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七十一,七十二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7日

    字数:978

    第七十一章 鼠蚁生活2

    上说到叶南飞满城市的逛,发现比以前来的时候要热闹繁华许多,和农村

    大集的感觉差不多,很多人开始琢磨干点啥,虽然政府不允许,但是生活你得过

    吧,老婆孩子等着吃饭呢,咱又不偷不抢的,可那时候啊,做点买卖那真和做贼

    差不多,不管是政府不让,还是自己的心理和周围人的眼光,自己首先就自卑,

    老不好意思了,在人前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做小买卖呢。万一碰到熟人,那可娋得

    慌,跟做啥丢人事了似的。

    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必然成长成怪物。建国后不断的一个接

    一个的运动,最后这场浩劫,直接导致国民经济崩溃,这样很多胆子大一点的不

    得自己想办法了。叶南飞不属于胆子大那一伙的,他是被逼的,虽然看见各种做

    小生意的,开始冒头,叶南飞也恍惚有个想法,是不是也可以干点啥,不过眼前

    还真顾不上。

    因为啥?因为吃住问题还没解决,住暂时住在水泥管子的涵洞里,舒不舒服

    先不说,眼瞧着一天比一天凉啊,所以说人都想有个家,最起码可以遮风挡雨,

    在外面打拼的在辛苦,到窝里可以躺下来享受那哪怕片刻的安宁。可叶南飞这

    连窝恐怕都算不上,甚至不如老鼠和蚂蚁的居住环境。

    这地界,人说多不多,说少吧,还随时都能碰到人,你出现个生面孔,马上

    就引起别人注意。白天不能出来,不能打鸟捞鱼,那吃啥?只能晚上出去偷,去

    货副食偷饼干,麻花,面包之类的,但是顿顿吃那玩应,毕竟没啥食欲,后

    来又瞄准了粮店,偷粮食。

    没有真正挨过饿,你就不会体验到食物的价值,没有挨过冻,你就不会知道

    有个温暖的小窝是多么的珍贵。

    特别是这已深秋,农民已经开始收庄稼,突然有一天降温,雨夹雪,可把叶

    南飞冻惨了,水泥涵管里生了个火堆也不管事。最后把衣服都套上,在围上军毯,

    把涵管的一头用帆布堵上,这才算熬过去。等天晴了,他把两根涵管中间用杨树

    枝档上,有点像搭鄂伦春人的帐篷,只不过没围城圆锥形,但意思一样,上面留

    有通烟的口,然后把涵管的一头堵死。

    用塑料布堵死还不行,外面在堆上苞米杆子,反正大地里多得是,扛几捆

    没

    ?最◢新?3|◢3

    人在意,另一头也用苞米秸秆堵上,只不过可以搬开,来进出,而两根涵管

    中间,木杆子搭成的部分,可以一天火不断,这样总算有了一个可以遮风挡雨,

    还算

    ?地?

