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六十九,七十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6日

    字数:6295

    第六十九章 天大地大何处是我家

    咱上说到,叶南飞和田秋兰一路奔放,完全放纵了本性,有末日狂欢的意

    思。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心情也跟着越迷茫,不知如何面对,而送田秋兰家

    这个短期目标即将完成,那么之后还干嘛呢?沉重啊,天色已晚,街上行人越来

    越少,那时候基本没有夜生活,虽不像农村一样天一黑就上炕困觉造小人,可也

    差不了多少。

    俩人趁黑摸到了田秋兰家楼下,叶南飞的意思既然已经把她送到家,任务已

    经完成,没自己啥事了,是该分手的时候了,而田秋兰想让叶南飞上楼,虽然她

    也不知道上楼之后还能有啥改变,不过至少是个缓解吧,至少得让爸妈见一见两

    次救了自己的人吧。叶南飞对自己的现状认识还是挺清晰的,一个没有未来和前

    途的人,没有地位,没有价值,这样的人,就算是救了人家又会如何?见了她家

    人也是徒增尴尬。

    但拗不过田秋兰,她搂着他,扎在他怀里不撒手,又是恳求又是哭闹的,叶

    南飞没办法,跟着她上了楼,房门一开,首先看见的是一位阿姨,面色挺憔悴,

    一看是自己女儿来了,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激动手也哆嗦,嘴也哆嗦,田

    秋兰也挺激动,俩人话还没说出来就抱在一起哭上了,屋里有男声问孩她妈,谁

    啊?

    田秋兰她妈才想起还没进屋呢,赶忙把她拽进屋,一边说:「孩他爹,你看

    看谁来了。」叶南飞也跟着进了屋里。这是一户两室带个小厅的房子,瞧着能

    有5多平,两个卧室同时门都开了,东边屋出来一位大叔,一看就是老实巴交

    的工人形象,另一个屋出来一个十多岁的男孩,长的挺白净,有点害羞,看着他

    们没说话。

    而那大叔却激动的不行,只不过女儿大了,总不能像当妈的似的抱在一起哭,:

