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七十七,七十八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日

    字数:7424

    第七十七章初见姐夫

    上说到,一场架打下来,反而出人意料的化干戈为玉帛了,真是世事难料

    酒桌上大家绝对没有一点仇家和死敌的意思,反而像是多年的老友。其实叶南飞

    是不太喜欢和这类人接触的,到不是歧视这些人是低层人民,而是不喜欢他们那

    种流里流气的气质,有事没事就找事的缺德劲。

    其实那都因为你不是他们圈子里人,站在外人的角度的看法,等你走进他们,

    发现,这帮家伙都很真诚,热情的,做哪些讨厌的事,多数时候属于无聊,逗闷

    子。

    就算你真的看不起他们又能怎么样呢?你看得起流会,或者上层会的

    人,人家可懒着搭理你啊,别说上层下层了,就叶南飞现在,根本就是个黑人,

    在蒙江倒是有户口,有身份,但不敢出现,不敢露面,在乌拉,他就是一没有身

    份的人,只有红姐她们和这些所谓的地痞不在乎他的身份并且收留了他。

    和四哥,国哥他们聊天,他们简单的介绍了乌拉的各个江湖势力。挺搞笑的

    是,基本还和官府的行政划重。四哥的势力范围要在机械厂和牛马行这片,

    外面都称牛马行老四,他和刘世国都是省机械的职工,这些年能打能杀的,早就

    出了名,但机械厂这片属于自家范畴,你不能家里横,所以牛马行这片繁华地界

    就成了他们拔份,惹事的地了。四哥属于敢打敢干的人,而刘世国属于损招多,

    会算计,这俩人呢属于阴阳互补,也可以说是阴阳双煞。其他人都算是他俩的马

    仔。

    其他几个,最有名的是铁东李飞龙,龙哥。江北疤哥,背后都叫疤癞

    子。巴虎,曹老三。江南王大炮,炮哥。

    这只是各个最有名的,当然每一片还有很多次有名,甚至没啥名的混混,

    内个时代,可以说群痞并起啊。不知道是因为压抑久了以后的迸发,还是会环

    境造就的,那个时代看着很稳定,几乎每个人都属于某个单位或者组织,反正总

    能找到有人管着你,同时又没有那么多事做,人也没啥理想和目标,那还能干啥

    呢?

    一顿饭大家吃的热火朝天,感情加深了一步。中

    国就是这么个会,你想生

    人变成熟人么?那就一起吃个饭,吃完就熟了,吃一个奶长大的才是亲兄,但

    是都是大人了不能在吃奶了,只能一起吃个饭,其实和吃奶的道理一样,也就成

    了兄。别以为下层会这样,其实所谓的上层会不也同样么,想办事,就到

    一起吃点喝点,事就好办了。

    叶南飞和红姐他们终于去了一块心病,以后不用提心吊胆了,光明正大的和

    红姐出摊卖衣服。俩人不知不觉的,相处的越来越默契,道理很简单,俩人本来

    互相有好感,这男女一旦有好感,似乎就在体内产生了一种什么化学反应似的。

    总是带着那么一点激情,具体表现就是抢着干活,而且干起来不觉得累。特

    别是和对方有关的活。比如哪怕出一点力的活,叶南飞绝对不让红姐动手的,必

    须他干,就连做饭他都想干了,还是红姐据理力争才抢去的。

    当然红姐也同样,既然出力的活都让他抢着干了,那她就在照顾他方面下了

    力气,以前自己在家,吃饭其实就是对付,很多时候根本就不做。但现在,每顿

    饭都做的很认真,花了很多心思,得空就算计一下,今天吃点啥呢?小飞喜不喜

    欢呢?

    再就是叶南飞的衣服,本来没觉得脏呢,红姐总是催着他换。然后洗的干干

    净净的在给他送来。生活上真是照顾的无微不至了。

    人就怕这么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没个不处好。不像同性的俩人,很多

    情况下,就会出现,哎?怎么他啥也不干,都特么让我干啊?是不是拿我不识数

    啊?这不是熊人么?这一旦有这想法,开始猜忌,那就快破裂了。

    不过红姐他俩似乎不会,瞧这架势,就是一方把另一方供起来,这一方也不

    会有想法,没准还心甘情愿,最难得的是俩好嘎一好,不过呢也会有副作用,总

    这么你浓,我更浓的,时间久了怕是容易发酵,至于酝酿出啥来,感情这东西谁

    又说得准吶。

    生活走上了正轨,叶南飞越过越舒心。不过那时候是没啥电视,没啥消遣,

    虽然叶南飞在眼镜那淘弄来一部收音机,但节目有限,都有固定时间的。

    所以呢,他还是老习惯安排自己的生活,比如锻炼身体还的坚持,偶尔去偷

    书,晚上可以打发时间,锻炼身体呢,他开始在院子里增加了一点器材,比如单

    杆,杠铃,木人桩。都是就地取材,只要能用上的,他就给组装一起比如杠铃,

    是一根杠子,两边绑上大石头。

    3?¨3?