    不冷的小窝了,但是不能够细想,细想一下,和耗子有啥别?白天钻涵洞

    里躲着,晚上出去偷吃的。

    不管咋说,总算可以生活下去了,白天有时不爱溜达,就在涵洞里看书消磨

    时间,晚上也不是每天都出去,是缺了才去弄。这天,他溜达到江南公园,花了

    五分钱买了门票进去了,他没有归属感,这里的一切都感觉陌生,人是陌生冷漠

    的,建筑是冰冷的,这里不属于自己,同样这里也不需要自己。

    看见很多游人,有情侣,有的是一家人带着孩子,这让叶南飞很羡慕,怎么

    自己就过不上这种普通的生活么?这么多房子,难道就没有自己的一间?难道自

    己就没有能力赚钱,只能偷?想到这里,他脑袋里出现了前段时间的想法,看见

    很多人摆小摊,是不是自己也可以,这玩应不需要户口吧,而且想到在林子里不

    就是几个人做啥买卖,卖鱼。他越想心里越亮堂,不就是打渔卖鱼么。这活咱熟

    啊。

    叶南飞有这些想法不奇怪,这整天跟耗子似的,除了偷就提心吊胆的藏起来,

    别说实现价值,什么理想之类的了,那么作为人的最基本的尊严呢?就算别人不

    在乎,自己难道不在乎么?而且实际缺钱的压力也要面对了。

    有时候你还想出来溜达溜达吧,也想进馆子吃顿饭吧,就那几十块钱,是越

    花越少。这话说来,叶南飞虽然偷,但他不是偷钱包的小偷,那技术他还是不

    会的,翻墙跃脊这活他熟,上人身上偷那活他可没练过,再说就算他会,也未必

    愿意干,那不是他追求的生活,之所以盗窃,那是为了生存。

    想到这里,叶南飞马上拿出地图来研究,既然要卖鱼,就得打渔,打渔就得

    找地方啊,按他以往的经验,两河交汇的地方,往往鱼特别多,手指沿着地图往

    上找,在船营的郊部位,有一条小河,叫饮马河,感觉这里应该不错,在郊

    比较隐蔽,距离船营比较近,可以直接去牛马行卖鱼。这事看来可办。

    地点定下来,剩下就是工具,钓具他是有,但靠钓鱼卖怕是不现实。现在需

    要的是渔,还有运输工具,不然距离牛马行2多里路,扛着鱼去?那能有啥

    运输工具呢?没别的,只有自行车。这可都是大投入,大件,自行车没有二来

    元不用惦记,渔,三的也不便宜。但是没有钱,咋办?

