分啊?美好时光

    都是短暂的,转眼到了小院里,要各自屋了,都不想分开,但又不得不分开,

    俩人磨磨蹭蹭的打了招呼,各自屋。

    叶南飞不想分开,但没有太多想法,只是男人那种看着美女养眼,陪着美女

    舒心的感觉,再说也都相处这么久了,另外有点道不明说不清的小期待,但细一

    想,不敢往下想,往下一想,那自己太不是人了。

    生活在人家,还要占人家便宜,虽然叶南飞有男女平等思想,不过这男女发

    生关系,是男人占便宜这个观念,是东方人基因里就带着的,没办法。这对不起

    红姐,更对不起老朴,毕竟是人家吧。

    而红姐想的更复杂一点,明确一点,她是不知不觉的真是心动了,她甚至敢

    确定。自己怕是恋爱了,但是表白,除了有老朴这个障碍以外,女人的矜持,舆

    论的压力,道德的压力都在制约着她,否则,无论从心理角度还是生理角度,刚

    才她都有把叶南飞拽她屋里的冲动。

    关上房门以后,她还是有点不死心,希望叶南飞过来,自己肯定不会拒绝的。

    可是等了半天啥动静没有,心理不禁失望的骂了句,埋怨着,假清高,就不能野

    兽一点,哪管过来强暴自己呢。

    十五的悲剧

    第二天红姐来叫叶南飞,叶南飞瞧着红姐眼里可是不少幽怨,别看叶南飞人

    性看的挺透,但女人心还是摸不清。叶南飞:「要去你家那边吃么?」

    红姐:「可不么,别看那边人多,干活的就小丽一人,咱还不得去帮着干干。」

    叶南飞:「那我先去干着呗,你再躺一会,一会再去赶趟。」

    红姐:「别的了,下午小梅俩口子就走了,剩下家里人就随便了。」

    人就这么事,这叶南飞虽然对红姐着迷,但是一点不敢往别处想,尽量压

    制着自己的情感,面对红姐那真是有礼有节,规规矩矩,他越是这样,越是让红

    姐心痒痒,反而起到了欲擒故纵的效果,这是叶南飞没有想到的。如果他整天色

    眯眯的心怀鬼胎,没准红姐反而起了戒备心。

    早饭好准备,把昨天的饭菜一热,煮了点饺子,早上谁也吃不多少,忙完以

    后,红姐和叶南飞开始去华姐和谷玲家串门子,按理说初一不串门的,但死党么,

    谁管那些规矩,先是在华姐家玩,之后到了谷玲家,最后还是聚到了红姐家,因

    为人少,家里就红姐和叶南飞俩人,还两屋,玩起来随便不拘束。

    开始都在红姐那屋,大伙打扑克,不过叶南飞对那玩应没啥兴趣,就和眼镜

    跑自己那屋玩半导体和看书去了,不一会小丽也过来,,她越来越发现,姐姐捡

    的这小子挺有意思,聊天也能聊到一起去,爱好也好,看书,听广播。

    不一会华姐也跑过来,她是挺长时间了,只要叶南飞在,她就总和叶南飞开

    玩笑,说白了就是聊骚,调戏,所以叶南飞一见这华姐就头大,唯恐躲之不及。

    但是他越是这样怕怕的,越是刺激了华姐的征服欲,同样起了欲擒故纵的效果,

    只不过叶南飞真的没想擒华姐。

    别说她有老公,就是没老公,叶南飞也不带有兴趣的,他是和尹令仪相处过,

    和李永霞那都是恋人关系,乃至到夫妻了,再加上大美女美奈子,萌的不行的李

    永红,不说都是美女,那也都相当有魅力了,曾经沧海么,你在看华姐,虽然长

    得不丑,可着五大三粗的身材,导致脸也胖胖的,粗眉大眼的,就是没有女人味,

    不性感么。特别是身边还总有红姐这大美女在。

    红姐看着让人脸红心

    最

    地||?

    新

    跳的,转眼再看华姐,立马心就平静了。可叶南飞越是

    躲着,藏着,反而让华姐误以为这是小伙子矜持,害羞。越让她觉着好玩。而且

    说着说着就动手,不是要搂着他就要抱着他,看着像是开玩笑,只有叶南飞知道,

    华姐是真心要吃他豆腐,那种贪婪的摸和经意不经意的触碰敏感部位。但是叶南

    飞在不愿意,也不会翻脸的。

    一方面人家是女的,再说,华姐对他和红姐那都是老照顾了,很讲义气,只

    要用着她,那都是二话不说,特别上次打群架,就是哥们也做不到她那样,明知

    道这么多流氓,而

    ¨?