    木人桩就费点事,他找了一根原木,缺少加工工具,他就老规矩,去顺。自

    己亲手做这个木人桩,红姐爱屋及乌,看他整啥都新鲜,而且也不提啥异议,在

    她看来,可比自己那混蛋玩应强多了,人家这习惯,都是看书啊,锻炼身体啊,

    练武术啊,多正能量,多有正事,在看那混蛋玩应,抽烟喝酒,赌博泡妞,打架。

    最令人发指的是,根本不着家。

    哎?红姐突然自己都纳闷,怎么稀里糊涂的就拿叶南飞和那混蛋比较起来了

    呢?难道自己喜欢上着小子了?艾玛,可别的,自己比人家大好几岁呢。不过瞧

    着这小伙子心理还真是眼馋,不说长相,就这些天,跟着自己忙里忙外的,借老

    力了,忙完活吧,人家还不可哪得瑟去,就那么在家,不是捅咕捅咕这个,就是

    研究那个,这不就是自己向往已久的家的感觉么。每当他看见叶南飞认真的在做

    个什么东西,或者很投入的在练功的时候,她就不知不觉的看的有点入迷。认真

    投入的男人才是最迷人的。

    每每到这个时候,她都对那个混蛋更恨,恨他不争气,恨他心里没这个家,

    没有她。接着又想,如果自己男人是叶南飞该有多好,每想到这,她都脸一红,

    不敢往下想了。

    而叶南飞的感觉是,对红姐,首先是无比的感激,再就是对这个漂亮女人的

    尊敬,爱慕呢?只能藏在心里,人家是有老公的,自己绝对要安分,不能做过格

    的事,第一那是对不起人家,恩将仇报了么,第二不能给红姐添麻烦。

    再说了叶南飞心里还是惦记李永霞和美奈子的,这时应该是他最想她们的时

    候,那种思念,有时很吞噬人心的。有时他会望着南方的天空,心里想着,她们

    就在那片天空下,她们正干啥呢?生活的好不好?森林里雪深不深?越想心就越

    痛,会闷,所以他就给自己找很多事干,不让自己闲下来,最好晚上一躺就睡着。

    偶尔能安慰他心灵的是红姐,她对自己那贴心的照顾,还有那让人看了还想再看

    的美丽容颜。

    还有更重要的,俩人时而碰撞的眼神,这个可以说,绝对不是俩人故意的,

    俩人都是克制的,一个觉得是自己已经结了婚,而且还比人家大那么多,有点不

    敢想。一个是感觉人家已经结婚了,你再有啥不健康的想法那是禽兽不如,是恩

    将仇报。都尽量不表露出来。但这都是理性,感情这东西要是理性能控制,那就

    不是感情了。

    心理上互相都有好感,生活上又都互相照顾,只是感情压抑着,那天天生活

    在一起,偶尔还不得露出点啥?比如吃饭时候,你递给我东西,我递给你东西的

    时候,那眼神还没个碰撞啥地?肯定有,不过碰撞一下以后,马上就分开了,但

    就那一刹那,足以让人心跳,更令人心醉。俩人就这么克制而又有点甜蜜的生活

    着的时候。突发情况又出现了。啥事呢?