    还得靠偷,不然这生意没法进行了。渔好说,进商店就顺出来了,可这自

    行车还是得费点脑筋,偷商店的试了一下,特么太大,不好往出运,再说也容易

    被发现,最后决定还是偷外面的,当时的天朝,可以说是自行车王国,特别城市

    居民代步完全靠这玩应,但存放绝对不像今天这么随意,那可是占固定资产很大

    一部分,丢了损失太大,所以都很金贵。

    大体的存放位置,有仓房的放仓房里,有小院的锁院子里,住小的有车棚

    子,没车棚子的锁楼道里。自行车是很多,难度在于开锁机会太少,最后他想出

    个办法,弄根带子斜跨肩膀上,带子下端挂个勾,发现有方便动手的车,直接把

    勾挂在后架子上,这样后车轮就不用占地了,然后直接推走即可。

    叶南飞都被自己的创意惊喜到了,么太有才了。这个方法还需要一个道具,

    那就是大衣,大衣不但可以隐藏那根带子,也可以遮盖一下后车架子和轮子。就

    这样他偷到了一辆八成新的二八红旗牌自行车。接着是搬家。他在饮马河边的树

    林里找到一块地方,搭建了一个鄂伦春似的窝棚,这种窝棚的优点就在于里面可

    以生火堆。

    终于可以干起来了,第一次下水下,还是让他吃了不少苦头,因为没有船

    和木筏,只能蹚水下,这可是深秋啊,都下过雨夹雪了,那水的有多凉啊,好

    容易忍着把下了,等起的时候,下了好几次决心才下去,别说水凉,就是河

    里的淤泥,杂草等乱遭的不知什么东西,在脚底下,不是扎脚就是硌脚的也很要

    命,因为河的交汇处一般水流都很平缓,河底都是淤泥。

    罪没少遭,收货还可以,一上来,青鳞子,白鲢不少,偶尔还有点草根。

    当晚,一顿鱼宴犒劳了一下自己,一个炖鱼,一个鱼汤,还煎了不少,算是储备

    粮。第二天起早去了牛马行。别说,还真好卖,他事先考察过别的摊位的价位了,

    他的略便宜一些,没多久就被一抢而空,这要是因为,他是自己打的鱼,成本

    就是自己的力气,而人家是上的鱼。这算生意开门红么?也许吧,不过视乎太顺

    利了一点,上天好像专门跟他作对,因为他又摊上新的事了。

    第一次生意做的很顺利,说的是卖的很顺利,不过开始还是满纠结的,毕竟

    第一次,不管干啥第一次都会害羞了,紧张,难为情,好像所有人都看你笑话似

    的,虽然那时摆小摊肯定被歧视的,不过别夸张,其实更多的是对你的无视,城

    市里比乡村就是这样好,你咋样,很少有人会关心,那管你古怪一点,别太夸张,

    别人也只是看一下,不会引起什么轰动,当然这里说的是公共场所,你不能跑人

    小里,古古怪怪的,那样的话肯定一帮大妈要收拾你的。

    不但各种难为情,称也不会称了,后来要的人越来越多,更让他手忙脚乱,

    忙活起来以后就缓解了那种难为情。卖得好,让叶南飞信心倍增,终于找到了一

    条生存之路,来之后,为了克服冰凉的河水,特意去弄了一条水叉,就是一种

    靴子,做成背带裤子的款式,可以穿着下水,一直可以到水深到胸的位置。

    就这样,第一天打渔第二天卖,偶尔累了就休息一天,叶南飞可不是那种挣

    钱不要命的人,他的特点是容易满足,不会因为什么挣钱或者工作之类的弄得生

    活质量太差,当然他现在也没法再差了,但他还是想保留一点休闲,看书的时间。

    本打算生活就这么过着,你也不太可能有什么长远打算,你想打算挣钱买个

    房么?对不起,那时候都是单位分房,换句话说,就是你得有单位或者某级政府

    管着你,才有可能解决你的住房问题,这不是钱的事,就他这身份,租房都租不

    到。那自己能不能够盖一个?不用想,除非你还是去森山老林估计没人管你,在

    这郊,绝对的非法建筑。那多赚钱,开个水产商店吧,对不起,不允许私人做

    生意呢,你摆摊都违法。

    所以说你想有点理想都不可能,别说理想了,目标都没有,只能苟且的活着,

    多卖鱼,多打鱼,在多卖。这不刚说摆摊违法么,这些天卖鱼可是没少担惊受怕,

    因为不断的有干部们来抓,牛马行是乌拉市的老商业,可以说自从有乌拉市,

    就有这条街,一直是经济中心。解放前,这里都是各种私人买卖,街道两旁商店

    林立,各种生意都有。

    建国后,这里的买卖就都充公了,成了国营企业,现在叶南飞他们这种小商

    小贩的也都想借这块商业宝地,说白了,就这人多啊,你做生意不就得有人气么,

    你跑胡同里卖去,可得有人买啊。叶南飞把做生意和钓鱼好有一比,钓鱼你就必

    须得选好地点。不能选急水流,得选水流平缓的转窝的地方,也不能整个水面都

    平缓,那样鱼就太分散了。

    最好是距离急水流不远的转窝平缓地带,是最佳钓鱼地。急水流的地方鱼光

    顾着赶路了,有空看你的鱼饵么。要都是平缓水面,多得是吃的玩的,你这鱼饵

    怕是也很难被关注。所以做买卖也差不多。是啊,都知道这地方买卖好做,就都

    跑这凑热闹,弄得市面乱糟糟的一点不规范,看着闹心,所以领导们必须得管,

    必须得治理。

    手段无外乎是撵走,抓,抢东西,叶南飞见过一次狠的,有一干部,猛的从

    胡同里溜出来,手里拎着瓶子,边走便往路边小摊上撒,估计是汽油,后面跟着

    一人用火机点火。

    那家被烧的,有的老娘们坐地上就哭啊。时间长了,大伙就跟他们打游击,

    摆摊的东西绝对不能多,不管你是铺地上,还是有摊床的,必须有风吹草动,能

    立马拎起来,或者抱着就跑。叶南飞也是跟着打游击,只要听见有人喊,李大虎

    来了(抓捕商贩的队长),大伙就一呼啦的四散而逃。这个其实不算啥,反正大

    伙都这样,你也别逞英雄想跟人家对着干,你也干不过,都说怕流氓,但人家是

    有执照的流氓,你说可怕不。

    可恶的是,这天他打渔来,距离很远就看见窝棚附近有人,而且是几个人,

    叶南飞本能的藏起来偷瞧着,一个大妈,还有三个男的,瞧那几个男的应该是公

    家人,不然没那么理直气壮的。竟然把他的窝棚拆了,几个人又在哪晃了一阵,

    不说些啥,然后就走了。好在他之前就怕白天有人来,就把要的东西,那背包

    藏在了树上,窝棚里只有点锅碗瓢盆之类的。可自行车也在,怕是又充公了。

    等他们走远,叶南飞去一看,一片狼藉,这让叶南飞很崩溃,内心生出一

    股子恨来,我这招你们还是惹你们了?怎么连个窝棚都不让住?你们都有像样的

    房子住。看官们别不信,别说那时候,就是现在,你随便盖个棚子试试,看看那

    有没有人收拾你,天朝自建国以后,他就不允许你乱走,乱住,乱建,以至于外

    国人来了都很奇怪,怎么你们中国就没有穷人么?