    且还都惹不起,可人家就是硬要帮你出头。就这份情谊,叶南

    飞不能不受。

    没一会,红姐那屋四个人也不干了,没有观众打的没气氛,也跑这屋来了,

    他们在炕上一桌,华姐嫌叶南飞三人捣鼓的那些东西没意思,让叶南飞他们陪她

    打扑克。

    华姐:「我得和小飞坐上下家啊,对家是一伙的,我要是赢了呢,小飞你就

    让姐亲一口,我要是输了呢,该多钱多钱,你看里外里都是你占便宜。」叶南飞

    被窘的脸通红。

    华姐:「哈哈,你看看你,又害臊了,那赢苞米豆的,苞米豆总行了吧,看

    把你吓得。」

    接着又跟小丽说:「你不知道,小飞打起架来,那多少人都干不过他,也没

    见他害怕,你看看一逗他就脸红,哈哈,我老稀罕他这样了。」边说还伸手掐他

    脸蛋来了。叶南飞对这个大姐是一点招都没有,只能脸红脖子粗的认怂。

    玩了一下午,晚饭是每人都家拿了两菜,红姐又煮了冻好的酸菜馅饺子,

    大伙热热闹闹的吃喝到了很晚才散伙,好容易送走了各位,他俩收拾碗筷的时候。

    红姐:「小飞,你看俺家小丽咋样?要不给你介绍介绍,做你对象啊?」

    叶南飞一下子猛住了:「不好吧,我这都黑户呢,要工作没工作,要身份没

    身份,谁会跟咱啊,那不是坑了小丽了么。」这小丽呢,虽然长得一般,但比她

    二姐长得好看多了,有点长瓜脸,眼睛不大不小,有点小蒜头鼻子,皮肤因为在

    农村呆了好几年,有点黑,而且糙了点。身高比红姐还猛一点,梳着五号头,按

    叶南飞的审美观,小丽这脸型配上长头发,哪管是辫子也比五号头好看,不过那

    时候女知识分子都留这个头。

    红姐:「咋的?是不是没看上俺家小丽啊,你说吧,你想找啥样的,姐给你

    留意着。」

    叶南飞:「不是,我现在真没能力考虑这事吧。」

    红姐:「我又不是让你马上找,就说说你心理理想的对象是啥样的?」红姐

    的大眼睛热切的看着他,估计这才是是她特想知道的。

    叶南飞看着红姐,别看他俩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其实这么近的直视几乎没有,

    红姐是那种受细看的美,以前咱不是说过么,人无外乎分为这么几个类型。

    第一种;猛一看好看,细

    找?¨请??

    一看不行,所谓远看一枝花近看像个妈。第二种;