    不用问,人家老公家来了,挺难得啊,叶南飞住了这么久,还头次见着这

    位传说中的姐夫。事情是这样的,这天晚饭后,红姐和他刚吃完饭,本来叶南飞

    想帮红姐收拾桌子,刷刷碗筷的,但被红姐打发出来,红姐尽量不让他干这些琐

    碎的家务活,说围着锅台转的男人没出息,叶南飞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心理不

    得不感慨男权义害死人啊,连受害人自己都这么认同这个观念,一点办法都没

    有。

    刚吃完饭,也不适运动,也不适躺炕上,琢磨这是不是找眼镜侃大山去,

    正要出大门,突然一人开门走了进来,叶南飞一愣,心里话这谁啊?上人家串门

    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以为自己家呢:「您找谁啊?」叶南飞问了一句。

    那人比他还感冒似的:「找谁?这是我家,我找谁?」叶南飞一下子反应过

    来了,艾玛这是传说中的那个姐夫来了。

    叶南飞暗暗的吐了一下舌头:「啊,内个姐夫来了啊,红姐在屋里呢,呵

    呵。」

    这时候没有镜子,如果有镜子,叶南飞一定会看到自己那奴颜卑膝的嘴脸。

    他自己也特么奇怪,怎么见着人家就像矮了一头呢?心理还特愧得慌,咱也没干

    啥对不起人的事啊,这愧疚感何来呢?住人家里呢就是心虚啊,他这面又是心虚

    又想讨好的,可人家姐夫是一点没打算讨好他,也没理他,转身往正屋走去了。

    留下叶南飞尴尴尬尬的杵在那了。叶南飞一看促在院子里也不是办法啊,也

    别出去了,人家男来了,自己能不能继续呆在这都成问题了,自己屋等着

    吧。

    没一会,真的听见住屋里传来争吵声,叶南飞心里想麻烦了,果然是不出所

    料,这些天,自己心里就一直不安,其实担心的就是这事,你说自己也老大不小

    了,可不是青少年了,人家一小媳妇,不是没有老公,只是不经常在家而已。

    那不等于人家就不在乎这个家了,让家里为所欲为了,这孤男寡女飞,瓜田

    李下,好说不好听啊,放哪个爷们身上估计都难受,怎么自己家就多了个男的呢?

    叶南飞跟他照了一面,第一印象却是如传说中的,不是善茬,身高和自己差

    不多,只是更瘦,长瓜脸,眼睛一如朝族人的特点,单眼皮,小眼睛。长得却是

    不丑,不然当年不会迷住红姐。但整个人感觉给人是阴郁着,看叶南飞的眼神更

    是不善。叶南飞有种不好的感觉,怕是自己的好日子又到头了,那么红姐和他老

    公架吵的如何了呢?下次分解。

    第七十八章 尴尬的年夜饭

    这上说到,住屋里的俩口子吵起来了,叶南飞处境很尴尬,过去劝也不是,

    不劝也不是,心理琢磨着八成是因为自己的缘故。那这俩口子到底因为啥呢?确

    实有叶南飞的因素,算是导火吧。其实应该是多年积累的问题总爆发。

    就她俩这婚姻,要是没啥问题才叫不正常呢。就老朴这么对待家庭的态度,

    哪个女的受得了啊。怨气积累越来越多,感情也会慢慢变淡。本来呢因为收留叶

    南飞,红姐心理也有点发虚,不过这老朴一吵吵,反而起了反作用,让红姐有了

    逆反心理。

    老朴气哼哼的进屋,首先的氛围就不好,不是有那么句话么,人与人之间说

    话分之七十是气氛导的,分之三十才是聊天内容。气氛先是不对,接着老

    朴就质问叶南飞的事,为啥弄个男的在家。当他不存在么?

    他还真是听身边人说了才家质问的,就他那些狐朋狗友嘴里能吐出好话么,

    就拿这事嘲笑老朴呗,就老朴那脾气哪受得了这个气。么不知不觉戴绿帽子了?