    有没有不知道,只不过真没有外国那种棚户,要原因是他不让你建。至

    于你有没有地方住,那不归他们管,据说有个城市连桥下都不让住,为了防止住

    人特意堆了许多圆锥体的水泥柱,怕供热管道住人就把盖子用水泥抹死,至于你

    咋办?那谁管啊,原来你住哪了?叶南飞找了一下,窝棚拆了,其他东西还好没

    破坏,自行车也在,瞧着这帮人的意思,应该只是撵他走。

    那大妈,不用说,肯定是附近的治安积极分子,那几个男的不是派出所,就

    是街道的干部。从这以后他算坐下病了,一见着大妈就反感,也难怪他反感,视

    乎这女的上了岁数,对别人的事比自己个的事都有热情,整天跟打了鸡血似的,

    看着这个,监视那个。

    没办法,惹不起还躲不起么,在牛逼的人也不敢和当局对着干啊,再说叶南

    飞也不是牛逼的人,这些年他都是在躲避着。这事本来就够他窝火沮丧的了,第

    二天卖鱼又碰到窝火事了。咋事呢?原来他又在上游找了块地方,距离周边居

    住都够远的了,属于河流泛洪,也就是年年洪水都经过的地方,所以树木荒

    草杂生,这算惹不着谁了吧。

    第二天照样起早去了市场。把塑料布铺地上,把鱼往上一摆,大个的一根根

    摆好,小的青鳞子和白票子堆一小堆。这会还挺早,很多岁数大的人早就起来了,

    这两年已经习惯早起来这黑市买东西,不但价格实惠,东西也全,服务态度也好,

    不像国营的副食店,不但东西品种少,质量差,还都绷着张臭脸,好像都欠他们

    钱似的。这段时间也是他们小摊比较消停的时段,等八九点钟以后,就要随时注

    意有没有纠察的了。

    一早上卖的还行,差不多出去一半了,看这样子一上午都能处理了。这也缓

    解了他郁闷的心情,不过他正摆弄几条鱼的时候,感觉有俩人站在他摊前了,叶

    南飞以为买鱼的顾客,因为虽然八点多了,但那些政府公务员不可能这么早来的。

    于是头也不抬的说:「大鱼2毛一斤,青鳞子白票子一毛。」不过发现不大对劲,

    这俩人咋没反应呢?要是不想买的,问完就走了,想买的一定搭腔的。

    抬头一看,第一感觉,肯定不是顾客,咋说呢?一看就不是好人,一个家伙

    长得挺壮,剃着平头,一脸横肉,给人的面相就是那种特恶,特横的人,一脸横

    肉,而且正用很凶的眼神看着他,另一个正好和他相反,比他小一圈,长得尖嘴

    猴腮的,一脸得瑟的看着叶南飞。虽然长得不招人待见,但看穿着,都是一水的

    军装绿,条件应该不错。叶南飞明白了,这是碰着地痞了。

    地痞流氓自古都有,发达国家有黑色会,乱世就成了土匪,绿林好汉,在不

    同的会,有不同形式的存在,名称也不同,其实质是一样的。和平年代就靠好

    勇斗狠,耍横玩命,掌控政府掌控不到的地方,乱世他们的黄金时间就来了,小

    了可以称霸一方,大了可以逐鹿天下,在天朝本来建国后,不是被剿灭了就是招

    安了,一时天下清平,硬是消灭了世界上从来没有消失过的黄赌毒。

    但不管你手段多么凌厉,多么有效,反人性的东西必然长久不了,黄赌毒虽

    然不是好东西,不过人性就有黑暗面,所以世界上就必然有黑暗的东西,你是消

    除不了的,当政策略归正常以后,这些东西就慢慢抬头了。叶南飞在县城那时

    候,这种性子的人都忙着武斗,那比黑会火拼还猛,相当于战争了,很多地方

    武器都用上了,据说广西都出现吃人现象,就是两个不同派别之间武斗,抓住俘

    虏就给杀了,心肝肺挖出来炒了吃。相当恐怖。

    他到市里,那运动的年代已过去,那么人群中的这些暴力型,犯罪型的人,

    又没地施展了,于是就以地痞流氓的形式出现了,这应该是比较原始的,可以叫

    古典流氓时期。这个时期的流氓有个特点,那就是不以金钱利益为目的.

