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六十七,六十八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5日

    字数:75

    第六十七章 生离别求不得

    叶南飞和美奈子又一个长吻之后,一狠心扭头走了,听见后面美奈子无助的

    哭泣声,他强忍着没头,他怕一头就狠不下心走了,而自己不走,怕是会牵

    连她们。他俩难分难舍之际,其实远处还有一人很困惑,复杂的看着他们,谁呢?

    尹令伊。其实她早就赶到了,她追过来的路上就想,自己不再恨他了,不再给他.

    Ъ.ηê

    脸色看了,自己是爱着他的,一直都爱着,现在他就要离开自己了,每想到这,

    心就一痛。

    她跑着,她要撵上他,告诉他自己心里的话,两年多了,自己心里憋了好多

    的话,今天都告诉他。可是撵上之后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她看到的是叶南飞和美

    奈子的生死离别,难分难舍。她一下子有点蒙,这是怎么事?不是和李永霞么?

    怎么啥时候开始和她了?那李永霞咋办?可她亲眼看见李永霞和他并没有闹别扭

    啊,这超出了尹令伊的认知范围,她一时竟无法评判这件事。

    叶南飞走了以后,美奈子蹲在那哭了很久,才起来家,而尹令伊却没有,

    她走到一处高地,站在上面一直目送着叶南飞,心里很复杂,不知道是难受还是

    怨恨,只是眼泪不断的涌出。而之后林中的各位都经历了什么,都怎样度过的,

    咱只能暂且放下,花开两朵,咱还得先表表叶南飞这支。

    叶南飞和田秋兰接着赶路,这是叶南飞有生以来最落寞的时候,上次逃亡恐

    惧占了大部分,而这次,没有恐惧,只有离别之苦,还有担心,担心李永霞还不

    知道自己逃亡,知道后会咋样,他知道李永霞有多依赖他,不像李永红,心大,

    难受两天就没事了,有一种女人,当她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之后,那么喜欢的人就

    成了她生活的全部,从此她的生活都是以他为中心,支撑起来的,李永霞就是这

    样的女人,所以叶南飞才担心。

    而刚刚和美奈子的分别之苦让他更是难以平复,就这么无精打采的俩人赶着

    路。田秋兰自从出事以后,本来是很恐惧,不过这时候她已经没有功夫考虑自己

    的感受,因为叶南飞的一系列举措,吓着她了,没想到自己给别人带来这么大的

    灾难,自己越看,越想越是内疚,自责。本来想说点什么道歉之类的话,可是看

    着叶南飞那神情她一直不敢张口。

    这走了一路,休息的时候,她看叶南飞阴沉着脸,她也没敢之声,一直到了

    快晚上扎营,她做饭,叶南飞忙着搭帐篷,做警戒圈,好在天还不算太冷,饭做

    的是玉米粥,里面放了肉松,就着咸鱼干,这

    地??