    「秋兰啊,来就好,来就好。」田秋兰也激动的叫着:「爸。」一家人激动

    了半天,才发现后面还站着一人,就都表情怪怪的看着叶南飞,这怎么就带着大

    男人来了。田秋兰马上解释,这是救了我两次的恩人。不过前后事情,并不能

    一时半会说的清楚,而且瞧着俩人穿着都是灰头土脸的,表情又暧昧,所以人家

    对叶南飞的态度并没有改变多少。只能是那种强挤出来的客气。

    之后家里人让她俩赶紧放下东西,收拾收拾,家里在准备点饭,叶南飞的背

    包还背着,但是弓箭太显眼,让他包好了埋在野外。叶南飞洗漱完之后被让到东

    屋,而其他人都屋里屋外的忙活着做饭,边忙活边互相介绍着情况,原来家里也

    没捞着消停,已经来好几拨人调查,弄得家里人整天提心吊胆。大家既有见面的

    喜悦,也有对未来的担心,那些人肯定还得来,不能算完,而又不能看着自己闺

    女让人抓走吧。而且还带一个男的,这更有难度了,一个姑娘都不知道咋安排。

    吃饭的时候,叶南飞更不自在了,她老爸瞧着平时也不是话多的人,再加上

    心里焦虑,和叶南飞也没啥话聊,只能问一些叶南飞比较难答的问题,比如家

    里都有谁啊,干啥的啊。同时她老妈还不断送来审视的目光,只有那男孩态度还

    行,而田秋兰不断的阻止她爸问这问那的,这顿饭吃的是如坐针毡,如芒在背。

    可又不好提前吃完。

    好不容易熬到饭后,田秋兰安排他去西屋和自己一起睡,然后自己和老

    妈,老爸去了东屋,这顿紧张的晚饭,让叶南飞一点困意没有,她倒是很老

    实,自己不知道翻着什么小人书,偶尔偷眼看看叶南飞。叶南飞扫视了一下,和

    东屋差不多,很简单的家具,在那个年代,还算不错了。他正无聊的看这看那,

    东屋却传来类似争吵的声音,虽然尽量压的很低,不过还是时断时续的听到一点。

    叶南飞想到的是,八成是因为他的原因,唉,他理解,自己救了田秋兰又如

    何,现在自己却是人家大大的难题,况且还有可能影响人家闺女的声誉,瞧着田

    秋兰的意思,八成是想把自己留下,但是叶南飞知道,这不可能,他没有乌拉市

    的户口,没法生存,又怎么养家呢,养不了家,田秋兰怎么办?叶南飞想到这里,

    感觉自己不能再呆下去,这个家已经够难的了,不能再添懊糟。

    他向她要了一根笔,给田秋兰留下了一封信,因为时间紧,他没多写,

    只是告诉田秋兰,赶紧安排自己的事,那些人随时可能来,不要顾虑他,因为都

    清楚,他不可能留下来,谁也没有能力安排得了这件事,然后让她放心,要相信

    他的生存能力,别忘了森林里都能活的好好的。如果有缘,以后再见。

    他把信交给了她,然后贿赂他,给了他一把自己在林子里亲手打的小刀。

    嘱咐他等一个小时后在把信交给他姐姐,自己现在就走,千万别声张。就这样,

    叶南飞带着自己的背包,悄悄的出了她家门,迅速的消失在黑暗中。

    叶南飞出走,他并没有埋怨谁,他留下来,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只能给人家

    难堪,让田秋兰难做,至于田秋兰知道叶南飞走了以后是何反应,咱们以后再表

    吧,也许是难过,也有可能有一点轻松,不然她自己都无法面对,放任叶南飞走,

    自己无法原谅自己,留下他,又没有能力安排。咱还是花开两朵先表叶南飞,有

    缘的话他们还会再见,毕竟叶南飞还没打算离开这座城市。

    叶南飞是如何打算的呢?应该说没法打算,在漫漫黑夜中,漫无目的的走着,

    不过他明白尽量往郊走,大半夜的他这么在街上闲逛,很容易被抓,送进收容

    所。他和田秋兰来的时候注意到城乡结部有一片空地上堆放着不少水泥管子,

    暂时去那,既不引人注意,也能休息。他边走边想,自己无外乎有四条路可走。

    第一条;森林找师父去,这时候有可能民兵们还会去查,不过可以换个

    地方接着生活,但是会有什么结果呢?李永霞会和自己结婚?但是俩个家庭的障

    碍如何逾越?再说李永霞和自己在森林里当野人,这样真的对她好么?那么和美

    奈子结婚?可是美奈子一直向往外面的世界,能和自己一直守在森林里么,如果

    她联系上加山,他们可以到日本,这样的结局是不是更好呢?

    而尹令伊,现在有张默在追求,如果自己不参,他俩肯定能成,然后可以

    把师父接出林子,这样的结果是不是更好?李永红不用考虑,她可以在屯子里找

    个好人家。这样看来,自己不去,也许对她们几个更好,况且森林里也不在宁

    静,已经暴露在人们的视线里,那里不在安全。

    第二条路;蒙江县,找老爸,老妈去。可是这条路走得通么?恐怕还是给

    老爸老妈出难题吧。第三条路;自己在进深山,找另一处深山老林,另起炉灶,

    这条路如果被逼无奈之下,也不是不可以走,不过想起那深山中的孤寂,叶南飞

    未免有些后背发凉,特别是经历了师父爷孙俩,加上那些伙伴以后,恐怕那种寂

    寞,孤单,思念,未必是自己承受得起的。

    别看第一次丛林生存挺成功,那要是开始有二叔的支持,否则自己孤身一

    人,要工具没工具,要啥没啥,怎么能在森林里站住脚。看来这条路不到万不得

    已,还是不愿走。第四条路;就暂时在这城里,看看能不能生存下来,虽然不可

    能找到啥工作,但是叶南飞心里还是有点谱的,这么多年,供销快成自己的物

    资仓库了,缺啥了就去取,反正每次也不多弄,神不知鬼不觉的。

    这城里的供销咋也比农村的多吧,肯定更丰富,更齐全。至少有这个底线,

    自己是饿不死的,心里有底多了么,城市里人多,虽然人多麻烦也多,但人就是

    群居动物,都聚在一起的时候吧,就开始斗来斗去,真的把你一人扔在无人让

    你生存,你又受不了。

    想着走着,来到了那堆水泥管子前,这时已是初秋了,半夜有点凉,找了一

    个靠里面隐蔽一点的管子,先睡一觉再说,这种水泥管是过去非干道,或者乡

    间公路当桥梁用。直径一般一米到一米半。他手头只有军毯可用,睡到早上的时

    候,因为水泥管前后都是敞开的,反而有过堂风,叶南飞被冻醒了。这一觉睡的

    很累,一点不解乏。

    醒了之后首先面对的问题,早饭没着落,带的鱼干肉松,还有苞米面早就没

    了。观察一下四周,虽然这里是城乡结部,但是也时而有人出现,或者路过,

    或者在远处不知道干些什么。人一多了,就干什么的都有了,有的可能是锻炼身

    体,有的可能是起早谋生活,谁知道呢。这就让叶南飞为难了,自己一个陌生人

    猛的出现不知道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所以尽量得和周边的人穿着,行为差不多,他把包先藏了起来,只带了弹弓,