    Ъ.ηê

    ,而混的

    是面子,拔份,讲究的是谁说话办事好使,有力度。那么这俩明显是地痞流氓的

    人,找叶南飞干嘛呢?

    目的很简单,第一叶南飞是生面孔,而来了以后,没和他们打招呼,他们感

    觉没面子。第二,这市场上也有认识的或者是哥们,也做鱼生意,让叶南飞的摊

    子影响了。第三,古典流氓时期,人既然不已金钱利益为目的,他们就会有别的

    发泄口,比如欺负个人,看着被欺负的人如何痛苦挣扎,如何摇尾乞怜,如何恐

    惧害怕,这都是一种享受,会给施暴人带来快感和成就感,这种心理是人性里很

    原始的一面。

    比如小孩经常会以虐待小动物为乐,说大了,其实也是一种权力的体现,因

    为这时就可以掌控你,想让你痛苦,想让你舒坦,都可以。这三点碰到一起,他

    们找上叶南飞就不稀奇了。不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你们还能把我们流氓当事

    么?

    这叶南飞一抬头,那瘦猴子:「哎,小子,谁让你在这卖的?还特么瞎卖?

    问过俺们了么?」叶南飞经过昨天的事,本来就有点窝火,今天这明显又被人欺

    负,心里不免火起:「你们是干部?还是这地你家的?」这两下说话可都夹抢带

    炮的,火药味很浓。瘦猴子:「哎我草,挺狂啊?

    第七十二章绝地反击

    上说到,叶南飞被俩流氓欺负,双方正在对峙,要是平时,叶南飞一般也

    就忍一忍过去了,大不了换个地方在卖,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叶南飞还是比较了

    解这种人的性子的,大多数人不是因为流氓多厉害而害怕,而是惹上他们就没完

    没了,啥手段都上。可今天不太一样,叶南飞有种被逼进绝处的感觉,住的地方

    被拆,提心吊胆的卖点鱼还不让,还让不让人活了?

    要是公家人来撵也就算了,咱惹不起,你说这帮臭流氓也来欺负,尼玛的不

    敢和官家对着干,还不敢和你们对着干?这瘦猴还想抢白几句:「你特么哪的啊?