    算是晚饭了,看叶南飞情绪还是那

    么低落,田秋兰想,都是因为自己才导致人家落到这不田地的,咋也得和人家说

    一声,于是鼓足勇气:「南飞,额,,,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这样的,对不起

    啊。」

    这都走了好几个小时了,猛地有人说话,让叶南飞一愣,他一直沉浸在离愁

    上呢,田秋兰一说话,才引起他的注意,其实你说叶南飞心里埋怨她不?其实真

    有点,要不是这女的,自己还是和兄姐妹们,爱人们,快快乐乐的生活着呢,

    但是你也不能怪她啊,她也是受害者不是么:「这不怪你,谁也不想弄成这样的,

    都怪这世道,我逃进这林子也是因为我要救一个同学,不但没救得了,自己还得

    逃进林子,但是我不后悔,当时如果不救,我可能没事,但是一辈子会不安心。」

    田秋兰:「可我不是你同学,你为啥要救我?」叶南飞:「其实当时我没想

    救,因为我也救不了你。」田秋兰一听这话,脸色立马不好了。叶南飞:「你别

    像刚才那样好像很感激我似的,我说了这话你也别不高兴,我以为你被民兵抓了,

    就等于被政府抓了,我救你,就等于对抗政府,所以我说我救不了你。但是后来

    我听说他们要杀你,我不得不救了。」

    田秋兰:「那如果不杀我,只是强暴我你也不管?你是一直看着我被他们?」

    这时候她有点愤怒了。叶南飞:「大姐啊,我先要把他们的枪收了啊,这需要时

    间的么。」俩人都有点沉默了,这样田秋兰的愧疚和自责会少一点,但是心里却

    很失落,原来自己在他心目中就这么不重要。

    田秋兰:「我就那么差劲么?我哪里那么差让你这么对我?」这是她一直以

    来的心结,其实不一定是她喜欢叶南飞,而是一种好强,好胜心,怎么自己就比

    别人差么?他对别的女人都那么呵护温柔,怎么就对自己视而不见。她是不服,

    不忿。

    叶南飞当然不知道这女的心里都想些啥,被这么质问有点莫名其妙,怎么这

    女的心里对自己这么大怨气似的?自己也没惹着她啊,而且还救她,弄得自己有

    家难。田秋兰一看叶南飞一脸懵懂的样子,感觉自己有点失态了:「哦对不起,

    我是说,我看见你和李永霞在一起,可是你还和奈美在一起,而且李永红好像也

    总缠着你。她们互相之间都知道?你到底喜欢谁?」

    叶南飞头次被人问起,这也是自己一直思考纠结的事,今天一下午难受也

    要是因为她们三个。不过这么直接的被人问起,还是挺尴尬的,叶南飞脸皮还不

    够厚,有些脸红:「你都看到了?其实,,,,这事都是巧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我也很矛盾,李永霞和李永红她俩之间是知道的,但是不知道奈美,奈美是知道

    她俩的,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耻,下流。」

    田秋兰没敢接,不过心里的评价肯定好不到哪去:「我只是觉得奇怪,你可

    以同时喜欢三个人的么?李永霞姐俩能互相容忍,奈美还能容忍她俩的存在?你

    们的关系好奇怪啊。」

    叶南飞:「当初进林子没多久,就认识了他们那一帮,因为我救过他们所以

    对我可能有报恩的心,那时候年纪都小,大家在一起玩* 游戏,其实在我之前他

    们就应该玩的,所以一直就这么过来的,奈美你也看到了,那么漂亮,我不知道

    那个男人能对她视而不见,而后来她说不在乎李氏姐妹的存在,我一时冲动,没

    把握住自己,就那么过来了。我是不是太花心了?」

    田秋兰:「那她们三个你到底喜欢谁啊?或者最喜欢谁?」叶南飞想了一会:

    「李永红就像小妹妹,让人疼爱,李永霞和她在一起更踏实,温馨,和奈美在一

    起更激情。要说做老婆还是李永霞,奈美刚认识的时候,都不敢直视的,从来没

    想过敢娶她做老婆,她是女神。」

    这么聊完以后,田秋兰算是解开了一个谜团,但是她还有第二个谜团,那就

    是为啥对自己视而不见?但是又有点问不出口:「那,,,,,就是因为,,,,

    她们三个,所以才,,这么对我?」她是越问声音越小,叶南飞有被问的有点莫

    名其妙,他没想过这个问题,对她怎么了?