    红姐事先也不是没考虑过咋解释,只不过是没想到老朴是这么个态度,直接

    来质问,本来想等他来,跟他显摆显摆,自己捡了个大便宜,能干活,能打

    架,还不要啥工钱,这事哪找去啊。

    结果让老朴这么一呛,她把这茬忘了,反而唠叨起这些年的不满,啊你就没

    钱了家拿钱,这个家你都出啥力了?你一年过几次家啊?那摊子就我一人出,

    人家华姐,谷玲都有人帮,谁帮我啊?你干啥去了?我找个帮工咋的了?你这么

    问啥意思啊?好像我偷人了?她是越说越气。

    这男女吵架,你想想,女的有先天优势的么。要是不动手,男的绝对不是对

    手,不过朝族男人打女人可不新鲜,老朴吵不过,真有上去打一顿的冲动,不过,

    人家说的也是句句实话,自己真的没对这个家,做过啥。你打人也得讲究个理直

    气壮,出师有名不是,你也没抓住人家通奸。打又下不了手,吵又吵不过,一气

    之下,摔门而去。

    叶南飞看着老朴气急败坏的走了,心理不好受啊,想去安慰一下红姐,又觉

    得不大适,觉得是不是应该打包走人啊,给红姐带来多少麻烦,要是导致人家

    婚姻破裂,那事就大了。叶南飞正考虑是不是自动收拾铺盖走人呢,红姐却已经

    从住屋走出来了。

    她可能想到叶南飞会多想,反而过来动安慰叶南飞,这让叶南飞更过意不

    去了。虽然红姐一个劲的解释,你瞧那死鬼,这多长时间才家一趟?这家能指

    的上他么?跟你没关系啊,小飞,你别多想。

    红姐打心里往外舍不得叶南飞走,相处这一段,是她从小到大从没有过的感

    觉。以前和老朴他们鬼混的时候,只是求刺激,挺热血的,但是女人么,刺激

    过后,最终求的还是一种安全感,一种恬静的生活,而恰恰是和叶南飞在一起

    有了这种感觉。

    况且红姐突然发现找到一种报复老朴的办法了,以前和他打打闹闹的,根本

    就刺激不到那家伙,似乎叶南飞的出现,终于让那家伙有了反应了。潜意识里,

    刺激了红姐的逆反心理,原来你也有在乎的啊。

    在红姐殷切的目光下,叶南飞还是决定留下来,不过晚上睡觉的时候,心理

    不得劲啊,这毕竟是人家老朴的家,虽然红姐是真心实意的留自己,但说不上明

    天老朴就来撵他走人,你还是得滚蛋。强烈的不安全感,屈辱感袭扰着他,想

    想五尺男儿,天大地大,竟无一寸立锥之地。

    要说这憋屈,人在屋檐下的感觉,这时候还不算,后面有更严重的,咋事

    呢?因为眼瞧着过年了,往年过年呢,红姐跟家里闹掰了,也不用家过年,开

    始两年,是老朴家过,后来老朴过年也不家了,红姐一气之下也不去婆婆家。

    但是今年不一样了,随着生意做的还行,红姐娘家那边有所松动,毕竟都是

    家里人么,又没有深仇大恨,关系就有点缓和,红姐期间也家几趟。

    那么今年过年,就涉及到应该娘家过年,不过也得看老朴的情况,正好年

    前这老朴又来一趟,真是挺忙啊,家里多了个爷们,他还是顾不得常家看看。

    这又来一趟,还是家要钱,这让红姐气都生不起来了,吵了一架,

    ◢???