    省机械牛马行这片都是四哥的,知道不?」瞧着这瘦子是动嘴的,叶南飞:「谁

    规定是四哥家的?现在是会义知道不?都是国家的。」和叶南飞玩理论,流

    氓还真不是个,不过那一脸横肉的可不是玩嘴皮子的,按东北那句话讲,能伸手

    就别吵吵,流氓么,还是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

    没等他俩说完,那横肉就伸手过来抓叶南飞的领子来了,这俩流氓也挺郁闷,

    以往,只要横肉往这一站,事基本就颓了,强挺着的也不敢较硬了,可今天这

    小子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弄到伸手的地步。按他俩的眼光看,这小子应该好欺

    负的。可接下来就更让他俩大呼看走眼了。

    咋事呢?那横肉伸手抓叶南飞的领子,可是没等他抓着,手腕子已经被叶

    南飞抓着了,本来那家伙就一双死鱼眼睛瞪着,这俩下一较劲他的眼睛更瞪着了,

    因为没想到瞧着挺秀气的小青年,手劲这么大。俩人僵持上了,那横肉长得比叶

    南飞高,而且很壮,叶南飞75,穿上棉衣以后,里面肌肉显现不出来。因为

    要起早赶路,而且晚上住的是窝棚,他早就弄了套军用棉衣穿上。外面套了一条

    蓝裤子,灰色中山装,因为来倒腾鱼,衣服已经造的挺脏,他也懒着洗,就当

    工作服了。头发经过这么久,又长了。

    那横肉越来越吃力,脸憋的通红,而叶南飞还没用全力,不过这种没技术含

    量的死拼蛮力是叶南飞不屑的,这要让师傅看见,非削他一棒子不可,白教了。

    叶南飞猛的一撤力,横肉一下子往一边载了过来,叶南飞直接脚上去顺着加了一

    把劲,那家伙腾腾的踉跄出去几步,仗着块头大,没倒。这下子把那瘦猴子看傻

    眼了,不怪这小子牛逼,果然有牛逼的资本。

    那横肉哪里吃过这亏,等转过身,恼羞成怒了,叶南飞反而轻松了,真正的

    格斗就是怕你不情绪失控,情绪失控以后各种判断都容易失误,而这愤怒的状态,

    只能吓唬普通老实人,对于叶南飞这种行家来说,意味着,对方不是什么高手,

    失败是必然的。既然是个低端对手,咱就来个痛快点的,别那么多顾忌,那横肉

    怒火冲天的冲了过来,而叶南飞也不讲究什么方法了,来个硬碰硬,以暴制暴,

    不为别的,就为撒这两天憋的气。

    按说叶南飞长得也算挺高了,看着也比一般人要壮,可和横肉比起来,还是

    纤细了些,这俩人往一块冲,此时周围已经围了很多看热闹的,天朝姓最喜欢

    围观看热闹,不信现在你跑大街上就站

    ?¨

    那往天上看,不一会就会很多人跟着你一

    块看。特别是哪个物质和精神都特别匮乏的年代,这有点热闹可是难得一遇的娱

    乐,不过看这俩人往一块冲,都替叶南飞捏了一把汗,那横肉那么大块头,还不

    把叶南飞撞散架子了?