    叶南飞:「我,,,怎么对你,,,不好么?」田秋兰这会问到这个程度,

    也豁出去了:「我是说,你对她们怎么都那么好,对我咋这么冷漠?是不是因为

    我长得丑啊?还是我哪让你讨厌?」这女的你不得不说好胜心真强,不弄明白自

    己为啥这么不招人待见,是不算完的。

    叶南飞:「啊?我要是像对待她们那样对你,那我不是更花心了?你希望我

    那样?」田秋兰一听也确实,如果叶南飞真要是对自己有啥不轨,自己会更看扁

    他,会讨厌他,但人家真正人君子了吧,你就又各种感觉不好,人就是这么矛盾

    的生物。俩人又聊了一会,就进帐篷打算睡觉了。

    都是逃难了,就别在乎男女之别了,帐篷虽然不算大,但是俩人躺在里面也

    不算挤,叶南飞尽量往边上靠了靠,尽量拉开点距离。因为这一天太紧张,太恐

    惧,太疲惫,就别放哨了,防御圈也做好了,身边挂着小铃铛,有动静马上就能

    知道。没多一会,叶南飞混混沌沌的进入了梦乡。

    不过不知道睡到啥时候,叶南飞感觉李永霞来了,就在自己身边,不过好像

    也不是李永霞,是美奈子,她们又忘情的和自己吻在一起,叶南飞这个激动啊,

    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呢,激情立马被调动起来,这不简单的是爱爱,而是以

    为要失去了,但又重新得到,那感觉是格外的热烈。叶南飞是般柔情,服侍的

    李永霞,不,是美奈子,好像也不是,是李永红,不管了反正是自己爱的女人娇

    喘连连,几度云端。

    当叶南飞从云端到地面以后,慢慢的清醒过来,刚才是有点睡蒙了,以为

    还是在木屋的炕上,而和自己爱爱的是李永霞她们,不过激情之后,才发现是帐

    篷里,而且想起自己是在逃难的路上,那刚才是做梦还是真事?随手一模,妈呀

    真事。不用说了,是田秋兰。叶南飞立马冒汗了,这是犯错误了,怎么睡一个帐

    篷,就出这么大事了呢。

    马上跟人家道歉吧:「唉,,这,,,对不起啊,对不起田姐,我咋睡毛愣

    了呢。你打我吧,出出气。」田秋兰一看叶南飞吃瘪,有点好笑:「不怪你,是

    我靠过来的。」田秋兰毕竟是女生,虽然动了,可更不好意思了。原来田秋兰

    也是状态差不多,肯定比叶南飞更严重,所以躺下就进入迷糊状态,但是白天遭

    遇让她仍然处于恐惧和焦虑状态,所以噩梦连连。

    猛的一下子把她吓醒了,她梦到那四个可怕的人,还在强暴她,蹂躏她,一

    个个淫笑着,面孔是扭曲的。醒了以后,虽然还是很疲倦但是再怎么也睡不着了,

    看看尽量避着自己的叶南飞,心里顿时安全多了,有时候就是很奇怪,也未必有

    什么承诺或者信誓旦旦,可你看着他就是有一种安全感。

    可不是有安全感么,人家都救你两次了。于是她自觉不自觉的就向叶南飞这

    边靠了靠,本来里面空间也不大,这么一靠可就挨上了,叶南飞是睡得稀里糊涂

    也不知道,田秋兰却被一股很浓的男人气息给诱惑到了,那种安全感,并伴随着

    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快感。

    第六十八章 末路狂奔

    上咱说到田秋兰因为恐惧而不自觉的挨近了叶南飞,这一挨近不要紧,这

    股男人的气息让她有点飘飘然,难自持的感觉,这气氛让她想起那些个被迫偷听

    的日子,越想是越热血沸腾,越是沸腾越是容易瞎想。于是这越挨越近,无怪乎

    有异性相吸这一说。田秋兰的脸红心跳不要紧,同时刺激了睡梦中的叶南飞。

    虽然是睡梦中,但是气息的影响不耽误,而且田秋兰已经紧挨在他身上,你

    说正是荷尔蒙分泌高发期的年纪,能一点没反应?田秋兰的身体自然有了反应,

    同时她也好奇李永霞和美奈子和他在一起怎么就成了那样一种忘我痴迷的状态了。

    叶南飞同样也有了反应,只不过没有田秋兰那么清醒,不清醒的胡来,清醒的也

    不拒绝,于是干柴烈火就势燃烧了。

    田秋兰并不是处女,也就没有初夜的痛苦一说,本身也已经进入状态,剩下

    的只有享受了,叶南飞睡梦中以为是他的爱人们,所以很是尽情,这让田秋兰终

    于感受到为啥李永霞她们那么失态了。原来人世间还有这么美好的事,如果没有

    这次体验,恐怕她会一辈子厌恶这事,因为第一次是为了交换和那书记,除了感

    受到屈辱和恶心之外,啥也没感受到,而和另一帮人那简直是噩梦,那是强暴,

    除了屈辱还有恐惧。

    首先是心情不一样,高书记又老又丑,那四个面目狰狞,只有叶南飞年轻,

    阳光,看着就顺眼,其二,经受,感受不同,叶南飞当她是自己爱人那么爱抚温

    纯,那个高书记和牲口们,那会这个调调,其三,家伙差距很大,高书记那鸡鸡,

    大小不说,肯定疲软不坚挺,软了吧擦的能给女的啥感受。那牲口强奸时候坚挺

    没问题,但尺寸一般。

    只有叶南飞这家伙,要尺寸有尺寸,要坚挺,那是刚刚的,得田秋兰的状

    态不错,下面早就爱液横流,不然轻微撕裂都有可能。当容纳下以后,慢慢就尝