    猛一看不好看,细看还行。这种属于慢慢品味型。第三种;猛一看不好看,细一

    看还不如猛一看,这种情况比较悲催了就。

    红姐属于那种,第一眼看,哎,挺漂亮。但是还不至于惊为天人那种,因为

    她并不是传统标准的那种美女,比如瓜子脸啊,柳叶眉,杏眼,樱桃小口之类的。

    最重要的衡量指标,脸型,一般都是瓜子脸,最起码鹅蛋脸,现在说的那锥子脸,

    才是美女的基本脸型,可红姐是偏团脸。这脸型按理说挺致命的。

    不过人家五官搭配的好,所以越是细看越是惊为天人,这眉眼,鼻子的越看

    越耐看。所以这叶南飞看着这张俏脸一下子热血冲头,冒出一句:「我就想找一

    个像红姐这样的。」说完以后有点后悔了,咋说出这话了呢,开玩笑不像看玩笑,

    真话不像真话的。

    红姐心理也一荡,这话其实是心理最希望听到的,不过真听到了反而有点适

    应不了,然后又怀疑这小子是开自己玩笑当不得真:「瞎说啥呢?我有那样好。」

    说话时还搥了叶南飞一下,含羞带臊,又带着那股子嗲嗔,一时让叶南飞看的有

    点呆了,这气氛太暧昧了,之后一下子俩人都陷入沉默,小屋里一片寂静,只听

    见俩人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

    似乎有种无形的力量推着俩人越来越靠近,叶南飞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要不受

    控制,但是理智告诉他必须马上踩刹车,否则真的要失控了。就在俩人越来越靠

    近,就要燃烧的时候:「我,我去刷碗。」说完逃也似的捧着一摞碗跑外屋去了。

    红姐正在上升的情绪一下落空,那种紧张,带着点恐惧,也随着松了下来,怎么

    自己一个过来人越来越像没经事了似的呢。越来越小女人了。

    叶南飞跑出屋,深吸了两口凌冽的寒气,又抓了两把雪,在手和脸上搓了搓,

    才算冷静下来。庆幸自己控制的住,没做出那禽兽不如的事来。不过在红姐眼里,

    这时候的他确实不如禽兽。

    这不一出屋看见他站在院子里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你不说

    去刷碗么?咋还不刷?」

    叶南飞:「哦,哦我去刷,我去刷,红姐你先睡吧。」

    红姐瞧着他背影,有种上去捶他两拳的冲动,不打两下难解心头之恨,嘴上

    小声嘟囔着:「胆小鬼,亲一下能死啊?」

    第二天,叶南飞就收拾收拾去蒙江县了,那时候交通真心不方便,一天的车

    次非常有限,而且时间还不准时,如果赶上风雪天,只能停运,如果坐火车的话,

    虽然便宜,准时,但是时间太长,一共2多里的路,要将近六个小时,因为

    并不是直达,还要往西开,到一个小镇在往东开,饶了一个大弯。

    叶南飞给自己包了个严实,反正天冷,谁也不会质疑,天黑以后,才往自家

    住的那厂宅走。跟做贼似的进了家门,让老爸老妈一时震惊的手足无措了。他俩

    早知道消息了,但一直不知道叶南飞的下落,他看着老爸老妈,比上次见老了很

    多,都是自己惹出的事啊,让俩老人一直没过上踏实的日子。这也是叶南飞一直

    的心病。不管咋说,总算知道下落了,提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

    这一晚一家三口谁也没睡,因为叶南飞不能在家呆的,太危险,二老这天晚

    上才算真正过年,前几个月,那都是度日如年,虽然环境好一点了,老爸不在烧

    锅炉,不过也没恢复他科长的职位,只在保卫科做了一个保安。老妈因为学校大

    多恢复基本教学,老师奇缺,自然让她恢复当老师了。但是世态炎凉啊,和叶南

    飞出事以前比,家里太冷清了些。

    这前几个月叶南飞又出事,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让老两口啥心思都没有了。

    叶南飞的突然出现,让这个家恢复了春天。一家三口乐乐呵呵的边包饺子,边唠

    嗑,叶南飞把自己的经历一说,算是让老爸老妈放心些了,可以说是有惊无险,

    年底红姐给了叶南飞五块钱,说是算工资,这比老爸老妈俩人挣的都多,他俩

    的工资才几十元钱一个月。

    叶南飞要把这些钱全留家里,老俩口说啥不让,说离家在外的需要钱的地方

    多,最后留下一算是纪念。难得老爸高兴,让叶南飞陪他喝两盅,叶南飞是有

    点不敢直视二老的,因为就这几年,他俩变化太大了,苍老了很多,原来他俩都

    是多骄傲的人。

    现在呢?原来挺直的腰,高傲的额头,现在是畏缩的身材,低眉顺眼,是

    被残酷的现实压垮征服了,自己也心甘情愿臣服于会和生活。

    这让叶南飞想起师父说的,人生苦厄,这是佛家的说法,童年时候虽然也苦,

    但那会充满欣欣向荣,青年也苦但是充满希望,但最后无一不是被生活改变了,

    大多数人会变得猥琐,圆滑。这也许是对生活的无力,无奈和降服。

    三人一夜未眠,叶南飞不得不趁天亮前离开,出门告别后,他不敢头,因

    为他怕自己努力控制的眼泪流下来,这会让二老更揪心。

    心情不算轻松的叶南飞赶乌拉市,不过只离开了一天多,家里就又出事了,

    啥事呢?没有意外的话,红姐和老朴这年过的未免太消停了,也有点不常理,

    也该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