    不过又让大伙大跌眼镜了,别看俩人似乎往一块冲,别在,叶南飞是有目

    的有目标的,横肉是愤怒的瞎冲,结果是,横肉不可能打着叶南飞,而叶南飞却

    腾身一个飞膝,膝盖正好撞在横肉的前胸,这是硬碰硬,本来一膝盖下去的力量

    就很大,再加上俩下的冲力,要是一般块头,这一膝盖人就飞出去了,或者倒后

    面了,不过他的块头大,没往后倒,但是因为这一膝盖的阻力,他也不往前了,

    就那么站在那了。

    他想接着动手打,不过感觉胸口发闷,疼。使不上力了,不管能不能使上力,

    他都没有还手的机会了,因为就在这短暂的站着这一刻,叶南飞又同时攻击了他

    几个地方,要是头部和脖子,接着叶南飞一转身绕道他身后,转身时候一就手

    一肘击在他的后脑勺,这下横肉,踉跄了一下子,到地了,晕了。

    叶南飞这心中邪火发泄出来,舒爽多了,刚才打那横肉,真是痛快,他边活

    动手腕,边向那瘦猴子走过去:「轮到你了,打不打?」那瘦猴嘴巴张挺大的愣

    在那,似乎还没搞清状况,看叶南飞过来了,本来下意识的想跑,不过又想起哥

    们还在那躺着呢,有点惊恐的看着叶南飞,并绕着向那横肉走过去。那横肉应该

    是醒过来了,不过窝在那起不来,瞧着可能伤的不轻。

    那瘦子费了挺大劲,才把他扶起来,那横肉倒是挺硬气,扶着瘦猴,慢慢的

    走,走出没多远,那瘦子还头放狠话:「有能耐你等着。」叶南飞一听就事往

    前撵,那瘦猴赶忙扶着横肉快走了几步,叶南飞虽然不耻这俩人,不过第一挺佩

    服横肉的硬气,因为他看见他是强忍着疼,他那头上冷汗直冒呢。而瘦猴竟然没

    有扔下哥们自己跑,这也挺让人佩服。

    这时围观的很多人都劝叶南飞赶紧走吧,这些人你惹不起的,一会肯定来一

    帮,你在能打也双拳难敌四手,叶南飞倒不这么认为,

    点'^b点^

    他感觉今天得弄出个头尾,

    不然以后他们还得来找麻烦,自己还能不能在这卖鱼了?跑?往哪跑啊?自己已

    经是无处可去了。他劝大伙散了吧,他也思,怕是一会还得来找麻烦的,于是

    去把自行车后架上绑着的两根短棒解下来。这两根短棍,不是他带着防身的,而

    是绑装鱼袋子用的,省着老刮着轱辘。

    他正解绳子的时候,走过来一女的,叶南飞也没在意,也没抬头,就听那女

    的说:「小兄,你傻呀,赶紧走吧,刚才你打的是土匪他们,在船营这片还没

    人敢惹,一会肯定的找老多人了,赶紧走吧。」本来叶南飞已经被刚才过于热情

    的围观群众唠叨的心烦了,所以对这位好心妇女有点不耐烦:「大姐,我还能往

    哪跑?这么些年我就是跑来跑去,躲来躲去,今天我不想在跑,在躲了」他边说

    边抬起头,顿时有点愣住了。

    为啥?因为眼前的不是普通妇女,是一位美女,年纪应该比叶南飞大,瞧着

    有点少妇的感觉,说是美女,这里得解释一下,也许不同的人审美观不同,对美

    的尺度和标准也不一样,很多人一听美女,脑子里可能显现的就是什么瓜子脸,

    杏眼,什么樱桃小口之类的,其实不一定,每种类型里都有可能出美女,就像人

    种一样,就天朝人民普遍歧视的黑人中也有美女。要还是看各个器官的搭配效

    果。

    叶南飞眼前这位美女,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她长了个团脸,这么说吧,比如

    四川人普遍的特点是啥呢?这里不是地域歧视啊,就说一个地的人一些比较突

    出的特点,那就是哪都圆,圆脸,眼睛圆,鼻子圆,身材白胖,也有圆润的意思,

    而眼前这位美女就是这个特点,只不过眼镜略大,而且眼神比较凌厉,给人的感

    觉应该挺厉害,泼辣。

    其实圆,并不是美女应该具备的条件,但是奇怪了,在这位美女的身上出现

    了神奇的效果,给人的感觉就是美而且是特耐看的那种。原来这女的也是摆小摊

    的,只不过卖的是服装,事一出她就围观来着,她也被叶南飞那种面对暴力的从

    容和凌厉的身手给镇住了。她作为当地人,而且一直在这市场上混,当然认识刚

    才那俩地痞,那横肉外号土匪,在牛马行就是一霸,那瘦猴子和他形影不离,一

    肚子坏水,专门出馊意,具体干就是那土匪干。

    今天竟然被叶南飞轻松收拾了,让这女的不得不另眼相看,但她知道土匪他

    们肯定不会算完的,一会肯定找一帮人来报复,瞧着这小兄还不知害怕和凶险,

    就过来劝一劝。没想到这小子还不领情,说话一点不客气,如果说刚才那叫勇敢,

    叫霸气,那你不知高低,好坏,那就是愣头青,傻小子了,就不值得人同情。

    叶南飞看清是美女以后,态度立马变了,要不说男人贱啊。这要是换个大婶

    之类的,他不带转变这么快的:「啊,,,,,,啊,大姐,没事,我到是想会

    会他们,不然这块就呆不下去了。」那女的:「哎,你看你这小子,咋就不知好

    赖呢。」正说着,真的有一帮人手里都拿着家伙冲过来了。还就是那瘦猴领着来

    的:「就内小子,就他把土匪打那样的,削他。」

    这帮家伙瞧着有十多个二十来人,手里有拿钢管的,片刀的,链锁,木棍,

    各种武器。认准是叶南飞后,根本不打招呼,轮着家伙就都扑过来了,那女的还

    在催促叶南飞快跑,叶南飞还是那么从容:「大姐,您先靠边躲躲,看我的」说

    着耍了两下短棒,不退,反而迎了上去,要说叶南飞心理就那么有底?他就这么

    有把握打十多人?

    确实有底,因为他刚跟那土匪交过手,由此可知这帮人就是一帮乌之众,

    瞧着人多气势足,其实一点章法没有,看他们冲过来的阵势也看得出来,所以说,

    抓住他们的弱点,应该比单打独斗还要好对付,要说这一帮人也有两种可能对付

    得了叶南飞,那就是要么齐心协力,互相协调,有攻有守,那叶南飞就麻烦了,

    比如军队打仗,那是不要求每个士兵的素质都是武林高手,要的是组织性和纪律

    性,讲究的是协同一致,战斗力就发挥到极致了。

    另一种可能就是这些人都是练家子,那叶南飞的麻烦也来了,可惜,这帮地

    痞不可能是这两种情况,所以叶南飞挺有底,他的策略很简单,用走桩的步法,

    利用八卦掌的游字,游走在这帮家伙之间,利用最短的时间各个击破,具体打法,

    还是能省力必须省力,情绪和心的控制,一定要放松,冷静,否则暴躁,紧张,

    恐惧都将消耗和消散力量。必须控制力量的理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