    和匕首出去了,他想找树林,打点鸟,做个早饭,可这城边上,除了麻雀,别的

    鸟类不多,偶尔的乌鸦,喜鹊。那玩应估计不能好吃了。在尽量躲避居住和人

    的情况下,他倒是打了十多只,但是咋做?这大白天的也不能生火啊,一冒烟肯

    定会引起周边人的注意。这可苦了他了。

    于是又偷摸的摸水泥管,饥肠辘辘的好容易熬到下午,本想带着背包,

    去树林子里,弄个埋灶,咋也得弄口吃的啊,但远处,近处的总是人不断,你要

    是背个大包在路上走,马上会被关注,那时候基本没人出门,一个地方都是熟人,

    猛的出现一生人,或者行为举止怪异的马上会引起注意。那真叫一个路不拾遗夜

    不闭户啊,坏人想干点坏事都难。,那么叶南飞如何解决面对的这些难题的呢?

    且听下分解。

    第七十章 鼠蚁生活

    上说到叶南飞在水泥管子里饿的头昏脑涨,但又没有办法,下午实在是呆

    的难受,哪管有张报纸看看,也好打发时间啊,可啥都没有,只能坐那发呆,睡

    觉也睡不着,饿的难受。最后还是感觉出去溜达溜达,时间还好过一点。城乡结

    部,居住的没那么密集了,有大片大片的农田,有的种菜有的种庄稼。

    在道上不紧不慢的走着,偶尔看见白菜地,萝卜地,这可以弄去一些啊。

    苞米吃不了了,都快秋收了,长成了,总不能煮苞米豆吃吧,不过大豆熬汤可以

    放一点的,他这会饿的满脑子都是各种东西如何吃。正走着,竟然发现一小片地

    瓜地,可惜地瓜已经起完了。

    看周围没人,走进地里,翻找着,可人家起的真干净啊,恨不得地瓜秧子都

    拿家去了,找了半天,就找到两小块手指头粗的,擦一擦就扔嘴里,也顾不得干

    净不干净了。然后又找小溪,或者地头村边有没有树林,第一是隐蔽一点,第二

    可以在打一点鸟之类的,感觉晚饭肯定要多预备,自己恨不得要吃下一头牛了。

    他被困这一天,心里相当不爽,下定决心,今晚上一定要来个大行动,第一

    摸清周边环境,第二备粮备荒啊,总这么挨饿还了得么,那还不如进大林子了。

    接下来忍着饥饿感,又打了些鸟,在小溪边清理干净,河里倒是有些小鱼,可惜

    只有钓具,没有之类的,捞不上来。

    终于熬到天黑,他往赶的时候,顺便拔了一颗萝卜和一颗白菜,撸了一口

    袋豆荚,顺便又捡了点柴和。迫不及待的生了火,在一根水泥管子里生的,饭盒

    吊好以后,什么白菜,萝卜都大体切了一下扔里,豆子直接扒出豆粒也扔里,剩

    下就是麻雀肉,在放点盐,其他作料真没了,开炖。

    他是边看着火边咽口水啊,瞧着刚才的程序,这菜不带好吃的,不过分对谁

    来说,对于一个饥饿的人来说,这个时候食物就是美味。他是连汤带肉的造了一

    饭盒,终于舒坦点了。下一步,为了避免第二天再陷入食物危机,必须采取行动,

    第一目标新华书店或者图书馆,第二目标货商店。

    第一目标新华书店的原因是,必须先弄到乌拉市的地图,这样做起事来事

    半功倍。不了解所处的环境,会没有安全感,更没有掌控感。顺便弄几本书,否

    则白天难过难熬啊。去货商店不用解释,先储备点食物再说。不过出师不利,

    新华书店没找到,商店还是找到了,这不需要地图也约摸个差不多,哪的建筑密

    集,有楼房,基本属于商业中心。

    因为地形环境不熟,虽然找到了商店,但不得其门而入,面对大街的一面窗

    户和门都被折叠的铁拉门罩着,对着大街,都是路灯,你堂而皇之的开锁?这里

    可不像乡下,一到晚上就没人出来,这里谁知道哪个大爷大妈的睡不着出来溜达,

    就抓你现行。这是三层楼房,当时绝对算江北的标志性建筑了。

    城市里用地比较紧张,市中心很少有带大院子的,货商店也一样,前面三

    层楼是营业楼,后面也盖起一栋三层楼,算是办公仓库之类的,俩栋楼之间算是

    一个院子,不大,比马路宽不多少。一面是两栋楼直接连体了,一面留着大门,

    门边有个门房。

    如果翻墙,院子里就那么大,全在门卫的视线里,想干点啥,难。不如从后

    楼爬上去,从顶楼进入,要说翻墙早就轻

    地3?