    到甜头,那种充实感,有力的冲撞,抽插,她从未感受过。当第一次高潮来临时,

    让她一时无所适从,那感觉太奇妙,飘飘欲仙,第一次感觉还没平复多久,叶南

    飞在她最深处喷射,把她带入有一次高潮。他终于明白为啥李永霞和美奈子迷恋

    他了。

    田秋兰从小被教育,这种事是丑恶的,是肮脏的,特别是女的,不能碰,一

    碰就身败名裂,这辈子就毁了。总之各种严正警告,人人谈性色变,唯恐避之不

    及,其实暗地里谁也没少做,不然哪来的人口飞跃式的增长。但是经历了这次让

    她彻底体验到了美好,原来大人们都是骗人的,可能因为如此美好,才不想让年

    轻人接触。

    在黑夜的掩护下,俩人的尴尬得以缓解,叶南飞一看人家并没有生气,提着

    的心总算放下来,同时又一颗心提起来,啥呢?又欠下情债了呗,赶上那句话了,

    这睡着觉咋就拉了饥荒了呢?可是事已至此,他也没啥办法,只能顺其自然,可

    也不知道说啥好。田秋兰可是还有计较,啥呢?她对自己被强暴的事又开始担忧

    起来,过去女人的贞操是很被重视的。

    你一旦婚前失去,那你就被认为不贞洁,不完整了,相当于你有残疾了,在

    谈婚论嫁的时候,腰杆子都不硬,这些观念同样深入在田秋兰的骨子里,虽然她

    是高中生,有文化,可价值观就是价值观,建国后的教育虽然鼓励自由恋爱了,

    但是对于性的态度反而越来越保守了,最后甚至严重到清教徒的标准。

    田秋兰:「你不会嫌乎俺吧?」叶南飞又一愣:「嫌乎啥?」田秋兰:「我

    被人那啥了,身子不干净了。」边说边悲从心起,又哭上了,也难怪这姑娘难过,

    你说这写了几个字,就闹得亡命天涯了。叶南飞对这事的态度,有他的见解,他

    看了这么多书,国内国外的都有,各种观念和思想都接触过一些,他又善于思考

    与反省,会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和见解。

    叶南飞:「田姐,你也是读过书的人,怎么和农村人还有那些老顽固一个观

    念呢?人是不是贞洁,不应该用处不处女来衡量,而在于人的心吧,如果心是贞

    洁的,和谁发生了关系又怎么会玷污你的心呢?而一个内心不纯洁的人,就是一

    辈子不和人发生关系,她还是不纯洁。而且那几个人是强暴你,相当于恶人砍了

    你一刀,然后你就不纯洁了?」

    田秋兰一听这话,心里立马感动的不行不行的,理解万岁啊。让他这么一解

    释还真是这么事,自从和高书记发生关系以后,她一直很自卑,认为自己不干

    净了,成了烂女人,其实这就是传统观念对女性的伤害,一面让女性严守贞操,

    用各种理论观念维护,一旦女的越过这底线,不用别人评判她,她自己首先就崩

    溃了,具体表现就是破罐子破摔,反正我没贞操了,爱咋地咋地吧,没好了,就

    放开了作吧。

    让叶南飞这理论一解释,田秋兰内心的纠结放松了很多,在感动的同时,她

    扑进了叶南飞的怀里,这男人不但给了自己生理上无比的快感,精神上简直是给

    了自己二次生命,否则,她会一直自卑下去。叶南飞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说的有

    点多了。眼前这个女的似乎喜欢自己了呢?

    你说人家这么热情,你也不能推开人家啊,他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最后

    还是轻轻的搂住了她的肩膀,田秋兰则紧紧的搂着叶南飞,心里想,难怪李永霞

    她们那么喜欢他,确实是值得喜欢,她越想越感动,越感动,就又兴奋,于是又

    抬起头要亲吻叶南飞。叶南飞虽然对她也提不上喜欢不喜欢,因为在今天之前,

    他是没注意,没想过。

    其实田秋兰长的不丑,而且挺耐看,在加上她知识分子的气质,还是很吸引

    人的,要不高书记也不会三番五次的2秒,那几个民兵也不会那么来劲。他

    俩刚激情玩,田秋兰又送上来热吻,也不算唐突,叶南飞更不能拒绝啊,人家女

    的这么动,你要是推开人家,那太打人家脸了,再说他正沉浸在离愁中,而和

    田秋兰缠绵是可以缓解这愁思的。

    俩人又热吻到了一起,要说刚才那次,田秋兰是因为害怕,而叶南飞迷迷糊

    糊的上手,她算半推半就,那么这次,这女人是彻底对叶南飞敞开心怀了,吻的

    既投入,又激情。接下来自然而然的要梅开二度,要说梅开二度对于男人来讲,

    激

    点''b点^

    情度和快感都会降低的,但对于女人来说,二次来的更凶猛热烈。

    之后田秋兰酥软的躺在叶南飞怀里,俩人的关系又进了一步,叶南飞还好,

    可田秋兰感觉自己应该是爱上这个男人了,可是俩人的前途一片迷茫,这是俩个

    没有前途的人,他俩也聊着这事,她问叶南飞以后咋办,叶南飞当然也打算不了

    啥,只能说送她到家以后再说,而她到家以后又能怎样,没准早有人在家等着逮

    捕她呢,但是她又能去哪呢?