    最后图领

    静,赶紧给他钱让他麻溜消失。不用犹豫了,不用给那死鬼面子,直接娘家过

    年。

    年前叶南飞也不认识谁,只去了四哥家串了串门,也不用买啥礼物,到野外

    打了两只兔子,两只野鸡,给他吃个新鲜,四哥很高兴,就手在家就做了,把兄

    几个叫来又是一顿喝。之后就等过年了,叶南飞是挺犯愁的,他是不想去红姐

    家过年,但红姐不忍心把他一人扔家,叶南飞是感觉,自己这算是啥身份去红姐

    家呢?但又不想红姐为难,干脆硬着头皮去吧。

    事先,红姐都给做过功课,介绍了各个家庭成员的简历,红爸红妈没啥可多

    介绍的,都是普通工人,老头倔,老妈泼辣,俩口子打了一辈子,但人家过去老

    人的婚姻就这样好,打是打,骂是骂,该过日子过日子,似乎这夫妻打架本就是

    婚姻里的一个节目,没有了反而单调了。

    老头的倔脾气注定与升职无缘,不会溜须拍马,不会看领导眼色,遇到不

    理的事还总要跟领导掰扯掰扯,就这,也就是内个年代,否则早给潜规则下岗

    了。老妈的泼辣性子,一点亏不吃,在身边人都被以,占了她便宜为名干倒,征

    服以后,大伙都怕了她的同时,也都敬而远之了。

    瞧着就是和同事,邻里处的就不那么混,不过也有个好处,那就是安排子

    女就业的时候,还是老妈出手,还别说,恶名在外,领导为了维护和平稳定局面,

    而且毕竟都是本厂职工子女么,肥水不流外人田,还真就给安排了,这就是红姐

    的大妹妹,刘红梅。

    这也是红爸红妈对红姐这么来气的原因之一,这个工作机会本应该是她的,

    进大厂子上班,这都是别人梦寐以求的,红姐却不知珍惜,还死心塌地的跟了那

    混混。

    大妹妹刘红梅进厂了,现在已经结婚,都有一个小孩了,因为有正式工作,

    对象也好找,找了同单位的男同事。双职工家庭,小日子过得叫一个红火。

    二妹妹刘红丽,没逃过下乡,至今还在乡下,没有啥门路调来。小刘

    明杰,这是二老的宝贝疙瘩,要了三个闺女之后,才得了这么一个小子,能不当

    宝似的么,这过去重男轻女可了不得。

    老辈人一直有个根深蒂固的观念,闺女再好都是给别人家养的,女孩外向,

    早晚得嫁人,而传宗接代,延续香火,接户口本的毕竟得是男娃,所以直接导致

    待遇上的巨大差异,就这四个孩子,那三闺女和这儿子比,简直都是后娘养的,

    吃的穿的都不一样。好吃好穿的都要可着儿子来,吃饭吃的都是小灶。

    虽然做足了功课,可现实往往和理论有差距。这天是年三十,红姐和叶南飞

    大包小绺的来到红姐娘家。毕竟生意不错,不差钱,又是闹了,多年别扭的娘

    家,弄得丰盛一点是应该的,让老人开心一点,自己面子上也过得去。鸡鸭鱼肉,

    样样不缺,那时候最能表达心意的就是这东西了。然后烟酒,点心。给姐们的

    礼物,老爸老妈的礼物。

    进屋以后,发现人比预想的多,二妹妹居然也来了,大妹妹一家三口也在,

    这不符规矩啊,为啥没去男方家过年呢?这一家人,他只是见过小刘明杰,

    因为他来过红姐家两次,但也没说过话,都是来去匆匆的。这小子长得不丑

    不过这俩妹妹可是看不出和红姐有什么相像之处。特别这大妹妹,甚至有点

    丑,在看红爸就明白了,这大妹和红

    ?||3

    爸长得真像啊,单眼皮小眼。蒜头鼻又略平,

    颧骨也略高。这么说吧,东北有那么句话说人长得不咋地;山东八怪的,或者奔

    楼瓦块地。

    小妹妹还行,一看长得就像她妈,不过和红姐真是没法比,叶南飞不得不感

    叹,基因的神奇,首先这对夫妻能生出红姐这么漂亮的闺女就很神奇,单看这老

    俩口长的都不出奇,但人家就是可你的优点继承了,而那俩妹妹按部就班的遗传

    继承,结果却截然不同。红爸妈对红姐家没有太多表示,不过看见叶南飞的出

    现,还是很不高兴的意思。

    大妹妹和红姐的关系似乎一般,只是不冷不热的说了声:「来了。」然后

    就接着哄孩子去了,对叶南飞更是视而不见。

    这个妹夫倒是挺热情:「哎呀大姐,你可来了,咱爸咱妈,没事就叨咕你

    啊,呵呵。」按长相来说,这小子也算一表人才,配刘红梅是绰绰有余,不过这

    小白脸子,咋看咋透着贼性,也可能是看着红姐漂亮的原因,估计心里也纳闷,

    都是一个爹妈生的的差距咋这么大捏。

    另外就是猫见了鱼的那做派,也难免,这男人见了美女淡定的不多。这不刘

    红梅瞧着自己老公那媚态,没少用眼睛挖鼓,这醋味不是一般的大。

    小妹妹倒是挺热情,马?仙侠唇佣鳎懔┗ハ辔首呕ハ嗟那榭觥D切〉艿埽?br />就跟周围一切和自己没关系似的,躺在炕上看小人书。

    红姐赶忙又头介绍叶南飞:「这是帮我卖服装的小飞,这不过年了,也

    不去家,我直接让来咱家过年了。」接着又给叶南飞介绍家里人,大伙都爱答不

    理的,这倒不能全怪她家里人,因为在他们印象里,红姐接触的人,就没啥好人,

    不是二流子就是混混。

    红妈:「哎呦,这小伙子,怎么不家过年啊?你爸妈放心么? 叶南飞早

    就和红姐商量好了:「啊,内个我爸妈都是右派,给下放了,家里就剩我一人了。」

    大伙一听,这才收起有色眼光,看来这小伙子不是跟着瞎胡混的。

    刘爸虽然脾气倔,但是人不刻薄:「过来坐吧小伙子,唉,这年头,都不容

    易。」

    刘妈:「小丽?你和你大姐做饭去,你二姐还的看孩子呢,再说了累了一老

    年了。」

    小丽一听不愿意了:「谁没累一老年?谁没累一老年?就我那活,你们任谁

    也干不了。」

    刘妈:「你那再累有屁用?不还的家里搭钱?你二姐一年挣多钱?」

    小丽:「那我大姐挣得还更多呢。」刘妈:「她再多也是个体户。」

    红姐一看眼瞧着吵起来了,赶紧拽着小丽去了厨房。

    接着听见小丽喊着:「刘明杰?下地整柴火去。」叶南飞一听:「我来,我

    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