    车熟路,但攀爬楼房还头一次,不过他

    还是有信心的,因为各种树他都爬过,要是要求臂力,身体平衡感,手的握力

    和抓力,身体的协调性,灵活性,这些叶南飞都有。

    虽然具备了这些素质,但攀爬时还是很艰难,可以抓靠的地方太少,有时全

    靠一只手吊起整个身体,这相当有难度的,叶南飞没少这么锻炼过,比如

    地??

    做单杆,

    一个手做引体向上,但那是有整根杠子横在那让你握住啊,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支

    撑不住掉下来。

    上到顶楼以后,有小门可以通往楼下,但进了楼里还是抓瞎,不像在供销,

    白天都逛过,哪里有

    '点b^点'

    啥都门清,而这两眼一抹黑,只能碰大运了,别的先别多想,

    首先是食物。最后从后楼一直摸到了前楼

    ?地◢

    ,好不容易找到副食,半宿都过去了,

    别的先留在下一次吧,这次攻食物。

    什么饼干,面包,蛋糕,香肠,反正见着能吃的,一样拿点,还是以往的原

    则,不能贪,少拿,这样还有下一次。最后摸到文具书籍,还真找到一本地图

    册。临走又找了两套衣服,直接都塞一旅行袋里,趁着夜色出了货商店。一路

    走在暗处,避着人,到了水泥管堆。

    第二天一直睡到日上三竿,起来后整理下东西,吃了点麻花算是早饭,其他

    东西打包好隐藏起来,换上新衣服,打算去市里逛一逛,摸摸情况。

    身上揣着些钱,都是在林子里打鱼分的,也没多少,几十元而已。他尽量打

    扮的接近周边的人,可是还不行,头发长啊,得先找个理发店,剃一下。有的看

    官可能认为没这个必要,但内个年,被人发现留着怪发型,直接就可以抓你。

    抓你不是为了把你送进监狱,而是给你剃头,有的粗暴点的干部,直接用剪

    刀给你剪的巴拉狗啃的,然后扔下你不管了,你自己照量办。特别是现在环境和

    气氛没有宽松些了,很多人开始打扮自己,男的留长发,女的可以变换各种头型,

    不像以前除了大辫子就是五号头。裤子开始往瘦了弄,衣服色彩款式开始不那么

    单调。

    这种种变化,让一些老人特别是老人领导很不爽,而且求变化的,走在前

    列的往往都是年轻人,这让上岁数的人感觉就是孩子学坏了,自己家孩子看不惯

    可以管,那大街上其他孩子或者父母管不了的孩子谁管?政府管,也就是政府这

    些干部,有一次叶南飞赶集看见公书记在大街上走,看见一男青年裤子太瘦,

    直接从兜里拽出一把剪刀,直接上去就把那青年的裤子豁了,让你臭美。

    据说不少男孩被他剪过阴阳头。让今天的人看起来似乎不可理喻,但那时候

    的干部就这么霸道,就是这么个管理办法,应该说,两千多年的父母官,官本位

    思想,可不就是这样么。叶南飞可不想引起谁的注意,所以先把头剪了,剪完之

    后,猛的一点不习惯,似乎脑袋四周都漏风,看着自己的新形象也不顺眼。

    还是那长发飘飘的比较帅,不过剪短了以后利很多。接下来的几天溜达时

    候多,在新华书店终于买到一幅市地图,边研究,边游走观察。偶尔夜里出去

    补充点食物。这样越走越远,去老城只能坐公交车,整个城市观察下来,其实

    并不大,他又查了下资料,人口不过十万,分五个,前面咱说过,江水是拐

    了个弯在市绕了一下,很像太极图。

    那么被江水绕了这块基本就是老城,分巴虎和船营,乌拉市在清朝属

    于船厂,还记得和老毛子的雅克萨之战么,那些战船基本出自乌拉市,那时东北

    除了辽宁地界辽河流域有几个城市,吉林和黑龙江松花江流域乌拉市算是中心了。

    有了这个传统,所以有船营一说。

    叶南飞现在流浪的这个在江北,也叫江北,解放后的工厂基本都放这建

    了,此外巴虎和船营南面也隔着江,叫做江南。属于后开发,解放以前

    那地界属于城外。但现在有江南公园在,已经是东北最大的公园加动物园。江北

    东面还有一个,叫做铁东,也算工业。

    点^b点

    在巴虎有棋盘街,船营有牛马行,这都算是有乌拉市以来就形成的商业

    ,这算是整个城市的商业活动中心,而其他三个也有自己的小中心。他逛了

    这些天,对这个城市算是有了大致的了解,而且有了一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