    俩人心情又陷入了谷底。可以说俩人走到末路了,叶南飞建议她到亲戚家躲

    避,俩人聊着聊着又进入了梦想,第二天日上三竿了才起来,这是激情后第一次

    清楚的面对面,昨晚毕竟有夜色的掩护,俩人都有点害羞,互相一笑,就起来个

    忙个的了,洗漱,做饭。当收拾好行囊再次出发的时候,田秋兰又走到叶南飞跟

    前,深深的吻了他一下,俩人默默的接着赶路了。

    心情都不是很好,看不到明天,看不到希望,心情能好到哪里呢?快到中午

    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条河,这时候不属于雨季,水量不算大,叶南飞把背包跨

    在前胸,背着田秋兰过河,不过呢,还是轻视了河道的复杂性,河中间,水流急

    的地方,就是各种大小石头罗列的地方,河里的石头上面又粘又滑。

    叶南飞一个不小心,被一块大石头绊倒了,他是误判了石头的大小,俩人同

    时栽倒了水里,还好水不深,当俩人冲出水面的时候,叶南飞还有点歉疚,不过

    田秋兰看着他水鸭子似的,突然乐了起来,叶南飞也跟着傻乐起来,一上午的沉

    闷,这一刻似乎一下子无影无踪了,似乎同时意识到,眼前的一切不享受,却想

    那些以后的事,去他妈的以后吧,就享受当下。

    俩人拥吻在一起,之后相扶着到了对岸,当俩人湿衣服脱到一半的时候,都

    被互相吸引了,这是第一次在大白天赤裸相见,而叶南飞健美的身材,和田秋兰

    出浴女人的魅力,让俩人不顾一切的吸附在了一起,反正这野外也没有人,任凭

    她俩挥洒野性,做的那叫一个痛快淋漓。就那么在河边,也没来得及找地方,就

    那么站着做,可以互相看着对方。实在是来不及找地方。

    田秋兰是初尝甜头,恨不得时时做才好,别以为只有男性好色,只有男性喜

    欢性,女的属于厚积薄发,一旦她们放开了,上瘾了,男人是吼不住的。田秋兰

    正是被叶南飞的色相迷住了,对他的能力上瘾了。做起来很配,甚至动,只

    是经验太少,俩人面对面站着,

    23地

    好不容易插入,但一动起来很容易出来,这姿势

    也特备累人。

    叶南飞让她手扶岸边的大石头,他在后面后入。一切对她都是那么新鲜刺激。

    后入式有个最大的优点,男的可以看见鸡鸡在小穴里进进出出,而且女的这个姿

    势把臀部和腰部的曲线展示的很完美,她比叶南飞大一些不多,正直青春最美年

    纪,身上没有一点多余赘肉,皮肤鲜嫩有弹性。

    这么大白天,俩人几乎全部赤裸,又是后入式,刺激的鸡鸡,比平时更粗壮

    生猛。田秋兰已经适应了他的尺寸,不过叶南飞进入的还是很慢,怕她不舒服,

    看着小穴两边的肉随着硬棒的进入而被带的翻进翻出,这视觉刺激很强烈。

    只有这时候她俩才忘了焦虑,忘了离愁,忘了所有烦恼。于是从这一刻开始,

    她俩不在谈以后,就聊现在,遇到河就钓鱼,抓蝲蛄,遇到树林就打鸟射鸡。吃

    的痛快,睡的也痛快,睡到自然醒,至于赶多少路,谁在乎呢?赶到地方又如何

    呢?其余时间就是疯狂做爱。

    俩人有点像人之将死的光返照,2多里地俩人走了半个多月,虽然看

    似过的很快乐,但是笼罩在内心的阴影一直都在。该来的还是要来,该面对的还

    是要面对。站在一处高地,整个乌拉市尽收眼底,一条江蜿蜒穿过城市,据说当

    年乾隆皇帝东巡来到这里,称这里是宝地,蜿蜒的江水把城市分隔开,鸟瞰之下

    呈现出来的极像一幅太极图,而且大江在这段,从来没闹过水患。

    田秋兰家住在江北,因为乌拉市的工厂基本都在江北,老城和商业集中

    在巴虎。江北有个机械厂,建国以后,工人的地位一度很高,所以不错的企业

    都要给职工分配房子,她家就住在机械厂的厂宅。那时候的城市远不像现在,只

    有市中心有点像样的楼房,其他地方就跟大农村差不多。所以俩人从郊人烟稀

    少的地方,绕到江北,到了晚上才敢进入市。